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打劫與價值鏈重構,建築業創新發展的源泉

曉軍視點2018-10-17 18:49:35

建築數字領導力學院|第10課:跨界打劫與價值鏈重構(一)



根據以上幾講我們可以看出,建築業正在發生一場顛覆性變革,建築已不是我們傳統意義認知上的建築。建築和我們看到的飛機、汽車、輪船、衣服等在產業屬性上並沒本質區別,只是更加“不可移動性,生產過程極度離散化”而已,到數字化時代,建築和我每天用智能手機更是沒有本質區別,也屬於超大號的智能手機,上面安裝了各種“信息物理融合應用模塊”,建築也成了一個類似凱文凱利筆下的生命體,有大腦、有神經元、有感知、有情緒,同時建築本身又變成了一個採集人們各種行為數據的大平臺,並在此基礎產生了一系創新應用……,建築產品變了、生產過程變了、就連建築的材料也變成“傳統材料+數字化材料”,建築業原生企業已不能發現也不能滿足人們對建築的新需求,一場跨界打劫活動拉開帷幕!!


     首先在設計領域。工業設計和建築設計之間學科跨界和交互融合也已展開。許多工業設計師認為,建築最終會歸結為一個組件系統,但更需要是工業元素,讓它們在結構上更自由、更靈活,而不是限制在一個嚴謹的笛卡爾世界裡。在國外,如作為一個征服了工業設計領域的大師,Karim Rashid 正一化把眼光轉向建築設計。


     其次,在生產建造領域。許多制業已磨刀霍霍。如日本汽車公司豐田,開始殺入建築業造房子了!並且像造汽車一樣的造房子!世界第一的知名汽車廠商——豐田汽車下屬的住宅建造部門於2003年獨立出來,使用豐田汽車的生產模式,製造出優秀的房屋產品。在我國,像遠大、三一等一批做鋼結構或做工程機械企業憑藉在工業領域的技術積累,轉戰建築業也都已成了裝配式建築企業的領頭羊。更有一些企業,已經開始把製造業的整個流水線生產模式、現代管理模式、全產業鏈模式“移植”到建築業,也取得不錯成效。


     再次,在建築運維/運營領域。許多大型It科技企業看到了建築業做為“智慧應用集成”與“大數據入口”的重要性,也開始大規模已侵建築業。華為根據自己在ICt領域的經驗,提出了自己理解的智慧建築,而阿里在前年發佈的《智慧建築白皮書》,更是基於其雲計算的優勢,把建築業做為一個個“智慧應用商店”,搶佔未來大數據入口,並佈局更大商業生態的野心昭然與世。騰訊也已成立相關部門,佈局BiM+FM,並在自己的新大樓的集成了各種黑科技,打造智慧建築樣版工程。


     最後,在軟件與操作系統方面。許多跨行業的數字化企業,也開始入侵建築業。作為製造業最高端的產品全生命期管理(PLM)解決方案供應商,達索系統在進入建築工程行業時選擇了一條和傳統BIM軟件廠商不同的道路:其也把裝配式建築作為其發展重點,但並非著眼於今天市面上常見的普通建築,而是面向未來,思考二十年後的建築行業與今天將會如何不同,其3D體驗解決方案如何解決未來客戶將要面臨的問題。達索希望把大型製造行業行之有效的技術與管理手段帶入到建築工程行業。其堅持認為“如果我們能用製造業的方式去建造一艘航空母艦,那麼也應當能夠用製造業的方式來建造一棟建築物。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僅僅選擇一個新的軟件而不改變流程,或者改變流程而仍然沿用舊的軟件工具,都是很難取得成功的。全生命期的BIM軟件平臺是一個載體,它需要與企業的業務流程結合,把企業的知識、思想、行為固化下來,從而打造一個以3D數據為核心的、上下游協同集成的、企業級的業務管理系統”。最近我國有一些初創科技企業更是提出“建築操作系統”的概念,通過雲服務搭建安全、可靠的信息資源管理、計算和數據處理平臺,為建築行業中的規劃、設計、施工、生產、協同、運維等業務應用提供數據支撐。也都取得不錯的成就。


     總之,就像特斯拉不懂傳統汽車,卻要重新定義汽車並引領新的汽車業革命一樣,建築業又何況不是這種情況呢!隨著工業化數字化的衝擊,一切都在發生變化,其價值鏈上的每個環節都面臨來自跨界打劫的威脅,如果建築業抱殘守缺守著傳統思維,也可能只有面臨被徹底革命的命運!而且真的已近在咫尺!

建築數字領導力學院|第11課:跨界打劫與價值鏈重構(二)



   上節課談到,隨著建築工業化與數字化的深入推進,建築業和製造業的產業邊界在日益模糊,許多製造性企業進軍建築業,由於沒有狹隘的“工程項目”的思維束縛,反而能更好的“生產流程”的角度思考問題,並且利用自身的優勢再定義建築業,反而取得不錯的表現。而一些大型的科技巨頭很難介入建造施工過程則把眼光聚焦在了“建築產品”上,思考如何通過“數字+物理建築”定義建築物。也或為建築行業提供雲服務或其它信息基礎設施服務上……,這一切都給建築業帶來了新氣象。


    但是我們知道建築業並沒有想象的簡單,建築業本身上就是分層、分類、分市場的產業存在。如建築從結構上分包括:混凝土大型建築、混凝土小型建築、重鋼建築、輕鋼建築、木結構建築……等,每一種類型建築業其產品或生產過程被“顛覆”的難易度也不一樣。像輕鋼、木結構這些體量小、結構性本來就“模塊化”程度高的,可能整個生產方式都面臨變革,而那些大體量、大規模、複雜性的巨型建築,短期內可能主要被顛覆的僅是項目組織模式、工藝、管理模式上,而生產建造模式,還一時難有突玻!建築業的變革也正呈現“多期疊加”的現象。這些又深刻的影響了建築業的價值生態關係,呈現多種形式的價值重構狀態!主要包括以下三種:


    一是業務鏈整合。這種情況主要來自對過去“層層分包”模式的修復,強調一些大型企業同時整合設計、諮詢、採購丶建造等,提供“一站式的總承包服務/EPC”。這種模式考量的是一些大施工企業的設計、施工、投融資、及系統整合及管理等多種能力,需要通過一定的企業兼併重組完成。而且,我國部分工程建設業主缺乏總承包意識。大多數項目業主仍然習慣於傳統的設計、施工分別招標,這為工程總承包的開展增設了障礙。但是不管怎麼說總體而言仍然是項目組織方式上的整合,整個生產模式還是在傳統基礎上的優化,還並不是顛覆!


     二是產業鏈整合。就像今年初網上熱炒的孫正義投資的美國全棧式裝配式建築企業。其完全就是採取工業化思維方式,採用訂單式管理,採用自動化、模塊化及精益流程的生產方式,同時在生產過程大量採用了製造業的Mes系統,完全就是一幅工業化場景,也是一些製造業性最容易入侵的領域,甚至有可能未來的主要建造商就是製造業企業。這種產業鏈整合更加考量的是對構件標準化能力與製造流水線系統的開發或整合能力。目前還是集中在輕鋼結構、木結構及一些小型的建築方面。


   三是平臺化整合。隨著BiM+雲大物移智技術的發展,進入數字化時代,越來越多的企業主體開始合作搭建多種形態的線上線下結合的平臺,促進各參與方“從價值鏈向價值環轉變”與資源配置組合。一種是線下各種的建築產業聯盟、項目管理聯盟,一種線上的數字化平臺,如:建築產業互聯網平臺、設計雲平臺、項目總承包平臺、建造雲平臺、智慧運維雲平臺。這些平臺或整合了價值鏈上某一環節的多參與方企業,也可能是多環節的相關企業,甚至是全產業鏈的數字平臺。


     當然,以上三種模式並非各自孤立的存在,許多企業都在結合自身發展情況採用了或加入以上兩種或三種價值鏈整合模式。導致並加快了建築產業進入價值鏈整合與重組的時代。



更多新視點請掃描下面二維碼,進入數字領導力學院



https://weiwenku.net/d/109270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