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times | 管理諮詢真的不可或缺嗎?

智選堂2018-10-27 16:16:03

人們常說6英尺內,必有老鼠。同樣地,常常看起來每兩個高管就有一個是、前顧問,或客戶。


老鼠無處不在的說法幾乎肯定是誇張。諮詢顧問的也一樣:你有多熟悉這一物種及其習慣,取決於你所處的位置。


諮詢業是一個非常集中的行業。據Source Global Research統計,僅北美就佔了諮詢業1800億美元年收入的一半以上。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中國和加拿大組成的“諮詢G7”——按序排名——佔據了75%的市場份額。

將這些數字細分,就能看清一些異常現象。如果你住在意大利奧特朗托或日本大阪,你更有機會看到一隻老鼠而不是一名諮詢顧問。意大利和日本在諮詢支出上分列世界第11和第12位,遠遠低於它們在國內生產總值(GDP)或人口數量上的分量。但不願為麥肯錫(McKinsey)、波士頓諮詢集團(Boston Consulting Group)和貝恩(Bain)的諮詢顧問的圓滑諮詢技巧付費,並沒有讓意大利或日本的有什麼損失。假如——小聲說一句——管理顧問對企業成功並非不可或缺呢?



關於全球市場分佈不勻的假設大量存在。一位行業分析師告訴我,美國人很願意向付費顧問談論他們的問題,這可以解釋美國對諮詢的過多興趣。他半開玩笑地說,找心理治療師和找諮詢顧問之間可能有種聯繫。


還有人猜測,高消費的北歐人與低消費的南歐人之間的分歧可能與新教和天主教教會的分佈有關。


上週,國際管理諮詢協會理事會(ICMCI)討論要創建“諮詢準備指數”,以此向各國展示如何創建一個肥沃的諮詢市場。關鍵要素包括:個人主義的民族文化,經濟自由,發達的信息和通信技術,高水平的創造力和低水平的腐敗。


布里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和卡迪夫大學(Cardiff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研究了上述部分原始資料。他們說一國缺乏管理教育,並不一定會促使該國企業領導者尋求外部建議。已經“說這行話”的MBA和前顧問們會更自如地應對諮詢服務的推銷。


有一位行業領袖曾跟我說諮詢顧問是種病毒,他會理解為什麼這被稱為“傳染效應”。最好的情況下,諮詢能傳播良好的做法;最差的情況下,它會把那些不符合企業特定問題、一刀切的解決方案傳染給企業。



該報告的合著者、布里斯托大學的安德魯•斯圖迪(Andrew Sturdy)表示:“獲得專業見解的方法有很多,不必侷限於對諮詢上癮。”


意大利和日本等國的公司傳統上依賴於強大的行業協會、政府機構或家族的建議和支持。還有企業會有選擇地聘請專業顧問。中國電信公司華為(Huawei)在20世紀90年代成長期間曾向西方顧問學習,然後開闢了自己的道路。1997年危機之後,韓國請來顧問幫助其產業重組,然後隨著其復甦又棄用了絕大部分顧問。


快速增長的國家可能會認為沒有外部建議也能行。2014年,中國下令國有企業與涉嫌間諜活動的美國顧問斷絕關係。儘管市場快速擴張,但按照GDP來算,中國在諮詢上的支出與意大利一樣少。



同樣,亞馬遜(Amazon)和Alphabet等科技集團更有可能與諮詢公司成為對手,而不是購買它們的服務。這些集團通常依賴於它們可以僱為員工的才華橫溢的策略型人才。


一個拿著地球儀的諮詢業合夥人總會將還沒有塗成麥肯錫藍、波士頓諮詢綠、或貝恩紅的地區或地帶視作商機而不是末路。有時他們有充分的理由。即使是在不習慣聘用顧問的企業文化中,也會有一些新的首席執行官願意付錢買新的觀點、領先對手的優勢,或是買訓練有素的人才來源以彌補技能缺口。而且快速發展的公司終有一日必須應對複雜性和自滿情緒的挑戰。


正如這些研究所顯示的那樣,當那一天到來時,向外部顧問敞開大門並不是首席執行官的唯一選擇。但他們會聽到撓門聲,那多半是一位顧問在試圖找路進來。


推薦閱讀

普通管理者和高級管理者的七大差距

科爾尼諮詢 | 未來五年全球五大關鍵趨勢

波士頓諮詢 + 騰訊 | 決勝社交零售時代研究報告

羅蘭貝格 | 自動駕駛下的未來交通出行格局

象牙塔的崩潰和堅守 | 論諮詢公司的核心價值觀

科爾尼諮詢 | 2018年全球城市指數

四大工資信:德勤悶聲漲,普華變“普華永凍”?

下半身失控的金融圈


轉載來源:FT中文網

版權說明:感謝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與創作,《智選堂》均在文章結尾備註了原標題和來源。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發送消息至公號後臺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非常感謝!

並提供最新洞察和服務信息。
提供高端專業服務行業跨行交流平臺,
如金融、諮詢、審計等的新媒體機構,
是國內唯一定位於高端專業服務行業
我們
智選堂
微信號:confinaudlaw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