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西安 榜樣力量】“織”心人——開元路派出所社區民警 程倩

警界視野2018-11-11 08:33:45

點擊上方“警界視野”可以訂閱哦

 經開分局開元路派出所有個女“明星”,叫,年齡不大,頭上的“光環”可不少----全市優秀民警、優秀轉業幹部、全省優秀,兩次榮立三等功。不過,程倩的“明星氣質”不光體現在這些事上,只要她下了片區,上到買菜遛彎的大爺大媽,下到揹著書包帶著紅領巾的小朋友,遠遠的看見都會熱情的上來打招呼,社區的一條條路就像她的“紅毯”。居民對她的評價很樸實---這個女民警總是讓人心裡覺得特別暖和。



轉身


女軍人、女特警、下所一年就獨立管理片區,所有這些經歷好像都給程倩打上“女漢子”的標籤,但其實人家當年可是個標準的“軟妹子”。


程倩學的是護理專業,在部隊,工作環境和業務相對單純,一直到轉業,從小不愛說話的習慣還是“保持”了下來,平時和陌生人多說兩句都會臉紅。從特警隊轉崗到派出所,這塊軟肋才暴露。初到派出所,先跟著師傅遛社區,程倩跟在後面,總不知道怎麼和別人搭話。師傅也著急,派出所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連話不會說,這啥時候才能獨當一面啊!不行,要給點壓力。挑了一天,師傅讓程倩自己去做社情排查,進了小區的物業辦,程倩先做了個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咱社區民警,以後有啥事聯繫我”,物業經理擡頭就說了倆字“哦,好”,就沒下文了,倆人大眼瞪小眼,氣氛一下“尬”住了,也就幾秒鐘的工夫,但程倩覺得比幾個小時都長,她撂下一句“行,沒事你們先忙。”就趕緊往出走,出門的時候,臉是紅的,背是燒的,心是虛的,民警下片,該瞭解啥,掌握啥,怎麼和居民打交道、如何與轄區的組織、單位建立聯繫,心裡都沒譜。從這兒起,程倩就把自己當成全所的“小學生”,治安、戶籍、刑偵、後勤……, 哪個崗位都有她的身影,什麼活兒都搶著幹,沒多久,派出所的這些業務就都捋順了。還有那不會聊天的“硬傷”呢?有這麼句話---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人家自己還真找到對口的“老師”了。有次,程倩坐出租車,遇上的“的哥”是個神聊,一路嘴都不帶歇氣兒的,她心裡一亮,坐出租車的人天南海北,五湖四海,啥樣的人都有,人家“的哥的姐”都能拉得上話,聊得還挺“嗨”,這不就是自己缺的那項技能麼。後來,程倩就經常坐出租“偷師學藝”,從一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說幾句,到後來能和人家司機師傅有說有笑的侃一路,這學費交的真值!而且緊接著就牛刀小試,解決了個大問題。



他們轄區有個,是個讓人頭疼的主兒。早年從部隊轉業後,交友不慎,被帶進了個詐騙團伙,跟著這夥人瞎攪和,後來出了事兒,坐了八年牢,老婆也和他離了婚,帶著孩子走了。老何出獄以後,覺得自己後半輩子沒指望了,破罐破摔,也不找工作,成天的借酒消愁,還揚言報復社會,有幾次和人發生糾紛差點動了刀子。派出所、街道辦都找他談過話,可人家就是油鹽不進。程倩琢磨著必須要把這顆“定時炸彈”給拆了。


程倩到老何家去了好幾次,每次敲半天門都沒人應,一問街坊四鄰,沒見他出門啊。明白了,這是消極對抗啊。行,你唱“空城計”,我就“守株待兔”,你總不能一輩子不出門。在單元樓門口守了幾天,還真把他“逮”住了。一見老何,她就迎了上去。“我到你家去了幾次,敲門咋不開呢。”“我聽不見。”老何兩眼望天,一副混不吝的表情,程倩笑了,“幾天不出門,那吃飯咋辦呢!”,一聽這女警察沒給“上藥”,反而關心起他的生活。老何也沒開始那麼強硬了,“哎,有得吃吃一口,沒了就不吃了唄。”“咋把日子過成這了,沒事兒咱聊聊吧”。就這樣,先聊生活境遇,後敘戰友情,再把這些年他那些混事的清單拉一拉,然後瞭解他的生活實際困難,幾次下來,老何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程倩趁熱打鐵,通過熟人幫老何買了成套的二手貨架、櫃檯。又聯繫街道辦,小區物業給他低價租賃了一處門面房,讓他開個小超市,而且是先經營,啥時候盈利啥時候補房租。籤協議那天,程倩陪他一起去,老何還有點沒底,“又沒幹過這,萬一賠了咋辦。”“咋一點信心都沒有,要努力把日子往前奔呢,你這房子的租金可是無息‘信用貸’,你不好好幹,我們都得給你‘背鍋’”,聽了這話,老何撓著頭不好意思的笑了。沒了怨氣,生活又有了指望,老何徹底踏實了。程倩說,對於社區民警而言,聊天就像是一把解心結的鑰匙,打開了門,才能把事辦到人心裡。



臨時媽媽


2011年的一天,程倩一大早剛到到辦公室,值班同事的一句話讓她頓時感到心裡一揪,“哎!咱轄區昨晚有個學生自殺了,據說因為成績不好,父母又總不在身邊……”程倩坐在那兒,半天都沒說話,她管的興隆園社區居住的主要是長慶油田的幹部職工,大部分在外地工作,平常待在家裡的時間很少,孩子都是由爺爺奶奶照顧,由於長期缺少家庭的溫暖,很多孩子都存在心理上的障礙。當她正在思考解決辦法的時候,一個小姑娘突然闖進了她的工作和生活。


那是一個深秋的晚上,一位大媽火急火燎的跑到說,放學都兩個多小時了,她孫女還是沒回家,老人說,孫女叫小萌,今年剛8歲,父母離異了,母親改嫁到了甘肅,父親長期在內蒙工作,很少回來,小姑娘的性格有些孤僻。程倩的思緒瞬間反射到不久前的那個悲劇上,在確認了孩子的照片後,她衝出了警務室,半個小時後,終於在小區的體育場裡發現了孤零零坐在道沿上的小萌,程倩長出了一口氣,拉住孩子冰涼的小手時,送她回家。但分別的一瞬間,小萌突然放聲大哭,“我們明天開家長會,沒人給我參加,我媽媽不要我了,我再也不想上學了”。奶奶在一邊抹起了眼淚,程倩鼻子一酸,摟著她脫口而出“沒事兒,你願意的話,明天阿姨給你開家長會好不好!”小萌楞了一下“你說的是真的嗎?”程倩重重的點了點頭。在徵得了老師和家長的同意後,她穿上了最漂亮的裙子,特意化了妝,準時出現了家長會的現場。程倩回憶說,那天好像所有的陽光都灑在了小萌的臉上。



從那兒以後,小萌放了學經常到她警務室來,一有空,程倩就給她輔導功課,和她聊天。節假日的時候,程倩會陪她看看電影,或者帶著兒子和小萌一起去公園和周邊的景點美美的玩上一天,每逢小萌的生日,程倩也會精心為她準備一份小禮物。時間一長,兩個人好像模糊了相互間的距離,小萌也漸漸地變得樂觀開朗起來,有時候,程倩去學校做安全講座,遠遠的的看見她,小萌就會撒著歡的跑過來,一把抱住程倩,得意的看著旁邊的同學,好像是在炫耀她這個“警察媽媽”。


隨著小萌一天天長大,程倩覺得應該為孩子的將來做長遠的打算,她和孩子的父母取得了聯繫,經過幾個月的說服教育,讓小萌終於回到了親生母親的懷抱,現在的小萌已經是個高中生了,他依然經常給程倩打電話,聊她的同學,她的家庭,還有不想被別人知道的悄悄話。程倩說,她其實更感謝小萌,因為孩子對家庭和關懷的渴望時刻激勵著她,鞭策著她,讓她深深體會到真正的安全感是來源於內心的溫暖。這些年,她已經記不清做過多少次在校學生家庭情況的梳理排查,開過多少次家長見面會和心理輔導、安全知識講座,但肯定的是,轄區再沒有孩子發生過安全事故,每次她看到小區裡一個個幸福的家庭和孩子們的笑臉,心裡都會感到特別的愉悅和滿足。



編外閨女


程倩在長慶興隆園社區民警的崗位上已經工作了8年多了,一步一個個腳印的走來,收穫了許多榮譽和掌聲,但在她心裡,這些都抵不過社區韓大爺、王大媽的一聲“親閨女”!


這事兒還得從6年前說起。2012年年底的一天,程倩剛走到社區37號樓下,就聞到一股濃重的焦糊味,擡頭一看,發現一股股黑煙正從二樓一家住戶的廚房裡往外湧。跑上去敲了半天門,一位大媽才顫巍巍地把門打開,表明身份後顧不上多說,程倩就衝到了廚房,煤氣灶的火苗正撒著歡兒的往上竄,灶上的燒水壺和周邊的廚具被燒得面目全非,火勢已經開始蔓延,滿屋子瀰漫著嗆人的黑煙,程倩迅速關閉了燃氣灶,開窗、通風、滅火……忙活了半天,火終於撲滅了,灰頭土臉的她回到客廳,發現一對老夫婦正嚇得瑟瑟發抖,幾近失語。一聊才知道,老兩口都是油田退休的老職工,韓大爺腦溢血半身不遂,王大媽患有帕金森病,不光健忘,聽覺嗅覺都退化的厲害,三個兒女都在外地油田工作,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回來幾天,日常的飲食起居全靠他們自己料理。老兩口越說越難受,程倩也聽得一陣心酸,扭頭看看滿地的狼藉,挽起袖子又收拾起來,直到屋子乾乾淨淨,她又囑咐了半天才離開。



晚上回到家,看著其樂融融的家庭和含飴弄孫的父母,程倩又想起了37號樓那對“空巢老人”生活的艱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她暗暗做了個決定,一定要認下這門“親”。


 第二天,程倩再次敲開了韓大爺家的門,把自己一大早買的計時器送到了韓大爺手中。“大爺大媽,這個計時器雖然不值錢,但是效果很好,不管是做飯還是燒水,只要提前定個時,時間一到,計時器就會發出響聲提醒你們,以後燒水做飯就不會再忘啦!”拿著這個貼心的小物件,韓大爺不住地點頭、道謝,而一旁的王大媽,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打圈了。


打這兒以後,每個星期五的下午,程倩一準兒到韓大爺家串門,幫著打掃衛生、整理家務,陪他們晒晒太陽、拉拉家常。平時幫老倆口買個藥、報銷個醫藥費、交個水電氣費、修個老年機,程倩都掛在心上,腿兒跑得特別勤。慢慢的,老人越來越離不開程倩,遇事總是先給她打電話,然後才告訴遠在外地工作的兒女。也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起,韓大爺和王大媽對程倩的稱呼,從起初的“程警官”,悄悄變成了“閨女”,不管和誰嘮嗑,焦點都在這個“新閨女”身上,只要路過警務室,大媽一定要去瞭一眼,看見了程倩,她心裡就覺得踏實。每個週五,老兩口總是盡力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滿懷期待的迎接“他們”這個家最溫馨最喜悅的“團聚”。



2015年的大年初一,程倩正在警務室值班,韓大爺和王大媽的兒女們帶著一大家子人提著熱騰騰的餃子來了,一是感謝,二是“探親”,大家在警務室熱熱鬧鬧過了個年。送走了他們走後,程倩發現原本掛在牆上的群眾意見簿端端正正的放在辦公桌上,裡面還多了一首短詩:“遠在千里少回家,年邁父母最牽掛。柴米油鹽病相加,警察勝我在膝下。”到現在程倩都珍藏著這個意見簿,她說這是她在那個春節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曾經也有人私底下提醒程倩,現在這社會太複雜,尤其是老人和小孩的事兒最難纏,差不多得了,把份內的事幹好就行,萬一有點啥事甩都甩不脫。程倩想都沒想,“我是社區民警,我覺得這都是我該乾的事兒,其餘的沒想那麼多,要是前怕狼後怕虎,就啥也別幹了,我這人心裡擱不住事,有了事必須要解決,要是隔了夜都睡不好覺。哎,你說我這也挺矛盾的,一會兒心眼兒大一會兒心眼兒小。”說著,她自己都笑了起來。程倩不算那種“第一眼美女”,但笑起來特別好看,這大概是應了那句話---“人不會因為美麗而可愛,但會因為可愛而美麗”。

文/李宇翰




經開分局開元路派出所社區民警   

程倩  參選

“平安西安•榜樣力量 十佳社區民警

請為我點贊



給您有聚焦的視野

打動你的人群


長按二維碼關注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