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企如何應對社保稅管新形勢?鬥米用靈活用工服務給出了答案

筷玩思維2018-11-23 04:03:45

溫馨提示:本文約4650字,燒腦時間12分鐘,筷玩思維記者張家銘發於北京。

2018年已步入尾聲,從行業看,近段時間確實發生了很多值得關注的大事兒,如海底撈和美團點評的相繼上市等。但今年餐飲業所有的大事兒,都沒有因社保和個稅政策改革引發的關注度多。

對於社保稅管和個稅修正,實際上,在多數餐飲老闆看來,他們並沒有耐心和精力去深讀密密麻麻、條條框框的政策規定,大部分情況是:一個新政策的落地,局內人更關注的是這個政策的重點是什麼、它將對我產生什麼影響、我該如何應對等等。

10月30日,鬥米外包事業中心總經理呂磊受邀參與筷玩思維“新餐飲·新零售”連鎖餐企轉型升級峰會上海站活動,並就引發行業廣為討論的社保個稅政策改革做了《社保稅管和個稅修正新形勢下的靈活用工籌劃之道》的主題分享,活動後,呂磊又就餐飲老闆一直密切關注的靈活用工話題與筷玩思維進行了深度交流,根據呂磊的分享內容,筷玩思維特此整理成文,供業內人士參考。

社保稅管和個稅修正的重點內容以及鬥米的深層解讀

我們先來看看社改的政策落地是如何一步步推進的。

1)、重點政策及信息披露一覽

2018年7月20日:《國稅地稅徵管體制改革方案》公佈了統一稅收、社會保險費、非稅收入徵管服務標準,明確從2019年1月1日起,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

2018年8月5日:《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電視電話會議重點任務分工方案》國辦發〔2018〕79號文件中,就簡化優化註銷業務流程,指出對沒有拖欠社會保險費用且不存在職工參保關係的企業,社保部門及時反饋“註銷無異議”意見,同步進行社會保險登記註銷。

2018年8月20日:今年12月10日前要完成社會保險費和第一批非稅收入徵管職責劃轉交接工作,自2019年1月1日起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各項社會保險費和先行劃轉的非稅收入。根據“成熟一批,劃轉一批”的原則,周密安排資料交接、賬戶設置、信息傳遞、退付退庫、清欠清繳等工作。

此外,包括階段性降低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失業保險及工傷保險費率政策期限延長至2019年4月30日;將階段性降低企業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政策期限延長至2020年4月30日。

2018年9月21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發佈消息,務必嚴格執行現行各項社保費徵收政策。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徵收,這個規定只是表明了徵收主體的變更,並未調整現行社保費徵收政策;在社保徵收機構改革落地前,各地現行的社保繳費基數、費率等相關征收政策,要一律保持不變。

此外,嚴禁自行組織對企業歷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仍承擔社保費徵繳和清欠職能職責的地區,要穩妥處理好歷史欠費問題,嚴禁自行對企業歷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對於已經開展集中清繳的,要立即糾正,並妥善做好後續工作。

2018年9月27日:李總理在考察位於舟山市的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綜合服務大廳時,關於社保問題指出,1)、嚴禁自行集中清繳;2)、有關部門正在研究進一步降低社保費率。總的原則就一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

2018年10月12日:人社部辦公廳關於《社會保險領域嚴重失信“黑名單”管理暫行辦法》開始公開徵求意見,其中有一條便是:用人單位未按相關規定參加社會保險且拒不整改的,將在政府採購、交通出行、招投標、生產許可、資質審核、融資貸款、市場準入、稅收優惠、評優評先等方面予以限制,且相關失信主體首次被列入社保“黑名單”,期限為1年。

2)、總理的表態如何解讀?

①、嚴禁自行集中清繳

鬥米解讀:關鍵詞“自行”、“集中”,存在可能性:不排除時機合適時再追繳,不排除對個別企業進行追繳。

②、有關部門正在研究進一步降低社保費率、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

鬥米解讀:關鍵詞“總體上企業”,而不是“單個企業總體”。社保費率降低,增大收繳面,確保宏觀總體上負擔不變。給之前規範的企業降費率,之前不繳的要繳,少繳的要按降低之後的費率繳納。

3)、關於社改政策定調的解讀

鬥米研究後認為,社改的重點有三個。

①、社保繳費基數要做實,不能少繳,更不能不繳。

②、不集中清繳,但不意味著不個別清繳,最多也就是舊賬暫不管。

③、落實社保繳費基數和確保社保缺口可填平後,才會適當考慮階段性降低社保費率。

這也就意味著,社保不合規的企業不能再抱有不會被稽查、清繳的風險了。同時,企業要做到努力合規才是長久之計,所以說,研究政策和觀望動向不是重點,重點是搶合規的時間。

4)、個稅法修正案要點

個稅法修正案要點一共有八個,分別是:明確居民定義和判定標準、調整所得分類、調整優化稅率級距、提高綜合所得基本減除費用標準、取消附加減除費用轉而設立專項附加扣除、調整納稅申報制度和建立離境稅務清算機制、多部門協同責任與信用信息系統建立、引入個人反避稅條款。

根據鬥米的分析和判斷,上述這八個要點至少意味著以下幾個方面:

①、分類稅制改為分類和綜合結合稅制:綜合所得、經營所得、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財產轉讓所得、偶然所得。

②、綜合所得:擴大低稅率檔(3%、10%、20%三檔收入級距、維持高稅率檔30%、35%、45%三檔收入級距;經營所得:適用35%的收入級距下限,提高至50萬元;其他所得:沿用20%不變。

社改之後,餐企要做的不僅是降本提效,更得加深對靈活用工的理解

關於鬥米對整個社改政策重點的解讀,除了字面和背後的解讀外,其實還說明了兩個問題,一是讓行業的入局者都明白,社改將會加大一部分經營的硬性支出,同時也意味著,行業將進入整體公平的入稅交保局面;二是財務支出的提高不僅不可避免,還會倒逼企業進一步加大對降本提效的重視程度。

對餐飲老闆來說,社改後最明顯的支出增加是在員工費用這塊兒,過去社保不跟稅務部門掛鉤,社保部門只核查總量,雖然徵收也挺嚴格,但企業也有很多靈活規避的方法,比如讓員工自己去交,或者在外地來京的員工不願意交的情況下不籤長期合同,而改簽小時工合同,這樣就不必交社保。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些餐企是直接通過減少人員支出來降低成本,也有部分餐企是運用一些工具來代替人工操作,如採用智能鍋代替廚師、採用機器人代替服務員等等。但實際上,智能機器代替人工還尚處於探索階段,除非本身就是智能調性的新餐飲,否則貿然轉型並不合適,因為磨合期和轉型成本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在筷玩思維看來,最終的解決方案核心點還是得落到人效上,餐飲老闆要麼用更少的人來做更多高強度的工作(減人提效、要麼用靈活用工模式將勞動關係轉為勞務關係。

然而,餐飲業人員流動率本來就居高不下,缺乏人力的同時還要精簡人力,這個矛盾怎麼打破呢?給出答案之前,我們先來揭開行業人力痛點背後的神祕面紗。

1)、餐飲業離職率非常高但不意味著員工厭惡餐飲業

鬥米曾經在餐飲渠道做過一次調研,結果的平均值顯示:在餐飲業的員工中,離過職的員工佔了69%,而在職且正在考慮離職的員工佔了18%;另一方面,在這些員工中,喜歡餐飲業的社會群體員工佔了41%,而不喜歡餐飲業的數值僅10%。

在更深入的調研中,“離職後是否還會繼續從事餐飲業?”,有31%的群體給出了肯定的答案,而只有17%的群體表示不會繼續從事。即使是離職率高達69%,但這些離職後的員工依然流入餐飲業的其他門店。在問及從業者不喜歡餐飲行業的原因時,47%的被訪者回答“工作辛苦”,可見工作辛苦是導致餐飲行業流失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2)、全職員工佔比下滑,靈活用工模式持續升溫

從上文數據我們可以看出,在離職率達到69%的餐飲行業,對於餐飲企業意味著:你今天招了10個員工,到了一定的週期後,就有7個員工向你遞交辭職書,而剩下的3個人中,不考慮離職的僅才1人。招10留1是這個行業在用工上的“痛苦”現狀。

走掉的人中大部分流向了別的餐飲店,慢慢地,在另一個週期,別的門店招聘到的10個人也依然大部分流向了另外的餐飲店。這真的是一個殘酷且不可逆的死循環嗎?

我們從基層員工的動向看,餐飲業的用工需求和用工屬性,和物流、房地產、建築工地等業態相類似,這種屬性造成了餐飲業的某個員工,可能今天在A餐廳,明天就去B餐廳,甚至後天就流動到物流等行業去了。這說明這些城市服務業的基層人員流動性高,但基本保持在同行業間流動。

再從商業的大環境看,滴滴打車為什麼能快速成長為一個平臺?因為它抓住了有車一族隨時開車上下班且能同時賺錢的需求,再去看外賣平臺為什麼那麼快也擁有了數千萬的註冊騎手?因為它抓住了基層人員靈活安排工作時間自主權的需求。

餐飲業也是如此,為什麼餐飲業的流動性那麼強?因為員工的上班時間過長且不自主。整個用工需求的大環境趨勢已經發生轉變:求職者的觀念已經過渡到靈活就業上,作為用工方的餐飲企業的用工需求也日趨靈活。

也許很多人會問,為什麼是靈活用工?它和社改之後的用人需求矛盾的關聯是什麼?在和筷玩思維的溝通中,鬥米也給出了基於自身實踐的深度解讀。

1)、“靈活”將成用工需求的關鍵指標

以日本為例,靈活用工模式在住宿餐飲業的滲透率最高達到了97%,居行業首位,在具體的餐飲門店中,靈活用工的比例也超過了59%。

國內靈活用工模式始於90年代的西式快餐業態,由麥當勞和肯德基帶頭,當前靈活用工模式在西式/中式快餐、甜點咖啡、火鍋等很多品類都佔有較大的比例,在可見的未來,靈活用工模式將涵蓋整個餐飲業並逐漸成為主流。

呂磊指出,忙時增補,閒時減員,基於用人需求的波動峰值來靈活地僱傭人才,雙方不建立正式的全職勞務關係,這就是靈活用工模式。對於餐企來說,靈活用工模式能靈活調配、節省人工成本、滿足對長時間營業的需求;在員工端,靈活就業能很好的兼顧個人對時間的自主安排。

有數據顯示,當下應聘者對全職招聘的喜好僅為23%,相比之下,靈活用工的佔比達到了52%,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一定程度的問題。

我們再來看一個案例,據筷玩思維瞭解,海底撈在推進上市的過程中補交過去員工三年的社保合計花了8800多萬人民幣。我們都知道,餐飲經營各鏈條的成本費用近幾年都在持續攀升,但是呈現在終端食客面前的菜品價格則很難漲上去,在資本重新迴歸餐飲和餐飲資本化越來越普遍的當下,因社保稅管一項政策的調整,合規餐企本就微薄的利潤可能就會下降三分之一。

在新的徵收模式下,監管力度加大,餐飲業作為典型的人力密集型行業,是重災區,形勢可以說很嚴峻,在無法改變外部經營大環境的情況下,餐飲老闆必須得琢磨下應對之策了,既符合未來發展趨勢同時在當下又相對成熟的解決方案,靈活用工是一個繞不開的選擇。

2) 、鬥米帶來深度解讀和策略背後:靈活用工領域的深耕

對政策的深度解讀以及對餐飲企業帶來相應的策略和用工方案背後,是鬥米在靈活用工領域的深耕。

2015年11月,從58趕集集團獨立分拆出來的鬥米開始All in基於各行業基層崗位人群的靈活用工,一年內就連續獲得高瓴資本、藍湖資本、高榕資本以及騰訊、百度和新希望集團等知名投資方A、B兩輪累計8000萬美元的融資。背靠58趕集的流量入口和以效果、服務為導向,使得鬥米這三年確實崛起速度很快。

據瞭解,鬥米目前在27個重點城市設立了分公司,業務服務覆蓋超300個城市、儲備了6000萬簡歷數、註冊用戶還在以每月500萬的速度增長,此外還包括百萬日活用戶、千萬月活用戶、上百種標籤類型、百萬帶行業屬性等等,並累計服務了超過170多萬家商戶。可以說,鬥米是國內目前最大的靈活用工人才的“活水池”。

呂磊表示,鬥米對餐飲等B端企業提供的不僅是信息服務,而是涵蓋從招到管(在線招聘、RPO招聘、崗位外包、在線眾包、SaaS管理工具等一體化、多元化的更深度、更專業的業務矩陣。

結語

記者在採訪了將太無二等部分餐飲老闆和熱衷於靈活用工模式的求職者後發現,靈活用工模式並不單單是社保稅管和個稅修正之後的一個解決方案,實際上,即使沒有社改,靈活用工也會成為餐飲業未來用工的標配,只不過是社改讓這個轉變加快了而已。

靈活用工不僅僅滿足了多方的需求,也是在新的社保稅管和個稅修正政策下,對於實打實的緩解餐飲經營持續高漲的成本有著重要的價值和實際意義。

2018年筷玩思維全面發力線下,30+城市場次單場500+餐飲老闆線下標杆峰會成都站(4月1日、7月24日)、杭州站(5月15日)、武漢站(6月19日)、北京站(6月26日)、重慶站(9月11日)、上海站(10月30日)已圓滿落幕。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刻查看筷玩思維全年系列餐飲峰會詳細招商方案!

上海、北京、成都、杭州、武漢、廣州、南京、重慶、合肥、南昌、青島、天津、無錫、福州、濟南、哈爾濱、寧波、長沙、大連、西安、深圳、廈門、海口、蘭州、蘇州、鄭州、南寧、昆明、香港、澳門、臺灣......主力熱點餐飲聚集區筷玩思維無死角覆蓋,盟友軍團基本集結完畢...上戰場、打勝仗,還得靠盟友。

https://weiwenku.net/d/109602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