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江17年,他們如何以書法藝術打擊當下?

藝術商業2018-11-07 16:50:34


唐代之三(局部)

布面油漆,285x176cm, 2012


書法,這種感染力極強的藝術,自古以來就在中國文化中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除了實用價值,中國古代文人甚至把它上升到了“道”的高度,通過書法得以追求身心合一的境界。

 

欣賞書法不僅需要很強的藝術修養,更需要平心靜氣地去體會書者所傳遞出的意涵。然而,步入當代,在剝離了原本實用性的部分之後,書法也離我們漸行漸遠。


唐 張旭《古詩四帖


試想一下,你有多久沒有提筆寫字?

 

在今天,我們如何定義書寫與日常的聯結?而藝術家又如何在當代社會迴應書法這樣一種逐漸式微的藝術?或許陽江組合多年來的實踐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生動的案例。


 

“你先去看書法還是量血壓”展覽現場


 由量血壓所引起的 ……

 

在陽江組合的最新展覽“你先去看書法還是量血壓”的入口處,擺放著一個血壓計,藝術家煞有介事地對我說,你可以在觀看前量一下,然後在觀看結束後再量一下,看看血壓有沒有達到人體的標準,這樣就可以判斷出作品的好壞。


他的理解是,既然現代社會還沒有對當代書寫評判的有效方式,那麼或許可以通過人生理的直觀反映來評定藝術品的好壞。


 展覽現場


一句看似戲謔的話語不僅迴應了最新展覽題目的由來,更是一語道出了書寫在當下所面臨的尷尬境地。


從書法的演變來講,從甲骨文,到篆書、隸書……人們已經從千百年的書寫經驗中,得出關於“寫得好”的經驗,並建立了相關的理論、標準。但是對於現代人來說,模仿古人似乎已經行不通了,那麼現代書寫的“好”又該如何評判呢?


 展覽現場


說到這裡,有個有趣的故事。


2001年的春節,“陽江組”還沒有成立,生於陽江的鄭國谷、孫慶麟和來自陽春的陳再炎,在鄭國谷的提議下,舉辦了他們三人合作的第一次書法展,地點就在陽江的世界書店和陳再炎開辦的凝碧軒畫室。

 

當時展覽的題目是“你去看書法還是量血壓”,這個古怪的題目來自他們三人的偶然際遇,當他們正在畫室弄書法的時候,正好一個老書法家路過,問他們在做什麼?他們說是書法,老人不信,問是成品嗎?他們回答是半成品,更令老人困惑和不解。然後他們問老人去哪裡,他說他去量血壓。於是就有了這第一次集體展覽的題目,也有了陽江組的第一次非正式出場。


你去看書法,還是量血壓?

@陽江世界書店 

2002

這次非正式的出場彷彿印證了傳統書法與當代書寫之間的某種割裂。從那開始,陽江組合就把“書法”作為自己藝術實踐的源泉。2005年,陽江組合正式成立。如果說17年前的那場展覽是一場行動的宣言,那麼這次展覽則像是一個階段性的彙報成果。


展廳裡的大部分作品選擇自陽江組合陸續十多年來的書法創作。與其說書法,不如說是介於繪畫與文字之間的抽象作品。


陽江組合 奧巴馬重申,布面丙烯,131×261cm,2013

陽江組合 時速駕駛手冊No.1

布面油漆,208x184cm, 2011


在這些畫面的處理中,藝術家以筷子、拖把、打蛋器等各種工具介入書法的創作,來實現書寫工具的陌生化。再看看作品的名字:《奧巴馬重申》《時速駕駛手冊》《這是一個顛覆之海》《喝酒書》……他們將周遭社會最鮮活的文本介入到了自己的書寫中。


他們甚至在吃飯後,用飯的殘渣寫成書法作品,這一系列諸如《飯後書法》《歇菜》等作品,裡面的食物殘渣清晰可辨,這種看似荒誕不禁的行為亦承繼著杜尚的現成品藝術及其“變生活為藝術”的觀念的發展。



陽江組合 鴻鵠之志 - 飯後書法 2018


用鄭國谷的話說,對於經歷了傳統水墨訓練的他們來說,更感興趣的是——傳統如何在今天釋放出一種新的突破。


 介入社會的新式書寫  

 

當然,創造一種獨特的形式美學並不是陽江組合的最終訴求,他們更大的野心則在於一以貫之的對於藝術的實驗和對當下社會的介入。


他們的書法創作,往往以各種參與性、偶發性的行為、裝置、繪畫、雕塑乃至建築園林等等形式,嫁接到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


陽江組合 資本論足球 2009


作品《資本足球》就是這樣具有實驗性的創作。藝術家邀請陽江市民來參與一場球賽,他們事先將馬克思的《資本論》以書法的形式抄寫在七千多張宣紙上,並將這些深刻影響了當下世界的文論丟散在足球場的各處,並召集六支球隊分成三組同時在場上競賽,穿插碰撞,場面一時混亂不堪,“資本”被踩踏或飛揚,球員也失去了目標和方向。


陽江組合大甩賣(老闆走佬去旅遊)

@亞洲藝術雙年展

2017


對於消費社會的揶揄也在2006年於美術館現場項目“最後一日,最後一搏”中體現。他們把一個“真實”的街頭服裝賣場搬進了美術館大廳,觀眾可以在其中選購由陽江組製作的衣服。攤位上掛滿了類似“政府收鋪,賣完跳樓”,“老闆跑路,工人沒錢,全部甩賣”,“愛子吸毒!女兒去癲!勁減”,“人又老,錢又無,老婆又走佬”這一類的廣告和橫幅。


陽江組合


在這個模擬生意的氛圍中,街頭小商販的促銷廣告成為陽江組的書法實踐對象。策展人戴卓群認為,在他們的創作中,書法是有生命的,活的東西。與其將他們的這些實踐稱之為書法,不如叫做“社會書寫”更加貼切。


 

Q&A

鄭國谷

藝術家


Q:書法作品之所以與當下脫節,很多情況是因為晦澀的文本。你會介意別人看不懂你們的書法嗎?

A:王陽明有一句詩:“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我認為觀看是一種心學。從觀看的角度,要安靜的看,你的細胞會模仿你看到的這個對象,這個叫量子糾纏。你觀察它的同時,你的身體裡面會產生一個頻率,這個作品就會突然變的明白起來。觀看是一種體驗,是一種觀眾與作品同時產生的頻率振動。


陽江組合 這是一個顛覆之海,布面油漆,137x246cm, 2012


Q:你也會覺得書法演變到當代它已經死掉了嗎?為什麼會選用書法這樣比較傳統的媒介來進行你們的實驗?

A:其實他們都理解錯了,所有歷史上能留下的書法都是那個時代最當代、最前衛的。因為書法更難突破,每個時代那些偉大的傳統都是那個時代的前衛藝術家在努力突破上一個時代對他們的束縛。在古代,書法往往被認為是高於繪畫的一種形式,我們就想看看這種最傳統的形式如何在當代煥發出新的活力。

 


Q&A

戴卓群

策展人


Q:陽江組合的作品多以社會性的實驗為主,為什麼這次展覽的作品基本挑選的都是偏保守一些的架上作品?

A:我反對一下你的這個觀點,畫布上的東西怎麼就不實驗了,架上或非架上,媒介不同而已。書法只是他們的實踐對象,所以你能看到他們一直以來會將創作擴展到各種媒介。比如《資本足球》也是與書法實踐有關的,但會變成一場公共的大型互動。包括他們將茶餘飯後的現場轉化成書寫的情境和工具。最重要的就是他們會對急劇變化的社會狀況做出敏銳的反應,這些反饋會演變成很多面向的創作。而畫布的呈現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結果。


陽江組合 《魔法子彈》,木板油漆,205x137cm,2012


Q:你如何看待今天書法所面臨的狀態?你如評價陽江組合這些年的書寫對藝術所做出的一些探索?

A:現在有一個很流行的詞叫殭屍形式主義,似乎我們今天那種被制度化的書法,美協書協的,一味臨摹筆法形式等等這類依舊大行其道的,也可以借用這個詞,就是得質問他是有沒有生命的,還是隻剩下形式的軀殼。今天但凡是個書協會員的,言必追晉唐,人人都在模仿王羲之,都在模仿顏真卿,我覺得當個人練練字,或者常說的修身養性可以,如果談藝術的創造力,那它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它的生命力很可疑。


陽江組合 書寫是最原始的能量交流 綜合材料 尺寸可變

@大韓航空裝置展  2016


陽江組合吸引我的就是他們通過自身的行為和實踐,提供了全新的藝術經驗。這種經驗可能是今天甚至全球化的視野下都很獨特和另類的經驗。他們選擇書法作為一個工作或者實踐的對象,也是在圍繞“什麼才是活著的書法”這一命題來創作。

 

他們早期剛開始組建時具有很強的社會批判性,譬如對消費社會來臨以後我們生活、處境的變化,做出很敏銳的反應。從第一次活動到現在已經十六、七年了,從他們今天的創作中我又看到很多的超越性的東西,就像鄭國谷老師老掛在嘴邊的口頭禪,能量,上升到了意識、認知層面的東西。


你先去看書法還是量血壓

時間:2018.10.27 - 12.16

地點:北京798藝術區三遠當代藝術中心

策展人:戴卓群

藝術家陽江組合(鄭國谷、陳再炎、孫慶麟)


採訪、文/凡琳

圖片提供/三遠當代藝術中心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視界|藝術人物

封面故事|人物|藝事|雜誌推薦|市場趨勢|全景展覽|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