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博通吞併高通,中國手機行業就危險了

騰訊科技2017-12-20 01:28:28

點擊上方“騰訊科技”,選擇“置頂公眾號”

關鍵時刻,第一時間送達



來源 / 科技雜談(ID:keji_zatan)

文 / 談主

歡迎下載騰訊新聞客戶端,關注科技頁卡,查看更多科技熱點新聞


最根本的差別在於,高通與中國手機業立場一致,博通則和蘋果站在同一戰線。


雖然一再遭遇挫折,但博通始終沒有放棄吞併高通的努力。


12月11日,博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材料,推舉11位獨立候選人作為高通董事會提名人選,計劃在明年3月的高通股東大會上角逐高通董事,取代高通現有的董事會。


在此之前,博通於2017年11月向高通提交收購要約,希望以1300億美元收購高通,但要約遭到拒絕。


對這件事,很多人一直抱著"看戲"的心態,甚至期望博通收購控制高通後,能調整專利授權費用,降低自家專利成本。


但事實上,這樣的期望過於天真。


除了華為的絕大多數中國手機公司來說,這都並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博通成功吞併高通,將為中國手機行業帶來難以承受的沉重打擊,甚至有全盤崩潰的巨大危險。


為什麼這樣講?


我們先來看幾個事實:


1、高通是一家由工程師創辦並運營的,專注於創新的公司,其發展的核心驅動力,是提前5~1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持續海量投入的技術創新。


博通更傾向於劫掠式的併購擴張,缺乏長期投入的耐心和洞察力,公司老闆陳福陽(Hock Tan)最擅長收購的拆分公司,每次吞併一家新公司,都會把基礎研發等需要長期投入的部門一一打包賣掉,只留下短期內最具盈利能力的業務。


博通甚至會以涸澤而漁的方式,榨取這些業務的利潤,比如將芯片漲價15%,逼迫廠商簽訂長期協議等。


2、高通主要業務領域是3G、4G、5G以及物聯網等,以及將這些領域的專利對外進行許可;博通的主要業務領域是存儲、數據、Wi-Fi等,兩家公司相互間的業務協同較少。


3、高通商業模式比較偏向於"劫富濟貧",尤其是其"反向授權"條款,明顯有利於中小廠商(即高通要求被許可企業同時向高通反授權自己的專利,反授權之後,其他高通的被許可企業也可以免費使用這些專利,而不必擔心受到侵權訴訟的威脅),這也是近年來很多中國手機能迅速攻佔大量海外市場的一道重要護城河。


而在此前,這一條款曾遭遇博通反對。


博通主要為蘋果、三星等大客戶服務,其它中小客戶一直不受其重視,倍受擠壓。


4、高通長期深耕中國市場,與中國產業鏈一直保持著緊密合作,它的主要收入來自小米、vivo、OPPO等安卓陣營的中國手機公司。


陳福陽則與主張保護美國本土產業的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關係親密,與中國政府及企業很少有技術層面的深度合作。


11月2日,陳福陽(Hock Tan)剛在白宮會見特朗普,同時宣佈將博通總部從新加坡回遷美國聖何塞,並聲稱共和黨稅改計劃是此次回遷的重要原因。


綜合以上事實,我們可以判斷,如果博通成功收購高通,或是主導高通董事會,以下情形將成為大概率事件:


  • 1、高通一直在持續投入的移動通信技術創新,將被博通放棄,陷入停滯。


  • 2、高通與中國政府和中國廠商的深度合作,可能因美國的本土產業保護傾向,被博通放緩、擱置甚至放棄。


  • 3、博通可能提高對下游廠商的專利授權費用標準,特別是非標準必要專利的授權費率。


  • 4、博通很可能徹底取消"反向授權"條款。


  • 5、高通的基帶業務有可能被出售。而根據這一業務的規模體量,以及博通的政治立場與合作關係,最有可能買下這一業務的公司,只會是蘋果。


即使不打包出售,蘋果也必將獲得最優先級的,甚至是排他的供應。


這意味著,蘋果將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由於具備自己高端基帶能力,三星和華為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


以其他中國手機廠商為核心的安卓手機生態鏈,只會遭受負面影響。


如果基帶業務被出售給蘋果,除了華為以外,中國絕大多數手機廠商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再難獲得高端基帶解決方案的暢通供應,從而失去向高端市場發起衝擊、與蘋果和三星爭奪國際國內高端市場的希望。


這個空檔期如果足夠長,很多中國手機廠商的盈利能力將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在新的供應渠道出現之前便被迫退出市場。


即使基帶業務沒有出售給蘋果,由於芯片級的創新停滯、並且缺乏替代渠道,國產手機的產品性能也必然被蘋果和三星重新甩開,一樣是失去競爭力。


一如2004年,被海外巨頭卡死供應鏈後,中國手機企業"集體猝死"的崩盤局面,極有可能重演。


而在海外市場上,中國手機廠商也可能因為失去"反向授權"保護,而面臨大大小小的專利持有人發動的大量知識產權訴訟,被迫交納更高昂的專利費,甚至不得不放棄海外市場。


這些,都是中國手機行業無法接受的惡劣局面。


多年來,由於業務關係緊密,中國廠商一度對高通積累了不少怨氣。


但這個矛盾,主要集中在專利費的定價上。


除了這一點,高通的立場與利益,其實都與中國手機行業高度一致,甚至可以說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正是因為有了高通的強勁芯片和多領域技術支持,中國手機廠商才在中高端市場和海外市場逐漸打開局面,在中國乃至全球範圍內,向蘋果和三星發起挑戰。


而中國廠商發展得越好,能為高通帶來的收入與利潤也就越多。


近兩年來,高通與中國產業鏈的合作,無論是深度還是密度,都還在不斷升溫。


比如高通與貴州省政府合資成立華芯通,與大唐電信等企業成立合資公司,投資超過40家中國創新公司,與小米、OPPO、vivo簽署120億美元採購訂單,與百度DuerOS展開戰略合作等等。


不久前,高通發佈的5G專利費率條款,也在專利組合從3G/4G擴展為3G/4G/5G的情況下,維持了此前與中國發改委達成一致的收費標準,而且擴展到全球市場範圍。


而與高通不同,博通的立場與利益,是與特朗普和蘋果站在同一戰線。它們要實現利益的最大化,就必須不斷阻擊和削弱中國廠商的力量。


即使吞併了高通,這個立場一樣不會改變。


這也正是盟友與敵人的分界線。


所以,雖然現在事態如何發展,下一步還存在各種變數可能,但站在本土產業的立場來說,中國絕不能坐視這場收購順利完成。無論是中國的產業鏈企業,還是行業監管機構,都應該態度堅決地拒絕這一併購。


否則,中國手機行業過去10多年來的努力,很有可能就此毀於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