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竟然成了日常?你必須跳出這個怪圈!!!

羅大倫博士2018-09-26 06:01:07


  • 你正在路上開車,突然一輛車切入你的前面迫使你猛踩剎車……

  • 你無意聽到你的朋友在一群人面前說你的壞話,而5分鐘前她還在跟你親密有加……

  • 你到目前的崗位已經好幾年了,忠心耿耿、非常可靠。三個月前,來了新員工,最近你一直嚮往的新職位竟然被安排給了那個傢伙……

每天,我們都要或多或少地迎接這些來自上帝的試煉。面對這些日常事件,你的習慣是怎樣的?

我們能控制的事情
▲▲▲


我們無法控制所有的事,比如我們無法控制自己的膚色、出生於何處、誰是我們的父母、這……季NBA總冠軍、大學的學費、別人怎樣對待我們……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們能控制——我們對待這些事的反應。


我們不應該再為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煩惱,相反,要關注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並充分發揮它們的作用。



如果我們耗費精力和時間去為自己無法控制的事情而煩惱,我們會更加覺得失去控制,甚至自己成了犧牲品似的。比如有人惹到了你,於是你開始抱怨他的缺點,可這是你無法控制的,這不會絲毫有助於問題的解決,只會讓你失去力量。

 

麗娜塔即將參加一個排球比賽,她聽說對方球員在嘲笑她的球技,這讓麗娜塔惹上一腔怒火,在比賽前的日子裡備受煎熬。在比賽來臨時,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證明自己是個好球員。長話短說,她打得很糟糕,大部分時間都坐在替補席上。她過分在意她無法控制的事(別人對她的議論),結果她失去對可控部分——她自己的控制。



傾聽你自己的語言
▲▲▲


通常你可以從一個人的語言聽出他的思維和處世習慣。比如:“這就是我。我一向就是這樣的。”他們實際想表達的是“我可不對我做的事負責,我無法改變,我天生如此。”


“如果我的老闆不是這麼個古怪傢伙,事情會完全不同。”他們實際想說的是造成我的所有問題的原因是老闆,不是我。

 

“拜託,你攪亂了我今天的心情。”他們實際想說的是控制我情緒的是你,不是我。

 

只要我交了更好的朋友,賺了更多的錢,生活在別的公寓,有一個男朋友……那我就會快樂了。”她們實際想說的是控制我的快樂的是物質,不是我。我必須擁有這些東西才能快樂。

 

請注意,被動反應的語言將權力從你自已這兒拿走。正如約翰・畢瑟維(JohnBytheway)在其書《但願我能在高中學到的道理》中解釋的那樣:

 

如果你對事物被動反應,那就等於把控制你生活的遙控器交給別的什麼人,而且對他說:“隨便什麼時候,只要你願意,就可以改變我的情緒。”另一方面,積極處世的語言則將遙控器交還到你自己的手中,你可以自由選擇過怎樣的生活。



“你”是糟糕循環的終結者
▲▲▲


有一次我問一群青少年,誰是你行為的榜樣?


有個女孩說是媽媽,另一個男孩說是他哥哥等等,只有一個人保持沉默。我問他崇拜誰,他回答:“我沒有行為榜樣。”他所想要做的是讓自己不像那些理應是他行為榜樣的人。不幸,許多青少年都這樣。他的家庭一團糟,沒有什麼人可以做行為榜樣。

 

可怕的是,惡習(例如慮待、酗酒、依賴福利金生活)經常是世代相傳的,從父母傳給孩子,結果是不正常的家庭一代又一代地複製。例如,如果你在兒童時被虐待,統計顯示,長大後你很可能自已也成為施虐者。有時這些問題可以追溯到好幾代之前,你可能來自一個好幾代依賴福利金的家庭,也許你家庭歷史中沒有一個人大學畢業,甚至沒人中學畢業。

 

好消息是,你可以停止這個循環由於你的積極主動,你可以停止這些壞習慣,不讓它們再傳下去。你可以做個“改變的先行者”,傳給後代的是好習慣,從你的孩子開始。

 

希爾達是個頑強的姑娘,她告訴我她如何成為其家庭改變的先行者。她的家庭從不看重教育,後果顯而易見,希爾達說:“我媽媽在一個縫紉廠工作,收入很低。我爸爸的工資只比最低工資高點兒。我經常聽到他們為錢而爭吵,爭論如何付房租。我父母在中學只學到六年級。”希爾達清楚記得,還在她很小的時候她父親就因為不會英語而無法教她功課了,這對她很不利。希爾達念初中時,她家從加州搬回墨西哥。希爾達不久就發現在那裡她的受教育機會有限,於是提出是否能回到加州與其姑姑生活在一起。為了到加州上學,希爾達在以後幾年做出了很大的犧牲。她說:“和表姐妹擠在一間屋中、分享一張床,可不是一件易事。我上學之餘還要工作付房租。但是,這很值得。即使當我有了孩子,在高中結了婚之後,我繼續上學、工作,直到學業結束。我父親曾說過我家沒人能成為一個職業人員,我要向父親證明,這句話是錯誤的。”希爾達不久就會獲得會計的大學文憑。她希望她的教育價值觀能傳給她的孩子:“如今,當我不去學校,只要有可能我就讀書給孩子聽,我教他說英語和西班牙語。我努力為他的教育攢錢。他做家庭作業會需要幫助的時候,我會在旁邊幫他的。”

 

你有內心的力量可以戰勝任何遺傳因素。你可能沒有像謝恩那樣搬到樓上逃避的機會,但是,你可以將思想搬到樓上。不管你的境遇如何糟,你都可以成為改變的先行者,併為自己和後代創造一個新的生活。


下面這首《簡短的五章》,摘自伯迪亞·納爾遜的《我的人行道有個洞》它概括了對自己生活負責的意義,講述了一個人怎樣逐漸從被動改變為主動。


我走在街道上。

有個深洞在人行道旁,

我掉進了深洞。

我述失…我彷徨,

這不是我的錯,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回到地面上。

 

我走在街道上。

有個深洞在人行道旁,

我沒看見——我假裝,

我再次掉進了深洞。

我無法相信竟到達同一地方,

這不是我的錯。

我仍然花了很長時間才回到地面上。

 

我走在道上。

有個深洞在人行道旁,

我看見它在那裡,

我又掉進了洞,這是習慣的力量。

我知道我在何方,

我張開雙眼——這是我的錯,

我很快就回到地面上。

 

我走在街道上。

有個深洞在人行道旁,

我繞過它走向前方。

 

我走在另一條街道上。

 

你也能對自己的生活負責,通過強化你的主動心態避開地面的坑洞。這是個“突破性的習慣”,它給你帶來的好處將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能做到
▲▲▲

積極處世意味著兩件事。首先,對自己的生活負責。其次,具有“能做到”的態度。能做到”與“做不到”大有區別。請看:


如果你想的是“能做到”,你就有創造性和堅持性,你的成就將令人驚異。將令人驚異。記得大學時我被通知必需上某門課才能湖足語言方面對我的要求,而這門課我毫無興趣,而且對我也毫無用處。於是我決定自己創造一門語言課:我列出了要讀的書以及要做的作業,並找到了支持我的教師。然後去找系主任,提交了我的方案,他接受了,於是我就通過自己創立的課程滿足了學校對我語言的要求。

 

美國飛行家艾裡諾・史密斯( Elinor Smith)曾說過:“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有成就的人很少坐等事件的來臨,而是走出去促使事件發生。”

 

何等正確呀。要達到你的生活目標,你必須主動出擊。如果沒人約會讓你感覺很糟,別暗自生氣,要立即行動。設法有更多的機會見人,態度友好、臉上帶著微笑,去邀請他們,他們也許還不知道你多麼出色呢。

 

別等待完美的工作落到你的頭上,要主動尋求,散發你的履歷、上網、免費做義工。如果你在開店,需要幫手,別坐等銷售員來找你,你要主動去尋找他們。


有些人把“能做到”誤以為是好鬥的,甚至是令人不愉快的。錯了,“能做到”是勇敢、堅持以及靈巧。有些人認為抱著“能做到”態度的人在修改規章、建立他們自己的法則。不對。有“能做到”想法的人有創造性、有事業心而且足智多謀。

 

英國劇作家蕭伯納說:“人們總是責怪環境造成自己的困境。我不相信環境,人們出生在這世上,都在尋找所要的環境,如果找不到,那就應當自己去創造。”



按下,打開工具箱
▲▲▲


當某人對你粗魯,你第一反應是想回報以粗魯,但你知道這不是最明智的做法,你從何處獲得力量來控制這種衝動,並作出明智的迴應方式呢?

 

對於剛剛開始這樣做的人,按一下暫停鍵就行。只要站直身子,按一下生活的暫停鍵,就像按遙控器一樣(如果我記得沒慣暫停鍵應當在你額頭的中央部位)。有時生活進行得如此快速,我們的瞬間反應全是出於習慣。如果你學會了按暫停鍵、控制自己、仔細考慮你想要如何反應,那麼你就會作出更聰明的決定。

 

確實你的童年、你的父母、你的基因、你的環境都影響你以某種方式行動。但是它們不可能迫使你做任何事情。你不是命裡註定的,而是可以自由選擇的。

 

當你的生活處於暫停時,打開你的工具箱(你生而享有的工具箱),使用人類四個工具來幫助你決定如何做。動物沒有這些工具,這就是為什麼你比你的狗更聰明。

 

這些工具是:自我意識、良知、想象力和

 

你可以把它們叫做你的力量工具。

羅莎與她的名叫的狗正在散步,下面以他們為例來了解這些工具的作用。

 

對於羅莎來說,這是難熬的一週,她與男友剛剛分手,且與母親也幾乎鬧到了不講話的地步。當羅莎帶著小狗烏夫走在人行道上,她思索著過去的一週,“與艾裡克的分手讓我難受,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對媽媽這麼粗魯的緣因,我把自己的沮喪完全撒在她身上了。”

 

羅莎正在旁觀的角度評價、度量自己的行動。這個過程就叫“自我意識”,它是人類的一個天賦工具。利用這個工具,羅莎得以認識到她與艾裡克的分手影響了她與母親的關係。這個觀察是改變她對待母親的方式的第一步。


這時小狗烏夫看到前面有一隻貓,立刻狂熱地追過去。雖然烏夫是一隻忠心的狗,但它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隻狗。它不會站在旁邊估量自己說:“你明白嗎?自從隔壁的狗蘇西搬走,我就把怒氣發洩在街區所有的貓身上了。”

 

當羅莎散步時,地開始精神恍惚,她真有些迫不及待地等著明天的音樂會,會上將有地的獨唱。音樂就像地的生命。羅莎在想象中看到自己在會上歌唱、如何激起觀眾的讚歎,然後又鞠躬以感謝地的朋友和老師的起立歡呼……。


這個場最中羅莎使用了另一個人類工具——“想象力”。這是個非凡的天賦才能。它讓我們能離開當前的環境,在自已海中創造新的可能性。它給我們一個機會去想象未來,夢想我們一心想成為的人。

 

當羅莎在想象自己的光榮時,烏夫忙於從泥土中挖掘,試圖得到一條蚯蚓。


烏夫的思想只限於當前,它無法想象新的可能性。你能想象狗狗烏夫在想象:“總有一天我會把那隻貓揍得像碎豬肝”嗎?

 

海德開車經過,對羅莎說:“你好羅莎,我聽說了艾裡克的事,他真是個無賴。”羅莎對於海德提到艾裡克很不高興。雖然她心裡想對海德唐突失禮,但是,她知道海德剛到這裡,非常需要朋友,羅薩覺得熱情友好才是正確的做法。

 

“與艾裡克分手確實很糟糕。海德,你的情況怎樣?”

 

羅莎剛才使用的人類工具是“良知”。良知是“內心的聲音”,它總是教我們分清對錯。我們每個人都有良知,它或者不斷增長或者逐漸縮小,這取決於我們是否聽從它的提示。

 

這時狗狗烏夫正在紐曼受先生的新籬笆上蹭癢癢。烏夫絕對沒有對錯的道德觀念,它總是順從其本能行事。

 

羅莎散步走完了一圈,她打開門,聽到母親大聲說道:“羅莎,你去哪裡了?我一直到處找你!”

 

羅莎已經決定對她母親要保持冷靜,所以,儘管她本想大聲喊“別煩我”,但她還是沉著地回答媽媽:“沒什麼,不過是帶烏夫出去散步了”。當烏夫從開著的門衝出去追逐騎自行車的人,羅莎大叫:“烏夫!快回來,烏夫!”

 

羅莎使用了第四個人類工具——“意志力”來控制其憤怒。而烏夫還是不聽呵斥,受本能驅使去追人了。意志力是行動的力量,它說:我們有力量來選擇、來控制自己的感情,並克服自己的習慣和本能。

 

正如你從上述例子中看到的,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選擇使用或不用我們擁有的四個人類工具。我們越使用它們,它們就越強大有力,我們就越具有積極處世的能力。然而,如果我們不使用它們,我們就會像狗一樣出於本能而行事,而不是像人一樣出於選擇而行動。

END

文:節選自《傑出青少年的七個習慣》(有刪改)

著:肖恩 ·柯維 | 


點擊閱讀原文可進入京東網查看此書: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