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韓國經濟崩盤後

政商閱讀2018-10-11 20:34:52


97年外匯暴跌,股市崩盤之後,一個老人帶領大家掀起一場

作者:張津京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1998年1月,數十萬名韓國民眾,揮舞著太極旗,聚集在首爾市中心的獎忠壇公園。


在韓國曆史上,從這裡發起的每一次集會,都會讓韓國緊張萬分。但這一次卻不同,因為人民是來支持政府的。


就在幾個月前,爆發,韓元幾近崩潰,韓國經濟也滑向深淵。危難時刻,人們自發組織起來,發動了一場向國家捐獻黃金和外幣的運動,感動了全世界。


集會隨著一位老人的到來,達到了高潮。在那裡,他發表演講,號召全體國民全力以赴,因為國家到了緊急關頭。


這位老人就是新當選的韓國總統金大中。




“感覺被賜了一杯毒酒。”


這是金大中1997年12月18日當選新一屆韓國總統,真正瞭解到韓國經濟實情後,心中唯一的感受。


從財政部長林昌烈的介紹中,金大中窺見的是一個幾乎虧空的國庫。


在他當選當天,整個韓國的外匯儲備僅為38.7億美元,即便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馳援,也無法償還1月到期的外債。


而就在六天前的12月12日,韓元兌美元的匯率已跌至1891:1,每天都有十億計的美元流失,國家信用被降到垃圾等級。


這一危如累卵的局面,最初源於日資從韓國不計成本的抽逃。


上世紀90年代初,韓國為了滿足加入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的條件,開始實施經常項目金融自由化。日本是韓國當時主要的投資來源國,這些資本一旦遇到風險,就會迅速將海外現金抽回本部。


而1997年7月從泰國席捲東南亞的金融風暴,更是讓聞到血腥的日資不顧一切。


從11月11日13點20分起,韓國外換銀行就發現,不斷有大額的外匯匯款,目的地都是日本各家商業銀行。


下午3點以後,大量做空韓元的炒家噴湧而出,市場陷入一片恐慌。


此前十幾年,韓國經濟在出口導向型戰略的指引下,欣欣向榮。但與中日不同,韓國更多是借外債建工廠,這看似走了捷徑,實則給自己埋下了地雷。


危機來襲,國際炒家做空韓元,導致本國匯率下跌,韓國就需要付出昂貴的成本來償還外債。一旦到期債務還不上,韓國政府就會破產。


在韓元遭遇大量做空後第六天,韓國副總理兼財政部長林昌烈連夜趕赴華盛頓,試圖說服美國伸出援手,但遭到拒絕,因為“這一切可都是華爾街的生意”。


求助無門的韓國政府立刻召開緊急會議,最終不得不出臺一項措施:外匯市場休市三天。


消息傳出後,舉世譁然。做空的對衝基金經理紛紛彈冠相慶,在他們看來,韓元崩盤在即。



12月4日,韓國政府在巨大的壓力下,被迫與IMF達成一攬子協議,獲得195億美元附帶條件的救命錢。


即便這樣,也沒能止住韓元的直線墜落,匯率危機迅速演變為一場經濟危機。



72歲的金大中,在等待了27年,好不容易熬過軍政府的暗殺、綁架和軟禁後,當上了韓國總統,卻不曾想當選第一天,就身陷風雨飄搖中。


但長期的政治鬥爭磨出了他堅定的意志。他立刻意識到,此刻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要想挽回敗局,就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讓韓國上下一心。


於是,當選後第一時間,他就前往青瓦臺,與即將卸任的金泳三總統會談,組建了緊急經濟內閣,以便讓下屆政府成員在他候任時就參與經濟決策與管理。


同時,他還頂著巨大壓力,宣佈特赦軍政府時期的兩位前總統全斗煥、盧泰愚,並像羅斯福學習,在電視臺發佈了講話。


在這場著名的電視講話中,金大中身體顫巍但飽含熱情地回答了老百姓關心的政商勾結、僱傭和勞動保障等問題,並給出了自己的救市方案。



這個年逾七旬的老人,在大廈將傾之際,成為韓國民眾最後的依靠,他成功地喚起了人們的愛國熱情。



第二天,受到鼓舞的民眾在銀行門口排起長隊,出售自己手中的黃金飾品,希望幫助國家償還外債。僅一天時間,售出的黃金就多達3314公斤,價值3300萬美元。



而據英國BBC紀錄片報道,截至1998年3月,一共有350萬韓國人蔘加此次活動,捐出227噸黃金,國際金價因此創下近20年的新低。


1998年2月,韓國出口增加21%,實現32億美元順差。其中10.5億美元,就是民眾用黃金換回的寶貴外匯。


韓國民眾的團結一心,不但在危難時刻為韓國經濟注入了一針強心劑,也為韓國政府贏得更多的國際貸款奠定了基礎。



鼓舞民眾,恢復國家信譽的同時,金大中面臨的最為緊迫的任務,是怎麼處理鐵定還不上的外債。


在軍政府獨裁時期,韓國外債約為300億美金左右,可到了1997年,這一數字已經飆升至1672億美元。其中短期外債650億美元,1997年底應付外債本息300億美元。


為了償還外債,恢復韓國的國家信譽,金大中通過各種手段四處籌錢。


他一方面穩定住美國和IMF的態度,爭取更多的政府間貸款;另一方面與債權國談判,希望將短債轉長債,降低一年內需要支付的外匯金額。


1997年12月22日,美國財長利普頓訪韓。對方提出了包括開放國內金融市場在內的全面改革方案,金大中全盤接受,並提出了具體的改革措施。


“如果前面只有一條路可走,那還有什麼可猶豫的呢?”在後來的回憶錄中,金大中這樣寫道。在他看來,只要能救韓國,“自己的性命都不足惜,何況名譽乎。”


就這樣,在聖誕節前夕,韓國從IMF那裡獲得了100億美元的政府間貸款,避免了政府破產的危機。


與此同時,金大中還不斷向國際社會講述韓國民眾不屈不饒,出售黃金救國的壯舉,以此為基礎,成功發行了40億美元的外匯平衡基金債券。


更讓人驚訝的是,他還在1998年1月4日會見了喬治·索羅斯。而後者正是東南亞金融危機的幕後黑手。事後,金大中表示,他就是想為韓國多拉一筆投資,哪怕去跟魔鬼交易。


“如果我之前還有一些國際名聲,我願意將它們賣掉換美元;如果我還有積攢下的國際信任,我想用它來擔保貸款。”


這個“韓國人民真正想選出的總統”,為了籌集資金,拼盡了全力和自己的面子。


1998年4月2日的亞歐會議上,當選後第一次出訪的金大中,化身為一名推銷員,爭分奪秒會見每一個國家元首,說得最多的就是:相信我,請借錢給我;相信韓國,請投資。


在他的爭取下,歐洲各國一致決定,向韓國派出“投資促進團”。


緊接著兩個月後,金大中將他的首次訪美變成了韓國推銷秀。見克林頓總統,他推銷韓國;參觀華爾街,他推銷韓國;在美國國會演講,他還是推銷韓國……有美國媒體評價,金大中是他們見過最真誠的“推銷員”,他愛自己的國家勝過一切。



最終,金大中帶著167.97億美金的投資意向回到了韓國。


在他的努力下,韓國外匯儲備超過350億美金,為日後的經濟改革奠定了紮實的基礎。



經過半年多的運作,金大中穩住了局面。接下來,他開始推行自己謀劃已久的市場化改革,並首先拿阻力最大的金融領域開刀。


上世紀70年代以後,韓國經濟創造了以高負債、高投資、高增長為特徵的漢江奇蹟,政府直接干預信貸,並以國家信用為企業背書。到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前,政策性貸款佔韓國銀行業貸款總量的比例從1970年的47.5%上升至1997年的59.1%。


同期,銀行的企業貸款不良率也飆升至22%。30家大財閥的平均資產回報率在1996、1997年只有0.2%、-2.1%,韓國經濟陷入了困境。


在金大中及其顧問團隊看來,要拯救韓國經濟,首先要改革金融體系,而金融改革的核心是銀行,必須想辦法恢復銀行的競爭力,變大財團的“輸血機”為經濟發展的助推器。


在金融危機爆發前,韓國是官辦金融,銀行管理人員都是技術官僚。大企業壟斷金融業和大部分的貸款,小企業急需資金卻找不到錢。這是官辦金融時代的怪圈。


金大中上臺後,下令禁止政府任何人蔘與銀行經營,斬斷官員伸向銀行的“無形之手”。


緊接著,他開始關閉虧損銀行,公開對銀行進行重組。


1998年5月,韓國政府成立金融監管委員會,組織專家,對全國12家大型銀行的經營狀況進行審核。最終,五家銀行被勒令破產,餘下七家通過更換管理層、大規模出售股權等方式進行重組。


與此同時,政府還出資建立主權基金,買入金融機構不良資產,為重組金融機構“鬆綁”。


經過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到1998年底,韓國金融機構的自有資本率達到國際水平,不良貸款率從22%降至3.4%,韓國的國家評級和信用逐漸得以恢復。



金融改革之後,金大中面對的是更為棘手且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


二戰後,韓國經濟受益於朴正熙扶持大財閥的政策,迅速騰飛。但同時,也造成了經濟兩極分化、政商勾結、產業佈局和銀行被大財閥“綁架”的現象。


到了軍政府後期,這些大財閥在韓國經濟中,成了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存在。


他們賄賂官員,上至總統,下至國會議員,以便提出有利於自己的提案。甚至當他們在國內借不到錢時,就迫使政府通過決議,允許短期外國資本進入韓國。


而這恰恰成為韓國陷入經濟危機的罪魁禍首之一。


為了治理這個頑疾,金大中還在候任期間,就與五大財團(現代、大宇、三星、LG、鮮京)掌門人會面。在他看來,要拯救韓國經濟,就必須重組大財閥,打破企業“大而不倒”的局面。


1998年2月,韓國政府出臺了《公司改革五項任務》。一個星期後,現代集團首先宣佈推出公司的改組方案,三星隨後跟進效仿。


大財閥的改組,一方面迫於政府的壓力,另一方面更是自身的改革需求。


數據顯示,在亞洲金融危機的衝擊下,到1997年底,韓國最大的28家企業集團負債總額1775億美元,平均負債率高達450%。僅現代集團一家債務就高達660億美元,佔韓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0%。



起亞、韓寶鋼鐵、三美、真露……一大批韓國企業因債務危機而倒下。


金大中對韓國大財閥的改革,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從1998年1月到8月,主要是政府引導財閥進行自我改革,但收效甚微。


之後,韓國政府調整政策,成立經濟對策調整委員會,以貸款為手段介入大財閥的重組。


改革的思路是“大規模業務互換”,即大企業之間相互交換業務,以解決金融危機前積累的重複投資和企業規模過大等問題。


在金大中的推動下,韓國政府對大財閥的結構性改革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並一舉扭轉了韓國經濟的頹勢,使得整個國家再次步入了成長軌道。


但財閥經濟在韓國根深蒂固,深入經濟社會發展的骨髓,這在很大程度上掣肘了金大中的改革雄心。


很多政策初衷是好的,然而在推行過程中,遭到大財閥的陽奉陰違。一些財閥只是根據自身需求進行整合,導致很多合併淪為兩公司的合併或A公司購買B公司。


按照政府計劃,三星應該將重工機械賣給韓國重工集團,但兩者最終合併成立了新公司;而人們期待的現代石化與三星化學的合併始終也沒能實現……


財閥集團的遊說和阻撓,最終導致政府對財閥改革的不徹底,並給韓國經濟留下了隱患。



二戰後,在政府的大力扶植和出口導向政策的推動下,韓國形成了數十個大財閥。


這些大財閥儘管規模龐大,但大多以數量和低成本取勝,競爭力並不強。以致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韓國產品在國際上淪為廉價的地攤貨。


這種缺乏競爭力的中低端定位,讓韓國人在金融危機中吃了大虧。


為此,金大中政府對產業政策進行了深刻反思,最終他決定向高端挺進,將科技創新和文化產業確立為21世紀韓國經濟發展的“立國之本”


在科技方面,金大中拋棄了以往政府主導的產業模式,鼓勵企業成為科技創新的主體。


在他的主導下,韓國政府出臺政策,將資源向創新型的中小企業傾斜,激發市場的創新活力,提升高科技行業應對國際競爭的能力。


同時,金大中政府還加大科技投入。從1999年開始,韓國政府在短短四年裡,投入10萬億韓元巨資用於高速通信網建設。


1998年11月,金大中在訪華期間,不遺餘力推薦中國採用韓國押注的CDMA通信制式。最終,CDMA在中國的落地,給韓國近300家企業帶來了十年的高速增長。


文化產業是金大中政府重點扶持的另一個行業。在他擔任總統後,韓國政府正式提出“文化立國”戰略,旨在將韓國建設成為21世紀的文化大國、知識經濟強國。


韓國政府在財政吃緊的情況下,將文化部門的預算大幅提升了40%,加大對文化行業基礎設施的投入,培養電影、卡通、遊戲、廣播影視等產業高級人才。


金大中還進一步放寬自由創作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1998年,韓國政府取消電影的剪閱制度,代之以國際通行的分級審查制度。


此舉徹底激活了韓國電影人的創作靈感。從2000年開始,以《我的野蠻女友》為代表,一大批韓國影視作品湧向中國,湧向亞洲乃至全世界。



在一場席捲全球的“韓流”中,韓國文化產業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



在金大中政府的強力領導下,在韓國人民舉國捐黃金的運動中,韓國經濟很快從危機中走了出來。


到2001年,韓國提前三年還清了195億美元的緊急救助貸款,告別了IMF監管時代。當年,韓國外匯儲備達到1200億美元,成為繼日本、中國等之後的第五大外匯儲備國。


與此同時,韓國主權債信用評級從1998年1月的B-恢復至2002年的A,成為最早從危機中走出的東亞國家。


金大中政府的產業升級政策也帶來了積極而豐碩的成果。


到2001年底,韓國互聯網普及率高達17.16%,位居經合組織成員國第一位,超過美國。手機、汽車、半導體、影視創意、特種船舶等一大批新興產業快速成長,為韓國經濟的騰飛不斷注入動力。


“韓國已經徹底從經濟危機中走出來了。”這是金大中在2002年新年賀詞中的一句話。當時聽到這句話的韓國民眾,無不歡欣鼓舞,甚至喜極而泣。



一國的經濟發展中,必然伴隨著高峰和低谷。在美國崛起的一百多年間,曾經一次又一次遭遇經濟危機,尤其是1929年的大蕭條,整個國家幾乎陷入停頓。


但美國人民在羅斯福總統的帶領下,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勇氣,推出一系列新政,最終走出了危機,併成長為世界第一強國。


而韓國經濟之所以能夠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站起來,並在汽車、船舶、半導體等領域崛起為世界級玩家,同樣離不開韓國政府和人民面對危機時的改革決心和勇氣。


鉅額外債,大財閥壟斷,政商勾結……金大中當初面對的難題,哪一個都堪稱頑疾,但韓國政府不畏艱難和阻力,拿大財閥、金融機構祭旗,強力推行改革。


最終,韓國人通過革自己的命,把上天賜給自己的一杯毒酒,變成了一杯陳年佳釀。


參考資料:

韓國在增速換擋期面臨的挑戰、應對與啟示》  任澤平著

韓國啟示錄--韓國經濟危機實錄》1998年企業管理出版社出版,李立緒

金大中自傳2012年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金大中口述,李仁澤執筆,王靜、高恩姬譯

兩次經濟危機中的韓國經濟及其對策2011年第7期《山東社會科學》 宋平、朱美榮著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