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1200萬,11間房,他用“慢動作”,贏取了10W+人的好感

一人一城2018-11-22 14:15:13

山裡的日子總是很長,長到哪怕你許久不見,它還會是印象中的那個模樣。





的滿山竹林、流泉飛瀑,

無論你在不在這,

它們都或動或靜,待在那兒,

隨四季變換,周而復始。



這裡的“皇后飯店”,

毛澤東來吃過飯,陳毅多次探望。

這裡的武陵村賓館,

是蔣介石和宋美齡來度蜜月的地方。

這裡也是我的家,

我們祖孫三代住過的家。



18歲離家求學,23歲當上記者,26歲進入藝術品行業,40歲之前,我回到家鄉莫干山,將自家的老宅設計成雅緻,文人墨客相續到來,逾百位為它題詞。


他們說:三秋不止是民宿,而是一次建築藝術。




我是,朋友都叫我老鮑。我與莫干山的感情,多半來自於這裡的人。


窗外的那顆老槐樹,由我年復一年地,貼上爺爺寫的春聯;


門前那塊長滿青苔的石頭,曾和我一起等待過爸爸駕駛拖拉機的“突突”聲。



20歲的時候,出於對未知世界的好奇,那會兒我唯一的理想,就是離開這裡。



不在莫干山的那段時間,我在報社當過記者,為了寫作內容詳實,我親身去過很多地方。


我看到了比莫干山更高的山,更朦朧的霧,和更清涼的竹林,卻愈發覺得莫干山上的四季,是最好的四季。



在一次出差途中,我見到了裸心鄉度假村。用民國文人周作人設想的生活場景來形容它,最合適不過。


“半郭半鄉村舍,半山半水田園。

半雅半粗器具,半華半實庭軒。”



我突然意識到,那也是我未來的理想生活。


第二個20歲到來之前,我決定回來,實現它。


只不過,我沒有立即行動。而是先花了7年時間,向商業精英學習,向藝術名家請教,為那份理想用心鋪墊。



直到2015年,我覺得自己準備好了。


隨即我聯繫到了設計過裸心谷的呂曉輝先生,想邀請他來改造這座我視為珍寶的老房子,也就是我們祖孫三代的家。



在溝通之初,老呂曾經婉拒,甚至還勸我放棄:“改造這樣的舊房子,需要投入極大的財力物力和精力,你都快40了,還折騰什麼!”


折騰?才不是呢。


我只是想做一件80歲時想起,都會覺得很有意義的事情。



我給民宿的名字取為“三秋”,“三秋”出自《詩•王風•采葛》“彼採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在詩中,它是一個時間的度量單位,但在莫干山,將會是美好田園時光的代名詞。





我總覺得,既然來了山裡,風景不能只用眼睛欣賞,身體髮膚都應該享受更溫柔的觸感。

 

老房子,不管怎麼改,舒適是最基本的要求

 


設計動線、乾溼分離、採光隔音防潮……


就是這些看起來無比乏味麻煩的小事兒,花掉了我兩年的設計改造,一年的運營核查。


如今悉心打磨的“三秋”,隱身於莫干山麓的村落之內。


竹林掩映,柴門半掩,

像一處避世的桃源。



三座房子錯落有致,

一排排由稻草紮成的低矮圍牆穿插其中。

在外觀上既保留了老房子的時間韻味,

又融合了現代元素。



穿過石階,推門而入,寫著“柴門迎遠客”的清秀書法,很吸睛地掛在大廳的牆壁上。



四面落地窗配著25度的溫暖,你若是不趴在沙發上懶洋洋的窩一下午,彷彿就對不起這份懷舊濾鏡過濾出的色調。



透明玻璃,除了幫助舊屋完成了從晦暗到明亮漸變,還帶來了光影的藝術,記錄著老房子曾經的模樣,也記錄下了這兩年的時間。



鑑於老房子屋內的木結構依舊完整,設計師將其保留,變成了現在房間及大廳的橫樑立柱。


三秋的每一個房間,都將粗糙的原始樑柱裸露在外,如果你在上面看到了幾處歪歪斜斜的刻字,不要笑,那可能是我兒時不經意的隨筆。



三棟房子加起來,一共有11間房。


簡單材料要做出精細美感,考驗的是施工者的工藝。


樑、柱、地板、傢俱,都需要手工仔細打磨,再封上進口木蠟油,留住木頭最原始的肌理和觸感。



地面與洗手檯間檯面的水泥配比也極為講究,反覆調配成型之後,再經過手工拋光三到五遍,最終呈現光滑如大理石的效果。


所有的施工,未曾使用一滴油漆,完工即可入住。



與房間一牆之隔的,就是大片竹林,依山而上。



從三號院東側往上走,沿著後山小路便能走到景觀平臺。架在後竹林的半山腰,廕庇幽靜,卻又有開闊的視野。


你一定會忍不住在這裡的沙發上坐一會兒,吹吹風,發發呆,看著微風穿過竹林又爬上遠處山頭。



莫干山景色,會隨時間的推移更迭交替。


有春天染紅了整片天的晚霞,夏夜山頂成群飛舞的螢火蟲,秋季一路鋪到山腳下的紅樹葉,和冬天銀裝素裹雪壓枝頭。


一年四季,都值得來看一次。


這,便是三秋。





小時候的我,理想就是離鄉,直到終於如願離開,開始城市的生活,卻發現回家成了新的念想。




每次回家,大老遠就可以看見爺爺站在村口的梧桐樹下,白髮蒼蒼杵著柺杖,成了回家見到的第一道風景。

 

順著長滿青苔的石階往上,山茶花下,是老媽蹲在那洗衣服的背影。


說不出哪裡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而當你走進莫干山,你走進的,是無數個黃金歲月裡的迷人故事。 



而我,也一直也想做一次記錄,想用文字,用影像,記錄下民宿成長起來的莫干山。


想做的事很多,做起來很慢,三秋,也只是一個開始



總有人替我覺得不值,

“花了3年,1200多萬,就做了11間房?”

可我覺得,用了這麼幾年時間,

做了一件到了80歲還能回憶的事情,

值得。





一日不見,三秋盼兮

 🎬 鮑 洪 權  



如果你對他的故事感興趣,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加入微信群

和鮑洪權在線溝通,提前瞭解更多詳情

暗號:“莫干山”

2018年11月20日20:00

我們已在生活風格型消費投資平臺

【開始吧】

發起「莫干山三秋美宿」眾籌項目

點擊閱讀全文,

就是對他最好的支持!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