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排輾轉多地 熱情球迷一路追隨:“我們在橫濱等你們!”

新民體育2018-10-18 07:33:41

視頻集錦:中國3比1勝俄羅斯


“中國女排,我在橫濱決賽等你們!”前天中俄之戰後,大阪中央體育館的現場主持採訪一名,他用中文大聲說出女排粉絲的心聲。從札幌到大阪,從大阪到名古屋,球迷從四面八方趕來,一路追隨中國女排。他們之中,有當地華僑、有歐洲鐵桿粉絲,還有懷揣中國女排情結的日本人。橫濱決賽三分之二的球票,已被中國女排粉絲預訂。


圖說:中國女排在日本備受追捧(網絡圖)


日本女翻譯 兒時夢想成真


隨隊給中國女排當翻譯,大阪人松本說:“在我們那個年代,是日本家喻戶曉的明星,我到現在都不敢想象,自己能成為中國女排的翻譯。”


松本是一家日企職員,曾在中國工作過幾年,中文流利。這次擔任志願者,她不得不向公司請假,“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錯過?”松本回憶道,她小時候,日本人管高個子女生都叫“郎平”,“儘管當時日本女排很火,但郎平在日本的人氣,不輸日本女排。”

圖說:郎平與松本參加發佈會(網絡圖)


當兒時的偶像站在自己面前,松本發現,郎平並沒有“高高在上”,而是那麼的平易近人。新聞發佈會上,由於中國記者的語速太快,松本沒能理解,正準備問郎平,郎平卻貼心地跟她說,“不用麻煩了,我直接回答。”


2020年東京奧運會志願者報名工作已經啟動,松本還不確定自己是否報得上名,“希望這次服務中國女排的經歷,能給我的履歷加分。如果當不上志願者,我會買票去看中國女排的比賽。”


圖說:“波蘭爺爺”約瑟夫(網絡圖)


波蘭老爺爺 送郎平八音盒


球迷中的大紅人,非波蘭老爺爺約瑟夫莫屬。身穿紅色中國隊隊服、一手拿“中國加油”的橫幅,一手舉著長焦單反相機,他很容易在球迷群眾被人認出來。


2013年瑞士女排精英賽,約瑟夫第一次在現場觀看了中國隊的比賽,從此開始見證這支隊伍的成長,也成為了朱婷、曾春蕾等人的老朋友。


圖說:郎平與約瑟夫握手(網絡圖)


約瑟夫喜愛攝影40年了,如今,他成為球迷群體中的專業女排攝影師,在一位中國女球迷的幫忙下,他開通微博,上傳了很多中國女排的照片。每場比賽前,中國球迷爭相上前同他合影。記者賽前想同約瑟夫多聊聊,約瑟夫卻擺擺手說,“不要採訪我,你應該採訪中國女排,她們才是主角。”


郎平在一場比賽結束後特地向約瑟夫表達問候,約瑟夫拿出精心挑選的禮物——一個排球八音盒,交到了郎平的手裡,他告訴郎平:“我已經買好了橫濱決賽的球票,相信你們會打到最後。”

圖說:熱情的中國球迷(網絡圖)


日本華僑 看比賽像回家


在日本工作了10年的夏詩雨,總會待在看臺的最高層,他帶了一面巨形國旗,在比賽中不遺餘力地揮舞著,同以往看足球亞冠聯賽不同,夏詩雨說,看中國女排比賽更爽,“中國女排是三大球項目中,唯一能同國外強隊抗衡的隊伍,而且,在日本的比賽就好比是我們的主場,讓我們有挺直脊樑的感覺。”


圖說:中國球迷一路追隨女排(網絡圖)


上海人楊先生於上世紀80年代初東渡日本,他依稀記得,當初同為上海人的汪嘉偉在日本掀起的一股熱潮。“汪嘉偉剛來日本打球時,我們特地去看他的比賽,同他面對面交談過,他的比賽總能帶給我們一絲親切感。楊先生說,“我和我太太同汪嘉偉、郎平都是同時代的人。漂泊在外多年,看中國女排的比賽,好像回了家。”


據日本當地華僑介紹,他們開設了四五個女排粉絲群,自發組織觀戰。除了華僑,還有不少是從其他國家趕來日本的中國球迷。目前已經有2000多名中國女排球迷預訂了橫濱決賽的門票,他們堅信,中國女排會闖入決賽,他們要陪伴中國女排一路走到底。


(新民晚報特派記者 陶邢瑩 名古屋今日電) 



往 期 推 薦



1. 還記得當年申花的外援瓦洛佳嗎?我們在聖彼得堡找到了他


2.10年後,你還記得2008年的那個夏天嗎?記憶裡的那些人他們去哪兒了?


3.與郎平同時代的“網前飛人”汪嘉偉:我雖遠離排壇,但永遠心繫排球


關注新民體育,獲得更多新鮮體育資訊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