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新書 | 舊報新讀,讀出新聞紙上每一個文字的勁道與力度

廣西師大出版社2018-11-09 04:16:35


記者記錄世間滄桑,記述人情冷暖,為民加油助力,為人長歌鼓勁。


——這些話出自《光明日報》報業集團旗下《文摘報》中曾開設的一個名為《舊報新讀——年路上的人和事》的專欄,該專欄以“舊報新讀”的形式,對改革開放40年路上具有鮮明的時代印記、反映改革征程中人們思想觀念的激盪和轉變的典型性人和事進行解讀,以上這幾條,便是他們寫下的記者應盡的職責。


改革開放40年,期間有不少激盪和轉變值得回顧,今天恰逢記者節,讓我們一起從《文摘報》的相關專欄(該專欄已集結出版,收錄於廣西師大社即將上市的新書《報章中的改革史》)中回顧歷史上那些曾經對改革開放進程產生重大影響的“舊聞”吧。



回顧歷史是為了更好地出發

文 | 劉 昆(文摘報總編輯、中國文摘報研究會會長)

本文選摘自《報章裡的改革史》


“沒想到我們報界前輩的報道和這些重大改革關係這麼密切!”這句話是筆者近段時間經常聽到的,說這話的往往是較年輕的新聞同人。讓他們產生如此感觸的,是我們推出的《舊報新讀——改革開放40年路上的人和事》(以下簡稱《舊報新讀》)欄目。



從2018年2月10日開始,《文摘報》開闢了《舊報新讀》欄目,選摘各大報刊刊登過的、曾經對改革開放進程產生重大影響的“舊聞”,並配發新的解讀文章,至今已刊出20餘期。這個欄目是《文摘報》結合自身的“文摘”特點,創新報道視角及形式,做好改革開放40週年宣傳報道的有益探索。


一種價值,經受了時間的考驗


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進程,已經改變了中國,並將持續改變中國。作為中央黨報《光明日報》的子報,《文摘報》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屬性,應該牢固樹立“四個意識”,自覺服務重大主題宣傳。在改革開放40年的宣傳中,《文摘報》需要化被動為主動,結合自身特點,做出點“花樣”來。過去,《文摘報》在一些重要時間節點、一些重大主題宣傳中,如黨的十九大、全國兩會宣傳等,與母報《光明日報》同頻共振,通過做專題、開專欄,積累了一些主題宣傳的經驗,但是因為“文摘”性質的侷限,缺少原創元素,基本上仍是“就米下鍋”式的宣傳,力度不大。開闢《舊報新讀》欄目,是一次有策劃的行動。


“舊報新讀”,可以說是針對新聞報道的再次報道。正如《文摘報》在開欄的《致》中所說:世間文章千千萬,總有那些“不尋常”,如航標、星宿,熠熠發光。它們或是歲月的刻痕,或是歷史的見證,或是時代的座標,或是命運的吶喊,或是人世的長歌……這些文章不僅“美”,而且“真”,還很“實”,彰顯出文字的勁道與力度。


改革開放這一重大主題,可挖掘的歷史信息和思想文化資源非常豐富,用今天的視角去講述改革開放40年路上的人和事,容易扣人心絃。40年的進程,無論是宏大敘事,還是小人物的命運變遷,都回味無窮。開辦《舊報新讀》專欄,就是要將此間那些動人而“不尋常”的篇章重新打開,重新喚醒,重新編排,請讀者讀,請讀者品,請讀者思,把讀者帶回到改革開放那些激情燃燒的歲月,引導他們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更好地投身改革開放的大潮。


對於欄目的名稱,我們當初頗費思量。“舊報”是針對目前的時間點而言,所謂的舊,在當時的人們看來,自當有耳目一新甚至石破天驚之感。“新讀”是針對過去的時間點而言,站在新時代,重溫這些文章,回顧那段歷史,既為了一種長久的思想文化價值,也為了一種繼續前行的動力;既為老讀者讀,更為新讀者讀,每一期的內容也據此分為兩部分:舊報道+新解讀。


《舊報新讀》欄目首篇刊發的,是時任光明日報記者王晨(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1978年6月18日發表於《光明日報》的長篇通訊《深入寶庫採明珠——記抗瘧新葯“青蒿素”的研製歷程》,在刊發這篇40年前“舊聞”的同時,配發解讀文章《春天裡的心跳 40年不停歇》,介紹2015年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等中國科技工作者開展青蒿素研究40年來取得的成就,揭示了當代中國科技發展的時代主題,讓讀者明白,為什麼青蒿素研究的領頭人屠呦呦能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為什麼說改革開放給中國的科技事業帶來一個又一個春天。


青年屠呦呦


緊接著,《舊報新讀》欄目刊發了40年前著名的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節選)》,並配發解讀文章《40年,這部作品仍令人念念不忘》。很多讀者說,新舊兩篇文章讀來蕩氣迴腸,感慨萬千。40年前的1978年,是改革開放元年,也是中國科學事業喚來春天的一年,著名作家徐遲在《人民文學》雜誌發表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描寫了數學家陳景潤的感人事蹟。經歷過“文革”後的中國知識分子,從這部作品受到鼓舞,受到教育,受到鞭策,在全社會興起了尊重知識,熱愛科學,報效祖國的良好社會風氣。這種追求和理想,不僅在當年顯得珍貴,在今天的社會同樣具有巨大的價值。有讀者說,《文摘報》這組文章引導我們回顧那段難忘的歷史,增強了“四個自信”,激勵著人們更好地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征程中奮勇前行。



新聞記錄歷史,改變今天,影響未來。通過這個欄目,我們相信,人們會對“改革開放40年路上的人和事”有更真切的理解,對新聞的價值有更深刻的判斷和體悟。


一種觀念,與時俱進不斷拓展


報紙畢竟是新聞紙,讀者讀報,首先,為了滿足對“新聞”的需要。其次,時代在發展,新聞實踐也在發展,特別是新媒體的勃興,催發了新聞觀念的深刻變化。過去我們理解,新聞是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道,今天,新聞的時間邊界實際已經被打破。新近,已經變成了“即時”,一個事實在發生那一刻,往往就已經同步完成新聞的生產和傳播。如果一定要從時間之新來界定,新聞應該是正在發生的事實的報道。而在新聞傳播的實踐中,定義新聞,除了時間這一維度,還有一個更開放更有價值的討論視角,就是讓事實的信息(無論是過去發生、新近發生,還是正在發生)與讀者最新最現實的信息需求“勾連”起來,對於讀者來說,未知而欲知的事實的信息就是新聞,包括歷史上的舊人舊事。


《舊報新讀》欄目從設計到付諸實踐,都體現了這樣的新聞觀念。《舊報新讀》欄目,首先要幫助讀者瞭解欲知而未知的“改革開放40年路上的人和事”,這些人和事對讀者興許是陌生的,因而是“新鮮”的。但是,光講這些故事還不夠,還要講清故事背後所蘊含的重大社會問題,以及這些問題的解決對於整個歷史進程的意義,由此可以與當下的社會現實關聯起來,讓讀者從這些人和事的回顧裡,產生新的體悟,得到新的見解,以更好地面對未來。所以說,好的舊報新讀選題,一定是歷史感和時代感的雙重體現。


既有歷史感,又具時代感,就成為選擇什麼樣的人和事的憑依。40年風雲變幻,多少人和事已成過眼煙雲,但仍有一些人和事經過媒體的報道,影響到社會發展的進程,鐫刻在歷史的記憶深處。大凡主流媒體上這樣的人和事的報道背後,都承載著一個重大的社會問題。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那是關乎黨和國家的思想路線問題;蔣築英的系列報道,揭示的是中年知識分子英年早逝問題,知識分子的待遇過低問題;事件揭示的是科技人員業餘兼職收取報酬是否合法的問題;《一個工程師出走的反思》揭示的是人才合理流動問題。“關廣梅現象”,直面的是社會上對於當時的改革究竟姓“社”還是姓“資”的爭論,揭示的是關係改革前途和命運的重大問題。


文章原載於《光明日報》1986.6.17頭版頭條


這些問題在今天之所以不再成為問題,是因為已經被解決了。這些曾經困擾著人們的重大問題,通過媒體的報道和推動,彙集各方面形成合力而得到解決,以至於現在的人們可以忘掉其曾經存在,這是歷史的進步,是今人的幸運。改革開放已經進入新時代,面對著新的矛盾和問題時,這段歷史中的人和事,可以提供有價值的鏡鑑。


有這樣一個說法:20世紀80年代,《光明日報》的一篇文章拯救了李谷一和《鄉戀》所代表的流行唱法,《人民日報》的一篇文章拯救了崔健和搖滾樂。發生在改革初期文藝領域的兩個標誌性的事件,成為《舊報新讀》欄目的重點關注。通過對兩個事件的講述,既還原那段歷史,又讓讀者深刻感受到我們國家40年來發生的變化真是翻天覆地,而每一個進步都來之不易。


藝術形式的創新,如今早已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今天的年輕人恐怕很難理解,在改革開放的初期,先鋒創作與守舊教條水火不相容,文藝界和整個社會都在新舊思想的交鋒中艱難前行。《舊報新讀》欄目選摘《李谷一與〈鄉戀〉風波》一文(原載《光明日報》1980年10月8日),並配發解讀文章《〈鄉戀〉:歌聲裡的改革信號》,對事件進行了回顧和解讀。《鄉戀》是在1979年的最後一天在中央電視臺首先播出的,當李谷一那帶著濃濃鄉愁、“含著嗓音”的歌聲出現時,聽慣了高昂嘹亮歌聲的觀眾既驚訝又驚喜,一時間,《鄉戀》在全國流行開來。可是,有人認為這種唱法“不正經”,不符合社會主義藝術規律,有人說這只是適合在酒吧裡唱的歌曲,反映的是資本主義社會娛樂生活的情調,有人甚至批評這是“亡國之音”。然而,人民的喜愛就是時代的呼聲。在1983年中央電視臺舉辦的首屆春節聯歡晚會上,現場設立的觀眾點播電話不約而同都是要點播李谷一的《鄉戀》!在廣大觀眾的強烈要求下,春節晚會最終播出了歌曲,受到群眾的高度評價。


《舊報新讀》欄目接著刊發了1988年7月16日《人民日報》的報道《從〈一無所有〉說到搖滾樂——崔健的作品為什麼受歡迎》,以及解讀文章《那年的崔健,那時的“一無所有”》,對30年前中國流行音樂嶄新的表達方式給廣大群眾帶來的精神解放和探索未來的積極意義,進行了回顧與思考。


崔健


現在的年輕聽眾,或許仍然知道李谷一和崔健,但只有參與到這種回顧中,才能真切感受到處在改革關口的兩位藝術家的創新探索所代表的意義。再聽到對應的作品,就有了新的體會。而這份解讀,也就具備了新的意義。


一次探索,延伸報紙的品牌價值


在信息過剩的互聯網時代,文摘類報刊如何延展優勢,捍衛品牌?“舊報新讀”可算作一種主動的探索。


20世紀80年代,文摘類報刊快速發展,那個年代做文摘,是因為讀者獲取信息渠道不足,需要通過《文摘報》來廣採博取,滿足他們的信息需要。今天,《文摘報》的生存環境已然發生深刻的變化,在信息氾濫的情況下,簡單的拿來主義肯定是行不通了。人無我有,你做不到;人有我新,你也很難做到;人新我特,才是唯一的出路。《文摘報》要延伸品牌的生命週期,傳統的內容生產方式必須更新,必須在彰顯特色上下更大的功夫。


特色從哪裡來?鑑別、摘取、濃縮、集萃。這是文摘類報刊編輯的看家本領,也是打造自身特色的不二之途。


一是從源頭上做文章,打破時間軸侷限,不只是最新的報刊文章,舊報中的豐富資源也儘可發掘;二是對內容深度加工,進行二次甚至多次創作,甚至適當加入一些原創元素。如此既不偏離“文摘”的基本定位,又對舊文價值進行一個延伸,可以說,“舊報新讀”是《文摘報》歷來強調的“二次創作”的高級版。 有讀者來信說,“舊報新讀”提升和深化了文摘功能。還有一點,編輯隊伍思維方式和知識結構、能力結構的自我更新非常重要。《文摘報》的編輯工作,過去更多地近乎一種“剪刀+糨糊”的簡單勞動,在互聯網時代,要辦一張有生命力的報紙,編輯滿足於做一個 “匠人”是斷然行不通的,必須有互聯網思維,有創新的緊迫感和動力。還要有見解,會講故事,能做原創作品,有生產融媒體產品的能力,這樣才能讓自己生產的內容質量與自身的職業競爭力同步提升。


在文摘報的微信公眾號上,《舊報新讀》欄目的系列文章也受到歡迎。新媒體的受眾與紙媒有所區別,這一點,我們在標題製作上就進行了體現。舉例說明,韓琨事件在報紙上的標題是《韓琨事件:折射知識分子命運的時代變遷》,較為穩重;在公眾號上採用的標題則是《韓琨事件:使大批科技人員免除牢獄之災》,更加直接。這篇文章被很多人轉載和轉發,取得了不俗的閱讀量,許多年輕人從這篇推送中瞭解到,韓琨這個也許並不重要的人物,因為個人的遭遇引發了一場全國性的大討論,由此改變了一個群體的命運,正如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國家科委主任方毅對時任光明日報負責人說的:“韓琨事件使一大批類似韓琨這樣的科技人員免除了牢獄之災!”這一特殊年代的特殊遭遇,折射出歷史的進步,反映了那個時代知識分子命運的巨大變遷。


《文摘報》的探索,不僅為自身品牌延伸助力,也為母報價值賦能。在留言和反饋中,不少人表示被文中的一段話所打動:《光明日報》20世紀80年代的報道中,因為有了勇氣,才敢於突破舊的政策和觀念,敢於頂住壓力與抵制改革的勢力進行較量,敢於旗幟鮮明地支持在改革中出現的新生事物,為改革助陣吶喊。張志新、遇羅克、馬寅初、孫冶方、欒茀、韓琨、蔣築英等人物報道便是《光明日報》當時刊發的影響最大、效果最好、最為社會各界稱道的成功的人物報道。每個人物報道都呼應著一個重大的時代主題和社會關切。而這些人物報道的推出無不彰顯著報人的勇氣。這份勇氣,對應著銳意進取和責任擔當,至今不可磨滅。


在上述的實踐和思考中,我們認識到,《舊報新讀》作為一個欄目,它的生存週期總是有限的,而把它作為文摘類報紙的一種辦報思路和理念,則富有持久的實踐價值。



《報章裡的改革史》

劉昆  著

本書由《光明日報》報業集團旗下《文摘報》中《舊報新讀——改革開放40年路上的人和事》專欄文章集結而成,以“舊報新讀”的形式,對改革開放40年路上具有鮮明的時代印記、反映改革征程中人們思想觀念的激盪和轉變的典型性人和事進行解讀,是一部記錄新聞媒介技術發展、新聞事業時代嬗變,回顧40年中國改革開放時代進步的主旋律作品。



-END-

這是我們為你準備的第1228次推送

如需轉載註明出處  合作請聯繫微信號 bbtstar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