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的玫瑰,驚於天賦,敬於修為

段旭的後仰跳投2018-11-09 06:31:32

撰文 / 張子文




今日一戰戳中了所有中老年球迷的淚點,反正我哭得比張大大還慘,太不容易了。

50分,這是8年前最年輕的MVP都不曾做到的事情,突然想起段老王爺用來騙讚賞的那句名言:所有失去的,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

每次看德里克·的過人集錦,腦子裡都會響起一個旋律:你是這耀眼的瞬間~是劃過天邊的剎那火焰~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當年的風城玫瑰似乎不需要刻意過人,只是輕踩油門,防守就已經被甩在身後。

摺疊身體的拉桿、逆著關節的變向,像是逆練九陰真經的歐陽鋒,一招一式都在打破常規,大家紛紛稱奇,卻沒人敢輕易嘗試。

帶著最年輕MVP的光環,帶著公牛再度崛起的希望,彼時的羅斯風頭正盛,奈何天意弄人,接踵而至的傷病彷彿成了命中註定跨不過的坎兒。

十字韌帶撕裂、半月板撕裂,賽季報銷的折磨經歷了4次,每一次康復的過程都在消磨著鬥志。

有人質疑他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有人感嘆不公造化弄人,可是,貌似不再有人期盼一出王者歸來,可能大家都覺得該認命了吧。

想起當年玩仙劍忘了存檔,跪倒在BOSS面前,看到屏幕上蹦出“勝敗乃兵家常事,大俠請重新來過”,只能憤怒地大喊一聲:“Cao!”

從頭再來這種事,到底能忍多少次,不知道,反正羅斯再一次默默地啟程了。

享受過最好的,也承受著最壞的,命運真是讓羅斯見足了世面。

今天被唸叨最多的一句話應該就是“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

可年歲增長又何妨,歲月換回的是更高深的修為。

曾經靠速度突破,如今靠節奏過人,對時機的把控更加純熟;

突破少了,投籃多了,原本不太自信的跳投成了穩定的輸出手段;

單打少了,擋拆多了,由單兵作戰的鬥士變成了團隊的發動機。

我們為他高興,卻也能想象到背後的艱辛與掙扎,明明可以靠天賦,如今只能拼修行,被迫轉型的無奈滋味,實在心酸。

最能理解羅斯心境的,大概就是令狐沖吧,那種內功盡失的無奈,那種無藥可醫的感覺。或許也只有返本歸元的狀態,才能理解無招勝有招的精髓吧。

當曾經引以為傲的能力不再耀眼,該怎樣消化內心巨大的落差?

夜空中失去最亮的星,靠著什麼信念支撐自己在黑暗中踽踽獨行?

如今只是個底薪球員,又是什麼力量鼓動他繼續跟命運較勁?

這才配叫做熱愛吧,不管年紀如何,心永遠如年少一般熾熱,這才是籃球應該有的樣子。

當年的羅斯,大家會為他吶喊,驚歎他的天賦;如今的羅斯,大家會為他落淚,佩服他的修為。

籃球世界和武俠江湖大同小異,金庸老爺子的江湖中有形形色色的武學奇才和英雄俠士,天賦異稟如楊過,現學現賣照貓畫虎,便可習承西毒北丐畢生絕學;資質愚鈍如郭靖,耿直肯下苦功,一招降龍十八掌足以威震江湖。籃球也可分為和修為派。

NBA最不缺的就是天賦,世界籃壇的人精人瑞人中翹楚都聚集在這,長臂過膝掌若蒲扇的字母哥,自悟大夢腳步的恩比德,地心引力都拉不住的拉文……

不過天賦也是柄雙刃劍,天賦派要付出更多的辛苦,不然短板會暴露得更突兀,比如大家總是滿懷期待地YY字母哥,如果有投籃,那就是升級版的杜蘭特,看到西蒙斯也會一聲長嘆,本可左右互搏,卻自斷一臂……

天賦派贏在了起跑線上,但上限如何依然要看下多少功夫。

沒傘的孩子只能拼命奔跑,庫裡、湯普森、保羅、歐文……都是典型的修為派,身體上吃虧,靠技巧來找補。

做不了進擊的巨人,可以做百步穿楊的射手,一寸長一寸強,你有你的高度,我有我的射程。

當然,修為並不只是運球、投籃,哈登的借力打力(pian fan gui)也是種修為,對防守的判斷,對碰撞時機的把握,都是長久修煉的成果。

臥龍鳳雛得一可得天下,天賦修為得一可成巨星。

那如果兩樣全佔了呢?詳情參見喬、科、詹、杜。

羅斯本有二者得兼的潛質,卻被傷病奪走了天賦。

勵志的故事總是令人淚目,我們以為上天宣判他泯然眾人,我們以為他掙不脫命運的鎖鏈,但他帶著一身的傷疤,從上一個路口向我們跑來,雖然奔跑的速度慢了些許,但眼神堅定,步伐堅毅,心中念念不忘: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 ◇ ◇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