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的月光

行走的音樂2018-10-07 03:13:05

:第1 第2樂章 ↓


1830年,肖邦20歲,他剛剛完成了自己的首次歐洲巡演,憑著出眾的鋼琴技巧,成為音樂圈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可當他完成演出回到華沙時,卻發現波蘭的局勢已經成為一觸即發的火藥桶。

肖邦為拉德齊維茲公爵演奏,1829

準確的說,波蘭此時已是名存實亡,俄普奧三國早已將波蘭領土盡數吞併,只是這塊硬骨頭,實在是不好消化。

先是零零星星的起義,而後逐漸形成規模,在這一年,一切跡象都表明,與侵略者算總賬的時刻即將到來了。 


不過,此時肖邦的心情,大致是輕鬆樂觀的。

他甚至還認真考慮了去參加義軍的可能性,只是以他病弱的身板,扛上槍走不了多遠,就已經氣喘吁吁了,真要上戰場,多半是去添亂。

所以他決定暫時出國避個一年半載。


巴黎 蒙梭公園 肖邦像

巴黎是首選,巡演的時候,他在法國結交了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也都願意資助這位藝術新星的發展。

這部第一鋼琴協奏曲,就是他準備離開波蘭時的創作。 

肖邦 第1鋼琴協奏曲↓


這部鋼琴協奏曲非常有特色,三個樂章風格各異,表現起來極具張力,甚至連肖邦自己都曾說過:“這曲子實在太新奇,恐怕連我自己都很難完美的演奏它……”

正因如此,它也成為如今鋼琴大賽中最常出現的曲目之一,極能體現演奏者的功力。

而本文開頭引用的那段音樂,是這部協奏曲的第2樂章,我將它稱為“肖邦的月光”。

肖邦在給好友蒂圖斯的信中,曾這樣提到這段音樂:“……我並不想可以強調這段音樂的感染力,它應該是浪漫的、寧靜的,略帶憂鬱的,能讓那些幸福快樂的時光自然而然的湧上人們的心頭,就像在明朗的夜空看到一輪皎潔的明月……” 


這部作品在1830年10月12日在華沙首演,由肖邦自己演奏鋼琴,演奏大獲成功。肖邦也將這場演出作為他告別祖國演奏會中的一場。

7周之後,肖邦再次演出了這部作品,此時的他,已經身在巴黎。

演出一如既往的成功,《新音樂》雜誌如此評價這部作品:“……好像每一段旋律中都有靈魂,無處不在湧動著靈感……

幾乎在同時,波蘭的11月革命爆發,起義軍節節勝利,俄國佔領軍被打的潰不成軍。 


大概,很快就能回家了吧。

是嗎? 


一年之後,俄國集結18萬大軍,起義的烽火很快被撲滅。

俄國人徹底撕破了臉,將波蘭的地位從保護國降為行省。

波蘭,徹底成為一個歷史名詞。

暫別,成為了永訣。

巴黎 肖邦墓

肖邦從此再未踏上故土。

只有月光依然皎潔,只有這曲子一再奏響,那是肖邦的月光。

靜夜沉沉,浮光靄靄,冷浸溶溶月。

人間天上,爛銀霞照通徹。 

祝大家賞樂愉快! 





- 行走的音樂-漫遊指南 -


回覆“如何入門”,可以獲得的入門指導。
回覆“有啥推薦”,可以獲得最新的推薦音樂列表。

回覆“電影”,可以獲得電影中的經典音樂。

繼續探索其它似曾相識的經典音樂,請回復“似曾相識”。

回覆作曲家姓名,可以獲得音樂家相關作品和故事。

現在支持的音樂家有巴赫、莫扎特、拉威爾、海頓、肖邦、奧芬巴赫、李斯特。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