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墜江唯一倖存者:人群散了,她哭了

誰南2018-11-10 22:15:04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誰南

回覆我愛你  贈你暖心情話  伴你入眠



世界太複雜  我只想對你說上一世晚安

晚世界的晚  安有你的安 ☽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

“歌單”獲取今日歌名


流言這東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快,比流星蘊含的能量大;


比流氓更具有惡意,比流產更能讓人心力憔悴。

——《圍城》


(圖為小轎車司機丈夫)


01

是誰在惡意詆譭女司機?


我是春麗,這些天一直在關注重慶公交事故。


現在調查出來了:小轎車女司機,她是無辜的受害者。


之前在朋友圈罵女司機的人我全刪了,一個沒留。


她沒有逆行,也不是新手上路。相反她有六年駕齡,也是正常駕駛。


那些無端以惡意揣測別人的人,永遠不配得到善意。


還記得嗎,在事情剛出來時評論的聲音:


“女的就不該開車上路。”


“這種人應該判死刑!”



早在事情還沒有定論的時候,各家媒體就有了不同的態度,輿論導向也大相徑庭。



從驚魂未定到全網聲討,女司機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險些被撞入河中,已經會讓她對開車有了陰影。


網絡上圍觀者的妄加猜測,辱罵,更是讓她對人性有了懷疑。


看了一個數據,覺得網絡上對女性歧視太大了,心疼女司機。



一個事件,其實只是一面鏡子。


圍觀者多是看到冰山一角,就急於發表感言,折射出的其實是自我的偏見和認知。


有個寓言故事叫“疑鄰偷斧”,是講從前有個人,丟了一把斧子。


他懷疑是鄰居的兒子偷的,便觀察那人:


看他走路的樣子,像是偷斧子的;


看他的臉色表情,也像是偷斧子的;


聽他的言談話語,一舉一動,簡直就是偷斧子的。


但真相是,丟斧子的人,只是把斧子落在了自家的谷堆裡。


02

殺人的

是自稱英雄的腦殘巨嬰



巨星邁克爾·傑克遜,一生爭論紛紛、譭譽參半,他承受的東西實在太多。


1993年,一名12歲的孩子,指控傑克遜對自己


“戀童案”爆發,媒體對此大肆渲染,傑克遜名聲事業一落千丈,成了過街老鼠。


2003年,傑克遜又捲入了一起兒童性侵案,全世界都看到了他被手銬銬著,押進了警察局。



雖然案件以無罪釋放而告終,但世俗沒有放過他,他依舊是大家口中的變態、戀童癖。


 2009年,年僅50歲的他因鎮靜劑注射過量去世,又被一度被唾罵為“癮君子”。


可當真相浮出水面,所有人都震驚了:


法醫最終裁定,傑克遜的死是他殺,他的私人醫生被判定過失殺人罪,入獄四年。


而曾經指控他性侵的小男孩,經受不住內心的譴責,公開了真相:


沒有性侵,是父親指使自己,誣陷傑克遜敲詐勒索。



在我看來,過量注射的意外只是最後一根稻草。


真正逼他走上絕路的,是媒體的誹謗、榨取,圍觀者的暴戾和輿論的壓力。


知道雷鋒的人,或許都聽過這個名字:


在火車,一個人見到喬安山便說:“這不是老喬嗎?雷鋒不就是你整死的嗎……”


當年雷鋒因公去世,喬安山忍著喪友的悲痛和誣衊的聲音,決定將雷鋒精神傳遞下去。


但有一次,他為了救人不但未遭表揚,反而被誣陷:對方要求他賠錢。


多年累積的委屈,喬安山終於頂不住了,他跑到雷鋒墓前:


“我真希望我死了,你活著,我現在太遭罪了。”


到了2013年,雷鋒的真實死因的才登報,僅僅是一次意外,喬安山不負主要責任。



在這個世界上,比找尋真相更難的,是證明自己的清白。


電影《讓子彈飛》中,有一幕令我難忘:


胡萬勾結米粉店老闆,誣陷小六子:“吃了兩碗粉,只給了一碗的錢。”


小六子性情剛烈,氣憤難當,為證清白割腹,將肚子裡的米粉剖出。



別覺得電影太過誇張,因為現實更加殘忍。


2009年,河南農民,在耐磨材料廠打了三年工,而染上“塵肺病”。


企業拒絕為他提供相關資料,他想討公道,卻被誣陷為“想訛錢”。


多方求助無門,張海超不顧醫生阻攔——開胸驗肺,證實了自己的清白。



真正令人心痛的,不是剁指的慘烈,不是剖腹的場面,不是開胸的憤然;


而是在當事人證明了自己清白後,一鬨而散的人群。


他們圍觀的,不是真相,而是熱鬧。


熱鬧過了,他們走了。


“那個被冤枉的人啊,咳,管他呢。”



為什麼很多人抓著女司機的嫌疑不放,不肯相信她的無罪?


因為很多時候,我們只會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


像這張圖,看起來,是威廉王子麵露不屑地向誰比了個“中指”。



而實際上,從正面看過去,他只是比了個數字“3”。



從“偏見揣測”凌駕於“客觀事實”之上開始,真相就不再重要了。


當大學生扶老人被訛10萬元,我們義憤填膺,要討個說法,還他們個清白。



因為我們心裡知道,冤枉好人,比放縱壞人的後果嚴重得多。


可當輿論的風向,蓋過了事實的真相,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成熟不是懂得更多,而是能容不同,尤其是能容得下自己看不慣的。


“舌上有龍泉,殺人不見血”,生而為人,需得擇善而行。


03

女司機作為唯一的倖存者,她被詛咒,被辱罵,照片在全網流傳。


流言毀掉一個人有多簡單?只需要鍵盤俠敲擊的幾秒鐘。


毀謗無成本,學好閉嘴難。


昨天傷害的是女司機,如果沉默,明天就有可能是你!


記得一位女性朋友跟我說過,我媽問我,怎麼還不學開車,等啥呢。


我說,我在等“女司機”不再是貶義詞的那天。




往期文章:


作者:新青年陣地,一百萬有趣的靈魂在此沉淪。微信公眾號:娛樂新青年(ID:iiiquan)。作者個人微信:milk7o


後臺回覆“王者”/“粉絲”加入誰南讀者群/讀者開黑群|

後臺回覆“封面”獲取文章圖片 / 封面|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