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泉冷幾時

靈隱寺2018-10-15 19:05:20

1925年7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攜同新婚妻子來到了杭州,拍攝了許多珍貴的照片,其中就有下圖這張夏季照片。“夏之夜,吾愛其泉渟渟,風泠泠,可以蠲煩析酲,起人幽情”,在那個只有黑白影像的年代,隔著鏡頭與歲月都能感受到冷泉亭畔的夏日清幽,以及馬爾智夫婦的蜜月之詩意。

▲馬爾智.美國 攝於1925年


時光回溯到清朝同治七年(1868年)9月的某一天,江南名士偕夫人姚氏,同遊冷泉亭。冷泉亭蔭翳蓊蔚,一泓泠然,姚氏讀亭上妙聯:“泉自幾時冷起,峰從何處飛來”(明代著名書畫家董其昌撰題),深感“問語甚俊”,請夫君“請作答語”。俞樾信口對:“泉自有時冷起,峰從飛處飛來”。姚氏曰:“不如竟道‘泉自冷時冷起,峰從飛處飛來。’”夫婦二人“相與大笑”。幾日後,俞樾二女回家探親,父母談及“冷泉作答”,也讓女兒對答。俞女別出機杼,對曰:“泉自禹時冷起,峰從項處飛來。”巧引大禹、項羽之典故。冷泉亭之“聯”寫就了一段佳話,一個文人家庭的其樂融融,為冷泉記憶增添了幾分暖意。


時光再倒流至唐代長慶三年(公元824年),任職於杭州刺史的,“在郡六百日,入山十二回”,流連於冷泉亭景色。他常常“或濯足於床下,或垂釣於枕上”,沉醉於“山樹為蓋,岩石為屏,雲從棟生,水與階平”的景色。冷泉亭的清靜閒逸,與朝中的勾心鬥角成鮮明的對比,山水之美撫平了詩人初到杭州的頹然心情。白居易提筆寫下了《冷泉亭記》,以文字勾畫亭景之形貌,借境喻情,抒發胸臆。據《西湖瀏覽志》記載,白居易在亭建成後,曾為之題寫“冷泉”二字,在兩百多年後的北宋,一代文豪蘇東坡又續寫“亭”字題額。兩代文豪因冷泉亭在不同的朝代,以相似的境遇、心情結下因緣,“泉水澹無心,冷暖惟主人翁自覺”。


▲薛寧剛 攝


如今冷泉亭白天早已不見舊時的清冷,紛至沓來的遊客已無法體會到昔日妙處。只有在黃昏,遊人散去,山門靜閉之時,才恍惚又重拾古人意境,“避囂靈隱寺,夜坐冷泉亭”,生起一絲“冷”意。聽溪水淙淙,一亭伴溪而立,“眼耳之塵,心舌之垢,不待盥滌,見輒除去。潛利陰益,可勝言哉!”


想到一代文豪忘懷,揮就佳作傳世,冷泉亭是詩人的心靈所棲之所,也許:“滌熱腸,泉是冷好”。想到文人家庭的詼諧妙對,一對一答之間的妙含機理,冷泉亭是鍾毓靈秀寓其情懷之地,“一泓清可沁詩脾,冷暖年來只自知”。想到一對外國的年青夫婦,在冷泉亭邊用現代的方式留下美景,每一幀都是對中國山水的生動記憶,冷泉亭是他們溫馨美好回憶之處,“泉水已漸生暖意,放笑臉相迎”。

 

冷泉之於他們從未冷過,後人再品“冷”滋味,別有領悟在心頭。“泉冷幾時”?我“問孤鬆而不語”。





撰文|慧容

攝影|一葉

美編|璐希

責編|妙蓮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