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潔:TF老Boys能在一起是個誤會丨專訪

新京報Fun娛樂2018-11-14 15:09:20

採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人物攝影: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新媒體編輯:報報

視頻拍攝:楊德超、張臣

視頻製作:張臣

其他圖源網絡


在大多數人印象中,李光潔一直是嚴肅、不苟言笑的,自帶一股“生人勿靠”的冷風。近年來他活潑了不少,不僅和TF老Boys成員一起賣萌,碰上新劇《悍城》宣傳期,還跑到明星好友微博下一個個去留言打廣告,以至於粉絲以為這是一個高仿號。


李光潔在大二的時候,就接演了張黎執導的電視劇《走向共和》,飾演光緒。這部至今在豆瓣電視劇評分排名第一的劇集中,除了他,都是老戲骨。


《走向共和》


李光潔的形象硬朗中帶著憂鬱,可塑性強,文藝片導演喜歡他,比如電影《立春》中苦悶的小鎮文藝青年;商業IP劇也看重他,比如電視劇《杜拉拉昇職記》中的職場精英王偉。他演過電視劇《山楂樹之戀》裡忠厚專一的老三,也塑造過《和平飯店》裡充滿壓迫感的“史上最暴躁的警長”。


經常有人調侃他“戲紅人不紅”,他不太在意這些,依然喜歡嘗試不同類型的人物。這就像他喜歡的攝影,失焦初看的感覺是模糊,但同時也有更多延展性和豐富性的可能。年少的時候,李光潔是個決絕少年,充滿著對抗性。有些事過不去,就跟它死磕,但死磕的結果往往朝著反方向去。


他說,人年齡越大越宿命,很多事情冥冥之中都有定數。所以,別擰巴,順著命運的軌跡走下去,這條路走不通,也總會有另一條。



親自完成《悍城》98%的打戲


接這部戲主要是因為我有英雄情結。劇中98%的打戲都是自己打的。一直在健身,我們這個戲的動作指導在你沒有戲的時候會給你發通告,到劇組來訓練,教你一些動作原理。就像武校一樣,每天先打打。我會問,這些是我們戲裡要用的動作嗎?不是。這些基本動作練熟後,開始給你上戲裡要用的動作,每場打戲都設計過了,每天都練。一開始很枯燥,很崩潰,我以後又不做一個動作演員。但是真的拍出來,剪完看完小樣後,覺得是值得的。

口述:李光潔


攝影:新京報 郭延冰


李光潔特意用《悍城》中的劇照做了定製上衣。


少年時代最大的優點,不自知


李光潔從小在平頂山的礦區長大,1999 年,因為在校(河南省藝術學校,現河南藝術職業學院)期間成績不錯,直接被保送進了中戲。


儘管給人一種嚴肅而不好接近的感覺,李光潔在大學裡卻不是清高範兒的學生,相反,大學四年他一直“貼著牆根走”,從來不擡頭。李光潔自己沒有意識到,直到有一次張歆藝跟他說,你在我們這幫師弟師妹心裡是個謎,你在外面拍戲,大家不怎麼能見著你,見著你回學校也都是背個包低個頭,戴個帽子溜牆邊,悄無聲息地就過去了,跟誰也不說話。


李光潔聽了略驚訝,“我是這樣的嗎?”如果意識到,他可能就不會是那個氣質了。李光潔說,那個時候自己最大的優點就是,有很多的不自知。



不久前,同學發給李光潔一張他大學時的照片,就像看到了一個陌生人一樣。“我那個時候太文藝了,眼神裡的東西現在都模仿不出來。那個勁兒,那股張揚的不羈。”他想保持,但是做不到。“沒辦法,我被世俗同化了。”


少年時自帶的那股“勁兒”在很多少女看來,是一種幽幽的憂鬱氣質。可他身上的“憂鬱”,其實是源於內心強烈的不安全感。大二時,父母所在的煤礦倒閉,五千多人集體下崗,生活斷了來源。為了把學費交上,他瘋狂學習,玩兒命地拿獎學金,每次開學,先把三分之二的錢換成飯票,省得亂花。


演技,特別討厭“炸裂”這個詞


《走向共和》是李光潔的出道作品,2001 年接這部戲時他還是中戲的大二學生。為了能早點兒拍上戲,他印了一堆自己的照片,背面標註上身高、體重、電話,跑到北京劇組密集的賓館,挨個敲門,遞上照片,再自我介紹。


《走向共和》


這樣一趟趟跑組之後,李光潔等到了《走向共和》的光緒。該劇彙集了呂中、王冰、馬少驊等老戲骨,只有他毫無經驗,每天過得“如履薄冰”。進組前3個月他一場戲都沒拍,一遍一遍地讀劇組發的七本書,寫人物小傳。


為了找到劇中人物關係的感覺,李光潔每天吃飯前,都要去請扮演慈禧的呂中,扶著她去食堂。李光潔說,小時候自己情商低,演戲也特別直接、愣,還孤僻。而這一切氣質,恰好和《走向共和》裡的光緒契合。


隨後,李光潔出演了《特殊使命》《杜拉拉昇職記》《山楂樹之戀》等多部人氣作品。而讓他最難忘的一部,是2012 年的電視劇《團圓飯》。

《杜拉拉昇職記》


《山楂樹之戀》


《團圓飯》


這是一部溫馨的家庭劇,李光潔很喜歡劇本和人物,每天都鉚足了勁。他講過這樣一個段子,有天,劇組拍完戲吃飯,要了一大鍋花椒雞,導演徐紀周招呼他來吃。李光潔告訴導演,自己一週沒上廁所,嚴重便祕。徐紀周覺得這是心理問題,用力過猛,於是每天收工後等著他,兩人要一瓶紅酒,不看劇本,只是扯閒篇,聊到困了就睡覺。


《團圓飯》拍了140多天,李光潔沒休息一天,每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他對這部戲寄予厚望,但播出效果並沒有達到此前“杜拉拉”“山楂樹”的人氣值。“一個戲有一個戲的命。”李光潔說,他特別討厭一個詞,演技炸裂。演技是什麼?是技術。它只是一門技術而已,技術是一個可以重複生產的流水線。可所謂藝術品,是不可代替的。


演得好,拼得是對生活的理解以及感受力,“雖然我們都被水燙了一下,但你就是燙一下,他燙完之後想了更多的事情,想到了生命。在呈現的時候,就會不一樣。”所以,李光潔認為,演員應該從這個戲殺青到下個戲開始,中間這段時間去看書、看電影,或者在路邊觀察。


不經意的瞬間,才是攝影的價值


李光潔有他獨特觀察生活的方式:攝影。他的照片多次在《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中獲獎,被網友戲稱為“被演戲耽誤的攝影師”。


拍照緣起於導演張黎的建議,張黎告訴他,你是演員,你的工作就是在鏡頭裡,所以你要了解鏡頭中的世界是什麼樣的,自己在裡面要怎樣生活。



2012 年,李光潔拍攝的人物照片獲得了美國《國家地理》中國區華夏典藏獎。在他看來,攝影是另一雙眼睛,“通過鏡頭可以讓我更清楚、更深刻地去看待和觀察這個世界。”


拍戲之餘,李光潔經常會找一個地方待著,去看不同身份的路人來來往往,觀察他們,用相機拍下流浪的人、逆著人流穿行的人以及穿行在城市中行色匆匆的人。他老是想跟人家聊聊天,問問人家在想些什麼。


在劇組時,李光潔也有隨手拍照的習慣。曾經他也是器材黨,覺得相機越大越專業,現在他愛用最小的設備,還有很多時候直接用手機拍,“越大的器材越有侵略性。”


在記錄雷佳音拍戲瞬間的李光潔,以及他鏡頭下的雷佳音。


李光潔喜歡偷拍,不經意的瞬間最有價值。“我一直覺得不自知是最高級的。”一旦他在鏡頭裡發現拍攝對象開始有意識地迎合他在拍照這件事,他會立刻放棄拍攝。但有時候出於禮貌,還是會象徵性地摁一下快門。


TF老Boys能在一起是個誤會


李光潔有一個習慣,喜歡問為什麼?為什麼會造成這樣?他得知道發生了什麼,行業到底是怎麼了,問題出在哪兒?想不明白就一直想,總有一天會想明白,“但你不想這件事情就太可怕了。因為你從事的是這個職業,要演的是人。你眼裡有內容和沒內容,區別太大了。”所以,如今影視圈關於人氣、演技、流量等問題,他都認真思考過。


他還主動跟記者“爆料”:“有次我跟朋友吃飯,對方說今天是某某時尚活動,你怎麼會在這兒呢?明星們都去了。我說沒請我啊。”李光潔也能切身感受到,從機場出來,人家去了好幾百粉絲接機,他揹著包自己孤獨地走出來。他也想象過這件事,“如果是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肯定特慌。”他說著就笑了,“我也不會在機場把自己捯飭得跟小鮮肉似的。你看雷子(雷佳音)敢穿成那樣就出來了。”


雷佳音機場圖(圖源視覺中國)


李光潔對雷佳音的“無故調侃”,來源於他倆以及郭京飛三人的“鐵血組合”。


2017 年,一直強調著“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特的個體”的李光潔,和雷佳音、郭京飛自動“合併同類項”,以“TF老Boys”組合出道。三人憑藉自黑、互懟等技能俘獲粉絲無數。他們中任何一個人的採訪,被問到另兩個人也成為一道“必答題”。


TF老Boys雖然“ 情比金堅”,卻熱衷於爆料拆臺。郭京飛形容李光潔是“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一身正氣,被他們拖下水才“畫風大變”。


傑弗瑞(郭京飛)、傑瑞(李光潔)、和瑞(雷佳音),組合後來更名為【Three】


而在李光潔看來,他們骨子裡是同一種人,“只不過我更正經一些,但我們仨在價值觀、世界觀上是一致的。”在李光潔看來,雷佳音和郭京飛都屬於很會照顧人的那一類朋友,如果旅行,會是很好的旅伴,但這種融洽只存在於兩兩之間的組合。“我們三個人在一起就是個誤會。”


三人在一起最經常進行的休閒活動就是喝酒,李光潔是酒量最差的一個,四分之三瓶紅酒就到頭了,最先倒下。“雷子是東北人,喝酒很實在。我和雷子喝多就直接睡了,要不就是我一覺醒來在雷子家地毯上,要不就是他在我家地毯上,但是我們從來沒見過郭京飛喝多過。”


眼看著自己要把郭京飛捧到了酒神的位置,李光潔話鋒一轉,“也可能是他沒我倆喝酒實在。”



將不安全感轉化為對抗


早年,李光潔可不像現在一樣能在採訪中輕鬆開著自己和朋友的玩笑。媒體對他的形容是,不苟言笑、惜字如金,甚至讓人感到尷尬。


有媒體記錄過,在電視劇《山楂樹之戀》發佈會現場,主持人讓李光潔對著王珞丹說出劇裡的一句臺詞——“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個月,也不能等你到25歲,但我會等你一輩子”。這本是常規的發佈會暖場活動,李光潔卻當場拒絕:“這句話是對愛情一生的承諾,我不能輕易說出來。”


多年前,一個國際大導演找李光潔出演一個同性戀角色。試戲過了,導演也說可以。李光潔提出了幾個要求:第一,不能正面全裸;第二,不能和同性有肢體接觸。他不只提出條件,還要求落實在合同上。大家都不太理解,覺得這麼好的一次機會,為什麼要這麼較真。


李光潔說,他沒有安全感。


“霸道總裁”李光潔,總覺得沒有安全感。


那時候跟導演交流,也沒有微信,很費勁地打了個三方通話,中間有個翻譯,聊完他也是蒙的,不知道要幹嗎,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他會拼命通過一些方法去獲取安全感。


一旦談不攏,他就毫不猶豫拒絕。如今回憶起,李光潔說,這跟自己當時的心態也有關係,年輕氣盛,總想著以後還會有更好的機會。現在他明白了處理事情有很多種方式,“買張機票直接飛過去跟導演聊聊不就行了。”


李光潔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改變,他將其歸結為“老了”,曾經的偏執倔強都化為理解和包容,柔軟平和了許多。


35歲那年,他獻出綜藝首秀,參加《跨界歌王》。之後又去了《聲臨其境》《幻樂之城》等節目,但是他依然不習慣綜藝,“我不知道我該幹嗎。”《跨界歌王》唱歌,《聲臨其境》配音,《幻樂之城》可以看做是一部電影,它們都有一個“門把手”可以抓。“我不知道沒有門把手的節目,我該怎麼辦。”


《聲臨其境》


在李光潔看來,演員是很悲催的。歌手唱一首歌,畫家畫一幅畫,作曲者寫一支曲,表達的都是自己的情感,演員表達的卻是劇作者、導演的意圖。“演員自己到底是誰?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有時候感受不到。所以,沒有安全感。”


早年,他把這種不安全感轉化為對抗,對自己要求嚴苛,對世界也一樣。對於不熟悉以及不適應的環境,他首先會以對抗的姿態出現。記者採訪,一個問題沒到位,他就懟回去,“你沒看我的作品吧,先回去看看再採。”他說,他能敏銳感受到,記者的採訪是否有所準備,以至於在接受過多次沒有意義的採訪之後,他開始思考,為什麼會這樣?“我最後發現,是因為大多數記者本身對我就沒有興趣。”


攝影:新京報郭延冰


如今,李光潔不再一味地以不理睬的狀態面對那些重複的提問,一天十個媒體,會問他十遍同一個問題,起初他毫無興致地給出十個同樣的答案,後來他開始反思,如何能讓大家帶回去一點新東西?於是,三個媒體給出一個答案,再來三個,換一個答案,最後幾家,再給出一個答案。再後來,李光潔又糾結,“同一個問題我的答案有好幾個,那大家會不會覺得我是在說謊?”他努力思考著,隨後有些無所適從。



輸入以下關鍵詞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華晨宇丨周筆暢丨吳亦凡丨楊冪丨鄧超丨蔡康永蔣欣丨陳妍希丨胡霍cp丨張天愛丨許魏洲丨滿江黃景瑜丨孫紅雷丨黃軒丨白敬亭丨宋 茜丨吳奇隆丨TFboys丨李宇春丨劉詩詩丨袁姍姍丨俞飛鴻丨易烊千璽丨金晨丨唐嫣丨江疏影 丨鍾漢良丨SNH48丨吳優丨彭于晏丨井柏然丨陳偉霆丨馮紹峰丨朱茵丨劉燁丨楊洋丨趙雅芝丨張一山丨大張偉丨範偉丨羅晉丨 Angelababy丨馬思純丨陳學冬丨徐璐丨趙麗穎丨王鷗丨舒暢丨李榮浩丨張藝興丨關曉彤



本文為新京報Fun娛樂(ID:yuleyidian)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

https://weiwenku.net/d/109524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