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離滬蘇浙到底有多遠?

決策雜誌2018-10-12 00:08:15

到底有多遠?


作為安徽唯一與蘇浙兩省毗鄰的省轄市——宣城,這是它的時代之問!



宣城


上海


時光長河中,總有一些轉折意味深長。

    

發展征程上,總有一些節點舉足輕重。


2018年,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之際,風從東方來。


6月,蘇浙皖三省與上海市主要領導,在黃浦江畔共商推動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大計。作為合作成果之一,九城市共同發佈《松江宣言》,共建共享面向長三角的G60科創走廊。


作為安徽唯一既與江蘇又與浙江交界的省轄市——宣城,站在了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新起點,迎來了擁抱長三角的歷史新機遇。


確實,夢想很豐滿。從“我與長三角”到“我的長三角”,宣城,從未離滬蘇浙如此之近。


然而,現實很骨感。“我的長三角”彷彿觸手可及,卻又似漸行漸遠。


在長三角城市群、G60科創走廊的大家庭中,宣城仍處於後發位置。2017年,毗鄰的江蘇省南京市GDP已進入“萬億俱樂部”,是宣城的9.9倍;常州市為6622.3億元,是宣城的5.6倍。接壤的浙江省湖州市為2476.1億元,經濟總量絕對值比宣城高出1287億元。


懸殊的對比,骨感的事實,又把宣城拉回到現實:宣城,離滬蘇浙到底有多遠?


這是宣城的時代之問,也是“對標滬蘇浙,爭當排頭兵”新徵程上,必須要給出的答案。


宣城,遠在哪裡?


23年前,《人民日報》刊發的《山這邊,山那邊》,曾深深觸痛了宣城人的心。


23年後,再看“山這邊”與“山那邊”,差距依然醒目。“山這邊”的溧陽市,2017年生產總值達858.04億元,是“山那邊”的郎溪縣的6.4倍。


如果我們把視野放寬一點,宣城與毗鄰的江蘇省常州市、浙江省湖州市的差距,同樣驚人。


2017年,常州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18.8億元,高出宣城市約375億元;金融機構各項存款餘額達到10191.9億元,是宣城市的6.08倍;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49955元,高出宣城市近1.6萬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5835元,高出宣城市1.1萬餘元……


2017年,湖州市人均GDP是宣城市的1.8倍。廣德縣與長興、安吉兩縣經濟總量的絕對值之差,已擴大為323億元、130億元。


數據背後,是距離,是落差。


再看發展質量,還是以常州、湖州兩地為鏡像。


產業發展上,蘇南工業明星城市常州市,打造了新能源汽車及汽車核心零部件、新材料、智能電網、智能製造裝備等十大產業鏈,擁有200多家國內外行業隱形冠軍。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逾1.3萬億元,宣城市只有它的“零頭”。


湖州市目前銷售收入10億元以上的塊狀經濟達34個,其中銷售收入超100億元的11個。宣城市唯有中鼎集團一家企業規模超百億元。該市產業結構已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轉變,形成“三二一”產業結構體系。2017年,服務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為47.5%,宣城是40.9%。


創新能力上,常州市創出了“經科教聯動、產學研結合、校所企共贏”的常州模式,現有高校10所,省級以上企業研發機構730家,僅常州科教城就擁有中國科學院、南京大學等創立的31家公共研發機構和2500多家科技公司,集聚科技人才1.65萬人。而宣城一直沒有國家大型科研院所,也沒有國家重大科技專項。


湖州市通過實施“南太湖精英計劃”,遴選自主領軍型創新創業團隊和人才項目790個,帶動引進高層次人才8204人。現有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8家,省級企業技術中心70家。萬人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達24.8件,而我宣城為6.8件。


招商引資上,兩市的成果更是令人豔羨。


常州市近年來先後引進北汽、眾泰等6個整車項目,吸引了中航鋰電、寧德時代等國內外知名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企業落戶,汽車及零部件產業規模以上企業有200多家,產值突破千億元。湖州市2017年引進首期固定資產投資超10億元的項目22個,總投資251億元的龍之夢、總投資326億元的吉利汽車等重大項目相繼落地。


宣城市招商引資到位資金總量,雖然連續位居安徽省前列,但還是十分匱乏“頂天立地”的重大項目,“百億企業、千億產業”仍是多年孜孜以求的目標。


數字的對比,凸顯了一個無法迴避的現實:“山這邊”與“山那邊”已不是“一步之遙”,宣城被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數據的對比是淺近的,更深層次的差距,還在體制機制。


作為中國最具活力的地區之一,滬蘇浙體制機制創新,一直走在前列。


看上海——推出了“店小二”精神進階版:政務服務“一網通辦”。要求政府面向市場主體和市民的所有服務事項,力爭做到一網受理、只跑一次、一次辦成,全部涉企事項平均辦理時間壓縮85%。


看江蘇——南京市發佈《優化營商環境100條》,15項為全國首創,30項在國內領先。開辦企業3個工作日辦結,只要提交6項材料;主城六區商品房交易現場辦結、當場發證;五類建設項目可不再申領施工許可證……


看浙江——湖州市首創“快准入、寬準營、嚴監管”模式,對29個部門涉企事項實行“工商通辦”“同步備案”和“承諾準營”,使常態化企業從申請到營業最快實現當天准入準營。


如果要問:宣城到底遠在哪裡?


答案是顯然的:


遠在總量——宣城與隔壁的“大塊頭”,已顯現斷崖式差距;


遠在質量——宣城對滬蘇浙的“高大上”,始終望塵莫及;


遠在體制機制——宣城在創新發展上,總是慢人一拍,後人一步。


然而,最遠的距離,還是思想觀念的差距


在滬蘇浙的發展中,最鮮明的特質就是“敢為天下先”,他們以新理念、新實踐,貢獻了一個又一個具有新時代特色的改革樣本,為解放思想、更新觀念做出了最好的註解。


上海的“店小二”精神、江蘇的“不見面審批”、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既是體制改革的品牌,也是機制創新的典範。


他們先行先試,勇於衝破思想觀念的障礙。“以畝產論英雄”,評選“星級企業”,表彰“招商能手”,頒發“招商金牌”;“一枚印章管審批”“60分鐘辦結領證”;“零上門”“只說YES不說NO”……每一個新名詞,都是推陳出新的創舉;每一種新模式,都是先行先試的成果。


這些創舉從何而來?


這是因為他們堅持問題導向,勇於突破阻礙發展的關隘。


今年3月,湖州市委啟動實施以“十問湖州”為主要內容的“提標杆、破難題、助趕超”專項調研。市級班子成員全員參與的10個調研組帶著問題走下去,一一尋找十個問題的答案。僅第6調研組,圍繞“最多跑一次改革到位程度如何?”就召開了17次座談會,發放了1000份問卷調查表,考察走訪了周邊4個地市、2個縣區、5個鎮村和29家企業,收集整理79條意見建議。


這是因為他們堅信解放思想永無止境,勇於打破一切束縛思想的藩籬。


例如無錫。生態環境保護是條紅線,但無錫市並沒有固守條條框框,而是敏銳地捕捉到這當中蘊含的產業發展機遇,把節能環保產業作為支柱產業,建立國內第一個國家級的環保科技工業園,培育出聚慧科技、雪浪環境等一批環保領軍企業。目前集聚節能環保企業3000多家,實現產值800億元。


以守維成,則成難繼;因創興業,則業自達。思想觀念上的差距,是宣城與滬蘇浙最大的差距;創新發展上的距離,是宣城與滬蘇浙最遠的距離。


宣城,一直在靠近,在追趕……


事實上,宣城與滬蘇浙的差距,在漸行漸遠……


實踐中,宣城對差距從未忽視,而是一直在努力靠近,一直在奮力追趕……


只有回首過去,宣城才知道已經走出多遠。


從1990年代初,宣城地區出臺《關於參與皖江、浦東開發的意見》,2001年年輕的宣城市做出《關於推進宣城經濟融入蘇浙滬經濟圈加快宣城經濟發展的決定》,到2009年宣城市列為“皖江城市帶承接產業轉移示範區”,提出建設成為面向長三角的“三基地一樞紐”;


從2013年加入“南京都市圈”,2016年正式成為長三角城市群重要一員,到安徽省第十次黨代會定位宣城為“皖蘇浙省際交匯區域中心城市”,安徽省政府明確宣城市中心城區“雙百”城市規模,宣城市委提出“向蘇浙對齊,在全省爭先”工作總要求。


 ……


30年來,宣城市堅定貫徹執行安徽省委、省政府“東向發展”戰略,一以貫之地“目標向東看,步子靠東邁,身子朝東擠,位次向東排”,融入長三角有了實實在在的收穫,打下了堅實穩固的基礎。


30年來,宣城追趕的步伐逐漸在加快,追趕的速度日益在提升。


2018年的夏天,“加入G60科創走廊”的東風浩蕩,“爭當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安徽排頭兵”的號角嘹亮,宣城高揚東向的風帆,向著新目標,再次啟航進發!


這一次東向出發,航向更明確。


這一次東向出發,航標更精準。


8月22日,宣城市委常委會要求“圍繞勇當融入長三角排頭兵目標,認真分析我市與蘇浙周邊地區差距,強化等高對接,加快縣域經濟發展。要加強產業研究,善於借腦引智,為推動高質量發展提供科學支撐。”


8月底、9月初,宣城市委派出兩個調研組分赴蘇浙兩省5市7縣(區)學習考察,深入瞭解周邊市縣發展情況、發展趨勢、政策環境,形成高質量的考察報告。


時隔1個月,9月29日的宣城市委常委會再次研究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工作,明確要求各級各部門以“對標滬蘇浙,爭當排頭兵”為主題,認真組織學習研討,對標蘇浙周邊市縣,圍繞“怎麼看”“怎麼辦”,找差距、明目標、定措施。


這一次東向出發,航程指向更清晰。


宣城市委書記陶方啟在市委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始終緊緊抓住發展“這個第一要務”不動搖,認清與周邊蘇浙地區的差距,增強緊迫感,抓住窗口期,聚精會神抓發展。要始終緊緊抓住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不動搖,以更加積極主動的姿態參與長三角地區經濟合作,全力推動開放融合再上新臺階。


宣城市長張冬雲在市委黨校專門作了題為《搶抓新機遇,爭當排頭兵》的黨課報告。勉勵宣城全市上下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擔當,在爭當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安徽排頭兵中貢獻自身力量、實現人生價值。


這一次東向出發,前進的馬力更強勁。


今年以來,宣城市經濟運行繼續保持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發展態勢。主要經濟指標增速高於安徽全省、好於預期,上半年地區生產總值增幅為2015年以來最高,居安徽全省第5位,創“十二五”以來同期最好。1-8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10.2%,自2014年底以來再次呈現兩位數增長,居安徽全省第5位,創“十二五”以來歷史同期最好位次。


這一次東向出發,更有天時、地利、人和。


8月4日,安徽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鄧向陽在宣城市調研時特別強調,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宣城首當其衝。要適應挑戰,抓住機遇,擔當推進高質量一體化發展的安徽排頭兵。

    

有來自安徽省委、省政府的厚望與支持,有宣城市委、市政府“始終堅持‘五個不動搖’”的信心與決心,有宣城市連續多年持續打造開放高地的發展基礎,有宣城全市上下“咬定青山不放鬆”的精氣神和“擰成一股繩”的強大合力,宣城追趕的步伐將更大更快……


宣城怎麼看?宣城怎麼辦?


宣城一直在努力靠近,一直在奮力追趕,取得的發展成果確實鼓舞人心,但現實存在的差距卻又發人深省。


面對差距,應該怎麼看?


首要的是找準差距。


在“對標滬蘇浙,爭當排頭兵”主題學習研討中,要確定座標系,在思想觀念上、在體制機制上、在營商環境上、在幹部作風上等各方面,對標找出問題,深挖問題產生的根源,明確努力的方向,尋求縮小差距的辦法。


關鍵的是正視差距。


起跑決定賽程。作為先發地區,滬蘇浙已有良好發展基礎。宣城與他們比,確實存在先天不足,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並且,滬蘇浙始終站在改革開放的最前沿,也有著難以企及的政策環境優勢。這是多種因素造成的客觀現實,宣城對此必須正確對待,做到不迴避、不護短、不怨天尤人。


比正視差距更重要的,是堅定縮小差距的信心。


宣城要看到,差距,並不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宣城與滬蘇浙也有“近”的淵源。地相近、人相親、路相通,有接受輻射的區位優勢,有一體化發展的優越條件。


還要看到,差距,並不意味著東向的方向錯了。只能說明對先進理念的學習還不夠,追趕的速度還不快,融入長三角的程度還不深。


如果不是30年堅持不懈地融入長三角,承接來自滬蘇浙的產業轉移、發展輻射,那麼宣城就不會有今天發展的良好勢頭。“寧國經驗”、“廣德速度”、“郎溪現象”……正是我們在追趕滬蘇浙過程中,形成的響噹噹的品牌。這是融入的成果,也是東向發展的最好例證。


更要看到,宣城與滬蘇浙有“甩遠”的危機,也有“追近”的勢頭。


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宣城自身的發展速度也在加快,已實現規上工業總產值超過2000億元、主導產業產值超過1000億元、民營經濟投資超過1000億元“三個千億”跨越。宣城自身的發展環境也在優化。近年來,我市改革開放按下了“快進鍵”,在全省率先出臺《關於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多項政務、服務改革創新之舉領全省之先。


不可失者,時也;所當乘者,機也。在差距面前,宣城既不能自甘落後,也不能妄自菲薄,而是要搶抓機遇,揚長避短,奮起直追。


對標滬蘇浙,爭當排頭兵,宣城怎麼辦?


宣城在行動!


——聚焦一體化,幹部先行動。


今年5月,宣城市再次選派25名幹部前往上海市松江區、浙江省嘉興市平湖市掛職鍛鍊。在松江掛職的市現代服務業產業園區副主任鍾良勝深有感觸,“學習松江、思考宣城,值得我們借鑑的東西很多,我們要把學習到的先進理念、先進經驗,運用於G60科創走廊的建設實際中。”


——融入長三角,打通“斷頭路”。


根據6月1日簽署的《長三角地區打通省際斷頭路合作框架協議》,明確第一批17個重點建設項目。宣城市正積極協調推進寧宣杭高速高淳段、臨安段,揚績高速溧陽段三條省際“斷頭路”建設,爭取早日併網運行,打通經濟發展快速通道。


——對接滬蘇浙,體制再創新。


9月28日,全國首張異地辦理營業執照在我市發出。這張滬宣兩地互發的營業執照,是長三角一體化體制機制創新的有益探索,標誌著G60科創走廊九城市“一網通辦”全面投入運行。


——開發區成為新熱土。


上海松江區與宣城市合作共建的松江宣城產業園,吸引來自上海等地騰籠換鳥向外轉移的優質產業。宛陵科創城一期建設全面推進,合工大產業創新中心、安工大宣城技術研究院、安工程宣城產業研究院等已明確入駐,創新發展成為新動能。郎溪、廣德、溧陽三地共建的“蘇皖合作示範區”,在兩省高度重視下正積極推進。目前,宣城市9個省級以上開發區均與滬蘇浙園區簽訂了共建協議。


——宣州對20支專業招商分隊優化佈局。


1-7月簽約項目111個,其中來自長三角的77個;寧國圍繞打造核心基礎零部件(元器件)千億首位產業,培育司爾特循環經濟、耐磨鑄件、電子元器件等5個百億主導產業;廣德引進長三角地區企業350家,協議投資突破500億元,國家機動車監督檢驗中心(上海)廣德基地、華域皮爾博格汽車發動機零部件等一批大項目落戶;郎溪與上海青浦工業園共建“青浦郎溪產業園”,8月新開工建設的10家企業中,來自G60科創走廊的企業達一半以上。


爭當排頭兵的“宣城行動”,快馬加鞭未下鞍。


下一程,對標滬蘇浙,宣城如何才能跑得更快?追得更緊?離得更近?


這是新徵程上的新考題!


必須交出漂亮的宣城答卷!


-- END --


本文首發於《宣城日報》,內容有刪改

編輯:紀海濤 / 審稿:王運寶

轉載請註明來源




大家都在讀

1、重磅!山東省級機構改革方案公佈,路線圖時間表劃定!(附機構設置表)

2、深夜打“虎”!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落馬!

3、你好,合肥濱湖科學城!

4、必讀!縣委書記送給新任幹部三句話

5、為什麼“逆襲”的是徐州?




不點個贊再走嗎?↓↓↓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