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爾喬亞大大大蜘蛛首展中國!她將痛苦和回憶編織成震撼世界的藝術

藝術商業2018-11-07 16:51:15

《母親》,1999,鋼,大理石

927.1×891.5×1023.6釐米 

泰特美術館收藏,藝術家2008年提供

圖片版權©伊斯頓基金會、VAGA(ARS),紐約

攝影:Jiaxi & zhe。(西岸館),2018



大部分人對路易絲·布爾喬亞的印象大概都是從大開始的,作為她最重要的母題之一——蜘蛛,常常“活躍”於各大博物館和公共空間。


但是對於蜘蛛創作背後的一些故事,以及布爾喬亞為什麼被認為是20世紀,乃至於21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大家可能還不是很清晰。


通常來講,一個藝術家很容易因為擁有高超的技藝或是表現非凡的主題而得到人們的讚許。但是布爾喬亞卻很特別,事實上,她作品的主題通常都很“平凡”,甚至很私人,她所有創作的原型更是直接來源於身邊的親朋好友,或者就是自己。


路易絲·布爾喬亞,《情侶》,2007-2009

鑄造拋光鋁,懸掛件
701×335.3×289.6釐米
路易絲·布爾喬亞信託收藏

圖片版權 © 伊斯頓基金會,VAGA授權

攝影: Christopher Burke


在布爾喬亞位於紐約曼哈頓的房屋中,完好保留著她大量的日記以及從40年代開始創作的作品草稿。甚至在她去逝之後,還有更多日記被陸續發現。她把自己的經歷寫成日記,作為作品坦率地表現出來。藝術對她來說,更像是一個情緒的直接載體。也正因為此,她的藝術被譽為“告白藝術”。


近日,龍美術館為這位藝術家舉辦的大型回顧展“永恆的絲線”開幕,展覽囊括了她不同創作階段中重要的作品,讓我們得以窺見這位藝術家的完整創作。


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在闡述展覽構思時說道,希望通過“作品日記”的方式來讓大家走近這位偉大藝術家的作品,而或許我們可以從她的這些“日記”中細細品讀她的精神歷程。

 

 媽媽就是蜘蛛 



“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母親,而且她像蜘蛛一樣聰明,有耐心,靈巧,又有用。她也能自我防衛。但是母親身體欠佳。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就需要時常照顧她。因此,我覺得母親既強大又脆弱,這便是我在《媽媽》這件作品中所想要營造的感覺。”

——路易絲·布爾喬亞


此次龍美術館展出了布爾喬亞的代表作——一隻將近十米的巨大蜘蛛。她是倫敦泰特美術館的珍藏,漂洋過海來到中國。這隻充滿年代感的黑魆魆的蜘蛛或許沒有那麼美麗,但是你無法拒絕她那紀念碑式的、壓倒性的力量。


路易絲·布爾喬亞,《母親》,1999
鋼,大理石
927.1×891.5×1023.6釐米
泰特美術館收藏,藝術家2008年提供
圖片版權 © 伊斯頓基金會,VAGA授權

攝影: Marcus Leith 


如果你仔細看布爾喬亞大蜘蛛系列的名稱,她們大多有一個共通的名字——“媽媽/母親”。


為什麼她會給蜘蛛取一個如此溫暖而又具有安全感的名字?


布爾喬亞認為蜘蛛帶給她的感覺就像她的母親一樣。布爾喬亞的家庭以經營掛毯修復生意為生,母親管理著作坊日常運營。而在蜘蛛的身體內部有一個裝滿大理石蛋的蛋囊。同時,蜘蛛也是最優秀的織工,用自己的身體織網。


“她非常聰明,就像蜘蛛一樣。”


但是母親身體不好,當她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就需要時常照顧母親。因此,她覺得母親既強大又脆弱,這便是布爾喬亞想在《媽媽》系列作品中所想要營造的感覺。


路易絲·布爾喬亞《母親》,1999,鋼,大理石

927.1×891.5×1023.6釐米 

泰特美術館收藏,藝術家2008年提供

圖片版權©伊斯頓基金會、VAGA(ARS),紐約

攝影:Jiaxi & zhe。龍美術館(西岸館),2018


童年的傷痛與縫合


 

“神小心翼翼地縫合著我鮮血淋漓的心臟。直至現在那夢的場景也鮮明地浮現在我眼前,這令我難過。”

——路易絲·布爾喬亞


1911年,布爾喬亞出生在巴黎的一戶殷實家庭,父親是古董織毯商,母親修補織毯,而她的出生並不被期待——父親只想生一個男孩。或許從那時起就埋下了些許悲劇的種子。


兒時,在母親病重的情況下,布爾喬亞的父親把自己的情婦帶回了家做她的英文老師,而母親只能忍氣吞聲。這段經歷成為布爾喬亞人生中不能抹滅的痛苦,而這種痛苦以及對父親的憤怒伴隨著她一生的創作。


路易絲·布爾喬亞《細胞(黑暗的日子)》 ,2006年

鋼、布料、大理石、玻璃、橡膠、線、木材,304.8x397.5x299.7 釐米

伊斯頓基金會收藏

圖片版權©伊斯頓基金會、VAGA(ARS),紐約

攝影:Jiaxi & zhe。龍美術館(西岸館),2018年


這段記憶到底給布爾喬亞的影響多大?


暮年時她回憶道,“我的作品中確實滿含著憤怒,即使是五十年後的今天,我也不願意多談那個情婦的事……我所有作品的創作動機都源於對她的不滿。”


從布爾喬亞的諸多作品中我們都可以看到這種破碎感,在她那些用布料拼合的娃娃中,總是充滿了一些詭譎、不安的色彩。誠然,布爾喬亞對於紡織的興趣來自於她家庭從事壁畫修復的經歷。但是從潛意識的角度來講,她更是在用縫合的方式治癒自己。


路易絲·布爾喬亞《細胞(黑暗的日子)》,2006
鋼、布料、大理石、玻璃、橡膠、線、木材
304.8×397.5×299.7釐米
伊斯頓基金會收藏

圖片版權 © 伊斯頓基金會,VAGA授權

攝影: Christopher Burke


遠去的故鄉與回憶中的人



“那是一段雕塑作品都沒有腳的時光,在那段時光裡所有事都沒有立足的基礎,這些雕塑表達了我強烈的不安定和脆弱感……如果我推一下,它們就會倒下,當時現實生活中的我也是如此。”


——路易絲·布爾喬亞


1938年,布爾喬亞嫁給“和父親完全不一樣”的美國藝術史家羅伯特·哥德瓦特並移居美國。


在1940年代後期,強烈的思鄉情緒被布爾喬亞轉化到雕塑的創作中,而“人物”系列就是她在這一時期的代表。這是她首次雕塑創作,無疑是一次激進且具有轉折性的嘗試,而這被外界看作她的第一批成熟作品。


這些“人物”的原型均來自於藝術家那些留守在巴黎的朋友和親人們,再看看她的這些親友們所呈現出的樣貌:抽象的形體,幾何的圖形,瘦削而脆弱的軀幹......


路易絲·布爾喬亞《帶包的女人》,1949

青銅、著色、不鏽鋼

165.1×45.7×30.5釐米

伊斯頓基金會收藏

圖片版權 © 伊斯頓基金會,VAGA授權

攝影: Christopher Burke 


《帶包的女人》描繪了一個女人帶包出行的樣態,她由5個不同的幾何體構成,而5對布爾喬亞來說是很重要的一個數字,在巴黎的時候,她的家人是五口人,而她在紐約重組的家庭依然是五口人。因此她用五個幾何體創作了這個看起來纖細並且不穩定的雕塑。


 三十年後,布爾喬亞回憶起當時的創作狀態:“那是一段雕塑作品都沒有腳的時光,在那段時光裡所有事都沒有立足的基礎,這些雕塑表達了我強烈的不安定和脆弱感……如果我推一下,它們就會倒下,當時現實生活中的我也是如此。”


這些形態各異的雕塑不僅反映了布爾喬亞濃烈的思鄉之情,更是將她當時的心境表達的淋漓盡致。


路易絲·布爾喬亞《歇斯底里之弧》 ,1993年,

青銅、拋光銅綠,懸掛件,83.8×101.6×58.4 釐米

伊斯頓基金會收藏

圖片版權©伊斯頓基金會、VAGA(ARS),紐約

攝影:Jiaxi & zhe。龍美術館(西岸館),2018年


“回憶是布爾喬亞創作中最重要的靈感源泉,構成了她對自我身份的認知。”策展人菲利普說道。


這也表現在她的一系列“情侶”作品中,作品中的男性與女性由粗壯的髮絲盤旋纏繞並懸掛在空中,懸掛帶給人一種不安感。布爾喬亞認為纏繞的髮絲是腦中回憶的象徵,這也印證了回憶對於她創作的重要性。


路易絲·布爾喬亞《無題》,2004年,鋁,懸掛件

圖片版權©伊斯頓基金會、VAGA(ARS),紐約

攝影:Jiaxi & zhe。龍美術館(西岸館),2018年

 

 女性主義的標籤讓我很困惑 



“女權主義者試圖將我視為偶像、母親,這很困擾我,我不想成為母親,我仍然是一個試圖認識自己的小女孩。”

——路易絲·布爾喬亞


布爾喬亞身處的時代是男性藝術家佔絕對主導的時代,而作為一個女性藝術家意味著只能處在從屬的位置。但同時,第二次女權主義運動也在全球開展的如火如荼。這無形之中對布爾喬亞的創作產生了某種推動。


澳洲藝評家休斯(Robert Hughes)的著作《美國視覺》中,曾稱讚她“美國女權主義藝術之母──布爾喬亞在年輕藝術家中的影響力可謂巨大”。可見她在美國女權主義藝術中所擁有的地位。


路易絲·布爾喬亞《父親的毀滅》 1974


而她確實也創作了很多比較激進的作品。譬如1968年她創作了著名雕塑《小女孩(Fillette)》,是一個懸掛的巨大男性生殖器。再如《堆積(Cumul)》、《睡眠(Sleep)》、《父親的毀滅(The Destruction Of The Father)》等針對男權社會/父權制的作品。


2016年,布爾喬亞的作品也在龍美術館“她們:國際女性藝術特展”中展出,展覽集中關照了女性創作者在歷史上所作出的貢獻。


不可否認,布爾喬亞對女權主義者起到了很大的影響,但是她卻認為,女權主義的頭銜令她困擾,這樣的限制未免有些侷限。而她的藝術更是一個包羅萬象的存在。


路易絲·布爾喬亞《情侶》,2001
布料,懸掛件
48.3×15.2×16.5釐米
伊斯頓基金會收藏

圖片版權 © 伊斯頓基金會,VAGA授權

攝影: Christopher Burke


 

對比同時代的藝術家,布爾喬亞可以說是相當的大器晚成了,布爾喬亞一共活了98歲,直到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才得到應有的認可。而這個標誌就是1982年MoMA為她舉辦的大展(Louise Bourgeois :Retrospective,MOMA,1982-1983)


那時她已經71歲高齡,但她仍熱衷嘗試各種新的材料和形式,而且產量驚人,並且在80歲迎來了自己藝術創作的黃金時期。


晚年的布爾喬亞在家中工作 攝於1995年


策展人菲利普·拉瑞特-史密斯認為,布爾喬亞的作品之所以之前不被理解,就在於她的創作手法多樣、變幻莫測,並且充滿了各種複雜的象徵和密碼。


如果你看看她的作品就知道這樣的懷疑不無道理。布爾喬亞的作品可以說不從屬於任意流派或者主義,因為她太特別,以致於難以分類和定義。


藝術史學家烏爾夫·居思特認為,“無論從新型材料的使用、空間感的創造,還是對愛、痛苦、關係等人類共通情感的詮釋,布爾喬亞都做出了很多創舉。這些使得她成為藝術史上一位非常重要的藝術家。”



路易絲·布爾喬亞《無題》 ,1996年

布料、線、鋼、骨、橡膠

281.9×215.9×210.8 釐米

路易絲·布爾喬亞信託機構收藏

圖片版權©伊斯頓基金會、VAGA(ARS),紐約

攝影:Jiaxi & zhe 龍美術館(西岸館),2018年


展覽的尾聲,呈現了一座由蜘蛛包圍的鐵絲房屋,隨著布爾喬亞作品中重要元素的重複出現,我們對她的理解也愈之加深。


這座房屋中放著舊的椅子、衣服,還有懸掛著的記憶中的壁掛,從情感上來說,每一件物品對她而言都有著重要的意義。


這些名為“細胞”系列的主題房屋就像是布爾喬亞自身的象徵,痛苦與恐懼,身體上的、感情上的、心理上的、精神上的與理性的……觀者得以從每間房屋中感受到創作者的情感和回憶。房屋的外表則被一隻巨大的蜘蛛包圍。這代表來自母親的一種保護嗎,亦或是什麼?

 

 路易絲·布爾喬亞《蜘蛛》,1997

鋼、掛毯、木材、玻璃、布料、橡膠、銀、金、骨

449.6×665.5×518.2釐米

伊斯頓基金會收藏

圖片版權 © 伊斯頓基金會,VAGA授權

攝影: Maximilian Geuter 


布爾喬亞曾在學習精神分析學家弗洛伊德的理論後這樣寫道“藝術是一種形式,和精神有關,精神也是一種形式,藝術的形式。”


那麼再回到開頭的問題:是什麼讓布爾喬亞成為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的?


或許就在於她總能妥善地用包羅萬象的形式來處理生命中那些關於“美、愛、性、死”的永恆主題。


路易絲·布爾喬亞:永恆的絲線

時間:2018.11.3-2019.2.24

地點:龍美術館(西岸館)上海徐彙區龍騰大道3398號


文/凡琳

圖片提供/龍美術館、網絡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視界|藝術人物

封面故事|人物|藝事|雜誌推薦|市場趨勢|全景展覽|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