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錫培:企業不能亂了陣腳,未來一定是無比光明的

正和島2018-09-24 04:47:34

  島 君 說  

9月18日晚,“2018夏季達沃斯新浪財經之夜-正和島夜話”於天津舉行。

 

本次夜話以“風雲突變下的動與靜”為主題,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副院長丁遠、遠東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蔣錫培、董事長李楚源等多位專家學者和家出席了本次夜話活動,並就新經濟局勢下企業的攻守之道展開了廣泛的討論。

 

以下為演講精編,文章未經本人審閱。


編 輯:夏昆

圖 片:視覺中國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丁遠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副院長

中國企業面臨著內與外兩方面的挑戰

 

中國企業目前面臨著兩方面的挑戰,一塊在外面,還有一塊是在裡面。

 

從外面來看,我建議大家千萬不要低估這一次正在慢慢展開的中美貿易摩擦,這個貿易摩擦是美國建制體系的失利,是美國孤立主義擡頭的一個開始,這個開始會中長期地持續下去,會對全球原來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模式進行重新的評估。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對企業的未來發展做好佈局。當然我也看到了很多在國內做製造業的企業,最近大大加快了跨國進行製造和運作的模式來對衝這些由於製造原產地引起的貿易商風險。

 

第二方面就是從國內的發展來看,原來我們的一些相對比較低端的、高量的、追求效率的模式遇到了瓶頸,那麼如何從這個瓶頸中突圍就是很重要的一點。我非常喜歡今天的話題,叫“動與靜”,但我想說其實我們應該更多的考慮“靜”。

 

靜是什麼?就是中國的大趨勢。由於最近這段時間的一系列問題,導致大家可能忘記了一個事情,其實今年3、4月份的時候,國內的報道也有很多,就是英國的經濟學家正式提出今年中國的消費市場總量會達到5.7萬億美元,首次超過美國。

 

也就是說中國在今年已經成為了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按照我們對中國GDP的判斷,在未來的十年,中國整體消費市場的量級會是美國現在的2.5倍。這個趨勢是大家要抓住的,也就是說除非爆發戰爭,不然亞洲在未來幾年成為人類消費市場的中心這一趨勢是不可改變的,而中國又是這個中心的中心。

 

我看到很多數據都談到,到2030年的時候,整個亞洲的新興市場,也就是中國加東南亞和印度將會達到30億的中產階級消費能力,而那個時候北美洲還是3億多,整個歐洲也只有4億多的消費水平。

 

所以說如果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自己把自己的內功練好,我們就還是生長在一個全世界範圍內最有成長、最有機會的消費時代。所以,動和靜很重要,首先要心靜,要看到一些長期的趨勢並把自己的棋長期下好。

沈建光

京東金融首席經濟學家

企業最大的挑戰是國際化的戰略問題


對在座的各位企業家來說,我想今後十年最大的挑戰將會是一個國際化的戰略問題,今後十年,國際化會有兩個方面的變化。

 

第一個方面,我們看到了貿易摩擦,全球貿易環境的風雲突變,還有很多發達國家民粹主義的崛起,包括歐洲、美國的變化,這對全球貿易能否像過去那麼自由,我們的貨物能否在全世界銷售都是會有很大影響的。這次我也調研了很多出口企業,也在開始考慮去東南亞設點,考慮美國關稅的威脅,這些也都面臨著很大的挑戰,這是外因。

 

內因是我看到了很多企業,基本上除了稅收成本沒有超過50%,其它的成本包括人工成本、土地成本,融資成本等等都是超過50%以上。可以說國內企業的成本上升壓力是越來越大了。

 

但其實國家也在開拓,我們能看到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走出去”等發展戰略以及現在在東南亞以及非洲這些各方面成本比較低的地方設廠還有國家戰略的支持。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國際化的挑戰與機會是並存的,但是這個變化的壓力是很明顯的。

 

另一方面的國際化就是中國在面臨全球風雲突變的情況下,可能會進行一個新的改變。今年是40週年,但我們還有巨大的空間可以進一步的改革開放,總書記在博鰲論壇上講得也是非常清楚,要加大金融業的開放、降低關稅,包括在一些過去對其它國家企業有限制的領域現在也要逐漸地放開。

 

所以,今後十年可能會有大量的跨國公司在很多授信領域更開放、更自由地進入中國,而且不光是製造業領域,還有高端服務業,包括金融服務業,都會大量地進入中國。我也相信中國政府也會不斷地加強改革開放,特別是開放。

 

但是隨著大量跨國公司的進入,我們國內企業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一方面要面臨貿易摩擦的風險,很多出去的道路沒有以前那麼通暢了,要考慮到海外更低成本的地方設廠。另一方面,其它海外的企業,因為政策環境的變化,也越來越有競爭力了,所以國內的企業也要考慮如何應對更進一步的開放。

劉智濤

貴釀酒業集團總裁

白酒行業要抓住形勢帶來的契機


我的觀點可能和剛才各位專家講的不太一樣,因為中國白酒的根基實際上是在國內的。一年下來,我們6600多億人民幣的銷售額當中,基本上都是在國內銷售的,現在一年的產能大概在1300多萬噸,而且這些消費量從規模和市場來講也主要是在國內,短期來看好像是和國際的風雲變化或者是貿易戰的影響不是特別的大。

 

但是從中國整個的酒類市場來看,現在我們有白酒、黃酒、紅酒、啤酒,還有像威士忌、白蘭地這樣的國外烈性酒,而且這幾年中國的白酒市場實際上還是處於非常大的整合階段,全國上萬家酒企實際上是在爭奪6000多億的蛋糕,但是排名在前的19家白酒上市公司,基本上佔據了中國白酒接近20%的銷售額和50%多的利潤。

 

從行業來看,目前不一定受到國外貿易戰的影響,因為行業內部實際上已經開始在進行非常激烈的絞殺。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反而是那些已經佔領了消費者的心智的全國性品牌或者是地域上相對比較小,但是品質很好,消費者粘性做得很好的一些小眾品牌有了很大的優勢。

 

另外,在我們生產的醬香型酒的板塊中,面對的是中國相對中高收入的一部分群體,這一部分的精英人群在這種環境下會更加關注自己,更加關注中國本土的一些東西,能夠關注我們自己文化方面的認同,所以從整合和消費者的關注度等方面來講,目前的形勢也許對中國白酒不一定是件壞事。

 

雖然這幾年啤酒處於下滑的態勢,但是洋酒和葡萄酒目前還是處於上升的態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也許對中國白酒的整合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契機,因為各地方在去槓桿等方面的信號已經很強烈了,在這種情況下有些原來那些原來還在苦苦支撐的酒企就會走向關、停、並、轉的方向,逼迫大家認清現實,主動謀求變化,這對於未來的白酒行業是一個利好的事情。

蔣錫培

遠東控股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

正和島島鄰

我們自己不能亂了陣腳


前段時間我在國務院座談會上提出降成本、減負擔的大六條、小六條建議,如果哪個人提出來說這個建議不可行,我想他肯定是沒有認真看。因為我提這個建議還是做了一些功課的,無論是企業家群體還是政府官員或者是經濟學家,都不能光發牢騷,也不能光埋怨,這是沒有用的。

 

其實中央領導們也是特別希望聽到基層百姓和企業家的聲音的。因為我黨就是為人民服務的,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大家努力的方向,也是企業家努力的方向。所以,國家好咱們企業才好,老百姓才好;老百姓好、企業好,國家才能好。

 

所以,在目前的情況下,儘管有這樣那樣的困難,但一定要對我們這些年的發展過程予以肯定,這次美國為什麼會對中國下如此狠手,全方位地封堵,還不是因為中國發展的程度引起了它的警惕,如果我們在很多領域還不是它的對手,它怎麼會如此恐慌?

 

去年特朗普競選班子地CEO班農在日本的發言中就多次提到總書記在十九大的報告。因為這個報告在他們看來是可以實現的,包括“2025”、“一帶一路”倡議、亞投行等等規劃和目標都是可以實現的,所以美國就慌了。

 

所以,我們自己不能亂了陣腳,不能別人慌我們也跟著慌。世界一定是浩浩蕩蕩,經濟一定是曲折向前,我們要認準一個方向。這麼多年以來哪怕是在以往的金融危機,我們也保持著2%、3%的全球經濟增長率,即使現在美國的經濟增長比較快,但我們至少也保持著5%、6%的實質性增長。

 

只不過我們現在遇到的很多問題、矛盾疊加在一起了,包括因為高質量發展的需求,以往那種粗放式的發展模式也無法持續了。但是我們的市場還在那裡,只要我們把產品做好,服務做好,性價比比別人高,哪怕是3、5個點的增長我們也有巨大的市場。

 

企業是要發現客戶的痛點、市場的痛點以及社會的重大問題和矛盾,只要能實質性地解決這些問題,企業的價值就永遠在。因此,我們自己不能亂了陣腳,未來一定是無比光明的。

李佔通

天津大通投資集團董事長

正和島島鄰

貿易戰產生的心理影響大於經濟影響

 

我們的經濟形勢現在來講對外是與美國進行貿易戰,對內就是去槓桿,以及造成銀根的緊縮和經濟的下滑,估計大家都會對未來的經濟形勢有這樣或那樣的擔憂。

 

從與美國進行貿易戰的角度來講,實際上它對我們的經濟影響是有限的,但是它對我們的心理影響太大了,甚至可以說對我們的心理影響已經大於經濟影響的本身。

 

以我們對美國出口5000億美元來說,換算一下是幾萬億人民幣,這和我們的幾十萬億GDP相比並不是一個非常大的比例,所以在影響方面實際上是不大的。但是由於我們的媒體在各方面的放大,造成了我們對未來預期的不確定性增加。所以,我想在這個方面,大家要正確認識,這是第一。

 

第二,對內來講,現在由去槓桿變成穩槓桿,實際上就是中央可能意識到了要穩槓桿,包括穩預期,大家對未來的預期可能不是太好。既然大家要求穩預期,我想後邊的政策就會開始做調整,來應對目前國內、國際出現的情況。

 

因為經濟形勢向來如此,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對我們有衝擊,但我們也都經歷過去了。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我們又有4萬億的刺激計劃來對衝它,所以說這次還是會做出調整的。

 

最後我想說企業要不斷創新,以不變應萬變,“不變”就是要不斷創新,不斷地轉型升級,以此來適應外部環境的不斷變化。

李楚源

廣藥集團董事長

企業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路徑

 

我所在的企業廣藥集團,因為是實體經濟企業,也在面臨著整個宏觀的環境和整個行業的變化。我想說的是再好的環境也有最壞的企業,再壞的環境也有最好的企業,一些矛盾和風雲變化對企業來講可能既是危又是機。

 

作為企業想要做大、做強、做優、做久,關鍵還是在於怎麼樣尋找到適合自己的發展路徑。而且在我看來企業能夠在行業裡面均衡地發展需要有四個方面:

一是要練好內功。企業應對社會的變化,還是要有自己的定力。


二是必須依法依規。這很重要,企業都說要控制好風險。


三是要有社會責任。社會責任是考驗一個企業能不能經得起風浪的一個很重要內容。


四是改革創新。這4個方面、16個字,我們都非常重視。


今年也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全國都在總結改革開放的經驗和成就,我們處在廣東,廣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尤其廣藥集團,我們有一個白雲山製藥廠,是改革開放初期全國的一面旗幟,是一個排頭兵,現在廣藥集團要繼續把改革創新這個大旗高高地飄揚。

 

當下大家對經濟有各種判斷、各種分析,當然目前的經濟形勢也確實是稍微複雜了一點,但這也正在考驗各個企業的應對能力。所以,我們需要做的還是要提升自身的能力,我相信有能力了,企業就能應對得好,就能在經濟的浪潮裡取得商機,取得發展。


掃描二維碼

▼▼▼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