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你還想當記者嗎?

傳媒頭條2018-11-09 04:17:12

文丨 詹國樞  來源丨碼字工匠老詹


今天是節,咱們自己的節日。


很想說點什麼,卻不知從何說起。


記者,曾經是人們非常向往、非常崇敬的職業。記得小時候——上世紀50年代初吧,金沙江邊小縣城,來了一位新華社記者,年紀輕輕,三十出頭,卻由縣委書記和縣長一直陪著,前呼後擁,觀者如堵,人山人海,轟動全城!


這在我小小心靈,留下深刻印象。


後來,從復旦畢業,也當了記者。自己沒覺得有啥了不起,吃喝拉撒睡,柴米油鹽醋,普通百姓一枚。只是感到,記者這職業,很對自己胃口,天天上班,都在拼命尋找新鮮事物;篇篇文章,都要追求如何創新,還真有點兒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勁頭呢!於是,每天也就過得非常充實,覺得生活很有意義。


記得我們總編(範敬宜)曾寫過一篇文章,《假如有來生,還要做記者》。我相信這一定是他的肺腑之言。老範就是一非常純粹、非常熱愛工作的報人,真資格老資格的新聞工作者。


後來,新華社辦了本雜誌叫《中國記者》,新開一專欄叫《青年新聞圈》,約我寫稿,我便寫了篇《太陽每天都是新的》,抒發一通自己感慨。那意思和老範差不多,“陰錯陽差上了這條船——原本報考的是哲學系,卻錄取在新聞系——幹著幹著,竟賴在船上,再不肯下來!”


還寫過一篇《我的激情燃燒的歲月》,說的全是幾十年記者生涯中有意思也有意義的事情,寫得自己熱血澎湃,激動不已。表達的還是一個意思,記者這職業,實在太棒了,一干就非常來勁,這一生真沒白活。


只可惜,再好的職業,也不過是人生長河中有限的一段,最終,年紀老了,你得退休;身體差了,你得住院;最後,沒感覺了,你得去到那個雖然人人都不願去但每個人都必須去的地方。


前些日子,碰到一年輕同行,說起時下狀況,小同行嘆了口氣說,老詹哪,你們當記者那會兒,與如今可是大不一樣嘍,記者這碗飯,越來越不香,越來越沒勁,想吃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


我說是嗎?他說當然。


回家以後,仔細想想,確實也是,與前些年相比,記者這碗飯,的確不再香。如今的新聞工作,與過去相比,明顯有有三大不同。


其一、收入不高。



一個記者,大學畢業進入報社,頂多也就五六千塊,乍看並不算低,但繼續幹下去,即使做到主任記者(副教授級)、高級記者(教授級),收入也就上萬或者一萬多點。若在其他行業,比如金融、IT、房地產,大學畢業或研究生畢業,年紀不過30出頭,只要幹得好點,謀個小小差使,年薪三四十萬甚至五六十萬,一點不足為奇。


其二,環境較差。



現今這輿論環境,與過去相比,已經大不相同。各種利益關係,博弈糾纏,複雜而且激烈。記者寫稿,要想堅持個性和特色,比過去困難多了。


首先,內部環境已不一樣。上級和部門頭兒審稿把關,已經越來越嚴。倘若運氣不佳,再碰上總編是個只想當官不想做事的人,行事謹小慎微,生怕出點問題。好嘛,你越是下功夫寫的稿子,他越是給你挑出毛病,一改再改,兩拖三拖,真至嗚呼哀哉,壽終正寢!一個記者不能按自己的想法寫稿,甚至違心地去編造一些連自己都不相信的“偽新聞”,那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


其次,外部環境,也已大不相同,受眾對新聞報道的要求,越來越嚴,一個細節稍有不慎,哪句話說不對頭,好傢伙,非但招致批評謾罵,還有可能惹來官司,吃不了兜著走!


其三,工作辛苦。



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是記者,媒體多如牛毛,競爭相當激烈。過去那種分工跑口、渠道壟斷的日子,再不會有。


你是法制口記者,吭哧吭哧寫篇報道,某某老虎,雙規落馬,如何如何……人家到中紀委網站一查,嘿嘿,信息披露得比你更早,而且比你還詳細!


你是駐地記者,不辭勞苦,深入基層,好不容易用腳板跑出一條新聞,別人坐在編輯部,網上一百度,信息一彙總,寫出來或許比你更全面更深刻甚至更有味道!


人都是喜歡比較、善於思索的,以上這些情況,大家心知肚明,誰還稀罕你這名不副實的“無冕之王”!加之互聯網時代,傳統媒體尤其紙媒體受到強烈衝擊,大有日薄西山、不斷滑坡之勢。所以,年輕人不再珍視新聞單位,不再談什麼新聞理想,應在情理之中,完全可以理解。


前些日子,見到《北京青年報》“北青深一度”報道組的介紹,這個小組,七、八位年輕人,不信紙媒體終將衰亡這個邪,下心思探索網絡時代深度報道之路,不譁眾取寵,不走娛樂化路線,經常下到底層,挖掘一手資料,寫出一篇又一篇獨家新聞,深受讀者喜愛,年輕人也幹得十分來勁!報道組曾深入雲南,採寫出獨家報道《雲南越獄事件調查:起底張林蒼的出逃路線圖》,閱讀量很快突破1000萬!這樣的1000萬+文章,對他們而言,已不是第一篇!


看到這個報道,既有些激動,又無限感慨!


仔細想想,所謂理想,到底是什麼呢?簡單點兒說,理想就是,心裡裝著一目標,前面總有一追求,每天做起事來,便感到有些意思、有點奔頭,日子也便不至於過得那麼平淡,那麼無聊。


世界上任何一種職業,大部分從業者只是將其作為一種謀生手段和掙錢方式而已,至於理想云云,人家或許壓根兒就沒有想過,當然,誰也沒有權力要求他們非得那樣想。


正因此,記者這碗飯,有些人覺得已經不香,不再感興趣,但有的人卻樂此不疲,覺得這碗飯仍然香著哩,比如,《北青報》這幫年輕人。


這大概正應了一句俗語:羅卜白菜,各有所愛。


今天,記者節,咱們自己的節目!對那些明知“收入不高、環境較差、工作辛苦”卻依然堅持新聞理想,樂此不疲,踏踏實實,奮力前行的同仁們,老詹真是既羨慕,又敬佩,我要由衷地為他們大大地點一個贊,說一聲,好樣的,同行們!


年輕人,你還想當記者嗎?


這問題,真值得好好想想。



推薦文章,點擊標題閱讀

紙媒高管離職來得比廣電更凶猛一些

下個星期,我就從電視臺退休了

片酬過高成痼疾,逃稅避稅影響公平

《讀者》漲至9元每冊,是為存活還是加速衰落

離開電視臺的朋友,他們在遠方還好嗎?

媒體人,你在焦慮什麼?

“中央三大臺”撤併背後的大棋局

中央媒體人事體制改革最新進展:人民日報三次調整離退休人員待遇

大國媒體的必由之路:中央廣播電視總檯的新使命

為何《如懿傳》至今未播,《中邪》遭撤檔 原因全在這篇廣電總局最新審核規則分享中

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的變遷

別了,報紙

學習完新廣告法,350萬個公眾號還有必要做嗎

新華社網紅編輯:逢“通訊社通稿”也必改標題

蔡伏青新任廣東廣播電視臺臺長,張惠建卸任

上報集團1/3報刊休刊,分流2400人


-END-

長按二維碼 免費關注傳媒頭條微信公號

傳媒業的參與者、觀察者、發現者、報道者

微信號:cmtt6636

更多精彩文章,請點擊:閱讀原文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