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萬州22路公交車魔咒:司機三次被乘客毆打,車禍真相令人唏噓

看見2018-11-05 02:42:01

商務聯繫QQ:3131239563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2018年10月28日凌晨5點01分,萬州22路環湖公交車司機冉從家出發,像往常一樣開始了一天的出車。


在上班的路上,這位42歲的公交司機用K歌軟件唱了一首《再回首》。


5點50分,從起始站萬達廣場發車了,有著24年駕齡,6年22路公交駕駛的不知道這將是他人生中最後一趟出車。


9點35分,一位48歲的女乘客上了車一場荒誕的人間悲劇即將在半個多小時後上演。


然而,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01



2015年12月12日下午,重慶萬州22路環湖公交車在相同的線路上駛過,突然一位女乘客向司機破口大罵,理由很簡單,沒有聽見車上的報站廣播,過了站。


顯然,坐過站對於這位女乘客來說簡直是天大的事情,過之後,下車多走那幾步路,是不能忍的。


重慶版髒話也算是全國有名,現在流行語“MMP”,就是從重慶髒話演進而來。女乘客此時正怒火攻心,操著方言就向司機招呼。


君子動口不動手,這名女子還上起了手。對著司機使出青城派的功夫,要搶奪方向盤。


司機一個趔趄,公交車撞上行道樹,車頭受損,汽車驟停。乘客也有不同程度撞傷。


如果誰出門遇到這種事,要在峨眉山常拜菩薩,保佑車的兩邊是樹,不是江。


事後,女乘客被刑拘。



02



僅僅過了15天


2015年12月29日清晨,一位姓左的司機駕駛著22路環湖公交車行駛著,前幾天的事情他沒怎麼放在心上,因為對於老司機來說,這些事情有些司空見慣。


公交車緩緩靠在了萬州江南新區站臺,慢步上來一個的老人,向他詢問了一句:


師傅,到南濱公園嗎?到時候停一下。


坐了下來,一切風平浪靜。


突然,這位老又衝向司機,他坐過站了。


“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停車了,你到下一站下車吧司機看到後面有車緊跟,停車會造成危險,沒有同意程老人的要求。


你要是不停車,那就把錢還給我。


老人下不了車,就想起了自己的錢是不是白掏了,心中暗罵一句”MMP“。


他走到投幣箱前,用力摳著投幣箱,將投幣箱外面的塑膠扯壞了,也沒能拿到自己投進去的兩元錢。


不要摳了,為了兩元錢何必生這麼大的氣,下一站也沒有多遠。


看到程老人幾近瘋狂的舉動,車上的乘客勸了幾句。


沒想到反而激怒了老人,突然動手拉動司機的方向盤。


真是千鈞一髮,司機本能地踩了一腳急剎車,車輛直衝路邊人行道,在撞上一棵行道樹和交通指示牌後,停了下來。


司機的背部大力地撞擊到了駕駛員座位後面的欄杆上,當場表示無法呼吸。另外一位老人被送往醫院,CT顯示胸腔有積液和淤血。


公交車的擋風玻璃、雨刮器、車前的大燈、儀表盤、保險槓都被撞壞,損失2萬元以上。


全車乘客看著自己,還好。還在。幾個老人直唸叨著阿彌陀佛。

         

老人最後被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法院判決的理由是:


鑑於被害人程某犯罪後明知他人報警,而在現場等待,抓捕時無拒捕行為,並且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系自首。且被害人程某已經賠償了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法院認為依法可以從輕處罰。


另外,根據被告人程某的犯罪事實、情節以及社會危害程度,其沒有再犯罪的危險,且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的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法院認為依法可以宣告緩刑。



03



萬州22路公交車,曾經是萬州當地百姓心中的形象公交。


“環湖公交可是我們萬州的門牌公交啊 他要是還不好 那就沒有好的了。22路萬州形象公交,要是全部線路如此我大萬州形象得到質的飛躍”


有網友在網上這樣寫道。


2017年12月14日上午7點40分,駕駛員費紅軍也是駕駛著22路環湖公交車從鞍子壩客運站站點,載著乘客順向往江南新區行駛。


一小時後,公交車在“江城一品公交站”前停靠,一名女子上了車後,車輛繼續行駛著。


突然,費紅軍大聲提醒著剛上車的這女子


妹兒,趕快站好喲。我的心好痛,非常難受。


這是這個好人在人世間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隨即,費紅軍忍著劇痛、憑著意志,在短短几秒鐘內將公交車靠邊停穩,拉手剎、熄火。


前方,就是一個長達100米的下坡,而此時正值上班高峰期。


這是費紅軍最後的人生姿勢,50餘名公交乘客全部平安


據事後趕到的公交公司員工們說:


費紅軍的最後一次停車,車距離路邊在50釐米以內。完全符合公司日常要求。


有時候,人的生死,真就掌握在你素不相識的人手裡。



04



時間回到2018年10月28日的上午,當2名乘客在南濱公園站刷卡上車後,事情似乎沒什麼異常


剛剛在龍都廣場四季花城站上車的這位48歲中年女性,將成為他們人生的終結者。


車輛行駛到下一站,臨時改道的22路公交駛上了萬州長江二橋上,橋下,是滾滾江水。


猛然驚醒,看著不熟悉的地方,要求司機停車。


在上一站時已經提醒過乘客改道信息,而如今在橋上無站,如何停車?


自然不依不饒,靠在司機護欄上就開罵,大概五分鐘後,以手機當武器,向冉湧頭上


湧左手握方向盤,右手回手一拳,沒怎麼打到。之後,他用手一個隔擋,抓住劉手臂,又鬆開。


然後,冉湧收回手,雙手握住方向盤,猛向左打。

一個人坐過一站,一車人搭上一生。


電光石火,江水湧入。有孩子劇烈尖叫。


80個小時後,公交車被打撈出水。


這個尖叫的孩子,至今還沒有找到。


堅持推文不易,讀完文章的朋友別忘了點贊轉發




金庸去世

死者為大,但一片頌揚中,需要多元聲音

404文章發不出來,

請長按下方二維碼關注“倒黴人物”

在“倒黴人物”輸入“金庸”字

即可收到

金庸的那點齷齪事兒——寫給所有被查良鏞欺騙的人

的內幕文章


長按二維碼關注倒黴人物

商務聯繫QQ:3131239563

https://weiwenku.net/d/109431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