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何以成為特朗普

連嶽2018-10-11 23:59:08

George Bellows, Stag at Sharkey's


有人說,的鄧小平,對於喜愛鄧小平的中國人來說,這個結論比較難接受。

 

我們在媒體上看到的特朗普,是個反覆無常、傲慢自大、言語囂張的“小人”,似乎正把美國帶向滅亡。

 

這一點,中國的媒體並不孤獨,美國的也長期這麼黑特朗普。

 

對這種待遇,特朗普的反應很有意思,他說:有人說我言語粗魯,也有人說我桀驁不馴,還有人說我滿嘴廢話。這些評價都沒錯,我倒是把它們當成了褒獎,因為這樣的我還實現了這麼多成就。

 

說這話時,他的成就列表裡還沒有美國總統這一項,他只還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出色的電視節目主持人、暢銷書作者。他參選美國總統時,大家都只當成笑話,縱使特朗普已經完成了一個又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那些掌握主流媒體的人仍然認為,政治領域他玩不轉,那是一個老奸巨猾、左右逢源的政治正確之地。


然而他當選了。

 

特朗普的信條是永不放棄,他也是這麼做的。

 

“我相信所謂的不可能其實往往都是有可能的,只要你願意努力去打拼,只要你相信困難是可以轉化成為機遇的。”這句話,別人說就是一句普通的雞湯,但特朗普可以拿出諸多商戰成功的事例證明自己做到了這點。

 

上個世紀70年代,紐約中心車站一帶街區,破爛失修,27歲的紐約青年特朗普決定改造這個街區,他看中了麻煩纏身的老康莫德飯店,希望通過改造這個飯店提升街區品質。

 

這計劃連他父親都不看好,認為整個紐約的摩天大樓都在虧本,此時入手大樓,就像削尖腦袋擠上泰坦尼克號。

 

過程很艱難,特朗普和產權人談,和銀行談,和政府談,和抗議的當地居民談,1980年,凱悅中央車站飯店開業。特朗普扭轉了這個街區的走勢。

 

這是特朗普一生的行事風格,當行業老手都認為不可行時,他迎難而上。富二代是幸運的人生起點,可同樣是富二代,27歲的特朗普還是比同類出色得多。決定一個人的關鍵因素,還是理念與行動力。

 

特朗普是一個行動著的樂觀派,並不怕麻煩和挑戰,他說,一般而言,你想醒過來發現一天到晚什麼麻煩也都沒有,這種可能性小之又小。你要接受命運的這種挑戰,不要因此感到失望。

 

特朗普蓋酒店,建高爾夫球場,改變自己大型別墅的使用方式,甚至自願為紐約市整修中央公園破敗的溜冰場,都不順利,無盡的談判、意外與官司,在最後一件事上甚至被市長公開羞辱,但他一一完成了。

 

固定的麻煩,他還覺得不夠,對那些偶然出現的,令他興奮、恐懼的機會,他的想法是先幹了再說,因為這樣,他成為熱門電視節目的主持人,寫了數本暢銷書。

 

上個世紀90年代,他甚至出現數十億美元的虧空,財務的窘境在同一天上了《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的頭版,但他化解了危機,然後很酷地留下一句雞湯:關注解決之道,而不要抱怨出現的問題。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商業上的這些低潮,在競選美國總統時,被太多文人當作他不可能贏的證據,這些人脫離生活到了何等可悲的地步,竟然認為從瀕臨破產翻身的人,是沒有能力的人。他們太習慣傳統政客“不做任何具體事,不犯任何錯誤”的演技,以至於真假不分,美醜不辯。

 

特朗普的對手們,包括那些無所不用其極的美國白左,至今仍用扎小人式的心理勝利法,就像搏鬥時,全然無視對方是一個在街頭打出來的搏擊高手,出拳的力量比自己大,速度比自己快,只顧嘲笑他的髮型不好看,而且以為自己這樣就能贏。真是可悲的駝鳥心態。

 

特朗普不怕嘲諷、挑戰及所謂的“不可能”,和他的生意觀有關,他認為,自己領悟到,做生意就是洞曉世界,而且是理性樂觀派似的洞曉:“我開始把這個世界看成一個成長型市場。你要你擁有這一觀念,那麼你的視野馬上就會發生改變(視野是成功所必需的)。實際上,如果你能把自己所在的街區、城鎮、國家都看作是一個成長型市場,那麼你就會發現自己是非常富有創造力的。”

 

特朗普的價值,務實的企業家容易發現,比如曹德旺先生就稱讚他將是最偉大的美國總統。這樣的一個說幹就幹的行動派,一個不隱瞞自己觀點的強硬派,一個做了一輩子生意的市場派,一個注重實利的現實派,一個把美國經濟搞得紅紅火火的改革派,把他當做美國的鄧小平來理解、來尊重,我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妥的。

 

特朗普的文字不玩虛的,不掉書袋,言之有物,非常適合一般人閱讀,他是一個很尊重讀者的人,是時候瞭解一個真實的特朗普了。




今天還是第56期下週很重要。特朗普喜歡在腦子裡放3張列表:第一張是每天的目標表,第二張是年度計劃,第三張是人生目標,每天想一想,能夠幫助他集中精力。


我認為,還要有第四表,你下一週想做什麼。


很開心聽說不少人在假期讀完了《鄧小平傳》,多讀讀這些改變世界的人,有利於形成自己的品質,有利於遠離絕望,保持理性樂觀。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進入連嶽書單。


推薦:鄧小平何以成為鄧小平

上文:律師連太分析范冰冰事件:兩個容易混淆的看法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