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江湖:94,15,100+

新浪娛樂2018-11-06 07:57:41


給了我們一個,而他的一生可以用三個數字概括:


94、15、100+


金庸去世,享年94歲,一生共創作了15部武俠小說,影視劇次數更是多達100多次。



世人是敬重金庸的,我們這些文字工作者對金庸更有著無比崇拜的感情。畢竟妙筆生花的人啊,世間只此一位。


他創造了一個江湖,一個讓幾代人如痴如醉的江湖。



毫不誇張的說,很多人對江湖俠義的幻想和概念都是金庸給的。在金庸的武俠世界裡,有柔有剛,把人世間的冷暖揉在俠義裡。


小時候的我不懂事,總覺得金庸是創造大俠的人,他應該比大俠的功力高深,他會是永遠年輕,永遠飽含熱情的人。



現在金庸走了,我才明白世間哪有什麼功力高深的大俠,倘若一定要有一個,那只有時間了。


時間啊,真是溫柔的洪水猛獸。



金庸和他的江湖



金庸原名查良鏞(zhā liáng yōng),1924年出生於浙江海寧。


小時候的金庸並不是一個淘氣的孩子,平時最喜歡待在家裡看古典小說。



除了看書,金庸的愛好就是踢足球了。但是金庸說他球技不好,後來只能當守門員。



這裡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插曲,是金庸在一次踢足球的過程中弄傷了手指,影響日後踢球不說,還影響到了他練鋼琴。



現在看起來,好像金庸註定是吃寫作這碗飯的。


要知道金庸在他15歲的時候就發表了處女作,《給初中投考者》。


這本書其實是一本教材,但不得不說當時年僅15歲的金庸,不僅有才還很有經濟頭腦。因為他正是靠著這本書賺取了學費,讀完了高中又讀了大學。



而金庸在高中和大學時期,兩次被學校開除。


讀高中時見到教導主任沒有理由的罵同學,他便寫了一篇文章諷刺教導主任,之後因為這件事被學校開除。



金庸念大學時,又因為看不慣學校裡的校風做派選擇不從眾,第二次被開除。


說起來在金庸的少年時期,心中便已充滿俠義。



1952年,28歲的金庸被調入《新晚報》編輯副刊,寫出了《絕代佳人》等劇本。


金庸在後來的採訪中曾說到,那時候他還當過記者,採訪過一些領導。



1955年,31歲的金庸在《大公報》和梁羽生、陳凡(百劍堂主)一起開設了《三劍樓隨筆》,成了專欄作家。隨後寫出他的第一部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



“金庸”這個筆名也是在那一年第一次出現,金庸把原名中的“鏞”字一分為二,成為“金庸”。



從1955年開始,金庸開始書寫他心中的江湖,創作了多部經典武俠小說。一直到1972年,金庸在寫完《鹿鼎記》之後宣佈封筆。



金庸宣佈封筆後,曾擔任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獲得過香港政府頒發的大紫荊勳章;獲得過法國文化部法國藝術及文學司令勳銜。


在2009年,被聘為中國作協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名譽副主席,同年榮獲2008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


之後被英國劍橋大學授予金庸榮譽院士和哲學博士學位 ,2016年,當選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屆榮譽委員。



金庸對這些榮譽看得很淡然,他曾說過晚年生活只想平平淡淡的度過,過清閒的生活。



但是對於世人來說,金庸這個名字代表了太多太多。金庸二字背後的故事、情義、是說也說不完的。



那些出現在金庸江湖裡的人


因為金庸離世,一時間,彷彿整個娛樂圈都陷入了哀思。明星們紛紛悼念,驚訝、傷感、無力、淚目...


很詫異,很茫然、即便他們始終都未曾遇見過,但她依然很崇敬很感恩金庸老先生創作的角色。



陳小春有心,用韋小寶的口吻送別金庸,短短一句話,字字真情。



同樣作為男主角的蘇有朋,則用了這幅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來緬懷金庸老先生。



悼念的明星太多,限於篇幅,這裡不一一舉例了。


蘇有朋提到的那副對聯很有趣: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乍一看僅僅是描述江湖的句子,但其中還暗藏很大的玄機。金庸將所創作的小說名稱的首字聯在一起,於是,這幅對聯便應運而生。


飛—《飛狐外傳》

雪—《雪山飛狐》

連—《連城訣》

天—《天龍八部》

射—《射鵰英雄傳》

白—《白馬嘯西風》

鹿—《鹿鼎記》

笑—《笑傲江湖》

書—《書劍恩仇錄》

神—《神鵰俠侶》

俠—《俠客行》

倚—《倚天屠龍記》


碧—《碧血劍》


鴛—《鴛鴦刀》



金庸老先生窮盡一生,寫了17年,共創作了15部武俠小說,翻拍次數更是多達100多次。篇篇經典,部部用心。而這些作品在影視化的同時,也捧紅了很多明星,可以說僅靠一支筆,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射鵰英雄傳》,又名《大漠英雄傳》。


一個傻小子逆襲為絕頂高手並幫助南宋抵抗金國與蒙古兩大強敵。總共一百零一萬兩千字,從1957年到1959年,金庸先生用三年的時間更完了這部作品。



從最早的1958版,曹達華、容小意主演、到1976版,由白彪、米雪主演、再到我們這一代人印象最深刻的黃日華、翁美玲主演的83版。



還有張智霖、朱茵,胡歌、林依晨,李亞鵬、周迅...


一個瞪著大眼睛喊著靖哥哥,一個憨憨的叫著蓉兒。一對青澀的小情侶,嬉笑、打鬧,爭吵、甜蜜,到現在各種畫面都還歷歷在目...



《神鵰俠侶》,楊過和小龍女的愛情故事,至今也依然是一部不可超越的經典。


男女感情在不知不覺中萌生,且達到生死相許之境。兩人真情堅貞不渝,縱遇小龍女被尹志平所辱,縱使長時間相隔兩地,亦終能在十六年後於絕情谷再續前緣。




楊過和小龍女的故事,黃曉明、劉亦菲拍過,陳曉、陳妍希亦拍過。95年古天樂李若彤主演的版本,同樣也是我們童年中不可抹去的回憶。



元末群雄紛起、江湖動盪。倚天劍和屠龍刀在江湖掀起了一番腥風血雨。這部便是《倚天屠龍記》,“射鵰三部曲”的第三部。


鄭少秋、汪明荃、趙雅芝主演的1978版,梁朝偉、黎美嫻、鄧萃雯主演的1986版,吳啟華、黎姿、佘詩曼主演的2001版。


電視劇方面,香港無線電視臺曾三次改編翻拍。



而我們這一代印象最深的,或許是蘇有朋版本?


蘇有朋的張無忌沉穩機智,賈靜雯的趙敏精明能幹、直率豪爽,高圓圓的周芷若讓人討厭不起來、而陳紫函的殷離、陳秀麗的小昭,同樣讓人印象深刻。



“天山鳥飛絕,故人兩相忘。”


“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


“人生在世,去若朝露。魂歸來兮,哀我何悲。”


《天龍八部》中那些年絕美的句子,現在依然別有一番風味。這部作品是金庸先生從1963年開始創作,歷時4年完成的。


劇化的小說中,《天龍八部》是公認最難拍的作品。原著中蕭峰、段譽、虛竹三條線索並進,難以取捨。



但即便如此,《天龍八部》依然不斷的被翻拍。


97年,黃日華、陳浩民、樊少皇、李若彤。



03年,胡軍、林志穎、高虎、劉亦菲、陳好、劉濤。這部四年孕育的作品,捧紅了一波又一波的明星。



而今年,又翻拍了一版。


吐槽也好,質疑也罷。但不斷的翻拍,足以證明其在影視圈中不可撼動的地位。年事有壽而盡,作品無所不在。先生走了,但他所留下的作品依然是我們這一代最珍貴的回憶之一。


大俠已去,江湖還在


我們現在回頭看金庸的武俠小說,其實總共只有15部。


為什麼能封神?就是因為每一部都成了經典。



即使他在1972年後就封筆不再創作武俠小說,但他一手締造的“武俠世界”卻一直長盛不衰。


就像我們前面所說的,影視劇翻拍了一部又一部,到今年,依舊還在翻拍。


幾十年來,他像是一個時代的符號圍繞在我們身邊,甚至提到金庸這兩個字,大家會覺得這不僅是代表了一個人,還代表了武俠,代表了江湖,代表了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要說他影響和啟蒙了幾代人,毫不為過。


70後們是在讀金庸小說長大的,那個時候,看金庸小說就是年輕人的時尚,你不看金庸,簡直沒辦法和小夥伴交流。


80和90後們是看著金庸劇長大的。那個時候,電視裡幾乎天天都在循環播放金庸劇,並且不斷被翻拍著。


誰小時候不幻想著自己能飛檐走壁,也學個絕世武功?



誰小時候不向往快意恩仇的江湖,也當個俠肝義膽的大俠?



我年少時對江湖的所有嚮往,幾乎都是來自於金庸劇。



而除了武俠故事,他作品裡更值得細品的是故事背後的文化內涵和精神內涵。


在他的小說中,你能看到中國傳統文化的的方方面面,從文學、歷史、藝術、到哲學、宗教等等,也有對人性的剖析,甚至還不乏政治隱喻。


《笑傲江湖》就被很多人認為是一本政治小說,而《天龍八部》就是一部極具佛學意味的作品,眾生皆苦,有情皆孽。



他筆下的俠客,是俠者仁心,有著俠之大義,為國為民。


不管是郭靖還是蕭峰、張無忌都是義薄雲天,有著俠之大義。



如果你把他的作品連在一起看,你會發現其實它跟歷史是不可分割的,但如果單獨拿出來看也是一個完整的精彩絕倫的金庸宇宙。




隨著金庸的逝世,看到很多人都在感慨一個時代落幕了。


不得不承認,那個屬於武俠的時代是真的過去了。但是他給世人締造的江湖,卻是大家永遠的記憶。




金庸生前曾經說過,如果有天他去世了,他會在墓碑上這樣寫:


“這裡躺著一個人,在20世紀、21世紀,他寫過幾十部武俠小說,這些小說為幾億人喜歡。”



“大鬧一場,悄然離去”


傳奇到了最後,依舊是未負本心。



大俠已去,江湖還在。


永別,也是一種永恆吧……




感謝金庸先生,謝謝您給了我們這麼一個美好的江湖世界!



長按圖片 識別二維碼 一鍵加關注

不信來試


點擊文末“閱讀原文”輸入關鍵詞還可查看更多往期精彩內容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