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警察是不是對壞人太好了?

我愛藏藍2018-09-16 18:44:07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若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麻煩請告知,我們立即刪除。

歷史回顧:獨家首發!2018高級執法考試複習資料

湖南衡東縣駕車衝撞人群報復社會的事件已經過去幾天了,已經造成了11死44傷的慘痛後果,當還有極個別媒體、個別微博用凶手陽贊雲患癌症來為這位喪盡天良的殺人犯洗白時,六哥不禁要問,你們腦殼裡裝的腦子還是屎?當還有媒體翻出當年陽贊雲參加過公判大會的事來影射這位“好兒子、好司機”仇視社會都是因為法院的這一做法導致時,六哥很奇怪,大家都在吃飯的時候,你非要吃屎才能顯得你鶴立獨行嗎?

生容易,活容易,但生活不容易。人活在世上各有各的難處,但是我相信在同樣的遭遇下,絕大多數的人也不會去選擇犯罪,而把自己犯罪的動機全部都怨到社會、他人身上的人,只是一個不敢面對現實及承認錯誤的懦夫。

我們先來一起看看某些媒體口中的“生活所迫”的“好司機”的“壯舉”:

1992年10月,因犯故意傷害罪被湖南省衡東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2001年10月,因犯販賣毒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2005年10月,因犯尋釁滋事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零三天; 2006年5月,因犯失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2009年8月,因犯敲詐勒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14年5月25日刑滿釋放; 2018年1月,又因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2017年8月31日,因涉嫌搶劫罪一審被判一年半,二審改判為6個月

這些罪名都是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財產權利的嚴重暴力犯罪,但是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為什麼前科越多、“底子越厚”反而被判的越來越輕了?在很多群眾看來,這種劣跡斑斑、屢教不改的人不應該被一直關著不應該放出來嗎?

六哥一直不贊成的這些年我們的“感化政策”“認罪從輕”的做法。如果感化有用,這些罪犯的爹媽、媳婦、孩子早就把他們教育好了,還要監獄幹什麼?如果認罪可以從輕,那麼不認罪真的從重了嗎?

六哥一直在一線摸爬滾打,見過了太多的“狗改不了吃屎”的案例,現在隨意抓來的小賊,哪個不是幾進宮?被抓時,痛哭流涕表示要為了爹媽改過自新,但哪次不是放出來沒幾天就又重操舊業?

六哥曾經抓過一個7進宮的詐騙,半輩子與警察的鬥智鬥勇讓他來了派出所硬的像石頭一樣,因為我知道他有某種疾病,就自費讓輔警給他買了他這種病能吃的食物,因此他被感動的痛哭涕零,不僅交代了所有的犯罪事實,還寫了四頁紙的悔過書,可惜的是,即使他認為自己“被改變了人生”,也不過在他因病取保後,僅堅持了半年就再次作案被其他公安機關抓獲。

如果感化有用,那麼六哥經手的每一個犯罪嫌疑人都不會再重操舊業,可惜的是,由我自己經手處理過兩次的犯罪嫌疑人就不下10個,他們除了見了我面帶難堪之外,也沒有感覺到他們有什麼太多的愧疚。可是即使他們有那麼多前科,也只能依據本次的犯罪情節略微提高一點刑期,一年半載就又“放虎歸山”了。

還令六哥想不通的是現在的故意傷害案件,無論是公安的偵查階段、檢察院的起訴階段還是法院的審判階段,都要給雙方調解,調解成功的,法院便不再判刑、檢察院便不再起訴,退回公安給犯罪嫌疑人解除強制措施,就像什麼事沒發生過一樣。憑什麼?有錢賠償就不用坐牢嗎?就可以不再為自己的錯誤接受懲罰嗎?公檢法的執法威嚴和法律的尊嚴就是這麼一點點被降低的。

今天還有一名當初參與了群毆的犯罪嫌疑人來開“無違法犯罪記錄證明”,當六哥查詢後發現他曾經在五年前和其他同案犯一同被起訴至檢察院時,他竟然理直氣壯的給六哥說:“檢察院給我們調解了,我早就沒事了。”打了人並被起訴了,調解了沒被判刑,就代表這事都沒發生過嗎?就不需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了嗎?

這種給所有人灌輸“我有錢我打得起”的思想將會導致社會越來越亂,六哥這樣說是有真實感受和依據的。

六哥所在派出所轄區內原來有一家量販式KTV,每天凌晨都會保證有3起以上的打架毆鬥事件報警,搞得大家苦不堪言,但是大家越累就越想“不累”的去調解,可是越調解卻又打的越凶。後來六哥決心要改變這種現狀,默默給自己立了規矩,凡是在這家KTV內打架的,絕不調解一律拘留。經過了半年的治理,判刑了十幾個、勞教了幾十個、治安拘留了一百多,後來那家KTV最長記錄是一個月沒有報過警,後來的報警也僅僅是糾紛而不是頭破血流的打架,據說後來在我市的整個K歌界都流行這一段話:不要在某KTV內打架,凡是被抓進派出所的,第二天沒有一個能回家的。

同時,這些年來,我們都在像“供著爺爺奶奶”一樣伺候著嫌疑人,特別是現在要求我們多給嫌疑人宣傳的是“認罪從輕”的政策。這個政策六哥是理解的,無非是為了減少司法成本,快案快結。但是,不是所有的嫌疑人都是人,“認罪從輕”了,那“不認罪”的從重嗎?

這種拒不簽字、零口供的嫌疑人一線的戰友們遇到的越來越多了吧。可是他們都被從重了嗎?

六哥抓過一個盜竊手機的犯罪嫌疑人,因為他是累犯,即使面對了不太清晰的監控仍然是拒不供述,滿嘴跑火車的胡說八道,最後七頁紙的筆錄六哥的問題已經把他的回答都逼問成了一個笑話,最後承認的是在監控中拿走的不是一部手機,而是還剩下兩顆的一盒香菸。

刑拘他,法制是下了好大決心的,他們怕案子被“證據不足”糾正後引發國家賠償;逮捕他,只能說六哥幸運的遇到了一個嫉惡如仇的檢察官,但是檢察官也不無擔心的說:“逮捕後,再去提審一次,他如果能認罪我就不用天天提心吊膽了。”面對開具的逮捕證,嫌疑人終於全交代了,說了句“我賭輸了”,然而他當初那種負隅頑抗的態度,從他最後得到的有期徒刑八個月的刑期來看,六哥也真的沒有看到“不認罪”是如何被從重處罰的。

六哥這麼多年來一線的經驗想告訴大家:打擊永遠比感化更有震懾力!“不認罪”從重永遠比“認罪從輕”更有警示意義!

有的人可以挽救,有的人無可救藥,對於無可救藥的人,法律要讓他知道疼,知道疼他才會畏懼!

放一篇六哥的舊文章,讓大家自行感受,這些年,我們是不是對壞人太好了?

“徐彙區刀砍孩子案”才剛過去了多久?“煙臺叉車案”才剛過去多久?“榆林米脂案”才剛過去多久?“西單大悅城案”才剛過去多久?

越來越多的人,敢為了一點屁大的委屈,或者一條可笑的理由,剝奪這麼多無辜的生命,他們的這種“膽量”哪裡來的,沒人去反思嗎?

為何幾十年前科技、警力都跟不上的年代,沒人膽敢如此瘋狂的作案,而到了法律越來越健全的今天,這種暴徒、這種混蛋卻越來越多了呢?

六哥第四次問起這句話:我們是不是對壞人太好了?好到了讓經作案的他(嫌犯)及將要作案的他們感覺不到了疼!

為什麼感覺不到疼?

一、面對違法犯罪,幾乎沒有警察敢於當場擊斃或當場KO嫌犯,讓越來越多的混蛋敢於踏出違法犯罪的第一步!

有位朋友給六哥爆料,說他們局下發的警械使用規定上,直接明確說“使用警械不能對當事人造成傷害”。

真是笑話,警械就是指的鋼叉、警棍、盾牌、手銬等,這些警械使用了就必定會造成傷害。如果當事人的行為都符合使用警械的規定了,對方還是人民嗎?還是什麼好人嗎?

這看似是一個局的規定,實則卻是公安基層現狀的真實寫照。人都是趨利避害的,中層幹部不為下屬擔當了,你會指望你的兵替你頂在前面嗎?正所謂,領導後撤一小步,退後一大步。

沒見唐山的交警被潑婦抽了十幾個響亮的嘴巴子而巋然不動嗎?對於基層民警來說,我捱了揍就能名正言順的歇了公休假,還能不被輿論炒作,保住自己的飯碗,這不是雙贏嗎?

而無論對方是誰,一旦民警還了手,在一幀一幀的錄像回放中,誰能保證在當時被氣炸的情緒下,自己的動作是所謂的制服還是所謂的“還手”?自己受了委屈不說,而且只要能被挑出一點點毛病,輕則“停職反省”,重則“處分開除”,這不是全輸嗎?

“雙贏”與“全輸”,一線警察會選哪個?怪不得六哥身邊的一位大哥說,面對暴力抗法,“我還是老老實實捱揍吧!”

這是一種悲哀!

而這些敢於違法犯罪的人,就恰恰抓住了警察越來越“慫”的要害,瘋狂實施違法犯罪,他們知道,即使警察現場發現了我,也不敢擊斃我,甚至都不敢動我一根指頭,不僅現場沒有皮肉之苦,回到派出所辦案區,還要為了防止自殺自殘好吃好喝的伺候著。

為什麼?因為現實告訴他們“有哪個人可以是在公安機關白死的”?因為法律告訴他們“要依法保證犯罪嫌疑人的飲食和休息的權利,並記錄在案”。

大家都知道美國是個不控槍的國家,但是美國的街頭暴力犯罪與他們的槍支普及率比起來,並不算多。為什麼?因為現場犯事的,都被警察打死、打傷了(還不賠錢),想要犯事的,都要在心裡衡量一下自己去犯罪到底值不值!這叫現場KO的警示教育!

大家也都知道新加坡是個秩序非常好的國家,大家都遵守法律,且大部分的犯過事的人一般不會再想犯第二回。為什麼?因為新加坡在判處刑罰同時還會附加或單獨處以鞭刑,當有人想犯事的時候,要先摸摸自己的屁股是不是鐵打的!政府哪怕掏錢為受鞭刑者養傷,也要讓違法者知道觸碰底線的痛!這叫銘記一生的感知教育!

我們國家的嫌犯,在事發前,他們感覺不到疼,他們會害怕嗎?

二、沒有價值觀,沒有道德底線,美醜不分,善惡不辯的輿論、公知、死磕律師,讓已經實施了犯罪的混蛋得到了事後救濟,輿論左右審判的從輕發落,讓他們覺不到疼!

還記得肅寧的戰友是怎麼犧牲的嗎?沒錯,就是在抓捕一名持槍嫌犯時,被對方用槍打死的。而事發後,坐擁幾億用戶的央級媒體的主持人無視“中國私人持槍違法”的事實,而是親切的討論“是什麼原因讓一位五十多歲的老漢端起了獵槍”!

無料可炒的媒體,開始為了收視率、點擊率的另闢蹊徑、獨樹一幟,恰恰與那些“推牆”公知、“維權”律師不謀而合,他們一起裝扮出“人權鬥士”的道貌岸然,每一個殺人犯都被他們“深挖真相”的美化成了“一個好父親、好兒子、好丈夫”,即使全家死光的也得必須是個“好鄰居”,哪怕開車叉車叉死叉傷了那麼多人,也必須是一位以此為生養活家庭的“好司機”!

有位網民曾在後臺挑釁的問六哥:請問,叉車司機報復社會的原因是什麼?六哥告訴他:“是萬惡的體制、萬惡的警察把他逼死的,你滿意了嗎?我叔叔生活在農村,每天早上6點起床下地摘菜趕集,一上午買菜的收入也就大約40元錢,前幾天奶奶生病輸液就花去了三百多,我也沒見我叔叔拿著鋤頭滿村子刨人!”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社會上壓力大、收入低的人多了去了,大家不都是在為了生活而努力打拼嗎?有幾個像這些傻B一樣報復無辜的人的?為這種心從腳趾頭爛到天靈蓋的人辯護的人,不知是眼瞎還是心瞎?

更有些媒體,在第一時間不是來幫忙的,是來添亂的,每當有重大事件發生,總要彈琵琶放屁弦外有音的說些陰陽怪氣的話,不是想把髒水往警察身上潑,就是打個擦邊球造謠吸睛為自己的流量和獎金深深的謀一把福利。

你是媒體,是向人灌輸思想的,說話不能像放屁一樣!好了,你贏了!你看你帶出來的“徒弟”怎麼樣?中午上海砍人事件剛發生,造謠的來了:

拉仇恨的也來了:

某些媒體的“先進個人”,怪不得你能榮立“二等功”,社會變成這樣,你功不可沒!

有些媒體,就是利用自己手中的話語權,打著“維權”的名義,為殺人犯謀取利益、博取同情,煽動民眾對司法系統乃至政府的仇恨,讓一個又一個被凌遲處死都不足惜的殺人犯,被包裝成了民族英雄!

六哥只想問問,好人與混蛋,你到底和誰是一夥的?這個社會上,到底誰更值得尊重?

而如此的示範效應,就是以現身說法的告訴那些已經犯了罪的混蛋“不要怕”,就要告訴那些想要犯罪的混蛋“沒關係”。

我們國家的嫌犯,在事發中,他們感覺不到疼,他們會害怕嗎?

三、監所已經失去了懲戒功能,服刑近乎於療養,讓越來越多的混蛋感到法律無可畏懼!

以下是兩件真實發生的事:

第一張圖片是一張報警內容的照片:

報警人稱自己無家可歸且患病,不想去醫院,想去監獄,請求民警幫助。

第二張圖片是一張微博的截圖:

被抓的一個慣偷催促警察辦案“快點”,因為他急著去看守所吃飯。

這社會怎麼了?人都瘋了嗎?為什麼要爭著搶著去監所裡待著?看守所、監獄不應該是陰森可怖、望而生畏的嗎?為什麼都要主動積極的進去“作死”呢?

血淋淋的現實告訴我們:現在入所體檢比“招飛”還嚴的看守所,已經不再是一個有懲戒功能的地方,監所民警也有他們的苦衷!

大家都聽說過“喝水死”、“睡覺死”······這些事件發生過之後,除了嫌犯家屬披麻戴孝大鬧看守所的圖片被各大媒體瘋轉,並配以挖苦諷刺的言語之外,誰會在意過他們的真正死因是什麼?

雖然意外死亡的嫌犯幾乎都是惡貫滿盈,雖然意外死亡與管教沒有半毛錢關係,可在部分小報的誇張下,讀了他們的文章,六哥總覺得死的不是一個人渣,而是一個民族英雄,六哥總覺得死都不是因病或因矛盾導致的,都是被看守所民警“陰謀”死的。

在這種輿論引導下,一個又一個的看守所民警因為“沒有及時制止”、“沒有24小時盯著監控”、“沒有掌握在押人員思想動態”等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被處分、開除、判刑!

壞人太多,監室明顯不夠用,我們的硬件設施還達不到一人一監室的條件。中國的看守所,一般一個監室會關押十幾人至幾十人不等,而一個管教民警要管著許多監室,誰能時時刻刻保證他們的集體生活不出任何問題。

你連你女朋友的心思都猜不透,你能要求管教民警掌握所有嫌犯的思想動態嗎?比如:兩名嫌犯正在監室吃飯,因菜湯撒到其中一人身上,雙方火爆脾氣突然打架,只要一方造成傷情,家屬一哭二鬧三上吊,律師維權炒作加上訪,哪個監所領導敢擔,自然就是管教監管不力,就要追究民警責任。黑鍋就放在那兒,背不背的上,要看你命好不好。

還有,頭暈是嫌犯最常用的法寶,感冒發燒、高血壓、腦中風、腦梗、腦出血等等都會頭暈,暈只是個感受,到底真暈不暈誰也不知道。只要他向管教說自己頭暈,監區內的醫生會先期處置,如果處置後嫌犯仍說自己頭暈,那隻能帶著他去醫院檢查,即使各項指標都沒有問題,嫌犯仍說頭暈,醫生也不會擔責的說他沒有問題,仍然建議去更高一級的醫院去檢查,醫生都不敢說他在裝病,民警誰又敢說?所以,只能繼續檢查、密切關注。

誰都知道嫌犯在裝病,但你必須帶他去一級一級的醫院檢查,浪費的人力倒是民警自己的體力,但浪費的財力卻是納稅人的錢。管教敢不帶他去醫院檢查嗎?不敢,如果嫌犯真的碰巧有點問題,沒人會欣賞你的擔當,你的魄力只會換來五個字:玩忽職守罪!

那些沒病裝病的嫌犯為什麼要瞎折騰?目的很簡單,就是千方百計讓看守所覺得他是個很大的麻煩,進而逼著如履薄冰的看守所向辦案單位建議此人不宜羈押、辦理取保候審。

達不到目的的嫌犯怎麼辦?就只能不停的給管教說他想死,管教立即精神緊張,陪他聊天,給他寬心。到底是誰犯了罪呢?很多監所民警都開玩笑的說:嫌犯是有期徒刑,他們是無期徒刑!

全世界壞人的聚集地在哪兒?監獄和看守所!監管場所比社會任何一個地方壞人的密度都要大,而監管民警管理這麼多壞人的手段只有一個:談話!

如果談話有用,他們還會來這裡嗎?這些人的父母幾十年都沒把他們教育好,憑什麼要求民警通過幾天的談話就讓他徹底的痛改前非。

領導常說“談話教育是法寶”,但是領導不知道,這個法寶只對好人管用,對壞人只管個屁用!

看守所裡的在押人員有兩種人,一種是待審判的,一種是判決後刑期不足三個月的。如果說待判人員對未來還有些畏懼的話,那已經判決的服刑犯則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爺。

為何?在監獄服刑,監獄警察還有減刑和加刑的建議權力,看守所民警對在押人員的處理建議,永遠只活在口號上,實踐中,沒有任何的司法機關會採納看守所的加刑建議,尤其對於已經判決了的服刑犯。除了能關著不讓他跑出去,沒有任何可以約束他們的權力。

即使某個人在看守所放出口風,要報復某某人,檢察機關也不會因為看守所民警的建議,破例按照“具有社會危害性”將其逮捕。

同時,由於看守所工作的特殊性,更不會存在阻礙執行職務一說。比如:如果哪個嫌犯罵了管教幾句或推搡了管教幾下,管教除了按照規定可以將他送入更舒服的單間的“嚴管號”外,什麼辦法也沒有。你見過罵了看守所民警,給嫌犯裁決了治安拘留提出來投送拘留所的嗎?這種情況下,如果管教一時氣憤打了在押人員,在遍佈監控並連接在駐所監察室的監所內,在天天盯著民警工作的駐所檢察官面前,輕則處分、開除,重則就是濫用職權罪。

沒有權力,我能管了誰?只有服務+服務!

曾經看到過一篇文章,說同樣兩個得了絕症的人,一個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死了。另外一個因犯了重罪被關進看守所,他沒有花家裡一分錢,病得到了醫治,雖然最後也死了,但是家裡還得到了看守所的部分喪葬費。

這篇文章的真實性有待考察,但是六哥曾經抓的一個嫌犯確實不要臉的說過:“我真不知道看守所是這個樣子的,早知道是這樣的,我早就進來了。”

是啊,以偷為生,在外面吃了這頓沒下頓,而在這裡,啥活不幹,天天看書看電視,一日三餐,白麵饅頭送到監室門口;在外面頭疼腦熱都是忍著,除了“多喝熱水”,根本就沒錢去醫院看病,而在這裡,所有的頭疼腚疼都由國家免費負擔,病大了,還能去醫院免費治療,還TM有民警伺候陪床。

更為過分的是,現在全國很多看守所都在推廣監室內安裝空調,仔細想想,有幾個農村家庭在夏天能享受到了空調的待遇呢?究竟這幫人渣為我們的社會做出了什麼貢獻,值得我們這般“尊重”?

這就是某些網絡大V、公知、推牆黨、死磕律師極力鼓吹片面人權,部分無腦媒體、自媒體跟風炒作的惡果——黑白顛倒、本末倒置!

只是,出來混,遲早要還的;而可惜的是我們的人民,在替這幫唯恐天下不亂的聖母婊還債!

我們國家的嫌犯,在事發後,他們感覺不到疼,他們會害怕嗎?

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頻發,不要再“一人得病全家吃藥”了,想必又是什麼“風險人物排查”、“校園安全檢查”、“事件主體追責”,說實話,除了再折騰一批好人,有個屁用?這種事件防的住嗎?檢查、追責過後,壞人下次就不敢了嗎?

我們更要透過現象看本質,找出癥結,避免今後類似的事情再發生!癥結是什麼?就是我們對壞人太好了!他們對社會規則毫無畏懼,你會指望他自己良心發現嗎?

社會想要正常的運行,必須要有很好的規則和一群敢於執行規則的人,對壞人的“溫柔以待”就是對好人的最大的“侵犯”和“不公平”!我們要讓好人每一天的生活都平靜安詳,而要讓壞人每一次有想違法的念頭都心驚膽戰!我們還要讓所有的壞人都是知道:違法犯罪就是一條不歸路,如果更是幹了十惡不赦的壞事,後果不是被擊斃就是在被擊斃的路上。別給我談什麼人權,人權的前提必須他得是個人!這些拿刀砍向無辜孩子的王八蛋,根本就不是人!

我們的國家正在日漸強盛,不要讓這些人渣成為了影響人民幸福的禍害,法律不僅要“揚善”,更要“懲惡”,要讓小部分傷害人民利益的壞人吃點苦頭,人不知道疼,哪來的畏懼?

來源:六品錦衣衛

公號回覆"紅包"領取紅包(最高99元)

快放到微信朋友圈,讓更多人看到!

轉發+擴散+提醒!

請趕緊分享到所有的圈子和群!

聯繫 合作 投稿郵箱:woaizanglan@126.com

我愛藏藍
懂這個顏色的請進
關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