分別70多年,臺灣老傅在餘杭找到親人!這裡的房子讓他很羨慕…

餘杭晨報2018-09-16 12:15:28

“我們是來的,想打聽個人……”9月12日下午,餘杭瓶窯塘埠村的工作人員袁芳接待了三位尋親臺胞。

“一聽說是臺灣來找人的,我第一反應就是來找的。”袁芳說,村裡人都知道魏金泉在臺灣有親戚,前些天他還說要再想想辦法跟他們聯繫。

這位不遠千里來尋親的臺胞叫,他告訴袁芳,餘杭瓶窯塘埠村是自己的祖居地,這趟回來希望能實現的遺願,也想圓了自己的尋根夢。

兩封塵封家書 開啟尋親之旅

1948年,傅忠毅的父親在國民黨部隊服役,三歲半的他隨著父母從金華出發離開大陸前往臺灣,期間傅忠毅的母親一直通過書信與孃家保持聯繫。1994年,母親還回來探親過,後來母親換了住址,就斷了聯繫。由於工作的關係,我也一直沒能陪她一起回來。”傅忠毅說。

2006年,傅忠毅的母親離世,臨終前向傅忠毅交代回大陸尋親問祖的心願,傅忠毅也暗下決心一定要實現母親的遺願。但由於家族裡的弟妹只有傅忠毅出生在大陸,其他幾位都在臺灣出生成長,兄弟姐妹對家鄉已沒有什麼印象,只有從母親的日常交談中略知一二,可血濃於水的思鄉之情時刻縈繞在他們的心頭。

母親去世後留下兩封家書,憑藉著家書上的地址,傅忠毅多次寫信試圖與大陸親人聯繫,卻每次都是石沉大海。 “時間太久啦,有些地名都不一樣了,以前留下的座機電話也打不通,只知道表兄的名字叫魏金泉。” 隨著年歲的增長,傅忠毅葉落歸根的思鄉之情越來越濃,尋親的決心也更加堅定。

“我想趁我還跑得動,一定要來找找,如果這次找不到,明年我還會再來!”

“就是我要找的人!”

9月10日,傅忠毅在妻子友人的陪伴下從臺灣搭乘飛機到達廈門,經廈門轉機到上海,再由上海乘坐高鐵到杭州。

“我聽杭州人說電話號碼前要加86,我試了,還是空號。我就想去碰碰運氣吧,萬一能找到呢。”傅忠毅的妻子說。

尋親之路說易不易,說難不難。

傅忠毅一行花了大半天時間,幾經周折,找到了塘埠村村委。“真是幸運啊,多虧了村委的工作人員!我說我們是臺灣來的,想要找人,她就問是不是要找魏金泉。”

袁芳第一時間與魏金泉取得了聯繫,並帶著傅忠毅一行來到魏金泉的家裡。不到十分鐘的交談交流,雙方一致確認對方就是要尋找的親屬。

“就是我要找的人!這下心裡的石頭算是落下了,一下子輕鬆好多。”傅忠毅興奮又激動,立即給臺灣的大女兒發去喜訊,還一邊唸叨著,小女兒在美國,有時差,我晚上再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說到回鄉的感受,傅忠毅滔滔不絕:“發展得太好,變化太大了,你看這房子造得多好,如果身體可以啊,我想每年都能回來看看。”

傅忠毅還說接下來幾天還想去父親的老家金華走走,也期待大陸的親人們能常去臺灣看看。



來源:瓶窯發佈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