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哭著要舔眼淚解渴,被狠心母親含淚制止,背後原因讓人心酸

乙圖2018-11-06 11:27:53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媽媽,求求你了,讓我喝口水吧?”11歲的一遍又一遍的哀求著媽媽,有時實在太渴了,馬騁會大聲的哭泣。每當這個時候,媽媽就心如刀絞:“不是媽媽狠心不讓你喝水,是你現在不能喝,我們要好好聽醫生的話,這樣病才能好的快,寶貝要聽話好不好。”10月26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病房,已經好幾天沒怎麼喝水的馬騁哭著對媽媽說著,想要舔眼淚卻又被媽媽的眼神制止。


馬騁家住河北唐山古冶區,爸爸和媽媽屈雪玲於2004年結婚,馬文庫家庭條件貧寒,家裡供他讀書已十分不易,屈雪玲在與他結婚時,不要說首飾,甚至連件新衣服都沒有,就連婚禮中敬酒的禮服都是借來的。但這絲毫影響不了兩個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他們相信,只要努力,日子總會好起來的,馬文庫也暗下決心,等日子好起來,一定要給妻子補辦一個像樣的婚禮!


婚後不久,屈雪玲懷孕,馬文庫異常高興,他告訴妻子屈雪玲,生個女兒吧,我們一起來呵護她。當時的馬文庫在一家煤礦企業上班,他工作勤奮,每天都主動加班,只為多掙一些工資。屈雪玲則在家一邊安心養胎,一邊精打細算著他們的小日子。在他們倆的心中,有一個共同的美好願望,有一個自己的家,讓在自己的家中快樂成長!


2007年3月13日,女兒馬騁出生,小兩口對於這個小天使的到來雖然顯得有些手忙腳亂,卻視若珍寶一般,悉心照顧著。2008年4月,孩子一歲時,馬文庫和屈雪玲用省吃儉用的錢在縣城首付了一套兩居室的小房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一家三口高高興興的搬了進去,馬文庫和屈雪玲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小家。


喜事一樁接著一樁,這讓並不富裕的小兩口感覺無比的滿足和幸福,馬文庫望著心愛的妻女,暗下決心,等日子好起來,一定要給妻子補辦一個像樣的婚禮!然而,還沒有等到還完房貸,還沒有等到夢中期待已久的婚禮,隨即而來的兩張診斷書卻打破了一家人平靜而幸福的生活。


2017年10月22日,已經10歲的馬騁咳嗽發燒,反覆不見好轉,後在醫生的建議下去唐山當地最好的醫院去做檢查。那天中午,屈雪玲正在病房陪孩子晒著暖陽,當她看到醫生拿著化驗結果,示意馬文庫出去的時候,屈雪玲的心裡咯噔了一下,但她即刻安慰自己,不會有事的。屈雪玲雖然有心理準備,但在看到孩子病例的那一刻,她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她不敢相信心愛的女兒會得腎衰竭。


之後的日子,屈雪玲瘋了似的四處打聽治療腎衰竭的方法和醫院,找尋一切有效的方法來醫治自己的女兒。2018年元月,屈雪玲和馬文庫帶孩子前往北京兒童醫院,再一次確診了孩子的病情。然而,在基因篩查中,醫生髮現了一個更致命的問題,馬文庫肌酐高達900多,已是腎衰竭後期。得知消息,屈雪玲愣住了,任由眼淚滑落,回想丈夫馬文庫長期以來的疲倦乏力,無精打采的症狀,都在這一刻知曉了答案。


起初孩子一人患病,夫妻二人同心協力,一起為孩子奔波,可如今,頂樑柱也倒下,擊碎了所有她對未來生活所有的憧憬。2018年2月,毅然決然賣掉了自己剛剛付了首付的兩居室,現實逼得她無路可退。父女兩人的情況都需要做腎移植手術,為了救治女兒,馬文庫放棄治療,在老家附近一個極其簡陋的地方做透析。


屈雪玲剛帶著女兒從北京轉到了河南鄭州大學第一附院,一週做兩次血透治療。為了節省費用,母女倆就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小房子,父親馬文庫則在唐山老家一邊透析一邊堅持上班。醫生說,孩和爸爸的腎聯合移植費用大概需要100萬,屈雪玲儘管東拼西湊,想盡一切辦法,但離湊夠100萬還是遙遙無期。


從孩子患病開始,醫生就囑咐控制飲食、控制飲水量,懂事的馬騁時常看到媽媽偷偷流淚,還要跑上跑下的為他們奔波,有一次竟對媽媽說:“媽媽,讓爸爸先看病吧,爸爸要不行了誰來救我,等爸爸病好了,才能掙錢救我的命。”聽到這些話,屈雪玲心如針刺:“現在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孩子的身體萬一哪一天突然沒溫度了,我該怎麼辦呢?”(雷天卿)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也願意幫這個馬馳,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