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失蹤485天后,她家人還在等她回家,眼淚快流乾了

北美留學生日報2018-10-08 17:13:51


從2017年6月9日失聯

章瑩穎失蹤已經超過485天了

她家人還好嗎?


“我以前煙抽的很少的,現在基本一天兩三包。


晚上有時候睡不著覺了,或者現在過什麼節,一想起瑩穎,我就會到四樓上,在那個房間呆坐或在門口抽菸。


(圖片來自梨視頻截圖 | 下同)



485天,章瑩穎失蹤至今已經一年多了,她的父親面對鏡頭說出這句話時,仍不免讓人心痛。


485天前,中國赴美訪問學者章瑩穎失蹤。


485天后,涉嫌綁架章瑩穎的嫌疑人已經落網,但案件一波三折,至今還未有結果。


485天的時間,對於章瑩穎的父母來說,漫長而又難熬。



在最新曝光的採訪中,記者去到了章瑩穎的家裡。可以看出來,這並不是一個非常富裕的家庭——章瑩穎的母親沒有工作,全家的吃穿用度都要靠父親



女兒失蹤至今,章榮高已經開始相信美國FBI的調查結果,相信自己視若珍寶的女兒已經遇害:“我總覺得真的是我沒有吧自己的女兒保護好,我是贊成她去美國的,這些怪都要怪在我頭上”。



章瑩穎失蹤至今,身為父親他一直在自責,為了培養孩子唸書,有時候錢不夠了他還要向其他人借,“女兒在我還有希望,你說現在讓我怎麼支撐得下去?”


悲痛之下,以前很少抽菸的章榮高,現在每天至少要抽兩三包煙,他已經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面對鏡頭,他坦誠表示:身上有病,我現在連藥都不吃,身體的東西我不會考慮。



這些東西都是假的,怎麼看,她現在怎麼看得到我......”面對記者說瑩穎不想看到爸爸這樣的規勸,章榮高說道。



或許,心如死灰就是這樣吧,自己視若珍寶的女兒人間蒸發,身為父親不知道她失蹤之後遭遇了什麼,不知她現在是生是死。485天的煎熬,從希望到失望再低落谷底,沒有人知道他到底經歷著怎樣的壓力。


與章榮高不同的是,章瑩穎的母親葉麗鳳至今仍相信女兒還活著。


我的女兒肯定還存在的,我沒有放棄。


那天我碰到一個人,他說你的女兒肯定還在的,我心裡真的很舒服,好像心裡終於放開了,放鬆了”,她發自內心的感謝那個說瑩穎還存在的人,正如她堅信的那樣。



只要壞人還沒有說出來她在哪,那就還有女兒還活著的希望。


“如果開口說出來,是一個不好的結果呢?”面對記者的發問,葉麗鳳幾近搶答:“他不會把我女兒弄沒的,不會的,不會的。我都是在講不會的,不可能的。”


身為母親,她還是相信,自己那麼善良的孩子不會就這麼平白無故消失在世界上,她一定還在,每一句“不會的,她不會的”,都像是在自己給自己打氣。



但只有章榮高知道,妻子的“樂觀”也許只是因為還沒有看到所有的調查信息,“那是因為她還不知道,她還不是很清楚,所以還抱著一點希望,如果她真的看到所有的調查信息,她怎麼振作得起來。



面對以後的生活,章榮高心裡很清楚:“我心中有數的,以後的日子沒辦法過的。”



485天,章瑩穎的家人就是這樣一個個日夜熬過來的。


支撐著他們的,不僅是想要看到嫌犯付出代價的那天,更是想要等來一個交代——章瑩穎到底在哪兒?



2017616日,FBI找到的女友,希望獲得她的暗中協助——佩戴竊聽裝置,以獲取案件相關信息。


這位女士給FBI提供了兩段錄音,也是FBI掌握的關鍵證據——


第一段錄音,嫌犯克里斯滕森承認綁架了並且殺害了章瑩穎。在錄音中,他提到了自己如何把她帶回公寓、如何強行將她留下,以及章瑩穎是如何極力反抗的。


第二段錄音,顯示629日晚,嫌犯帶女友出現章瑩穎的音樂禱告會,他向女友指出人群中的哪些人是自己的理想獵物,試圖尋找下一位受害者,也就是其他的綁架目標。


這兩段錄音是FBI指控克里斯滕森的關鍵。


(嫌犯克里斯滕森出現在章瑩穎禱告會)


201773日上午10點,章瑩穎在美遭綁架案開始審理。


28歲的嫌疑犯勃蘭特·克里斯滕森首次出席聯邦法庭,這也是他被捕以來首次出現在大眾面前。


這次將對嫌疑犯進行首次聆訊,需要的確認的問題是——被告人是否認罪。


審問共持續了約9分鐘,在這段時間裡,他面色蒼白、表現鎮靜。警察詢問他把章瑩穎藏在哪裡時,他保持沉默,並要求找律師。當法官問他是否承認綁架章瑩穎,他當場否認!


(圖片源自網絡)


這是章瑩穎案件的第一次審理,法庭外聚集了數百位關心章瑩穎的同學、民眾、以及尋求正義的華人們,他們舉著等瑩穎回來請還給我們一個安全的校園等標語,希望司法機關能夠給罪犯處罰,希望法官拒絕他的保釋請求。


(圖片源自鳳凰網)


慶幸的是,法官駁回了他的保釋要求,並繼續將他關押監獄。


2017712日,美國聯邦大陪審團正式起訴涉嫌綁架中國留學生章瑩穎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


2017720日下午3點,章瑩穎在美遭綁架案正式開庭。


(圖片源於搜狐)


在這次庭審中,克里斯滕森做了約415秒的簡短髮言。當法官詢問他是否服用藥物時,克里斯滕森回答自己正在服用一種叫氯硝西泮(klonopin)的抗抑鬱藥,但這種藥物沒有影響自己的判斷能力。


嫌犯的這句話,讓所有人心頭一緊!儘管FBI已經掌握了關鍵的錄音證據,但是克里斯滕森以抑鬱症做擋箭牌,並宣稱自己無作案意圖來做無罪辯護。


(圖片源於鳳凰網)


由於沒有找到章瑩穎的屍體,雖然警方認為章瑩穎已經遇害,但是美國遵守疑罪從無原則——沒有直接證據的情形下,除非被證明有罪,否則被告將被認定為無罪。


根據美國法律,下一階段將進入認罪協商,如嫌犯認罪,將免除審判程序,被告將會接受程度相對較低的刑法。但是如果雙方無法達成認罪協商,即嫌犯拒絕認罪,審判將進入最後一個程序。


如果最終嫌犯被證實有罪,那麼嫌犯很可能面臨終身監禁甚至死刑。


(圖片源於:世界之聲)


20171011日下午,章瑩穎綁架案嫌犯克里斯滕森參與第二次庭審,在20多分鐘的審判中,克里斯滕森否認所有指控。


1024日,嫌犯克里斯滕森向法院遞交了一份協議,要求推遲審判日期這份要求並法官駁回,並宣佈此案將於2018227日如期開庭。



但是,最終的庭審卻再一次被延期了。


美國聯邦法官科林·布魯斯宣佈,將涉嫌綁架中國留學生章瑩穎並致其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審判日期推遲到20194月。


嫌疑犯克里斯滕森的律師認為此案過於複雜,以庭審準備時間不足為由,請求章瑩穎案庭審推遲。同樣表示希望將庭審時間延遲。


最終,章瑩穎案將於20194月份開庭審理。


目前,嫌犯的辯護律師正以“檢方獲取證據不合法”的立場為嫌犯謀求生機,在最新的採訪視頻中,為章瑩穎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王志東表示:


“實際上,辯方和檢方在做非常激烈的鬥爭。特別是對於定罪階段的動議,主要是圍繞證據展開的。如果這些證據不能夠在審判的時候使用的話,對檢方會非常不利。


也就是說,檢方一定要有更充分更詳盡的說理,有其他的法條和案例支持,才能夠駁倒辯方已經提出的這些要求。


同時,律師也表示,在美國聯邦法庭審判的案子當中,一個以死刑案審理的司法程序,從案件發生到審理,在兩年之內屬於中等偏短的時間。


但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推遲,對章瑩穎的家人來說無疑是巨大的傷害——


他們懷抱著一絲女兒還在的希望,但現實卻一次又一次讓他們失望。




我們不知道嫌犯到底什麼時候會開口,我們只希望:


這一次,請正義不要再缺席了。



ref:

https://m.weibo.cn/status/4292460056214534?wm=3333_2001&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video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