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搜全是它,這個作品居然是他拍的!

電影通緝令2018-10-11 20:27:54

 

週末熱搜被一個短片包了,點進去一看,、李蘭迪主演,短片拍的實在好,10分鐘,不但考驗導演的調度能力,也考驗演員的表演功底。


真真沒有想到,這個作品出自他之手——


陸川



因為每期《我就是演員》的影視化作品均由上一期飛行導師拍攝而成。


所以當晚播出的便是由第四期飛行導師陸川執導,章子怡、韓雪、李蘭迪主演的現實主義作品《女兒》。


《女兒》

                 


由於《我不是演員》的精品短片都是由經典成熟的影視作品改編借鑑而來,因此陸川在此次《女兒》的拍攝時也選擇了致敬金馬獎獲獎作品《嘉年華》。


為什麼選這個題材?


我覺得,一來是因為兩位都是非常有社會責任感的人,看他們的微博就知道,二來是兩個人同為人父人母。所以對於這個題材特別有切身感受。


令很多人沒想到的是,陸川這樣一位直男系導演,搭配章子怡這類演技派演員,居然將一段感情戲拍的如此感人至深、細膩入微。


如果你看完,你發現《女兒》脫胎於《嘉年華》。



但在《女兒》中,陸川沒有過多的糾結《嘉年華》這部電影已經給出的人物前史,而是以自己的導演身份獨具慧眼地選取了小新媽媽勸說物質賠償、私了性侵這個戲劇片段。


如果沒有前因,如何用鏡頭語言帶動演員來完善信息,這裡是考驗導演功力的。


我覺得即便是沒有看過《嘉年華》的人,第一次看《女兒》也能把所有影片的信息補全。


這裡,必須給陸川點贊。不靠對白,而是通過情緒來感染觀眾。


我們來看一下這一場戲,真的值得大家反覆拉一下。


兩位各懷心事的母親外加一個遭受創傷的孩子,所有的矛盾衝突都被聚集在了一個狹窄封閉的空間之內,能不能營造出電影感全看導演的調度和演員的表演。

短片一開始,講的是由章子怡飾演的小雯媽媽給小雯做面吃的事情。


畫幅一起,陸川就別出心裁地用了一招同景別跳切的手法,主角挑面、摔筷子、坐下三個動作被跳躍式地剪接在了一起。


隨之而來的便是小雯媽媽一句飽含深意的質問:“你昨天就沒吃飯,今天還不吃,你還能一輩子不吃飯,一輩子不上學?!”。


僅這一場戲,逼仄的空間之下,女性主角欲說還休的壓抑感便被陸川用影像傳遞了出來。



隨後,短片過渡到了韓雪飾演的小新媽媽上門給錢想要說服小雯媽媽接受私了的情節。


在這一場戲裡,陸川讓鏡頭緊緊地鎖住章子怡的面容,當韓雪連哄帶騙地“強行”進門時,章子怡先是抱門,後又放手,再然後心有不甘地微張了一下嘴脣,一個母親不願以女兒做交易的複雜心態便被清晰地演繹了出來。



緊接著,短片就進入到了小雯媽媽被迫接受小新媽媽提議的段落。


眾所周知,這種反映人物心態轉變的戲其實是整部作品最關鍵的篇章,如何拍的令觀眾信服著實不是一件易事。


而就在這場戲中,陸川讓章子怡從閉眼、睜眼、流淚並連說兩句“所以呢”的順序去表現此種心理變化,人物的猶豫、不忍、彷徨、無奈便被依次突顯了出來。



當然,全片最能反映演員演技的時刻還在於結尾,也就是兩位演員情緒積壓到一定程度後轟然落地的瞬間。


當小新媽媽拿出一摞錢後,小雯媽媽隨即要求點一點,這時的章子怡像是發狠一般,或又像是自虐一般,怨氣沖沖地將紙錢從左手數到右手,甚至於被新錢刮破了虎口,錢在這裡是情緒發洩的一個道具,是章子怡心境的外化。


談錢傷人。



至於在此處和章子怡接對手戲的韓雪,她的發揮也是恰如其分。


如果你細心,你一定發現了,兩位演員數錢的動作是不一樣的。


天啦,導演這個設計神來之筆。



兩個人的位置不一樣,心情不一樣,動作也不一樣。


通過數錢的動作可以表現兩人在對待這件事情上的態度。一個如鯁在喉,一個小心試探。


在一“動”和一“靜”之中的氣場,好比武打片的探招。


仔細回想一下,光是這幾場戲,陸川導演就利用三個人物之間的身份、性格角力完成了一段起承轉合高低錯落的情感表達。


可能對於觀眾來說,大家只看到了演員的精準表現,但隱藏在戲眼背後的卻是編導對整個戲劇起伏的整體把控和對人物內心深處的細膩認知。


而除了對演員的調教,陸川在對置景造型、人物造型、空間調度上的把握更是讓人佩服。


他不僅利用簾子將小雯的床與外部環境隔絕開來,造成一種偷窺偷聽的情境,更讓小雯媽媽和小雯這兩個角色以奔潰萎靡的形象示人,當簾子後的小雯在知曉了母親的苦衷並環抱著她時,配合一句“還有我”的臺詞便將全片的感情推向了高潮。



時間不長,展現三個女性的悲劇。


《女兒》一片一經播出,三位演員精湛的演技都獲得了觀眾的一致好評,而片中章子怡對數錢戲份的極致演繹更是被網友們贊上了熱搜榜第二位。


其實,在新世紀中國電影史的序列中,陸川一直是導演裡一個獨特的存在。


要說,獨特,你要看他以往的作品。他總是在作品中展現他的歷史觀。這點非常需要勇氣。


他的每一部作品更幾乎都是對其之前創作的一種突破和超越,絕不是對自我的重複和複製,他在電影藝術上的不斷探索對於中國電影來說也有著重大意義。



2002年,陸川憑藉電影《尋槍》薪露頭角,並開始自己的電影創作,從而成為‘‘體制內的電影作者”。


《尋槍》的成功雖不及同年上映的《英雄》來的猛烈,但我們也看到了它以小博大給當時萎靡不振的中國電影市場帶來了希望;


後來陸川又創作了電影《可可西里》,這部電影口碑非常好,陸川以此片展示了一種國產電影從未有過的極度洗練、殘酷的紀實美學風格,把一個理想主義者由生到死的過程鮮活地復刻了出來,此片因而被認為對中國電影美學有著革命性的意義;



而後是2009年的《南京!南京!》,此片雖飽受爭議,但它傳達出的普世情懷和反戰思想,還是將中國內地的反戰題材影片提升到了一個新高度,這個電影選取的視角非常不同尋常,也是受到爭議的原因;


2012年《王的盛宴》是一部個人色彩較濃的作品,以史喻今,非常大膽,儘管其票房不好,但我想說,這是一部非常被低估的作品。也許再過幾年就要翻案了,我們拭目以待。



後來的轉型之作《九層妖塔》和自然紀錄片《我們誕生在中國》,前者帶動中國電影工業的進步,後者更是以動人的生命故事將人與自然合一的東方禪意進行了一次完美的文化輸出。


如果你們再去梳理一下陸川的所有作品,他其實是一個非常細膩和懂得反思的導演,對歷史和現實,對於“真理”都充滿質疑。


作為個性化的電影作者,一定程度上可以說,陸川電影從各個層面上展現了人類生存的立體鏡像:



《尋槍》背後指向的是現實擠壓下的“人”,


《可可西里》講述了殘酷的自然面前的“人”,



《南京!南京!》探討了戰爭中的“人”,


而《王的盛宴》則是在講中國歷史政治中的“人”,


甚至於《九層妖塔》這種商業片更是在講逆境冒險中的“人”,



直到此次《我就是演員》中的短片《女兒》,陸川依舊反映的是被社會不公,現實亂象所壓迫著的“人”。


陸川習慣性地把鏡頭對向帶有悲劇性的生死體驗,從《尋槍》到《九層妖塔》,他的每一部作品幾乎都充斥著死亡。


並且他在作品中對死亡的處理不是類型電影式的僅僅服務於劇情發展的需要,而是將其作為一個核心的母題進行作者式的關注和探討——他的前五部作品分別對應來自現實的,自然的,戰爭的和政治鬥爭帶來的生死體驗。


在每一種體驗之中都凸顯了人物的一種特定心理。


顯然這是對陸川電影作者個性風格的一種直接體現。陸川精緻的影像背後總是蘊含著一位知識分子深厚的人文思辨和現實關懷,這絕對是他電影作品中最一以貫之的核心命題。


對了,我注意到,陸川又將開啟自己的新一部電影《749局》,早在此前他就表示,這是一部具有國際市場目標的作品,他希望在推進電影工業前進的同時,可以同時推動遊戲、動漫、文學的綜合開發。


就像兩年前他在接受影評人週黎明的訪問時所說的那樣:“未來十年二十年是我的另一個篇章,我會逼迫自己不斷奔跑,不斷地拍片,大家會看到一個更立體的我的內心世界。如果說主題的話,我的前面四部戲有一個主題,是關於‘死’,而我後面的幾部戲可能都是關於‘生’”。


一個在生死之間不斷切換電影主題意韻,而且還能將感情戲拍得如此有質感,確實厲害。






本文系【電影通緝令】獨家稿件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 END -


近期熱門文章

各種尺度都有!今年的高分神劇全在這了

第一網綜,這次真不行了


“值得一看”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