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法國當高官必須先“蹲監獄”?

法蘭西3602018-10-23 06:07:14

作者 |柳莊人© 法蘭西360

在法國,一個有志向的年輕人要想成為國家最高級行政官員(haut fonctionnaire)或政務官員(élu,民選官員,議員),通常都必須經受兩項“考驗”:一是“蹲監獄”,二是跑()“屠宰場”......

“蹲監獄”指的是讀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


因為按規定,法國政府綜合行政部門的十幾個最重要的官員職系(corps)通常只有國立行政學院畢業生才有資格進入;這些職系包括:國家行政法院(Conseil d’Etat)﹑國家審計法院(Cour des comptes)﹑財政監察總署(Inspection générale des finances)﹑外交與領事官員職系﹑專區區長與省長職系﹑行政監察總署﹑社會事務監察總署﹑行政法庭及大區審計法庭法官職系﹑高級民事官員職系與巴黎市政府行政官職系等等。按照法國的官員體制,通常只有這些職系的成員才有可能擔任政府各部委的司局長等高級官員職務。

換一句話說,整個法國的行政機器事實上都掌握在國立行政學院建校七十年來培養的近七千名(約四千多在職)被法國人稱作“埃納克(énarque)”的畢業生手中。國立行政學院因此被看成是一所“權力學院(école de pouvoir)”。


1991年,當時的社會黨克萊鬆(Edith CRESSON)政府作出決定,將國立行政學院搬到斯特拉斯堡。該決定作出後,經過16年的漫長籌備和拖延,學校最終搬入了斯特拉斯堡市的一座經過全面改造的監獄內。

這座老監獄興建於1734年,建在一個14世紀的廢棄修道院和一所1520年建成的梅毒病人小醫院(Hôpital pour syphilitiques)的地基上。


據說這所監獄還與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有關。托克維爾當年去美國考察民主和監獄回來後,做了兩件“青史留名”的事:一是寫成了著名的《論美洲民主》,至今還是法國高中生考Bac哲學科目和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學生的必讀書籍;另一件是建議法國國王按照美國的模式改造修建現代化“模範監獄”,以改善犯人的囚禁條件。而這座設在斯特拉斯堡的“聖瑪格麗特監獄(Prison Sainte Marguerite)是法國第一座經改造後成為“模範監獄”的囚禁場所。監獄一直到1988年才被最終關閉。

1991年,當克萊鬆政府決定將國立行政學院“驅逐”出巴黎,搬至斯特拉斯堡時,斯特拉斯堡市政府便把這座廢棄的監獄脫手,賣給了國立行政學院;學院對監獄作了全面整修和擴建,也完整地保留了臨街的“梅毒病人”醫院( !)。在改造過程中,建築設計師還特地保留了原先樓房的某些“模範監獄”的特徵,如寬敞的上下樓穿通的牢房監視和空氣對流甬道等......

2005110日起,法國國立行政學院終於將學生的全部課程統統遷到了斯特拉斯堡,開始了全體學生在當高官前必須先“蹲監獄”的歷程......


關於法國國立行政學院從巴黎搬至斯特拉斯堡“監獄”這一故事,在法國有兩大闡釋流派:一些對法國行政高官和精英心懷嫉妒﹑不信任﹑甚至惡意的人們,終於從這兒看出一個“隱喻”,禁不住要冷嘲熱諷一番:嘿嘿,原來這幫人是註定了要從“監獄”走向“監獄”的!更損一點的,甚至會說,也好,乾脆讓他們“進去”後不要再出來......

還有一派則對此持一種積極正面的態度和眼光,而他們為此常常搬出來的論據,是法國著名作家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的一句名言:“開辦一所學校,就是關閉一座監獄(Ouvrir une école, c’est fermer une prison)”;雖然因果含義有所不同,倒也符合“關閉監獄”和“開辦學校”這兩個主要語境元素......

這是讀法國國立行政學院就是“蹲監獄”這一“邪說”的由來。

那麼,為什麼又要光顧“屠宰場”呢?


個解釋比較簡單:因為正對國立行政學院原大門(也即今天還能看到的原來“梅毒病人醫院”旁)的馬路對面,有一家咖啡酒吧,名叫“A l’abattoir(在屠宰場)”,是年輕的“艾納克們課餘經常光顧的場所,他們通常意氣風發地在那兒高談闊論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當然偶爾也會在那兒吸幾口北非水煙(narguilé)......

在法國,人們常常由於對“艾納克”們的來歷不瞭解,而一味嫉妒或歧視或誹謗他們,把對政府的一切不滿都遷移到“艾納克”的頭上。這在很多時候,其實是沒有道理,很不理性,也很不公平的。

因為不管怎麼說,至少,人家畢竟是“蹲監獄”和跑“屠宰場”出身的,你呢?能跟人家比麼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