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學堂|《詩詞例話》之立意

詩評萬象2018-10-08 11:28:46

  老杜《劍閣》詩云:“吾將罪真宰①,意欲鏟②迭嶂。”與太白“捶碎黃鶴摟”,“鏟卻君山好”語亦何異!然《劍閣》詩意在削平僭竊③,尊崇王室,凜凜有義氣;“捶碎”“鏟卻”之語,但一味豪放了。故昔人論文字,以意為主。(黃徹《蛩溪詩話》)


  老杜《茅屋為秋風所破歌》雲:“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溼何由徹④?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樂天《新制布裘》雲:“安得萬里裘,蓋裹週四垠⑤。穩暖皆如我,天下無寒人。”《薪制綾襖成》:“百姓多寒無可救,一身獨暖亦何情。山中為念農桑苦,耳裡如聞飢凍聲。爭得⑥大裘長萬丈,與君都蓋洛陽城!”皆伊尹自任一夫不獲之辜⑦也。或謂子美詩意寧苦身以利人,樂天詩意推身利以利人,二者較之,少陵為難。然老杜飢寒而憫人飢寒者也,白氏飽暖而憫人飢寒者也。憂勞者易生於善慮,安樂者多失於不思,樂天宜優。或又謂白氏之官稍達,而少陵尤卑,子美之語在前,而長慶在後。達者宜急,卑者可緩也;前者唱導,後者和之耳。同合而論,則立意老杜之仁心差賢矣。(同上)


①真宰:猶天公。 ②鏟(chǎn產):削,平。 ③僭(jiàn劍)竊:越分冒用名物,這裡指封建割據。 ④指屋漏,衣被給雨淋溼,夜長,等天亮很難熬。徹:通,指天亮。 ⑤四垠(yín銀):四面邊界。 ⑥爭得:怎得。 ⑦《孟子·萬章》篇裡說,伊尹認為要是有一個人沒有得到仁政的好處,好像自己把他推落到水溝裡一樣,認作自己的罪過。辜,罪。


  有些詩句就字面看好像寫得同樣豪邁,由於含意的深淺,就分出高下來。比方李白《江夏贈韋南陵冰》,他在江夏和友人韋冰喝酒,看到那裡的“頭陀(寺)雲月多僧氣,山水何曾稱人意”,對於黃鶴山上的古蹟像頭陀寺、黃鶴樓都看不上眼,對於長江邊的鸚鵡洲也覺得討厭,酒中忽發狂言,說要捶碎這些古蹟,倒卻鸚鵡洲,使得眼前空闊,所以說“我且為君捶碎黃鶴樓,君亦為我倒卻鸚鵡洲。”又《陪侍郎叔遊洞庭醉後三首》,第二首說,“醉後發清狂”。要鏟卻君山,正是醉後的狂言。君山在洞庭湖中,遮住人們望洞庭湖的視線,比鸚鵡洲更討厭,所以想剷除。“鏟卻君山好,平鋪湘水流”,望出去更加擴大了,更好喝酒來欣賞洞庭湖的風光,所以說“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這些話寫得意氣豪邁,但並沒有什麼深意。杜甫《劍閣》詩講到劍門形勢險要,野心家利用它來進行封建割據,所以說:“併吞與割據,極力不相讓。吾將罪真宰,意欲鏟迭嶂。”杜甫反對野心家的封建割據,所以說要責備天公,想剷除重重迭迭的山峰。這樣說就有含意,在當時反對割據是進步的,所以有思想性。


  這裡也引了杜甫和的名篇,這三首詩的含意都比較深刻,所以經常為人稱道。杜甫在茅屋給秋風吹破後,又淋了雨,可是他卻不是首先想到自己,而是想到天下寒士,只要天下寒士都有廣廈住,自己就是凍死也感到滿足。白居易在自己新制布裘時,想到天下挨凍的人;新制綾襖時,想到人民的啼飢號寒。這在當時都是比較難得的。這種關心人民的思想,給他們的作品奠定了較高的思想性,使它們成為傳誦的名篇。


  有人在討論這幾首詩誰寫得更好,都從用意著眼,有的認為白居易更難得,有的認為杜甫的用心更好。假如從用意著眼,杜甫想到的是寒士,白居易想到是百姓,好像白居易比杜甫更高一些。其實杜甫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以及其他關心人民的詩,他何嘗不想到人民。只是寫這幾首詩時,兩人聯繫各自的處境著想,白居易在做地方官,自然想到他治下的百姓。杜甫當時的處境比較困苦,自然想到寒士。因此,要評價這幾首詩,不能脫離兩人的處境來看用意,還要結合用意和藝術成就來看。就用意說,都是好的,就藝術成就說,杜甫的就比白居易的兩首高,因為他還有“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進一層寫,就更有力量,在藝術上的成就更高了。



  範元實《詩眼》雲:“嘗愛崔塗《孤雁》詩,雲‘幾行歸塞盡’者八句。豫章先生①使餘讀老杜‘孤雁不飲啄’者,然後知崔塗之無奇。”(郭知達《九家集註杜詩》引趙彥材說)


  杜甫《孤雁》;“孤雁不飲啄,飛鳴聲念群。誰憐一片影,相失萬重雲?望盡似猶見,哀多如更聞。野鴉無意緒,鳴噪自紛紛。”飛鳴念群,一詩之骨,片影重雲,失群之所以結念也。惟念故飛,望斷矣而飛不止,似猶見其群而逐之者;惟念故鳴,哀多矣而鳴不絕,如更聞其群而呼之者。寫生至此,天雨泣矣。末用借結法。(浦起龍《讀杜心解》卷三之五)


  崔塗《孤雁》:“幾行歸塞盡,念爾獨何之。暮雨相呼失,寒塘獨下遲。渚雲低暗度,關月冷相隨。未必逢矰繳②,孤飛自可疑。”(《全唐詩》卷六七九)


①豫章先生:宋詩人。豫章,即江西,黃庭堅,江西分寧人。 ②矰繳(zēngzhuó增灼):箭和系箭的繩子。


  上文指出風格相同的詩,即同樣剛健,由於立意不同而分高下。這裡指出同一題材,寫得同樣工巧,也因立意不同而分高下。如唐詩人崔塗的《孤雁》詩很有名,刻劃孤雁,用暮雨、寒塘、渚雲、關月來烘托氣氛,很成功。一結說孤飛可疑,刻劃孤悽心情,詩寫得很有技巧。黃庭堅認為它不及杜甫的《孤雁》,主要還是從立意上來考慮。杜甫的詩不同幹崔塗的,在於他不光寫孤雁,還把自己的心情寫進去了,也把亂離飄泊中失群的人的痛苦心情寫進去了,它概括得更廣更深,它的思想性比崔塗的詩就強多了。“望盡似猶見,哀多如更聞”,深刻地寫出失群者的心情,事實上望不到自己的一群了,可是還好像看到的那樣,好像聽到的那樣,這顯出他對群的無限思慕、迫切追求的心情,所以浦起龍說它會使天都感泣。這也是以立意決定作品高下的一例。


  張芸叟①作《漁父詩》曰:“家在耒江②邊,門前碧水連。小舟勝養馬,大罟③當耕田。保甲原無籍④,青苗不著錢⑤。桃源⑥在何處?此地有神仙⑦。”蓋元豐⑧中謫官湖湘時所作。東坡取其意為《》雲。(陸游《老學庵筆記》卷一)


①芸叟:宋詩人張舜民字。 ②耒(lěi壘)江:在湖南省。 ③大罟(gǔ古):大網,指捕魚。 ④在水上生活,不編入保甲的名冊中。 ⑤王安石實行新法,在苗青時由公家借錢給農民,稱青苗錢,這是說不用借青苗錢。 ⑥桃源:指陶淵明寫的《桃花源記》中的桃花源。 ⑦神仙:指漁民的生活像桃花源中人。 ⑧元豐:宋神宗年號。


  作品的思想性的強弱,同是否符合生活真實有關。張舜民同蘇軾同樣寫湖南的漁民,張詩說“門前碧水連”,“小舟勝養馬”,生活很美好,所以“此地有神仙”,把漁民說成神仙。題目叫《漁父詩》,漁父是對漁民的美稱。這樣寫是不真實的,這是因他在思想上有問題,要美化漁民生活來反對王安石比較進步的新法,保甲、青苗都是針對新法說的。


  蘇軾寫漁民的生活就不同了,他說:“破釜不著鹽,雷鱗芼(maò帽)青疏。一飽便甘寢,何異獺與狙(jū俱)。人間行路難,踏地出賦租。不如魚蠻子,駕浪浮空虛。空虛未可知,會當算舟車。蠻子叩頭泣,勿語桑大夫。”這裡寫漁民只有破釜,吃的連鹽也沒有。他們煮魚,只是同青菜一起煮,芼是合煮的意思。再寫他們的生活像水獺和猴子,是比較原始的。這就真實地寫出漁民的痛苦生話,所以題目也稱為《魚蠻子》。最後說漁民的不納稅也是靠不住的,將來可能對漁船也要抽稅。桑大夫是漢朝的桑弘羊,他對車和船都要抽稅。他講究理財,王安石也講究理財。一結說“蠻子叩頭泣,勿語桑大夫”,寫出漁民對那樣貧困的生活也害怕保不住,他們怕桑大夫,這裡似含有諷刺王安石的意味,這是不對的。不過蘇詩比較真實地寫出漁民的痛苦生活,表達了深切同情,在思想性上遠勝張作。



  《堯山堂外紀》曰:有王昭儀清蕙①者,題《滿江紅》於驛壁,傳播中原。文②讀至卒章,“願嫦娥相顧肯從容,隨圓缺③。”乃曰:“惜哉!夫人於此少商量矣。”為之代作二首,有云:“算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④。”(沈雄《古今詞話》捲上)


①《堯山堂外紀》:明蔣一葵著。王清蕙:南宋末年被選入宮作昭儀。昭儀,女官名。宋亡,被元人擄往燕京。 ②文文山:文天祥,號文山。 ③《文山先生全集》裡引這首詞作“若嫦娥於我肯相容,從圓缺。” ④金甌缺:比喻國家殘破。


  這裡指出思想性的強弱,同人的志氣節操有關。王清蕙被擄北去,說,要是嫦娥肯照顧我,那我願意同月亮一同圓缺,她這裡的“嫦娥相顧”,指謝太后能夠照顧她。當時,她同謝太后一同被擄北去,她表示願意同謝太后取同一態度,想一起出家,文天祥就不同了,他不願苟且偷生。因此他認為王清蕙的話欠考慮,代她說,自己不願像宋朝那樣屈辱,要保持民族氣節,後來他實踐了這個諾言。這也是立意決定作品高下的一例。



精彩推薦:

國慶長假,跟著詩詞做神遊|中國最詩意的景點

最美的十首宋詞,送給秋天的你

乾坤容我靜,名利任人忙

歲月如花,花如你|你是幾月生人?

人間最美是清秋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聽曲思家,人在天涯!

送君百首中秋詩,祝願天涯共此時

天涯共此時 | 願月圓人圓,君安我安!

秋分 | 燕將明日去,秋向此時分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秋漸深,望珍重......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