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書原創)大唐故事之詩豪劉禹錫(第六集)

啟書有益2018-10-04 06:09:08

請果斷點擊上方“啟書有益”藍色字體,添加關注

總有一些驚喜,等著你

閱讀本集前,可能有必要複習前面的劇情(點擊下列鏈接前往):


(啟書原創)大唐故事之詩豪(第一集)


(啟書原創)大唐故事之詩豪劉禹錫(第二集)


(啟書原創)大唐故事之詩豪劉禹錫(第三集)


(啟書原創)大唐故事之詩豪劉禹錫(第三集)(實際是第四集)


(啟書原創)大唐故事之詩豪劉禹錫(第五集)

劉禹錫和兄弟夥柳宗元曾經有一次合作。他們一起,為禪宗六祖慧能,寫過一道碑文。

碑文的第一章,是柳宗元作品,碑文的第二章,則出自劉禹錫。劉禹錫在《曹溪六祖大鑒禪師第二碑》中,具體有幾句是這樣寫的:

無修而修,無得而得。能使學者遠其天識,如黑而迷,仰見天極。得之自然,竟不可傳。口傳手付,則礙於有。留衣空堂,得者天授。

大唐的詩人,大多與佛有緣。劉禹錫也不例外。

佛教給了劉禹錫無盡的精神力量。即便是他在從政的後期,經常遭燒殼子,經常遭貶,但依然沒有失去生活的信心。

實際上,早期的劉禹錫對佛教存在一定的誤解。他一度將佛教的養生混為一談。他曾經寫過《天論》,含上、中、下三篇。其中,上篇937字,中篇1098字,下篇371字。

在文中,他否定“天人感應”的“陰騭之說”,認為“天”只是“有形之大者”,和“動物之尤者”的“人”一樣,都是有形之物。古人所謂的無形,實際上是無常形的意思,都是隨物賦形,明確指出“空”就是“形之希微者”,從而批判了佛、道的空無觀念。

他還認為,事物的發展有其客觀規律的必然性和發展趨勢的偶然性,進而提出天人交相勝,還相用的命題,辯證地解決了天人關係的問題。

他與佛的緣分,不得不說一個故事。

話說大唐憲宗元和十五年(公元820年),劉禹錫和一位高僧探討佛理,十分高興,竟然忘記了時間。開門一看,太陽已經換成了月亮。

高僧說:“這麼晚了,莫走,明天再說。”

想到沒有手電筒,烏漆嘛黑一片,又想到毒蛇猛獸,劉禹錫怕了。

迷迷糊糊正要入睡,突然窗外有老虎打呵欠。劉禹錫嚇得遭不住。瞟瞥一看,高僧正在打坐,面色絲毫不變,好像完全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一般。

竟然這麼牛逼?劉禹錫忍不住了,問:“師傅,你為啥能做到不受外界影響呢?”

和尚沒有回答,繼續閉目打坐。劉禹錫問了好幾次,和尚才睜眼,仍舊沒有回答。

接下來的好幾天,兩人依舊探討佛理,依舊完善留宿。

這日,高僧突然問劉禹錫:“你懂起沒得?”

劉禹錫回答:“懂了一些,但沒有全懂。”

高僧說:“來,你配合一下,閉眼。”劉禹錫照做了。只覺得印堂被高僧按了一下,原本混亂的思想竟然清晰起來,感覺靈魂已經脫離肉體,腦袋中,猶如電影一般,看遍了人生百態。

劉禹錫突然明白了,人世間的得失,全在一念之間。自己追求的幸福,原來是夢幻一場。既然如此,不如放鬆心態,享受當下。

於是,劉禹錫參透的佛教的玄機,開悟了。所以之後,即便是各種不順,也能淡定對待,不為物喜,不為己悲。相反地,寫出了很多絕妙的詩文。

大唐文宗太和六年(公元832年),劉禹錫調任刺史(市長)。

到任後,發現一個問題,這個地方經常水災,群眾生活貧困,竟然淪落到沿街乞討。查明原因後,劉禹錫果斷給朝廷寫了報告,寫了《蘇州上後謝宰相狀》,很短,只有156字:

朝議大使持節蘇州諸軍事、守蘇州刺史上柱國劉某。右,某今月六日,到州上訖。某山東一書生,潦倒疏闊。在少壯日,猶不逮人。況今衰遲,智力愈短。相公哀憐不遇,擢授名邦。實荷宏獎,慚非器使。伏以當州繇大浸之後,物力蕭然,肌寒殞僕,相枕於野。誓當悉心條理,續具奏論。才術素空,憂勞方始。懼無聞問,忝負恩知。不任瞻望懇迫之至。

首席執行官唐文宗李昂看見情況彙報後,果斷調撥黃金一百萬兩,糧食五十萬斤,讓劉禹錫救災,並完善基礎設施,徹底解決問題。

在蘇州工作三年後,劉禹錫被調任同州刺史。

大唐文宗太和九年(公元835年),劉禹錫到達同州。看見的景象,竟然和蘇州如出一轍。劉禹錫在認真考察災情後,向朝廷上報了《謝恩賜粟麥表》(237字),爭取到了糧食二十萬斤,同時還有諸如免收稅賦的相關政策,解決了問題。

劉禹錫得到了老百姓的空前愛戴。

貶謫期間的劉禹錫,心態放寬,得以有時間去各地旅遊。

在南京,他寫下了著名的《金陵五題》,共有詩五首。其中一首,是最著名的《巷》: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曾經的輝煌,都是過眼煙雲,而已。既然如此,還有啥值得心焦的呢?

晚年的劉禹錫,終於等到了朝廷的調令,回京,擔任太子賓客。

這時間的劉禹錫,身體狀態急轉直下,行走不方便,眼睛也開始看不清楚。朝廷突然良心發現,讓他擔任這個不是太忙的職務。

也好,和劉禹錫一同居住的洛陽。

劉禹錫想到自己的初心,還是有很多的遺憾。心焦之際,他寫了一首《歲夜詠懷》:

彌年不得意,新歲又如何。

念昔同遊者,而今有幾多。

以閒為自在,將壽補蹉跎。

春色無情故,幽居亦見過。

他問白居易:“兄弟,人生苦短,到底是為啥生活呢?我的想法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你覺得如何?”

白居易沒有表態。回家後,想起這個話題,寫了一首《詠老贈夢得》發過去:

與君俱老也,自問老何如。

眼澀夜先臥,頭慵朝未梳。

有時扶杖出,盡日閉門居。

懶照新磨鏡,休看小字書。

情於故人重,跡共少年疏。

唯是閒談興,相逢尚有餘。

劉禹錫看了後,回了一個朋友圈《酬樂天詠老見示》:

人誰不顧老,老去有誰憐。

身瘦帶頻減,發稀冠自偏。

廢書緣惜眼,多炙為隨年。

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

細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這種淡定,讓白居易深感欣慰。

大唐武宗會昌二年(公元842年),秋天。劉禹錫因為重感冒,一病不起。醫治無效,溘然長逝,享年七十歲。

白居易悲痛不已,親自動手,寫了《哭劉尚書夢得二首》:

四海齊名白與劉,百年交分兩綢繆。

同貧同病退閒日,一死一生臨老頭。

杯酒英雄君與操,文章微婉我知丘。

賢豪雖歿精靈在,應共微之地下游。

今日哭君吾道孤,寢門淚滿白髭鬚。

不知箭折弓何用,兼恐脣亡齒亦枯。

窅窅窮泉埋寶玉,駸駸落景掛桑榆。

夜臺暮齒期非遠,但問前頭相見無。

悲哉!劉禹錫若泉下有知,也該欣慰了。

劇終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東西值得去付出

寫作,是我業餘的唯一愛好


長按上方二維碼,添加關注

歡迎留言評論交流

如果覺得有意思,歡迎轉發

謝謝關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