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大嘴”和美元干預,誰在操縱匯率?

金羊毛工作坊2018-10-04 04:58:32

金羊毛工作坊

投資者的私人訂製

導讀:“特朗普大嘴”已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短期波動的最重要擾動,其往往選擇在美元指數持續走強或走弱的關鍵時點發聲,明顯影響美元下一階段走勢,甚至扭轉此前的趨勢。在上任不到2年的時間內,特朗普對美元的表態就從“過於強勢”到想要“強勢美元”,近期又提出強勢美元讓美國處於劣勢。


通過特朗普“嘴炮”,美國可謂成功引導了美元走勢,但同時卻極大擾亂了市場正常預期,也是其“受害者”。人民幣匯率走勢最終仍取決於及由此決定的外匯市場供求。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

作  者:范特西

原標題:誰在操縱匯率?


近期有學者撰文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推特治國”的獨特施政模式和天馬行空的“特氏言論”已成為撥動全球市場預期的重要“推手”,“誰在實施‘匯率操縱’?顯然是不言自明!”


長期以來,美國多次指責“中國操縱匯率”,力圖給中國戴上“操縱者”的帽子,以便佔領道德高地,為其肆意制裁和橫加干涉製造藉口。管濤博士的這篇研究可謂“起底真相”——“特朗普大嘴”已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短期波動的最重要擾動!人民幣匯率恰恰是最大的“受害者”!


管濤博士用翔實的數據指出,2017年以來對匯市的影響日益明顯,“口頭干預”效果顯著。


首先,特朗普總統往往選擇在美元指數持續走強或走弱的關鍵時點發聲,明顯影響美元下一階段走勢,甚至扭轉此前的趨勢。其在上任不到2年的時間內,對美元的表態就從“過於強勢”到想要“強勢美元”,近期又提出強勢美元讓美國處於劣勢,作為堂堂大國元首,其施政綱領一日三變,當真令人瞠目結舌。


其次,特朗普總統還打破常規,粗暴干涉美聯儲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多次公開對美聯儲貨幣政策指手畫腳,每次都引發美元匯率和國際外匯市場動盪,上上下下,怎一個酸爽了得!。


三是不時對外宣示貿易保護主義且立場反覆,讓世人無所適從,全球金融市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官方正式消息出臺前,特朗普總統不時透露出即將採取的措施、威脅可能採取有關政策,還對有關對美貿易盈餘的國家提出批評,有的最終得到證實,有的事後又有所緩和,導致市場預期紊亂、短期波動加劇,其數次關於對中國採取貿易制裁措施的言論均給人民幣帶來較大壓力。


此外,還不時對其他貨幣匯率“品頭論足”,旨在唱空美元。如人民幣“像石頭一樣墜落”、“中國在操縱匯率、歐洲也在操縱匯率”等“著名”言論均成功推低美元。


由此可見,通過特朗普“嘴炮”,美國可謂成功引導了美元走勢,但同時卻極大擾亂了市場正常預期,直接造成了包括外匯、股票、債券、大宗商品等諸多市場的過度非理性波動,對許多新興市場及其投資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誰在操縱?誰是全球最大操縱者?其結果真是不言而喻!



來   源:第一財經

原標題:管濤:中國外匯市場不應為美國政府的言論所左右

作者:管濤 原國家外管局國際收支司司長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臺以來,其激進的政策主張、反覆無常的行事方式和頻繁進行的口頭干預成為影響國際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因素,顯著增加了國際外匯市場的波動。中國外匯市場運行也受其影響,市場參與者需要回歸經濟基本面,在大變局中把握大趨勢,提高對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適應性和容忍度。


特朗普言論對國際外匯市場的影響


2017年初以來,特朗普總統的主要言論及其對外匯市場的影響大致可分為以下四類:


一是評論美元匯率,影響美元指數走勢。事後看,特朗普往往選擇在美元指數持續走強或走弱的關鍵時點發聲,明顯影響美元下一階段走勢,甚至扭轉此前的趨勢。如2017年4月初,在美元指數升破100時,特朗普表態美元“過於強勢”,此後半個月內,美元由升轉貶,累計下跌2.2%。2018年1月25日,美元指數一路下行至89低點時,特朗普向CNBC表態想要“強勢美元”,此後美元止跌企穩。


二是批評美聯儲加息,打壓強勢美元。2018年7月20日,特朗普表示不因美聯儲加息而高興,當日美元指數下跌0.76%,此後三個交易日,美元指數也持續下跌。2018年8月21日,特朗普表示對鮑威爾加息“不感到興奮”,當日美元指數下跌0.5%,引發大宗商品原油、黃金價格集體上行,次日美元指數繼續下跌0.17%。


三是宣示貿易保護主義,美元時弱時強。2018年5月30日、31日,特朗普威脅對汽車進口加徵關稅並決定對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加徵鋼鋁關稅,美元指數連續下跌0.8%和0.12%。2018年6月29日,特朗普希望讓美國退出WTO的消息導致美元指數當日下跌0.8%。從各種渠道釋放的特朗普擬對中國500億以及後續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的言論也分別於3月下旬、6月中旬、7月初以及8月初顯著增加了美元指數貶值壓力。但這類言論有時也會推動相關貨幣貶值。2017年5月30日,特朗普發推文稱,美國對德國有巨大的貿易赤字,這對美國很不好,這種情況將會改變。次日,歐元兌美元下跌0.52%,英鎊兌美元下跌0.24%。2017年7月5日,特朗普發推文稱,美國簽署了世界歷史上一些糟糕的貿易協定,並質疑為什麼美國要與不予合作的國家繼續展開貿易。次日,歐元兌美元下跌0.61%,英鎊兌美元下跌0.27%。


四是評論主要貨幣匯率,旨在唱空美元。2018年7月中旬,美元指數橫盤調整,19日,特朗普在接受CNBC採訪以及在個人推特上均表示人民幣“像石頭一樣墜落”,20日,美元指數貶值0.8%。8月20日,特朗普接受路透採訪時表示“中國在操縱匯率、歐洲也在操縱匯率”,“當美國對中國徵稅時,中國人為地降低了人民幣匯率”,此後兩個交易日,美元指數持續下跌,累計貶值0.7%。


總之,現在美國政府經常以口頭干預的方式來影響美元指數走勢。誰在實施“匯率操縱”,顯然是不言自明。美國總統的“推特治國”增添了短期匯率決定的新變量,市場上一度興起“交易特朗普”的傾向,造成主要發達國家及新興市場貨幣大幅震盪。美國政府的“出口術”成為市場預期的重要擾動因素,其有悖於政治傳統的言行很大程度上是市場不確定性的重要來源,在很多時候放大了市場波動。


特朗普言論增加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性


這方面有兩種影響渠道。一種是因為人民幣匯率參考一籃子貨幣調節,實行有管理浮動,所以,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指數關聯度較高。特朗普言論影響美元指數,會對人民幣匯率形成美元強人民幣弱、美元弱人民幣強的衝擊。


另一種是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的背景下,特朗普關於雙邊經貿關係走向的言論直接加劇人民幣匯率的調整,容易造成人民幣匯率與經濟基本面和長期均衡水平的過度偏離,加大匯率“超調”的風險。如2018年9月7日,特朗普對新聞媒體表示,除2000億美元外,將再對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消息發佈後,離岸人民幣匯率從6.84快速貶值6.87,在岸市場也在開盤後貶至6.86上方,較6.8389的中間價明顯貶值。


然而,無論是美元指數強弱走勢還是雙邊貿易紛爭輿情變化,對於人民幣匯率的影響都屬於短期衝擊,造成人民幣匯率有漲有跌的雙向波動。強美元和弱人民幣並非美方主動追求的目標或結果,未來均存在較大變數,對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單邊預期並不可取。在中長期內,人民幣匯率走勢最終仍取決於經濟基本面及由此決定的外匯市場供求。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國內外匯市場參與者應該在大變局中把握大趨勢,謀篇佈局、保持定力,提高對匯率波動的適應性和容忍度,這樣才有助於發揮匯率“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END


  更多金融市場分析,歡迎點擊“閱讀原文”,加入我的圈子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