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深港高鐵催生一小時生活圈 粵港合作再提速

時代週報2018-10-18 13:27:57



10月15日,從西九龍發出的動車G6526駛過慶盛站,停車兩分鐘,這距離動車從香港發出的時間才過去不到1小時。


隨著廣深港高鐵全線開通,早起到廣州喝早茶,中午到深圳萬象城跟朋友吃午飯,晚上在香港與家人共進晚餐,這樣的生活正成為現實。


來往的時間大大縮短。以香港市民為例,他們無須轉車便可直達廣州南、慶盛、虎門、光明城、深圳北、福田6個短途站。從香港西九龍到深圳福田由原來的45分鐘縮短到14分鐘,到廣州南的時間從2小時縮短到48分鐘。



“過去往返香港與廣州南沙,坐船需要一個半小時,關鍵是班次很少,最後一班船是下午4點 ,之後要回來就得從深圳中轉,需要將近三四個小時。”長期往返香港與廣州兩地的向時代週報記者介紹。如今廣深港高鐵開通,從西九龍站直接到南沙慶盛站,不到1個小時,而從廣州南站到南沙也十分方便,這解決了長期困擾呂冬的出行問題。


粵港之間的旅行、探親、就業、創業、生活都更為便捷。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向媒體表示,廣深港高鐵的開通,讓香港邁入高鐵時代,不僅把香港與總長超過2.5萬公里的國家高鐵網絡連接在一起,更會推動香港的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改善,有利於更多香港人進入到內地工作、學習和生活。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院長申明浩也體驗了一把廣深港高鐵,他在接受時代週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高鐵極大地壓縮了香港到廣深的時空距離,實際上使得廣深港可以進一步一體化,甚至同城化。


1小時生活圈


像G6526這樣每天往返於粵港兩地的廣深港高鐵動車組共有70對,高峰時期達114對,大灣區核心城市正真正步入“1小時生活圈”。


香港科技大學南沙霍英東研究院(以下簡稱“霍英東研究院”)先進材料研發部總監呂冬,博士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簡稱“”),他時常需要往返於廣州南沙與香港之間。如今,廣深港高鐵開通以後,他對大灣區步入“1小時生活圈”感受強烈。


“高鐵沒開通前,每當我們在港科大開會晚了,就需要住在香港,第二天才能趕回廣州。”呂冬說,而如今他已經可以從容往返於兩地之間,哪怕開會到晚上10點,也有高鐵可以回到廣州,“不用耽誤第二天的工作。”


呂冬曾乘坐廣九直通車往返香港,但往往要耗時兩個小時才能到達廣州。如今廣深港高鐵的開通,在他看來,粵港兩地的互聯互通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我相信這將進一步提升粵港兩地合作的便利性、可能性,頻率和效率也會有很大的提高。”


得益於廣深港高鐵開通的,還有港科大的科研工作者們。據呂冬介紹,高鐵的開通增加了港科大教授們與內地的聯繫,可以進一步幫助港科大的教授們在內地轉化科研技術。而從前受制於交通狀況,港科大的教授們往往需要花一整天的時間來參與溝通內地的合作項目,由於路上花費的時間多,效率十分低下。


“如今他們可以下午從港科大出發,晚上溝通完就可以返回香港,這樣可以保證他們有半天的時間用於其他的工作。”呂冬認為,這對於加速香港的科研技術在內地轉化是非常有利的。南沙霍英東研究院是港科大在內地科研技術轉化的重要平臺,在呂冬看來,高鐵開通後,將有更多港科大的科研資源投入其中。


在今年6月,港科大方面就已經看到了廣深港高鐵開通的紅利。港科大已初步計劃在慶盛站旁建立分校,而港科大的教授可以實現一小時內直達慶盛站,上完課再返回香港。


高鐵沿線大招商


隨著廣深港高鐵全線開通,沿線招商也火熱起來。


今年8月,廣州市番禺區政府赴香港舉辦“廣州南站商務區主題招商推介會”,吸引了16個投資項目一併簽約入駐廣州南站商務區。其中,香港李錦記集團華南總部落戶,預計總投資達30億元,建設約4萬平方米的綜合體。


正是依託於廣深港高鐵的開通,廣州市番禺區政府計劃將廣州南站打造成為港人港企北上的“橋頭堡”。據番禺區政府介紹,廣州南站商務區規劃用地面積超36平方公里,核心區4.5平方公里,已吸引包括香港龍頭企業等一批企業進駐,在建項目的投資超過63億元。


位於廣州市南沙區的慶盛站,也是粵港合作的重點區域,面積為8平方公里。去年9月,廣州市政府就已經宣佈,將把南沙慶盛樞紐區塊打造成為粵港合作重點產業園。


高鐵經濟的效益蘊藏在巨大的人財物的流動中。據統計,截至10月9日,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開通以來接載乘客約88萬人次。而根據鐵路部門的預測,到2020年左右,廣深港高鐵年均客流量將達8000萬人次,相當於把高鐵沿線廣州、東莞、深圳和香港四大城市的常住人口移動兩次。


“高鐵開通,香港的旅遊和零售等行業最先受益。”申明浩向時代週報記者指出,但最重要的是形成了一個高鐵沿線,高鐵沿線串聯起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再加上港澳的高科技產業和金融服務業,對珠三角地區的很多加工製造業將起到轉型升級的作用。


從產業協同到深度融合


改革開放以來,粵港的合作形成了“前店後廠”的模式,以及近年來逐漸形成的“前研、中廠、後市”的模式。香港負責高端研發,珠三角負責產品的孵化,內地則是一個龐大的市場。


時代週報記者從霍英東研究院獲得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該研究院獲得立項的各級政府財政支持項目與商業項目共計570餘項,項目總收入已超過2.79億元人民幣,服務企業達174家,帶動企業研發投入超過8.7億元人民幣。


“香港是高科技人才的聚集地,國家定位的國際科創中心,香港每年都會有大量的創新人才和技術產生,結合廣州、深圳、東莞的產業基礎,有利於產學研一體化的發展。”呂冬認為,這也是大灣區城市間資源互補性的體現,也是粵港合作的題中之義。


如今隨著大灣區基建通達,粵港澳三地的產業協同模式,正逐漸向深度融合發展。


在呂冬的感受中,從香港到深圳的高鐵不到20分鐘,比在香港坐地鐵的時間還短。“當1個多小時的路程,壓縮到20多分鐘,這個提速是質的變化。”他告訴時代週報記者,高鐵讓香港與深圳之間幾乎沒有了城與城的概念,如果兩地的通關能夠進一步簡化,兩個城市之間的融合將是跨時代的。


“高鐵對於經濟的整合,產業的整合,包括高端人才等資源要素的流動,都有著比較大的推動作用。”申明浩認為,當城與城之間的基建不夠通達的時候,更多的需要一種產業協作,而當基建通達時,就可以向著一體化、同城化的方向去融合發展。



如果可能、那就走在時代的前面


如果不能、那就同時代一起前進


但決不要落在時代的後面


 ——布留索夫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