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憲法委員會為什麼愈來愈“厲害”?

法蘭西3602018-10-23 06:10:41

 

作者|儒思憂|© 法蘭西360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法國的“憲法委員會”是一個讓人一聽名稱就昏昏欲睡的機構,普通百姓不是對它的存在和職能毫無所知,就是以為這是一個跟自己“八鞭子打不著”的“衙門”,所以根本提不起對它的關注和興趣。

 

然而,自從2010QPC(合憲性優先問題)”程序正式生效以來,這種狀況正在改變。“憲法委員會”雖然還沒有象電視肥皂劇或真人秀節目那樣受熱捧,但已不象以前那樣顯得陌生和遙不可及,有人甚至已開始感覺到這個機構正在變得愈來愈“厲害”......

 

的確,QPC”程序正在深深地改變法國的司法景觀。

 

QPC(合憲性優先問題)”賦予在法國的每一個可被法院判決的人(justiciable)就法國所有現行有效的法律或某一法律條款向憲法委員會提起“合憲性”審查請求的權利,並通過憲法委員會的“事後”合憲性檢查,清除現行的“違憲”惡法。

 



依照法國國家行政法院前()院長讓–馬克索維(Jean-Marc SAUVE)的說法,QPC程序”使得憲法委員會的法庭向普通公民開放,大大加強了憲法委員會的“自由和基本權利保護者”的角色(protecteur des libertés et des droits fondamentaux)

 

201031日至20154月的五年中,法國憲法委員會已對受理的465項有效請求總計作出395項裁定,這些裁定勾勒出了法國目前正在生效的法律的合憲性面貌。據憲法委員會公佈的統計,在它已作出的裁定中,56.2%確認了相關法律的完全合憲性, 14.1%有保留地確認了被審查法律的合憲性;而經QPC程序”後,被憲法委員會宣佈為完全違憲的法律為14.6%,部分違憲法律也達9.3%

 

法國憲法委員會通過QPC程序”作出的不少違憲裁定在法國引起了很大反響,已成為公民使用憲法抵制違憲法律,維護憲法所保證的權利與自由的範例。

 

例如,憲法委員會於2010528日作出的第一個QPC(合憲性優先問題)”裁定,宣佈受爭議的1981年﹑2002年和2006三部財政法律的相關條款因與平等原則相悖而違反憲法,結束了居住在同一國家的法籍和外國籍老兵退休金待遇不一的不平等現實,使曾為法國軍隊效勞的阿爾及利亞籍老兵的權益得到伸張與保護。

 

又例如,憲法委員會2010730日作出的一項QPC(合憲性優先問題)”裁定宣佈《刑事訴訟法典》中與普通法羈押制度(régime de garde à vue)相關的所有條款均屬違憲,並由此廢除了這些條款;這一決定迫使法國政府制訂一項“能提供恰當擔保,並能保證保護被告方權利”的新法律草案;為此,法國議會已於2011411日通過一部法律,允許律師從羈押的第一小時起便能與委託人見面,對其提供協助。

 

同樣,憲法委員會還通過其20101126日的QPC(合憲性優先問題)”裁定迫使法國議會對1990624日法律管轄的精神病患者非自願住院規則進行重新審定,以便使得精神錯亂病人的個人自由得到保障。

 

除了這些雖然媒體不事渲染但卻具有長期性﹑體制性影響力的裁定外,法國憲法委員會在這幾年中還對多起很敏感﹑很棘手的與政治社會時事相關主題的合憲性審查,引起整個社會和輿論界的強烈反響。其中特別具有象徵意義的三項裁定是: 20121229日宣佈《2013年度財政法律》關於徵收75%所得稅的規定為“違憲”的裁定﹑201374日宣佈法國前總統薩柯奇2012年總統競選開支財務帳目不合法的裁定以及2013518日宣佈“同性配偶婚姻法律”符合憲法的裁定。

 

在事實上,憲法委員會的這三項合憲性裁定,一項推翻了現行總統奧朗德旨在履行競選諾言的政策主張,一項公然無視前總統的“權威”認定其行為“違法”,另一項則不顧極端保守勢力的強烈反抗,肯定了同性戀婚姻這一社會演變,對這些引起法國全社會高度關注的問題,表明了符合憲法原則的立場。

 

法國憲法委員會的這些QPC(合憲性優先問題)”裁定如同一個個歷史裡程碑,除了表明憲法在法國已成為一件和每個人都具體相關的事,以及法國人已開始習慣於使用這一嶄新的權利之外,還反映了法國憲法委員會職能的又一重大演變。

 

法國憲法委員會自從1958年成立以來雖已逐漸經歷了幾次變遷,而這次QPC(合憲性優先問題)”帶來的變化卻可稱得上是“脫胎換骨”:它使憲法委員會成了名副其實的“捍衛各種自由與權利的憲法性工具”。

 

在憲政發展史上,法國經歷的是一條與其它民主國家不同的道路。根據法國大革命傳統和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思想,由議會表決通過的法律表達的是一種“普遍意志”,因而“不可能有錯(infaillible)”,而且公民也不會願意“自己壓迫自己(s’opprimer lui-même)”。

 



作為這一意識形態的具體表現,對法律的事後檢查(contrôle a posteriori)在法國曾長期缺失。一部法律一旦被頒佈之後,便無法再對它的“合憲性(constitutionnalité)”進行追究。在經過兩個世紀的憲政實踐之後,法國人才意識到:一部法律有可能因人民代議人的“靈感不足(peu inspiré)”或因政府和議會多數派在立法過程中過於倉促而不完美,並因此而違背憲法原則。

 

因此,1958年第五共和國憲法設立憲法委員會是對傳統的“法律無謬誤”觀(infaillibilitéde la loi)的一種決裂,因為從此後,憲法委員會有權對法律行使檢查。

 

不過,憲法委員會在成立之初,還不敢以“立法者的法官(juge vis à vis du législateur)”的面目出現,公然與議會所表達的“普遍意志(volonté générale)”相對抗,而只是相當“節制地(avec parcimonie)”行使法律的合憲性審查職能。而議員們則也時不時地發出“反對法官統治(contre le gouvernement des juges)”的聲音,希望憲法委員會恪守其位而“不逾矩”。所以,從1959年至1974年這15年間,憲法委員會總共才對25部法律按照事先檢查(contrôle a priori)程序作了合憲性審查,而且受到審查的法律大多是涉及政府權力組織的組織法(loi organique)

 

於是,憲法委員會也曾一度得了“智者委員會(Comité des sages)”綽號,其首要使命侷限於調節行政權與立法權之間的權力,它的作用充其量不過是一個議會工作的“總監視人”。有人甚至將它比作一件“雖把槍口指向議會,但卻極少開槍的武器”。

 



QPC(合憲性優先問題)”實施之前,法國憲法委員會的演變曾經歷了兩大重要事件:

 

一是在1971年,一部以當時內政部長馬爾塞林名字命名的法律(LoiMarcellin)決定對社團協會的申報進行行政審查(contrôleadministratif),涉嫌侵犯結社自由的憲法原則。經當時參議院議長阿蘭波埃爾(Alain POHER)提訴,憲法委員會於1971716日作出了一項著名的裁定,不僅宣佈該法律的主要條款違憲,而且在其說明論證中,除了1958年憲法之外,還援引載入1946年和1958年憲法序言的1789年《人權與公民權宣言》的“基本原則”,由此創立了“合憲性整體(bloc deconstitutionnalité)”原則,併成為憲法委員會的一個重要司法判例。

 

另一事件也就是1974年的憲法修改。在當時的法國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Valéry GISCARDD’ESTAING)的推動下,將向憲法委員會的提訴權(droit desaisine)從原先的總統﹑總理﹑議會兩院議長四人擴大至60名聯署國民議會議員或參議員。這一改革實際上為議會反對派提供了一種救濟手段,不僅加強了憲法委員會對法律合憲性的審查,而且也增加了對立法工作的制約:議員們在討論法律草案時必須時時注意新法律是否會受到憲法委員會的合憲性制裁。

 

經過1974年改革之後,憲法委員會的審查工作量大大增加。特別是2008年憲法修改引入的“QPC(合憲性優先問題)”程序20103月正式生效以來,這一進程更是大大加速。按照剛離任的憲法委員會主席讓–路易德佈雷(Jean-Louis DEBRE)說法,憲法委員會最近5年所作的裁定總數超過了以前50年裁定的總和!

 

這大概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不少法國人心中“憲法委員會”這一機構正變得愈來愈“厲害”......

 

可以預見的是,法國公民將會愈來愈對適用法律保持警醒,特別是對依法捍衛自己受憲法以及“合憲性整體”所確認的各種自由與權利,擁有一種更大的安全感。

 



 

附錄:QPC(合憲性優先問題)”五年“數畫”

 

QPC(合憲性優先問題)”自201031日正式生效以來,法國憲法委員會(Conseil Constitutionnel)共收到由國家行政法院(Conseild’Etat)和最高法院(Cour de Cassation)送交的案卷2360件,其中80.3%為非移轉裁定(dossiers de non-renvoi)465件為移轉裁定(dossiers de renvoi),佔總數19.7%在國家行政法院送交的856份案卷中,轉移裁定佔24%;在最高法院送交的1504份案卷中,轉移裁定佔18%

 

465件移轉裁定中,207件來自國家行政法院,258件來自最高法院。此外,有5QPC(合憲性優先問題)”源自選舉糾紛案(contentieux électoral)。

 

截至201531日,法國憲法委員會已總計作出395項裁定;在這些裁定中,56.2%為確認合憲裁定(conformité)14.1%為有保留合憲裁定(conformité sous réserve)16.6%為完全違憲裁定(non-conformité totale)9.3%是部分違憲裁定,另有4.5%屬於不予裁決(non-lieu à statuer)1.3%程序裁定。

 

憲法委員會對QPC(合憲性優先問題)”的平均裁決時間為70;在被撤銷的145項法律規定中,涉及最多的是刑法(droit pénal)和刑事訴訟法(procédure pénale)規定,42項撤銷裁定都與這些方面的法律有關;16項涉及稅法或稅務程序法,11項涉及程序法,10項與環境法有關,另有7項與公共健康相關。

 

在憲法委員會已作出裁定的QPC(合憲性優先問題)的請求人中,64.5%為個人,17.2%為企業;社團協會佔7%,各類機構和工會各佔6.7%4.6%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