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點  無論是大大小小的讀書會,還是蓬勃發展的新媒體,都讓人越發感受到閱讀和寫作的重要。但是,有些孩子卻不喜歡上語文課。其原因之一可能和課堂教學方法有關。本文作者林嘉怡曾經就是這樣一個孩子。當她開始了在美國高中學習生涯後,她感受到了不一樣的閱讀和寫作方法:緊張的課堂討論,有趣的扮演和手工……儘管要求其實更高,但是她也從中獲益良多。


注: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Power2Learn”( ID:Power2Learn8 ).


文丨 林嘉怡    編輯丨黃曄


我是個不愛看名著的人。廣泛意義上來講,我其實是個被語文教科書慣壞的、沒有耐心的人。在國內的學校,一篇課文還沒有一個章節長,中心思想也被老師解釋得很好理解。雖然學校也會有必讀的書目,但對於學生來說看不看完這些書其實沒有根本區別。反正考試都是複述重要梗概和細節,拿著列好的提綱照背就行。


到了美國的高中之後,我不得不開始逼著自己看書。因為,這些大部頭的書籍才是英語課堂的教科書。在這裡的閱讀課上,老師也不會像過去那樣劃重點、說單詞、列提綱或者讓你背誦。換句話說,在美國學校既沒有人逼你,也沒有人幫你了。一切全靠自覺。


The Great Gatsby(《了不起的蓋茨比》)這本書就是我這個學期英文閱讀課的課本。這本書由美國作家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傑拉德著作,全書47094字。與以往60人的大課截然不同,我需要和全班16人、花24天7節課,一起來讀完這本書。


《了不起的蓋茨比》


表面上,是我們通過上課來解析這本書,實際上課堂只是整個讀書過程中的一部分。


我的閱讀課分為課前預習、課堂互動和課後作文。與其說是老師在上演書本評講的獨角戲,不如說是她一路上循循善誘著我們,教我們如何用自己獨到的眼光與適宜的方式去讀透這本書。


課前預習


首先是預習。教師提前在網上發出每天的閱讀進度,靠學生自覺讀完。


在上課之前,老師都不會提前佈置任何引入或主旨性問題, 也根本不會介紹快速便捷的閱讀方法,一切只有靠我們自己在書裡跌撞摸索。


英文小說的第一章對於我而言,總會是最晦澀難懂的一部分。為了介紹背景鋪墊劇情,鋪天蓋地而來的那些景物地點描寫、俗語典故或是冗長的姓名,往往是消磨耐心與興趣的絕殺。教導學生作文開頭時需要激起讀者興趣的所謂Hook(引子),這些文學著作大師貌似完全不屑於使用。


於是,我就需要自行在網絡上搜索全文概括,瞭解故事主線之後有一個清晰的脈絡才能去探索。這樣一來就像是站在上帝視角的導演,讀到感覺有印象的熟悉之處,就說明這裡很可能有自己比較注意的部分,要留心以後發展論點可能會用上。


但是千萬不能仿照編劇的角度,去搜索章節梗概、先看電影翻拍、甚至直接看中文版,否則再看英文就有藉口對故事本身失去興趣了。


一本厚實的原著拿著或許很有手感,但難免會因為滿頁陌生的彎彎繞繞而感到負擔。所以我以章節為單位,不過於糾結生詞地先瀏覽完一遍英文,大概理清了故事發展的思路後,再在網上搜尋這一章的中文版,尋找遺漏的細節。


逐漸地,會發現中文真的是最值得驕傲的瑰寶,象形的字符加上多變的詞彙組合,可以把單調的語言也轉化地華麗起來。久而久之讀到英文的詞句,也會下意識想著要怎麼翻譯才能來得連貫又驚豔。


《了不起的蓋茨比》中有很多令人捧腹又深思的段落,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是那些對於各種白色的細節描寫,是哪怕讀自己一直不欣賞的英文也能感受到的那種美。



課堂互動


讀完相關的章節後,就要開始在課上討論了。和國內的課堂不同,美高的老師不會滿足於自顧自地分析具體段落章節,而是針對原著不同章節提出基礎但重要的問題,像是主人公尼克、蓋茨比、黛西、湯姆的已知背景信息,憑空出現配角沃爾夫山姆先生的意義,對於全書最後兩段中綠燈的象徵理解等等。


老師還會提示一些關鍵詞,例如《了不起的蓋茨比》中的車、人聲、誹謗等,每一節課針對每一個章節都會要求學生除了回答問題之外還要尋找有提到關鍵詞的語句。


剛開始在閱讀的時候,我習慣於中英文混搭做筆記,嘗試用最整潔的方式將當下的想法清晰完整地表述;在老師提示了這些關鍵詞後,我才慢慢學會在相關的段落下劃線,並在當頁的邊緣部分寫下關鍵詞,像這樣指出值得注意或是能夠激發自己靈感的點即可。


課堂討論不只是與老師,更多的還是同學之間的對話。大致帶著學生瀏覽完這些問題和額外要求,老師一般會將全班隨機分成四個四人小組,讓學生在高中部要求每人自備的筆記本電腦上共享文檔回答不同的問題。


學生不僅要口頭討論,還要將整理好的文檔在線分享給老師。學生自己合作過程中,老師會在桌子之間走動,挨個組確認進度、解疑答惑。


在半節課的小組討論後,按照分配問題的順序開始輪流讀出小組的答案,老師也鼓勵在組內有意見相左的回答。


比起先介紹作者背景的俗套上課思路,這樣反而檢測了學生到底有沒有自覺完成閱讀作業;比起大班的個別學生舉手回答,這樣也更提供給了所有人一個分享意見的平臺。



有的閱讀課上,老師會花一整節課的時間進行討論測驗,即全班圍成一圈探討某幾章的內容,需要有秩序卻十分自由。由一個學生從隨意角度切入開始解析,可以聯繫或反駁上一個人的觀點,也可以開啟新話題。


例如不久前在上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的The 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頑童冒險記》)的閱讀課時,我們針對第十三至十六章開展了討論測驗。


我先提出這四章是主角哈克和黑奴吉姆革命友誼的轉折點,話題由另一個同學轉到黑奴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又轉到少數愛憐他們的人的心理。整個討論像是雪球由所有人投入的想法愈滾愈強大,又像是洋蔥被大家從不同角度一層層刨析。


每次測驗的氣氛都十分緊張,要仔細聆聽別人的回答,要爭分奪秒地翻書找筆記,要找合適的插入點作答,還要注意不僅和老師更有和全班同學的視線接觸。


儘管如此,也會有漏做閱讀作業的人,抑或是個性使然不敢於表現的人。因此,老師會給所有人的課堂參與情況打分,記錄下所有人的發言次數與質量;相對內向的人則可以選擇在討論前後上交自己的筆記,換取相應的分數。


但在激烈的討論氣氛中,許多一開始膽怯於發言的同學也會逐漸開始嘗試著加入到對話交流中。與其他課上的恬靜表現相反,我在閱讀課上永遠屬於最前線的活躍分子,搶著開啟討論、承接話題、或是分享有意思的地方舒緩氣氛,忙得不亦樂乎。


這也是我對於國內語文課堂的反應,但礙於大班人數的條件限制及老師快速的教綱進程,只能舉手等待老師點名。


除了聆聽、記錄和安排回答順序之外,老師還會穿插對一些同學的看法進行正負評價、拓展延伸,或是發問來引導下一話題。


除了單純地討論內容之外,閱讀課還安排了許多圍繞書本展開的活動,增進學生的閱讀興趣。


曾經有一次在學習《頑童冒險記》時,老師要求學生在吉姆、奴隸主沃特森小姐、甚至是歷史上的廢奴主義者等人中自選一個角色,以他的角度寫出對哈克決定幫助吉姆逃跑的評價,並專門留出了一節課的時間,由學生自備服裝進行朗誦扮演。



老師提供了彩色紙筆及剪刀,讓學生自己形成小組,手工製作與《頑童歷險記》故事內容相關的桌面遊戲。學生自主設計主題,制定並描述規則,設置問題與陷阱。


針對每一本書,老師都會劃出一些高難詞彙,讓學生自行背誦並小測。小測的內容主要分為兩塊:對隨機指定的一部分詞語進行意思解析,還有用剩餘的詞根據書本的內容編一個故事。


每次都在第二部分扣分的我,才得以意識到自己對某些詞用法的錯誤理解,比如在美國作家納撒尼爾·霍桑的The Scarlet Letter(《紅字》)的詞彙小測中,我學習到了不能直接說一個人有iniquity(罪孽)。


等到倒數第二節閱讀課,老師才會給學生看一些關於作者的影像,深入瞭解創作背景。這樣一來,學生就得以在專家解讀之前,先形成自己的觀點。甚至,學生也可以在這些附加視頻中為之後的習作找到更多的論據。


在觀看美國印第安人小說家路易斯·厄德里奇的Tracks(《痕跡》)的介紹視頻時,我發現作者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學習和保護土著語言。所以我引用了視頻中對作者的採訪,結合了書中表露了熱愛傳統文化的語段,來論證自己文章的主旨論點。


課後作文


很多人把閱讀課也當作寫作課,因為所有這些讀書作業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最後我們需要遞交的一份閱讀報告。


寫作文前,老師會上傳十多個讀者會思考的主題,還要求學生先與其面談,確保大家的主旨論點可以用。只有通過真正的品讀感悟,才能在寫作文時發展自己可以論證的論點、找到足夠可靠的論據、甚至和之前讀過的書找聯繫。


關於《了不起的蓋茨比》這本書,我的作文主旨句被否,但這次就連否定的原因都與以往不同。一般論點不合格的理由都是因為沒有辯論性,但這一次,老師竟擔心我根本找不到論據證明自己,儘管我自以為已經找出了很多證據。


幾次找老師談話,詢問修改的方案後,才發現根本原因是自己沒有搞清楚主人公移動的路線,把美國東部和書中的東卵村混為一談。所以我上網去翻找了《了不起的蓋茨比》的地圖,試著把小說中的地點與現實中紐約、長島、芝加哥等地的位置聯繫起來,再將主人公的居住地挨個對號入座,這才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表達的論點:作者描寫東部對於主人公陌生的環境、浮華的娛樂活動及居民膚淺的表面關係,表述了美國夢看似誘人、實則不可行。


這一次《了不起的蓋茨比》是課堂寫作,但是允許帶一張規定大小的卡片,來記錄提示詞筆記、引用的句子及來源。美國高中十分注重誠實與版權,所以對於沒有按格式摘抄的引用資源都會嚴加扣分,也絕不允許一篇作文多次用,哪怕是自己的原創或是不同課的作業。


為了完成一篇作文,有安排有節奏的閱讀課確確實實是必不可缺的一環。將效率與興致並進,英文原著也會變得易如反掌、手到擒來。上對了課,那才是真正特別的了不起。


林嘉怡
Power2learn特約撰稿人,
現在在加州聖地亞哥念高中。



▶  在閱讀這件事上,家長的“誘惑”遠比“強權”更有效

▶  錯誤的閱讀觀念只會讓讀書變得無聊、無趣……

  把一本書“大卸八塊”就是精讀了嗎?看美國……


關注外灘教育

閱讀 3000+篇優質文章



外灘教育聯合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寫作導師

Kevin McCarthy

開發、主講

“敘事寫作課” 。

結合中國學生的寫作困惑,

系統地講授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給孩子們實用的寫作方法。


點擊下圖 立即購買

 ↓↓↓點擊閱讀原文,進外灘教育微店購買

https://www.wxwenku.com/d/10953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