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中國版“塔莎奶奶”,一天到晚不務正業,卻把日子過成世外桃源

匠心之城2018-10-19 14:18:17

▲關注匠心之城,遇見詩意生活

今天匠匠要說件大大滴事哦,

微信又㕛叒叕改版啦,

不少粉絲反映時常找不到匠心之城,

為了讓大家能第一時間瀏覽到匠心美文,

請大家不要客氣地置頂吧。

點擊上方 “匠心之城 ”  → 點擊右上角“...” → 點選“設為星標  

這樣就能每天準時相約啦



我從未活得

像現在一樣自覺而清醒。


塔莎小姐


“只在年少時擁有年輕,

是件可怕的事情。”

說這話的塔莎奶奶92歲了

還在自建的18世紀風格農莊裡,

紡線織布、烤麵包制果醬、

繪畫、柴爐熬湯······



她從沒放棄過夢想,

也不過度勉強自己,

以自然樸實的方式,

享受每一天生活。




時至今日,

塔莎奶奶早已是

無數女性追逐的人生偶像。


可從來沒有人,

像塔莎小姐那麼勇敢,

把自己徹頭徹尾地

活成了塔莎奶奶的樣子。



塔莎小姐說,

讓光陰閒過,

時間慢下來,

沒有過多的慾望。

在夢想中生存下來,

無論如何自己都是幸運的。



塔莎小姐原名花合子

從鄉下來南京一晃眼已經十多年頭。

從前,日日淹沒在熙攘的人流

和硝煙四起的名利中,

已儼然是城裡人。



風穿越三十多年前,

雞叫三遍,低矮斑駁的老宅,

帶著露珠的牽牛花爬上木質的窗格。

花合子聽見悅耳的鳥鳴,

和不知誰家的犬在吠。




四方餐桌上,

一碗熬到泛油光的白米粥,

一個鹹鴨蛋,

永遠的在那裡等候著她。

有點昏暗發黴的廚房裡,

儲著糧食,白菜和油鹽。

牆壁上掛著鋤頭,鐮刀和油燈。



芨芨草、蒲公英、狗尾草,

螞蚱、瓢蟲、蜻蜓、金龜子······

在城市的鋼筋水泥裡生活的花合子,

對童年這些所有溫暖的記憶,

愈加懷念和鮮活起來。



三毛曾說,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畝田。

但花合子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老老小小的一大家子,

就是眼前的苟且。

可她想做一個不被改變的人

憑一己之力堅守自己的一畝三分田。



6年前,

花合子從繁華的河西,

搬到江北雜草叢生的小院時,

所有人都覺得她瘋了。



幾年後,木香凌霄爬上四樓高、

紫藤低垂、歐月怒放,

被花刺被蚊蟲叮咬的孩子,

在花園不管不顧地奔跑;

連她家的阿貓阿狗,

都開始讓人羨慕流連



這時候,

恰巧隔壁鄰居要賣房,

多麼好的契機!



和自家小院並鄰,

開一個互通的小門,

就可以給”家人們”更大的空間。

似乎都沒有理由拒絕這上天的美意。

哪怕隔一棟房,她都肯定不會接手。



“等我們老去,就鄉間買一處房。窗前種些素雅的花和莫奈的歐月,房後種上兩壟韭菜和三壟大蔥,還有黃瓜、辣椒,幾棵向日葵······”


花合子身邊的好友們說得唾沫橫飛。




卻還是駐足在原地,

等待著三四十年後的老去。



花合子等不及自己老去,

更怕還沒老已沒了這份心氣勁兒。




三間房加一個小院,

還有隔壁自己家質樸的老人和孩子,

就是“塔莎的家”。



負責經營管理的花合子,一點一點

把兒時的記憶、自己的嚮往,

和對偶像塔莎奶奶

深沉的愛和敬意,糅合在一起。



談不上什麼固定的裝修風格,

但大量拼布的棉麻簾子,

是塔莎風格里不可缺少的元素之一。



花合子兒時生活在鄉下,

家中窗簾和床品,

都是母親用碎布頭縫製,

甚至書包上鑲著的木耳花邊,

都是她眼裡最美的裝飾品。


花合子縫製的木耳邊親子包


塔莎花磚,

既是點綴也是標配,

是塔莎系列專屬風格御用。

小眾的東西,終會吸引小眾的人



瓷磚的邊角料,

塔莎也捨不得扔了,

讓師傅把它們鑲嵌在  

桌子和衛生間的門上。 




用收來的老榆木  

和松木做裝修材料,

才讓注重環保的花合子更安心。




臥室裡的每一件擺設和裝飾品,

都是精心挑選。



寧缺毋濫的標準,不僅體現在  

溫暖柔和的床品和布藝上,

這裡處處流動著脈脈溫情。




嗜書如命的花合子,

寧靜舒適,才是書房的天然屬性。




香茗和好書,

恰似這裡客人的靈魂伴侶,

一起停駐在這悠然的時光中,

忘了歸途。




而用餐區則常常是這裡的主角。

舉辦沙龍、Party、聚會,

撲鼻的飯菜和歡聲笑語  

溢滿了角角落落。



通往院子的門,花合子用了  

日式簡約素淨的日本元素,

大氣地接了一院的繽紛芳菲。


改造前與改造後


80㎡的小院,

對南京城裡普通市民來說,

已是奢侈的存在。



滿園的春色盪漾,迷了眼撩了心,

來了的人不咔咔咔拍過癮,

就像吃虧了一樣。



理所應當的,“塔莎小姐的家”

就成了花合子的攝影基地。




拍攝、旅行、文字、收藏

一直是花合子的心頭好。

無論是“塔莎小姐的店”,

還是“塔莎小姐的家”,

花合子說,我們在一起的姐妹們,

賺錢只是為了生存,

更多的是實現那份情懷和夢想。



現實有時候太不忍直視,

在塔莎,我們可以喘口氣,

尋求繼續前行的勇氣。



花合子在世俗的眼裡,

從不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

東南大學的工科女,卻落腳在省文聯,

做一份閒散穩定,不用坐班的工作。

領導覺得才氣十足的文藝女青年,

一天到晚“不務正業”,可惜了滿身才氣。



可花合子心裡明白,

“很多人以為的更好的生活,

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所有生活中的動人瞬間,

都值得永存於鏡頭。



花合子說自己是戀物癖,

收藏了幾萬件古裝

明清的衣物飾品、國外中世紀著裝,

特別是一些中國老的手繡服飾  

和國外的古著類。


花合子的超模:婆婆、媽媽和女兒


十幾年來,收藏各種古舊物,

花了她大部分的積蓄。

因了這一點,

攝影、民宿、西餐都是為了,

讓自己的愛好不至於太辛苦。



能在自己的情懷和夢想中收支平衡,

已然是一件幸福的事。



來到這個奔跑的世界,

讓花合子無比感恩的是,

老天賜予她一個  

怎麼也愛不夠的女兒。



花合子每天用柔和、寧靜、

原諒、微笑、向上,

滋養著小天使。



她不懂什麼叫富養,“對我這樣一個小門小戶人家的姑娘來說,富養唯一的概念,就是給她足夠的自由,正確充足的愛,有一個好的性情吧。



“嘟嘟是個特別有靈氣的姑娘,總是喜歡喊媽咪姐姐,大聲且歡快!她知道我愛聽,喊得我笑彎了腰還不停喊。乖乖,我生命最寶貴的傑作喲。”



小丫頭,這輩子,我只想疼你。

只要有媽媽在,

你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孩子。



我愛你,餘生終究太短,

我一天天發現你的平凡,

同時卻一天一天更深切的愛你。



過去的36年,花合子覺得

自己從未活得

像現在這樣清醒自覺,

沒有過多的慾望,

保持內心的寂靜狀態和全神貫注。



倦了維護人情往來和計較瑣碎之事,

無需再寫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不想再戴著所謂才女的頭銜,

我就是一個愛刷娃的普通母親,

就是一個愛著吃喝拉撒的俗女子。



我不過是樂得讓自己閒下來了,

看著日頭一寸一寸在矮牆上游移,

樹葉的陰影碎落在地上,

疊成幽幽寂寂的樣子,

只覺得有一種閒靜微妙之感。


我不再需要掐著鬧鐘撕著日曆奔跑,

每天太陽晒到屁股的時候,

我就知道我該起床了。



花合子比誰理解得透楊絳先生的話: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



她只希望自己   

在時光的流逝中,

慢慢成為單純的人。

筋疲力盡時,

想起告訴自己,

等等吧,等等靈魂。



為了生活,

我們可以每天勤勞工作,

但不能為此而失去生活的樂趣。



保持對生活的熱忱與敬畏,

儀式感常在,善良也常在,

日常煙火瑣事一樣樣要做。



梭羅說的沒錯:

一個人若能自信地  

向夢想的方向行進,

努力經營所向往的生活,

是可以獲得通常意想不到的成功的。

無疑,塔莎小姐已然  

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唯願我們  

在途經的歲月裡,

在四季的流轉中,

心藏陽光,不染纖塵,

素心向暖,淺笑安然。

餘生,只做自己的風景


- END -

感謝塔莎小姐接受匠心之城專訪,

文章所有圖片均由塔莎小姐提供。

轉載須知

轉載時後臺回覆“轉載”二字,

無授權圖片的童鞋會被舉報的哦!


https://weiwenku.net/d/109288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