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的弟弟用自拍照賺了500萬!而這位中國最美女先生拿出1857萬,卻不讓人拍照!

軍情觀察2018-10-05 01:48:10

還記得前不久,

范冰冰的弟弟

半夜在微博上發了兩張自拍,

其中要想看清晰照片,

先要付款60元成為V+會員。



然後一覺醒來再看,

居然有8萬人為此買單,

年僅18歲,剛出道,

還沒有任何作品的他,

躺著就賺了近500萬!!


 

看完範丞丞的,

再讓我們看看另一則新聞。


在當今

有個白髮蒼蒼的女人被稱為,

“中國最後一位女先生”,

她身上還有無數頭銜:

加拿大皇家學會,

有史以來唯一的中國古典文學院士,

著名的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專家,

當今世界最負盛名的漢學專家,

她曾任美國哈佛

哥倫比亞大學等世界一流名校的教授,

並受聘于國內多所大學客座教授;

她的教齡超過半個多世紀,

90多歲高齡了還在教書育人,

是當今很多“大師的老師”。

2016年,

她獲得“影響世界華人大獎”終身成就獎!


可儘管她有如此多的榮譽和成就,

直到94歲高齡了,

她的一生積蓄也只有1857萬,

而剛剛,

她居然把1857萬全部捐了出去!



畢生積蓄1857萬,

她捐給了南開大學教育基金會,

用於設立“迦陵基金”,

支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研究。


捐贈當天,她沒有去現場,

沒有擺什麼pose拍照,

進行什麼大肆宣揚,

還讓學校對捐贈消息低調處理。



但今天,

你可以不知道範丞丞,

但卻不能不知道她,

你可以不看範丞丞的照片,

但卻不能不知道她的故事,

這位最美麗的中國女先生,

是我們當今中國,

最該珍惜的國寶級人物!


她,就是



1924年,

她出生在北京一個顯赫家族,

本姓葉赫那拉,

曾祖父曾做過“佐領”,伯父是中醫,

父親熟讀古籍,精通英文,

還寫得一手好書法,

先後任職於航空署,中國航空公司,

母親則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

充滿書香氣的家族氛圍,

影響了她的一生。


她3歲時,父母就教她背古詩,

6歲時,隨姨母讀《論語》,

還學英文,吟詩作對,

9歲考入篤志小學,

才僅僅一年後,天資聰穎的她,

就以同等學力考入北平市立二女中。


然而身處亂世,她不可避免地,

也被捲進了時代的漩渦中,

悲劇開始不斷上演……


七七事變爆發,

父親隨民航公司倉促南遷

她和母親則留在淪陷區北平。

從前養尊處優的大小姐,

不得不嚐盡國破家亡的艱辛,

接受世事無常的心酸。

她整年裡都吃不到白米白麵,

只能吃酸酸臭臭的渣滓,

這東西有些人寧願餓死都不吃,

可她為了活著,

卻硬是咬著牙吃了下去。


在時代的鉅變中,

年僅15歲的她有感而發,

作了首小詩:《蝴蝶》

幾度驚飛欲起難,晚風翻怯舞衣單。

三秋一覺莊生夢,滿地新霜月乍寒。



而17歲那年發生的事,

更是她終身難忘的陰影,

先是父親失去音訊,

接著母親憂思成疾不幸去世,

傷心欲絕,摸著母親冰冷的棺槨,

滿臉淚水地寫下《哭母詩八首》

“窗前雨滴梧桐碎,獨對寒燈哭母時……”


這是她遭遇的第一個沉重打擊,

但一切都才只是剛剛開始!



父母雙亡後,

身為長女的她不得不挑起家庭重擔,

她一邊帶著兩個年幼的弟弟,

為一日三餐發愁

一邊穿著滿是補丁的棉袍繼續求學。



幸好,她得到伯父伯母的照顧,

才繼續安心念書,並以優異成績,

考入輔仁大學國文系, 

專攻古典文學專業,

師從著名學者顧隨,努力鑽研學問。



1945年,她從大學畢業,

同時被三所中學聘為國文教師,

從此,她為祖國拿起教鞭,

開始了長達半個世紀的教學生涯!



教書工資微薄,生活清苦,

她每天騎車去學校,

時間一長就把穿的長衫給磨破了,

但她毫不在意,

打個大補丁就繼續去教書了。

21歲,正是女孩子花枝招展的年紀,

可她並不在意自己的外表,

她覺得只要講課講得好,

學生對她一樣尊敬。

正如論語中所說:“士志於道,

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只要內心還保持高潔的品德和操守,

即便一無所有又怎樣呢?


她的一箇中學老師,

十分熱心她的感情問題,

把自己在海軍學校教書的弟弟,

趙鍾蓀介紹給了她。


兩個年輕人擦出火花,

1948年,喜結連理。

婚後,她隨丈夫到了臺灣,

彰化女中教書,

還為他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女兒。


然而幸福生活沒過上多久,

她就遭遇了人生第二個沉重的打擊!


女兒才4個月大時,

臺灣展開轟轟烈烈的白色恐怖。

丈夫被懷疑是匪諜被投入大獄,

渺無音訊,生死未卜,

她和女兒也被關進警察局,

警察局長看了她寫的自白書,

覺得她真不懂政治,才放走了她們母女。


可因為身上帶著白色恐怖的嫌疑,

工作丟了,連住的宿舍也沒了,

無家可歸,只好抱著女兒流落街頭。


在一番輾轉後,她好不容易,

才找到一個可以投奔的親戚,

但親戚家只有兩間房間。

於是,她就帶女兒在走廊上睡覺,

那時正值夏天,親戚都要睡午覺,

嫌棄她女兒哭聲太吵,

她就跑出去,在烈日下抱著女兒打轉,

直到夜深人靜,大家都睡著了,

才小心翼翼地回到走廊。


每一個漆黑的夜晚,

都是她最最煎熬的時候,

孤寂和無助感深深籠罩著她,

她很想痛哭流涕,

可又怕哭聲打擾到別人,

硬是生生地把眼淚嚥了回去……

後來,她好不容易在私立光華女中,

找到代課工作,學校提供宿舍,

母女倆的生活才算穩定了下來,

3年後,丈夫出獄了,

歷盡命運的顛簸,

她似乎終於要迎來好日子了!


教書十分出色的她,

越來越有名,成了各大高校哄搶的對象,

臺灣大學、輔仁大學、

淡江大學都邀請她,

她成了第一個在臺灣電視上講古詩的人,

也在教育電臺廣播講過“大學國文”。

她培養了一大批,

中國傳統文化和古典文學專業人才,

如今已成長為遍佈歐美大陸,

以及港澳臺地區的著名專家和教授。


著名詩人席慕蓉也是她的學生,

席慕蓉曾回憶說:

“聽老師講課時,覺得老師是個發光體。”


可正當她事業一片風光時,

她的人生又遭遇了第三次悲劇!


丈夫由於長期被關在獄中,

受盡凌辱,性情大變,

常常暴怒,對她咆哮,

原本上進的丈夫,

還整天閒待在家,成了無業遊民,

一家人的生計全壓在她纖弱的肩上。


她以極大的包容心體諒丈夫,

在此期間,她又為他又生了一個女兒,

本以為能喚醒丈夫的愛意,

沒想到,丈夫見又是女兒轉頭就走,

絲毫不顧病床上虛弱的她。


身心俱疲之下,她徹底病倒了,

發高燒,還染上嚴重的氣喘病,

可如果她不趕緊去工作,

兩個年幼的女兒就要餓死了。

為了生計,產後不久,

她就跑回學校教書,

生活的磨難讓她迅速變老、變醜,

瘦到皮包骨頭,同事都不敢碰到她,

怕一下子會把她的手臂拉斷,

下班後,她又在家裡忙前忙後,

洗衣做飯帶孩子都是她一手包攬,

最痛苦時,

她甚至想過用煤氣結束生命。


她不怕死,可她害怕自己死後,

兩個女兒無依無靠,

想到這,她就又咬咬牙繼續支撐。

而在這段最煎熬的歲月裡,

詩歌,成了她唯一的慰藉。


她從小就喜歡寫詩,

而這段絕望的日子裡,

她便用詩歌來發洩自己的情緒,

詩歌支撐著她,

面對憂患,給了她重生的力量。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她的詩越寫越好,達到出神入化之境。


王國維曾說:

天以百凶成就一詞人。

如此不幸,又如此幸運的她,

被百般苦難孕育成了真正的大詩人!


到了1966年,

她終於迎來人生的轉折點,

受邀到美國講學,

先後任美國密西根大學、

哈佛大學客座教授。

她不會英語,但42歲的她不服輸,

每天捧著字典學,越說越流利,

她是當時為數不多能用英語,

講授中國古典詩詞的中國學者之一。

不同膚色的外國學生在她的帶領下,

感受到了中國詩詞的唯美意境!


她一邊孕育桃李,

一邊還和哈佛大學亞洲系主任,

合作從事研究工作,出席國際學術會議,

如今這些成果已被哈佛大學出版。

當時中國大陸與西方世界長期隔絕,

而她的教學研究活動,

為世界傳播中華詩詞文化,

作出了重要貢獻。


1969年,她又任加拿大溫哥華,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終身教授,

並在加拿大定居。


1976年,她已52歲了,

兩個女兒相繼結婚,勞苦半輩子,

本以為從此生活可以安穩了,

沒想到上天又跟她開了個玩笑,

一場車禍奪走了大女兒和女婿的生命……


堅強如她,這次再也撐不住了,

她痛哭,流淚,捶胸哀嚎,

她想不通,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上蒼要一次次地折磨她?

悲痛欲絕的她,把自己關在家裡,

拒絕接觸外面的世界。


為了紀念心愛的女兒,

很久很久後,她才再次拿起筆,

寫下了10首哭女詩,

邊寫邊哭,哭到眼淚都快乾了……


而這時,

祖國傳來的消息也讓她感到心碎,

由於十年文革浩劫,

中國傳統文化遭遇嚴重斷層,

急需有人重拾復興,

在大痛大悲後,

從前將家庭視為生命的她,

突然大徹大悟了,她說:

“之前把一切建在小家小我之上,

不是一個終極的追求,

我有一個更廣大的理想。”

這個更廣大的理想就是:

回到祖國去教書!


她要將古代詩人們的心魂、志意,

這些寶貴的東西傳給中國下一代,

她雖然老了,但願意盡力,

把中華詩詞的種子傳承下去。

說做就做,1977年,

她回到闊別已久的,

還是一貧如洗的祖國,

開始在全國各地高校講授詩詞。


1979年葉嘉瑩與南開大學教師合影


當時國內老師們仍用舊方式講解詩詞,

枯燥無聊,讓學生難以理解,

而她在詩學理論上,

使用平實好懂的方法,

如同一個引路人,握住學生的手,

親切地把他們帶入詩學的窄門裡去。


聽她的課必須持特有的聽課證,

沒想到瘋狂的學生們,

不惜用蘿蔔刻假章做大量的假證,

只為一睹她的風采,

甚至下課鈴響起後很久,

學生都還意猶未盡,遲遲不肯離開課堂,

課後,又有許多學生給她寫信,

大家都尊敬地對她說,聽了她的課後,

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詩詞中的豐富璀璨、

美不勝收的審美世界。


在中國,

十幾年應試教育堆積出的死水,

被她的一陣清風,

吹起了不止一丁半點的漪淪!


那時,

她的美貌早已不在,皺紋滿面,

然而腹有詩書氣自華,

蒼老遮蓋不住她由內而外的美麗。


徐曉莉是她的學生,徐曉莉說:

“那時候大家穿著清一色的衣服,

男生和女生都分不出來,

可是葉先生在講臺上那兒一站,

從聲音到她的這個手勢、這個體態,

讓人耳目一新,沒有見過,真是美啊。”

男學生聽了她的課後,

都直呼怎麼沒有時光機,

都想回到她年輕時的年代去追求她。


溫家寶也是她的粉絲,

曾稱讚她心靈純淨、志向高尚。

溫家寶手書


原來,真正的美麗並非皮囊,

是可以通過時間考驗的東西,

它有著永不褪色的善良和溫柔,

有著讓任何人甘願臣服的力量!



後來,快餐文化洗禮了全中國,

絕大多數中國人開始看不懂詩詞,

匯聚幾千年文化精華的詩詞,

在中華大地上逐漸走向滅亡。


越來越多的年輕學生問她:

“葉先生您講的詩詞很好聽,

可對我們實際生活有什麼幫助呢?”

她嘆了口氣,回答說:

“你聽了我的講課,

當然不能用來評職稱,也不會加工資。

可是,哀莫大於心死,而身死次之,

古典詩詞中蓄積了,

古代偉大之詩人的所有心靈、

智慧、品格、襟抱和修養。

誦讀古典詩詞,

可以讓你的心靈不死。”



在人們日漸對詩詞冷漠的年代,

她深知會被人批評陳舊,無聊,

卻毫不洩氣地,

繼續走上講臺,站得筆直!


不得不提的是,

從教書開始,她就堅持站著講課,

到了70歲,再到了80歲,

她依然是站著講課,她說:

站著講課是對詩詞的一種尊重


90歲時,她又不顧身體,

為孩子們親自甄別、挑選,

將自己心目中最適合孩子,

閱讀興趣和能力的中國古詩詞結集成冊。

《給孩子的古詩詞》是她的心血之作,

她希望能帶給孩子們,

中國文化的感動和召喚,

提升孩子們的心靈品質。


91歲高齡時,她又帶學生們,

在家中的小客廳給他們講課,

只見她白髮微卷,神采飛揚,

始終充滿熱情,毫無疲倦。

她堅持繼續指導研究生,

經常工作到凌晨兩點。


2016年,已經92歲高齡的她,

在南開大學開講座,

當天傾盆大雨,她卻冒雨而至,

站上講臺滔滔不絕,

全程沒有任何停頓,

完成了長達一百三十分鐘的講座。


93歲時,她還不顧身體發表演講,

在學生們的心田種下“詩”的種子,

她深情地說:

“我的心頭還有一點火,

我願意把這火繼續傳下去,

一燈燃百千燈,

冥者皆明,明終不盡。”


有人勸她別這麼拼了,都這年齡了,

該待在家安安穩穩的享受日子了,

可她卻說:

“我們中國的古典詩詞,

有這麼多美好的東西,

我有責任把它傳承到下一代,

如果我不能,

把這些美好的東西傳給下一代,

我上對不起古人,下對不起來者!”



而今年,她已經94歲了,

可她居然還在教書育人!


她教了74年書,為傳承中華文化,

已經付出了全部的青春,可剛剛,

她竟又不惜為祖國千金散盡!


她向來淡泊名利,低調生活,

就連曾經大熱的央視節目《朗讀者》,

邀請她,都被她拒絕了,

她省吃儉用了一輩子,

才好不容易存下1857萬。

然而這畢生積蓄的1857萬

她眼睛都不眨一眨,

就全部捐給了南開大學,

如同在交一張煤水電單般平靜。


這一舉動不愧堪稱大師風骨,

可明星們的新聞鋪天蓋地,

根本沒多少人注意到這件事!


現在,94歲高齡的她,

還打算繼續講課、教學生,

她並不懼怕死亡,她曾深情地說:

“我願意生命結束在講臺上,

如果有來生,

我還要教古典詩詞!”


她站在那裡,便是一首詩,

是一首對祖國,

對中華文化的痴愛詩歌,

無人能及,無人能比!


她是當今中國最美麗的女人,

生活曾給她無盡的磨難,

但她依然善待整個世界,

以無生之覺悟過有生之事業,

以悲觀之心情過樂觀之生活。

懷著一顆詩心,

豁達柔和地直面厄運;

她是中國古典文化的引路人,

站在通往詩詞王國的道路上,

94年歲月如流,74載教書生涯,

誨人不倦,度人無數;

她更是中國最後一位女先生,

不求虛名,不為利益,

不迎合風氣,不依附貴人,

一世多艱,卻痴心不改,

從裡到外都是最乾淨的靈魂!


今天的中國不應該再,

戲子家事天下知,大師偉績無人問了,

今天,請讓我們每一箇中國人,

都記住她的名字,

記住她的風骨,

記住這位還尚在世的,

中國最後一位女先生:

葉嘉瑩


22歲的小鎮長,當眾怒揍上司,原來是退役的戰狼大隊長


帶豹入伍被刁難,他一怒之下暴打出手,卻被特戰大隊特招

 ↓ ↓ ↓更多軍事熱點,全球局勢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