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阿爾茨海默病》:讓患者優雅老去

醫學界神經病學頻道2018-09-22 11:19:08


中文版在9月21日第25個“世界阿爾茨海默病日”前夕出版並在上海首發。


供稿|胡德榮

來源|醫學界神經病學頻道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戴爾·E.教授所著的《終結阿爾茨海默病》一書,被譽為全球首套預防與逆轉老年痴呆的個性化程序,由國際出版大鱷蘭登集團旗下的企鵝出版公司出版。它的中文版由旅美學者何瓊爾博士翻譯、中華醫學會心身醫學分會前任會長教授主審,已在9月21日第25個“世界阿爾茨海默病日”前夕由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並在上海首發。



“阿爾茨海默病不是一種單一的疾病”


布來得森在該書《致中國讀者》一文中說:“早在學生時代,我就聽聞中國地大物博,歷史悠久,文化燦爛,心頗嚮往。而且,在自己的學術生涯中,與許多中國學者進行了廣泛深入的交流,深深感受到中國傳統醫學的恢弘博大及其實用價值,我們發明的這套逆轉阿爾茨海默病的,是我和團隊在沿世界主流路徑探索多年,仍然嚴重受阻、困惑時,受到中醫學及印度醫學智慧的啟迪而萌生的。因此,我堅信中國的讀者對此書一定會有親切感,並且非常容易接受。這也可能成為全球科學技術交匯大潮中熠熠生輝的典範。”


布來得森說,阿爾茨海默病是美國第三大死亡原因,而且由於人口老齡化、空氣汙染和西餐的普及,它在中國也將成為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遺憾的是,以前還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就像我在書中寫的那樣:“直到現在為止,每個人都認識一位癌症康復者,但沒有人認識一個阿爾茨海默病的康復者。”


“我和實驗室的同事研究阿爾茨海默病的病因、病機已經30年了,在2014年,我們公佈了第一批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康復的病例。此後,這批阿爾茨海默病康復者的狀況得到持續改善,一些人已經恢復了工作,一些人現已用ReCODE(Re是指 Reverse(逆轉)、Co是指Cognitive(認知)、DE是指Decline(衰退))個性化治療程序超過6年了。我們發明的這個前所未有的個性化治療程序與以前屢屢失敗的阿爾茨海默病治法完全不同:從前,人們在不知道為什麼會發展成認知衰退的情況下,往往使用單一藥物治療。我們經過幾十年努力,現在已經確定造成記憶損失的許多因素,從而需要一一採取針對性解決方法。就是說,需要用個性化、多維度的治療程序來醫治不同患者、不同類型的記憶損失。這實質上是將21世紀的與中國傳統醫學有機組合的佳果。現在已有2000多位患者在用我們發明的這一個性化治療程序,病情大都獲得明顯的改進。此療法及其基本原理、細節、操作要點以及患者本身的故事等,都在書中得到講解。”


布來得森說:“30年來,我們的醫學研究得出了一些令人驚訝的結論。例如,我們發現阿爾茨海默病不是一種單一的疾病,實際上,它分為4種不同類型:炎症型/熱性型(Ⅰ型)、萎縮型/寒性型(Ⅱ型)、糖類中毒型/甜證型(1.5型,因為它結合了Ⅰ型和Ⅱ型的特徵)、毒素型/惡性型(Ⅲ型)。這些不同的類型都分別有不同病因、病理及最佳治療和預防方法,故需要“因人制宜”。我們還驚訝地發現,阿爾茨海默病實際上是機體對炎症、支持大腦的重要營養因子缺失、胰島素抵抗、毒素(如汞、黴菌毒素)入侵等所導致的損傷性機制的自我保護反應,這些致病因素是誘發認知能力下降的關鍵性因素。在中國的某些地區,這種情況正在不斷地上升過程中。”


幾乎所有人身上都存在著誘發阿爾茨海默病的一些高危因素。而且,很多人還可能同時存在著多類高危因素。因此,我們建議每個成年人都應該接受相應的心智評估檢測,並在適當年齡開始實施預防計劃,如果症狀已開始出現,則儘早治療達到逆轉。例如,就像醫學保健指南建議人們在50歲左右時開始進行常規性的結腸鏡檢查,以預防結腸癌一樣,我們主張45歲以上的人應接受“認知鏡檢查”(一組相應的血液測試),以瞭解我們自身存在的危險因素,便於儘早採取相應的預防認知衰退的措施。


好消息是:現在人們應對阿爾茨海默病終於有了切實的希望。如果我們共同努力,積極展開有效防範工作的話,阿爾茨海默病應該可以成為一種罕見病。如果這樣,我們可以大幅度減輕阿爾茨海默病給全球人民帶來的沉重負擔,讓更多的人擺脫此病的困苦。


布來得森最後說:“我們獲悉中國有高達一千萬人為阿爾茨海默病所困擾,希望此書可以幫助患者改善這一尷尬境地,讓更多的中國老年人健康、優雅而有尊嚴地度過人生最後的美好時光!”


“西方思路分析碰壁後,卻更願意從東方智慧中吸取精華”


何裕民在該書的序中說:俗稱“老年痴呆”的阿爾茨海默病,其新增患者猶如潮湧,澎湃之勢難以抵擋。有關材料認為中國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在970萬~1000萬之間。“此病不僅奪命,而且,患者將歷經數年甚至數十年毫無尊嚴的苟延殘喘,並讓家人飽受折磨。”


何裕民對《終結阿爾茨海默病》一書十分看好;對為了糾治阿爾茨海默病而作出重要貢獻的布來得森教授的團隊,表示由衷的敬佩與感激!因為他們所提供的不只是一種創新性的治療程序及方法,更是開創了一個全新的世紀。



何裕民認為《終結阿爾茨海默病》是一本針對性很強的書。當人們還來不及為癌症的有所控制而彈冠相慶時,其他惡魔已悄悄逆襲,準備取代癌症的江湖地位而繼續懲罰並警示人類。阿爾茨海默病就是來勢最凶猛的取代者之一。“筆者最早對阿爾茨海默病產生關注是因為美國里根總統。而真正為此病感到焦躁不安是十餘年前,我的一大批老患者幾經努力,多年治療後雖逃離了癌症魔爪,但短則七八年,長則十餘年,不少人紛紛又陷入了阿爾茨海默病這一深不見底的泥潭。”


“四五年前,在癌症診療中,我下意識地加強了對阿爾茨海默病(AD)的關注,發現癌症患者(特別是經過鉑類等化療者及腦部放療者)更容易被阿爾茨海默病盯上。這些沒有死於癌症的患者,慶幸逃脫了癌魔,卻最終悽慘無助且尊嚴盡失地被阿爾茨海默病纏上而不治。粗略估算,癌症患者晚年陷入AD泥潭的,佔1/4~1/3!為此,當深圳某大型公益講座邀我做一場健康科普時,我上臺第一句話就說:‘也許,今天我們越來越不怕癌症,越來越少死於惡性腫瘤!卻又被更難纏的阿爾茨海默病盯上了!誰都不敢說自己能夠倖免於阿爾茨海默病!更可怕的是,此病令人活著毫無尊嚴,只能苟延殘喘!’在中國,今天的阿爾茨海默病現狀,猶如上個世紀80年代癌症的肆虐。”


何裕民認為《終結阿爾茨海默病》是一本基礎研究與實踐緊密結合的書。作者本身是資深權威的醫學科學家,最重要的是,他既是做理論研究的,又是從事臨床診療的,屬典型的雙跨型人才,故才有可能做出完全不一樣的成就。他用還原論方法研究AD的患病機制,利用實驗的方式來解決難題,總結出了阿爾茨海默病的個性化治療程序,並用之臨床,終見成效。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這種方法,與東方醫學(中醫及印度醫學)的方法不謀而合。


作者對AD做了細分,認為阿爾茨海默病實際上是一大類疾病的總稱,至少包括三大類型:炎症型、虛損型、毒素型,從而需要截然不同的糾治方案。並條分縷析地按36個因素(書中稱“漏洞”)來逐一加以處理;而且,臨床治療結果表明:對炎症型、虛損型AD效果不錯,對毒素型AD效果稍次些。


“故對於布來得森教授以類似的情趣及智慧研判AD,在細分基礎上逐步加以改善,自然倍感親切(太熟識了),且堅信其深含旨趣,相信療效一定不錯。因為辯證法的精髓就是具體細分對象,分別處置,如此往往能夠在迷路中找出‘通幽之徑’,柳暗花明。順便提及,根據以往我們的臨床經驗,也部分地參照此書思路,已有確診為阿爾茨海默病的患者,病情有了明顯的改善。”


何裕民還認為《終結阿爾茨海默病》一書,雖是針對阿爾茨海默病而言的,但其操作意義超出了單一病種,而具有普適價值。因為它揭示了一個事實:解決複雜問題(包括難治性疾病的治療問題),除西方的針對性還原(破解)方法外,還有東方的複雜性綜合措施。值得玩味的是,書中布來得森教授提及他與來自中國學者的對話:中國學者不遠萬里來到美國尋求AD的科學解決之道;而身在美國的學者(布來得森本人)以西方思路分析AD碰壁後,卻更願意從東方智慧中吸取精華,尋得破解之策;這,造成一種對照與互補。其實,我們在癌症的治療中,也有同樣的體會:複雜難題,求助東方智慧及經驗,融合現代科技,也許更容易破解!


“該書沒有拋出一個千人一方,萬人一藥的所謂萬能計劃”


著名醫學人文學者、北京大學醫學部教授王一方說:“先睹為快,對布來得森教授紮實的神經科學基礎研究與前沿的精準醫學研究思路感到敬佩。”


王一方說:“該書沒有拋出一個千人一方,萬人一藥的所謂萬能計劃,而是貼近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個性化特徵,提出一人一策的綜合解決方案,首先要建立與疾病周旋的信心,可能一時山重水複,也可能頃刻柳暗花明,診療過程中,考慮到身心靈因素都在改變著療效和生活品質,而不只是在單一向度(靶點)左右療效與預後,也就是說,全人醫學思維主導著阿爾茨海默病的診療方向。”


王一方認為:“精準醫學是近年來基於分子生物學(細胞組學、基因組學)進展而萌生的一個重視個性化干預的治療手段,從臨床決策的規律來看,它更注重疾病的偶然性、多樣性、複雜性,干預的整合性、藝術性、醫患互動性。因此,讀者也不能抱定刻舟求劍、照葫蘆畫瓢的思維來閱讀本書,學一招,應一效,畢其一役而全勝,而應該細心揣摩,耐心跟進,積小勝為大勝,從作者的精準醫學思維中尋找疾病干預與患者生活管理的藝術,將診療技術與人性關愛融合起來。尤其不能將疾病診斷、治療、轉歸完全寄希望於某一儀器、藥物,這樣將會陷入希望-奢望-失望-絕望的泥沼之中,真正做到把書讀活,而不是把書讀死。”


出版僅一年的《終結阿爾茨海默病》一書,已被譽為全球首套預防與逆轉老年痴呆的個性化程序。《紐約時報》暢銷書《穀物大腦》和《腦的創造者》作者大衛·帕爾馬特博士評價:《終結阿爾茨海默病》是一部意義重大的傑作,布來得森教授用詳實的文字讓我們重新認識了這種可怕的疾病,它不再神祕而無藥可治,而是可預防且可逆轉的。


克里弗蘭醫學中心功能性藥物研究所創始人傑弗裡·布蘭德評價:戴爾·布來得森教授是世界一流的神經病學科學家,他創新而嚴謹的研究,為阿爾茨海默病創造出一套安全有效的預防及治療方案。本書將徹底地更新我們對此病的認識。


英國皇家醫學院的阮根·查特吉說:《終結阿爾茨海默病》是本意義非凡的書。布來得森教授針對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健康難題,研究出了我多年來所看到的最令人興奮的成就,幫助我們重新認識了這種既複雜又殘酷的疾病,創造出了第一套有效的預防、治療措施。這是一部不朽傑作、必讀之書。


據悉,《終結阿爾茨海默病》一書正被翻譯成26種不同語言,走向世界各地,它將有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全球應對阿爾茨海默病的尷尬困境。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