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的野心

決策雜誌2018-10-12 00:08:11

這是一則很容易被忽視的消息。

9月19日,省政府官網公佈《市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規劃》在第四部分“優化佈局拓展轉換空間”中指出濟南要“北跨東延,一體發展”,“落實國家批覆的 《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及省委、省政府‘北跨東延’戰略支持濟南合理調整行政區劃的要求,推動實施北跨東延區劃調整,在更大範圍內統籌資源配置、優化要素組合,加快實現新舊動能轉換,提高首位度,強化濟南省會城市群經濟圈核心城市地位作用,儘快形成萬億級引擎,促進全省東西部協調發展,助推山東在全國東部地區競相發展格局中加速崛起。”

《規劃》明確提出推動萊蕪加快融入省會城市發展,依託濟萊協作區建設基礎,支持萊蕪加快融入省會發展,推動交通對接,加快規劃建設濟萊高速鐵路等重大項目等。

除了萊蕪,濟南德州的齊河也被納入到了本次規劃的範圍內。實施規劃提出,要推動齊河與先行區一體發展,將齊河縣納入先行區建設總體佈局,推動黃河北展區融為一體,統一規劃、統一開發,統籌推進黃河沿岸生態保護與景觀塑造,打造黃河下游生態經濟發展高地。

往前推,2018年6月,濟陽撤縣設區,2018年2月,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獲批……濟南大動作不斷的背後,是一個強省會時代的到來。


NO. 1|壹

山東17地市格局已保持18年


2000年,濱州、菏澤2地區撤銷,成立地級濱州市、菏澤市,山東省所有地區全部撤地設市,形成了現在17地市的格局。

自此之後,雖然山東各地級市下轄縣市區調整不斷,但17地市格局一直未變。

近年來,萊蕪併入濟南的呼聲不斷。

據經濟觀察報2013年9月21日報道,郭樹清擔任山東省長後,一面著手在個別領域實現突破,如金融改革,一面統籌山東整體的經濟發展佈局。“金改”中,郭樹清把濟南定位於區域金融中心;在整體規劃中,“大濟南”則被作為振興山東經濟三大支柱之一。

同年8月底,山東省政府公佈了《省會城市群經濟圈發展規劃》。按照《規劃》,濟南及周邊6地市將聯合組成山東省會城市群經濟圈。

一直以來,濟南與其他省會城市相比,規模偏小、人口偏少、實力偏弱,始終處於尷尬的落後地位。回到2013年的一個大背景是,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和黃河三角洲高效生態經濟區上升為國家戰略,濟南被邊緣化的趨勢盡顯。

按照《規劃》,兩個城市將成立濟萊協作區建設領導小組,建立兩市高度融合發展機制,實行組織領導統一、戰略規劃統一、重大布局統一,將萊蕪建設成為省會副中心城市。

據參與《規劃》制定的專家組成員、山東社科院副院長鄭貴斌透露,濟南與萊蕪兩市建設協作區僅僅是第一步。“山東已有將萊蕪整體劃入為濟南一個區的計劃,但這須要山東上報國務院審批。”

自此,萊蕪和濟南的區劃調整就成了公開熱議的話題。

NO. 2|貳


濟南的覺醒


在中國省會城市中,濟南一直是比較尷尬的存在,長期以來,其經濟發展和知名度不僅僅遠遠落後於青島,更是連煙臺都不如,長期位居第三位。

而這幾年,眼看著鄭州、武漢、合肥、長沙等省會城市取得了飛速發展,濟南掉隊的焦慮和恐慌情緒愈加突出。

2015年的數據顯示,河南的GDP只有山東的60%,但鄭州佔到河南全省的19.8%;安徽經濟總量只有山東的三分之一,合肥佔到安徽的25.7%;武漢佔全省37%、長沙佔全省29%。而濟南不到9.73%,在全國27個省會城市首位度排名中是倒數第一。

2017年2月,山東兩會現場,時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拿出了這組數據,建議山東舉全省之力實施省會戰略,進一步支持濟南發展,“濟南好,大家好;濟南強,山東強;濟南隆起,全省受益”。

“我們再不奮起直追,很有可能形成中間塌陷”,王文濤在建議中表示,分析周邊鄭州、合肥,還有遠一點的武漢、長沙、成都、貴陽,這些今年發展迅猛的城市,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所在省份舉全省之力發展省會,才鑄就了今天的輝煌。

王文濤直接建議,應當全力支持把高端要素向濟南集聚,在規劃編制、政策實施、改革試點、資金扶持等方面給予傾斜,把大項目、好項目多放在濟南;全力支持濟南加快城市基礎設施,特別是重大交通設施建設;全力支持濟南加快產業轉型升級,補齊發展短板。

此番表態,特別是“鄭州不久前被確定為是個很大的刺激”的表述還被外界解讀為,濟南也要爭國家中心城市。

雖然青島早就喊出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無論經濟實力還是知名度都比濟南高出不少,但濟南的表態也著實給山東出了難題。

果不其然,2017年2月14日公佈的《山東半島城市群發展規劃(2016-2030年)》中就一碗水端平,“支持濟南、青島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不過,很快山東在權衡後還是決定,只支持青島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特別是2018年2月國務院批覆的《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中,明確提出青島“提升全省經濟發展的龍頭地位,爭創國家中心城市,打造國際海洋名城。”

而對於濟南,雖然對於國家中心城市隻字未提,但“提高省會城市首位度、打造全國重要的區域性經濟中心、金融中心、物流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等表述還是給足了濟南面子

NO. 3|叄

萊蕪和德州齊河都要


翻開濟南市地圖,東西帶狀發展的特徵明顯。因受制於南部的大山、北部的黃河,濟南這些年的城市擴張主要面向東西兩方。 

在2016年12月的濟南市工作務虛會上,時任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對城市框架和結構也做了分析,濟南是東西長、南北窄的帶狀城市。

從長遠來看,城市建設不可能無限拉伸延長,未來的發展必須瞄準和實施北跨,變跨河發展為攜河發展。未來的城市結構就像一個原子,濟南將致力於打造一個主中心、一個副中心、5個次中心、12個地區中心和衛星城,劃定城市邊界,實現精明增長和組團發展。

應該說,王文濤關於北跨的表述奠定了濟南未來數年發展的基調。

2017年5月,王文濤率團赴杭州、合肥、鄭州等地考察,面對已邁入“大江時代”、“大湖時代”的杭州、合肥,王文濤認為相比起來濟南少一個國家戰略,要爭取把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上升為國家戰略。

甚至有解讀認為,黃河能不能變成濟南的內河,濟南能不能邁入“大河時代”,就看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了。

2018年2月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獲批,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

這些年,濟南在區劃調整上的大動作不斷,2016年12月22日,章丘撤市設區,2018年8月16日,濟陽撤縣設區……最大的佈局調整還是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得獲批。

這從山東省政府9月19日公佈的《濟南市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實施規劃》中也可以窺見一二。

支持萊蕪加快融入省會發展,推動交通對接,加快規劃建設濟萊高速鐵路等重大項目,推動齊河與先行區一體發展,將齊河縣納入先行區建設總體佈局,推動黃河北展區融為一體,統一規劃、統一開發,統籌推進黃河沿岸生態保護與景觀塑造,打造黃河下游生態經濟發展高地。

由此不難看出,在舉全省之力建設濟南的同時,山東也希望濟南能切實發揮自己的輻射帶動作用。


NO. 4|肆

強省會時代的喜和憂


濟南大動作不斷的背後,是一個強省會時代的到來。

2016年,中國銀行山東省分行總部從青島搬遷至濟南,最近傳出消息,位於煙臺的恆豐銀行也要搬遷至濟南,日照嵐橋集團總部遷往濟南……

越來越多的企業總部和山東區域總部選擇搬遷至濟南,

同時,山東越來越多的大項目也放到了濟南。

8月29日上午,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集中籤約暨重點項目開工活動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致公黨中央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萬鋼出席,山東省委副書記、省長龔正宣佈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重點項目開工。科技部黨組成員、科技日報社社長李平出席,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主持活動。

不由讓人想起了2017年2月,王文濤喊出舉全省之力支持濟南之後新京報的評論,由省會自提“省會戰略”,亮明要“舉全省之力”的,在國內並不多見。舉全省之力去做大做強一座省會城市,恐怕會造成對其他城市的不公平。這樣做是否真的有益於全省發展,目前也缺乏理論與實證的支撐。

顯然,獲得山東全省支持的濟南既要用自身的成就讓質疑者側目,更需要以其示範帶動全省的新舊動能建設。

-- END --


來源:青記(ID:qingdaomeitiren),略有刪改

編輯:紀海濤 / 審稿:王運寶

轉載請註明來源




大家都在讀

1、最新!福建省機構改革方案重磅公佈(附機構設置表)

2、重磅!山東省級機構改革方案公佈,路線圖時間表劃定!(附機構設置表)

3、2億多元、53套房!這位科級女幹部的鉅額資產哪來的?

4、中央這份1888字的文件,戳中了多少基層幹部的心!

5、為什麼“逆襲”的是徐州?




不點個贊再走嗎?↓↓↓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