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丹青:歷史語言學在中國的廣闊空間

今日語言學2018-10-20 15:15:06

編者按

本文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所長劉丹青研究員於2018年10月20日在中國語言學會首屆學術研討會上的致辭。


-----
-----

中國語言學會歷史語言學分會今天舉行首屆學術研討會了,這是中國歷史語言學界的歷史性時刻。語言研究所從一開始就大力鼓勵和積極支持歷史語言學分會的籌建,但是我本人因故未能參加成立大會。這次借首屆北京研討會之機,特意來到歷史語言學重鎮首都師大,送上語言研究所和我個人的遲到的祝賀,並向為籌備此次會議做出貢獻的首都師範大學校、院領導和師生及學會的領導表示衷心的感謝。祝歷史語言學分會在新時代學術繁榮的大勢中凌空展翅,穩健高飛,在中外交匯、時空交融的歷史語言學領域創造歷史、再建輝煌。我也堅信這一祝願一定會成為現實,因為歷史語言學在歷史悠久的中國具有特別廣闊的發展空間,所以今天我發言的題目就是《歷史語言學在中國的廣闊空間》。



歷史語言學自帶顯赫家世。一方面,作為普通語言學的一個分支,歷史語言學是現代語言學的創始學科的嫡系傳承,歷史比較語言學是十九世紀科學大飛躍中整個人文科學的一門領先和典範學科,其所取得的成果得到學界的廣泛好評,包括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高度稱許;另一方面,歷史語言學又植根於中西數千年語文學尤其是中國傳統小學、樸學的豐厚土壤,通過吸收古典語言文字之學的營養並採用基於現代科學觀念的語言學方法,形成與語文學分工有別的現代學科。這些背景,使中國的歷史語言學在語言學大家庭裡有著較高的學術起點。


在二十世紀初以來幾代中國學人的積極探索和辛勤努力下,歷史語言學始終站在我國語言學發展的前沿領域,對國際上歷史語言學每個階段的前沿發展都反應敏銳,並且能通過以漢語及中國境內語言為對象的歷史語言學研究成果和理論探索,為人類語言的歷史語言學研究提供中國特有的強大推動力。從基於跨方言音韻比較研究的中古音近代音乃至上古音的構擬,到漢藏曆史比較語言學和廣義漢藏語系的初步建立;從語法化詞彙化學說的同步引進和快速發展繁榮,到語義地圖模型對詞彙史語法史研究的促進;從南北古今各種語言接觸現象影響語言歷史演變的研究,到中國特色歷史層次分析法的興起和發展,從跨語言的類型學視角的語言演變研究,到關注語言社會共變的社會語言學視角的語言動態研究。百年來歷史語言學在中國的發展繁榮,足以讓我們如數家珍。歷史語言學分會的成立,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新學會的誕生,必將更好地團結各路學者,整合學術資源,拓展溝通平臺,推進科學範式,促進中外交流,為歷史語言學的發展提供中國學者群體的創造性貢獻。


中國語言文字的歷史和現實,為歷史語言學的發展,提供了特別廣闊的空間,像高遠的藍天,像浩瀚的大海。首先,中國有世界上少有的連續數千年的文明史,並且有注重歷史記載和文學文化創作的傳統,漢語漢字也因而成為連續使用至今的語言文字系統,留下了漢語漢字在傳承中演變創新的巨量文獻語料,成為歷史語言學研究的資源寶藏。其次,中國主體民族漢族和一些少數民族都很早就有語言文字之學,歷代語文經典著作同時富有資料價值和學術營養,歷代學者的眼光、見地、思路和師承傳統都具有值得深挖的當代學術價值。其三,漢語具有極其廣闊和多樣化的方言分佈,歷時層面的演變常常以不同程度和方式投影在共時的地域層面,為探究漢語的時空互變關係提供了大量的材料和課題。其四,以農耕型社會為主的多民族語言社會,加上不同規模和方向的移民潮,形成了中國特有的語言接觸生態,為歷史比較語言學和區域語言學、地理語言學的互動提供了用武之地。


中國語言文字的特性和生存發展形式,為中國的歷史語言學研究打上了鮮明的學術特色,也帶來了一些特有的課題,包括漢字作為非表音文字帶來的種種現象,需要中國的學者付出特別的努力。


漢語歷史語言學的最大特點是,和音韻研究相對隔閡,各做各事。根本原因是國人習慣上把漢字記錄的文本視為一套同質的文本,事實上不完全如此。歷朝歷代,人們都誦讀那些經典的名詩名篇,但是實際上用的是各代地方各自的當下語音,並沒有還原古人寫作時的原生態。我們的漢語詞彙史語法史研究,也是把漢語歷史文本當作自足的文本,每個詞項、例句都用研究者自己的語音讀出,只在面對字詞複雜扭曲關係時,才搬出一些點對點的語音關係,即某字和某字同聲同紐旁轉對轉等等,而並沒有依託一個反映文獻自身年代實際讀音的完整音系。這樣的研究,方便詞彙語法研究擺脫音韻的糾葛,材料變得清晰乾淨,但是,也因此掩蓋了很多客觀存在的現象,有些可能是非常關鍵的現象。尤其考慮到現代普通話的音系是一個比上古中古簡化得多的音系,我們今天口中念出的古代文本的詞句,並沒有完整反映文本所在時代的實際音義關係。在離漢藏語分離可能還不太遠的上古漢語中,由於漢字不能精確記錄細微的形態變化,或不同的漢字以不繫統的方式記錄了一些形態變化,純漢字文本的研究可能無法反映當時的構詞法和語法系統的全貌。再如中古近代以後的文本,有些可能帶有濃重的方言特色,單純基於漢字文本、不考慮音系的詞彙語法研究,也可能無法提供彼時漢語的真實寫照,也難以精確回溯演變的歷史。這與拼音文字形成鮮明的對照,例如研究英語歷史時,即使是僅僅幾百年前的喬叟時代或莎士比亞時代,研究者面對的也是當時的拼音記錄,讀出來的大致就是古代的原聲,詞形形態虛詞的古今差異纖毫畢現。這類細微之處,在單純依賴漢語文本的詞彙語法研究中,可能就會多多少少被忽略。


因此,穿過漢字表層透視字詞關係、音義關係、語音和語法的關係,將音韻研究與詞彙語法研究更加有機地結合起來,應該是中國歷史語言學今後應當著力加強的一個方面,這也正是歷史語言學分會成立的重大意義所在,因為它提供了突破漢語史傳統分支學科界限的平臺。我們期待分會在這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如此得到的成果,將有助於中國歷史語言學的進一步昇華,更容易讓成果走向世界,為人類語言的歷史語言學研究做出更大貢獻。人類語言的一項本質特徵就是永不停息的發展演變,歷史語言學是揭示語言演變規律的語言學核心學科,植根於數千年文明史的中國歷史語言學一定能為此做出突出貢獻。


祝歷史語言學分會首屆研討會圓滿成功,收穫豐盛。


謝謝大家!


開幕式現場


>>>中國社科院語言所網信室編輯

今日語言學 


語言之妙    妙不可言


 


長按指紋,識別加關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