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美國人只花一塊錢,就拿下北京郊區30畝地。從被遺棄的生死線上,搶下4000個孤兒

一人一城2018-10-04 17:30:38


總有一些人,偷偷做著感動世界的事。


今年6月,南京一位患有腦癱的8歲女童被父親和爺爺推進河裡,她揹著的書包裡還裝著兩塊磚頭。在村民口中,這“養著不中用”,還不如扔掉。


因為“養著不中用”,因為“拖累”,因為“有問題”,這些帶有先天缺陷的孩子被他們的父母放棄了。


但在眼裡,這些孩子都是沒被人發現的寶藏。30年前,他把家從美國搬到中國,30年後,他成了4000個孤兒的“洋爸爸”,其中95%的孩子都是


他說,“這些孩子們沒有任何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有束光(ID:onelight),已獲授權,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十幾年前,一個渾身嚴重燒傷的孩子被丟在天津郊區一片玉米地裡。小雨淅瀝,40多個村民撐著傘圍了一圈,他們對著小孩議論紛紛,但沒有一個人願意上前抱起他。


如果不是遇到那個好心的農民和貝天牧,這個孩子的生命也許就會終結在這天下午,消散在人們一聲沉重的嘆息裡。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在長達6小時的手術中,醫生截去了他的左胳膊,左腳,還有他右腳的所有腳趾,右手的所有手指。


這個被醫生斷言只有不到10%概率可以活下來的孩子,如今已經是個16歲的大男孩了。


他被一對美國夫婦收養,起名Levi,他成績拔尖,足球踢得很棒,他會游泳,會攀巖,會滑水,會騎自行車,他還是校籃球隊的一員……



Levi和家人在一起,圖源一席

Levi在打籃球,圖源一席


照片裡的Levi笑得和旁邊的美國孩子沒有任何不同,他的生命和他們一樣精彩,他們的未來都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如果那天Levi死去,那又是個什麼樣的故事呢?”貝天牧不敢想。他只知道,還有更多像Levi一樣被遺棄的孩子,在等著他。



“我們接下來的人生都會在中國度過了。”



“假如30年前有人跟我說,

有一天你會去中國,

你會為4000名有特殊需要的孤兒提供一個家,

你會有超過900個孩子被全世界的家庭收養,

我也許會說你的說法太瘋狂了。”



貝天牧和孩子們在一起,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本在一家超市做副總經理的貝天牧,

工資待遇優渥,有房有車,

妻子可以全職在家照看兩個可愛的女兒。

但在三十而立的前夕,

他給自己的人生來了個超大的轉折。

他放棄了美國的一切,

舉家搬遷到中國當一名英文老師。

因為他希望他在有限的人生裡能幫助更多的人。

1988年,他帶著全家來到了中國,

成為撫順一所學校裡孩子們爭相呼喊的“貝老師”。


貝天牧一家來到中國後的第一張合影,圖源一席


在撫順一年後,貝天牧和家人又搬到了北京,成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一名英文老師。同時,他和妻子也成了當地的志願者。


第一天走進孤兒院的房間裡,他們就被嚇到了。


一個房間裡,密密麻麻放了30多張嬰兒床。牆壁光禿禿,只在一角並排貼了幾張兒童早教圖。穿著背心長褲的殘障兒童們或躺著,或站在床上自己抓著圍欄玩。


 貝天牧當年做志願者的孤兒院,圖源一席


房間裡的氣味很難聞,照顧孩子們的阿姨索性將窗戶大開,加強通風。


屋子裡有幾個孩子的排洩物沾滿了被褥,吸引了不少蒼蠅,而他們正躺在這樣的床上熟睡,那些蒼蠅一會兒落在被褥上,一會兒落在孩子們的臉上,身上。


眼前的情景讓貝天牧又害怕,又心酸無助。


 貝天牧當年為孤兒們拍下的照片,圖源一席


他和妻子跑出屋外,平復心情後又返回屋內。他們輕輕抱起孩子,跟他們說話,給他們換衣服,幫他們擦洗身體,陪他們玩兒。


在他們眼裡,這些孩子就像是從未有人發現過的寶藏,他們是如此的漂亮、可愛。


貝天牧和孩子們在一起,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一年後,貝天牧的妻子坐了50多個小時的火車,從貴陽福利院領養了一個5個月大的殘障女孩,起名Esther。


現在Esther已經26歲了,正在美國當一名教師。她的人生和許多其他正常人一樣,並沒有什麼不同。


收養Esther後,貝天牧全家在天安門合影,圖源一席


1995年,貝天牧的好友菲利普海德因為突發心臟病,在一次去長春看完孩子回北京的火車上去世了。


聽聞好友噩耗,夫妻倆倍感世事無常,生命短暫,應該及時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們以好友的名字成立了一家基金會——菲利普海德基金會,專門為殘障兒童籌集善款。他們又先後辭去了工作,跑到北京廊坊租下一棟大房子,打算全職收養孩子,照顧孩子。


當年租下的房子,圖源一席



給殘障孤兒們一個家



孤兒院伊始,到處都要用錢。

貝天牧不但貼上了自己多年的積蓄,

還從身邊親朋好友那裡“搜刮”了不少善款。

房子改好後的第一天,

他們就從天津市福利院領回了6個孩子,

加上自己的四個孩子一起,

組成了一個擁有10個孩子的大家庭。


貝天牧和孩子們在一起,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除了照顧孩子外,貝天牧最常做的

就是開著一輛11座的金盃車,

到處走訪周邊孤兒院去“撿”孩子。

他承諾,可以免費帶走任何孤兒院、

福利院裡照顧困難的孩子,不想接受的孩子,

孩子們所有的開銷也由他們一力承擔。


貝天牧和孩子們在一起,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在好心的開發商的支持下,

貝天牧先後低價租借了4棟樓用作孤兒院場地。

籌集資金,裝修,培訓阿姨,照顧孩子……

夫妻倆忙得腳不沾地。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儘管人手有限,

但這的孩子個個都穿得漂亮整潔,

絕沒有人們想象中孤兒院孩子們髒亂的模樣。

這是貝天牧妻子的強烈要求,

為此她經常和院裡的阿姨們

為“該不該節儉”發生“戰爭”。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慢慢地,孤兒院裡已經有了60多個孩子,

接送孩子的金盃車都多添了好幾輛。

院裡小學堂,醫療診所,一樣都不缺。

孩子們在這裡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

但貝天牧想找個更大的地方,

蓋一座長長久久,專門屬於孩子們的大院子。

可以讓他們在戶外盡情玩耍。 


給孩子們一個更大的,可以玩耍,鍛鍊的地方。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驚喜再次從天而降。

2002年,天津大王古莊鎮政府以1塊錢的價格

把一塊33畝土地的使用權給了貝天牧。

這片位於北京天津交界的土地,

極大地方便了他們送孩子們就醫。



為了籌集蓋房資金,

他帶著60多個孤兒的故事回了美國,

他到美國各地去演講,去參加電視節目,

向所有的美國觀眾介紹這些孩子們的故事。

這一次,他籌集了268000美元,至少可以建兩棟房子。


圖源一席


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

北京一家建築設計公司願意無償完成整個設計。

所有的水泥,屋頂瓦片,塗料,電路和開關,

都有好心人願意無償捐贈,

還有人以批發價賣給他們磚石、磚塊

……

這些善意最終變成4棟青灰色外牆的二層小樓,

吊腳屋檐,黃色琉璃瓦頂,

極具中國特色。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2006年,兒童村落成。

貝天牧起名“牧羊地”

(Shepherd's Field Children'village),

因為這片土地在動工前曾是村民們放羊的地方,

他覺得十分有趣。



這裡是家

是一切希望的開始



貝天牧從不願意用“孤兒院”“福利院”這樣字眼稱呼這裡。


在他看來,這裡只是一個撫養孤兒的家庭,他希望孩子們在這裡能像在一個富有生活情趣的家裡一樣,快樂生長。


在一席的演講上,他說:每個進來的孩子,臉上都寫著被遺棄的模樣。但只需要幾天,你就能看見他們的眼睛亮了起來。


孩子們的笑臉,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Philip,貝天牧收養的另一個兒子。

他患有先天性的“兔脣”,

當貝天牧在一個合作的孤兒院看到他時,

他已經奄奄一息。

他們把他帶回了兒童村,

用眼藥水滴管一點點餵給他食物。



圖源一席


幾天後,他開始慢慢恢復活力,

會笑,會動,會咿呀說話。

6個月後,他們治好了他的上顎。

Philip也成了貝天牧夫妻倆的

第七個孩子。


圖源一席


在兒童村的80多個孩子裡,

95%以上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身體殘疾。

他們不但需要更為細緻的照看,

還需要定期進行手術或藥物治療,

這是一筆極大的開銷,

也是貝天牧每年籌款的重點。

但對每一個孩子,

他的態度都是“不拒絕”“不放棄”。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6歲的陽陽患有腦積水。

剛來的時候,他不能起身,不能吃飯。

手術之後,在大家的悉心照顧下,

陽陽學會了起身,爬,吃飯,開玩笑。

每次當貝天牧告訴陽陽“我愛你”的時候,

他都會眼睛軲轆一轉,歪著腦袋告訴他,

“Tim爸爸,我不愛你。”然後兩個人同時大笑。

是的,他們都喊他“Tim爸爸”。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在兒童村,孩子們的臥室乾淨整潔,

每個房間都配有暖氣和空調。

經過專人培訓的阿姨們,

是孩子們各自專屬的“媽媽”。

這裡共有67名阿姨專職照看著80多名孩子。

一些年紀小或完全無法動彈的孩子,

則有護工阿姨全天候照看。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所有的阿姨分為“白班”和“夜班”兩組,

她們白天給孩子們餵飯、看護,

晚上給孩子們洗澡、洗衣服,

記錄他們的睡眠生活情況。

每次有孩子被領養,

阿姨們都會偷偷抹眼淚,

她們又高興又不捨。


兒童村會在ins上晒出每個孩子被領養後的照片,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兒童村給了這些被遺棄的殘障孤兒一個溫暖的家。但貝天牧想給他們的,並不止這些。


兒童村裡建有自己的學堂,老師們會根據孩子的情況調整課程內容。他們教孩子們常規的漢字、英語、數學,也教他們怎麼做飯,怎麼坐公交,怎麼去超市購物……


每個孩子,能自己動手的地方,旁人絕不插手。除了身體狀況比較差的孩子,其他孩子都是自己到食堂打飯,自己洗碗,然後放回消毒櫃裡。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這還不夠。8年前,貝天牧開始籌劃在兒童村裡建一個職業教育中心,培養孩子們獨立工作,走向社會的能力。


因為根據法律規定,滿14週歲的孤兒將不能被領養。一般情況下,身體健康的孩子會在孤兒院的幫助下進入社會。但殘障兒童,只能在社會福利機構裡度過餘生。


我想給這類孩子一個新選擇。教給他們生存技能和怎樣照顧自己。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在兒童村的花園裡,有一片印滿手印的牆,它被稱為“希望之手”,上面記錄了每一個被領養孩子的名字和手印,像一個關於孤兒的紀念碑,也記錄著他們新生的時刻。


我想讓這些孩子們記住他們來自哪裡,即使今後他們和新的家庭生活在國外,說著不同的語言。


收養家庭寄來的照片,他們也一一張貼在大廳裡,成了一面特殊的“照片牆”。照片上的每個孩子,都笑得十分燦爛。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從1996年到現在,兒童村已經為3000多個傷殘孩子做了手術治療,併為900多個孩子找到永久的收養家庭


這都讓年近60歲的貝天牧感到十分自豪。他說他想一直留在中國,永遠和孩子們在一起,直到生命的終結。



目前,兒童村不少全職志願者都是參與近10年,每年還有來自全世界的很多志願者來這裡幫忙。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有人曾問貝天牧,

為什麼對領養的孩子都能這麼好?

他說他愛領養的孩子遠超過親生的孩子,

因為他們以那樣特殊的方式來到我的生命中。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那些孩子給予我的比我給他們的多得多。

因為他們改變了我,他們讓我心碎,

讓我看到世間的悲傷和痛苦。

 每個來到兒童村的孩子,

都有著不同的傷心往事,

但在這裡,他們的笑容是一樣的燦爛,

他們的未來也將如這笑容一樣,

燦爛,光明。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的人生,

每一個殘疾人都有自己的人生,

我們可以做很多去改變他們的人生,

但是他們也會在同時改變我們的人生。


圖源Instagram@shepherdsfield


有問題的並不是這些孩子,

而是我們自己。

希望貝天牧的這份溫暖能治癒孩子身體的病痛,

也能治癒我們的冷漠和偏見。

 


參考:

一席:只需要幾天,他們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一席第359位講者貝天牧

新京報:牧羊地兒童村“成長的煩惱”

三聯生活週刊:牧羊地上的兒童村:貝天牧和他的孩子們

Instagram:shepherdsfield

網站:https://www.chinaorphans.org/



 長按識別二維碼添加關注 


點擊圖片,閱讀更多內容


髒亂差的菜市場被幾十個人同時盯上,4個月後,隔壁大媽驚呆了

李嘉誠花1000萬吃剩菜剩飯?!香港奇蹟的背後卻是150萬人的真實貧窮生活


住了17年甲醛房,單親媽媽渾身病痛,這個哈佛設計師把它改造成零汙染之家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