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流連忘返,在貝加爾湖畔

行走的茶玫2018-11-23 21:49:26


貝加爾湖其實是很早以前的一個念想,早在那首《貝加爾湖畔》大熱之前。這次夏天8月的貝加爾湖,則既是說走就走,也可算是蓄謀已久,在想要出發和真正可以出發之間,大概隔了一個月。


因為時間有限,原本計劃從二連浩特坐西伯利亞火車先到蒙古再到貝加爾湖的旅行,變成了9天的貝加爾湖之旅。這一次,我們三個甚至萬般折騰地從廣州深圳南昌分別到上海浦東機場,再搭乘直飛伊爾庫茨克的航班,不過4小時後,我們便站在俄羅斯東西伯利亞清冷迷人的夜色裡了。這是我們想到的一個最省錢的辦法:買的是機票+首晚酒店的自由行套餐,因為是跟團出入境,這樣不僅省了簽證費,還可以保證我們一貫的散漫隨性。



這是一次只有一個主題的旅行。


一次只有9天的旅行,全部的重點,都在貝加爾湖,所有的腳步,都圍繞著貝加爾湖。我們甚至還暢想著,要在貝加爾湖畔喝酒,唱歌,跳舞。


只是,當真正來到那片碧藍醉人的湖水邊,我們更多的是靜默,是沉沉的遠眺,是內心翻飛的奔騰與感動



深邃的謎一般的湖水,你永遠不可能完全知道它的內心。


貝加爾湖到底有多深?


網上資料說:“貝加爾湖長636公里,平均寬48公里,最寬79.4公里,面積3.15萬平方公里,平均深度744米,最深點1680米,湖面海拔456米。總蓄水量23.6萬億立方米,蘊藏著地球全部淡水量的約20%,相當於北美洲五大湖水量的總和,超過整個波羅的海的水量。”


數據實在抽象,不如換一個形象點的說法:“在貝加爾湖周圍,總共有大小336條河流注入湖中,最大的是色楞格河,從湖中流出的則僅有安加拉河,年均流量僅為1870立方米/秒。假如它的湖盆中不增加一滴水,安加拉河需要400年才能把這裡的水排盡;假如貝加爾湖完全乾涸,即使全世界的河流無一例外地注入貝加爾湖,也需要300多天才能把它填滿。


很難盡述貝加爾湖的美,除非你來。


這天陰雨,貝加爾湖顯得有些憂鬱,在船頭,在車裡,在客棧,無論從哪個方向望去,它都是曠遠闊朗的,又有點壓抑。我們從客棧步行半小時到胡日爾村的主街,尋飯過後,看到西邊突然就有了一絲火紅的晚霞,便朝著晚霞的方向,一直走一直走,便是貝加爾湖畔了。



漫天的烏雲,西邊卻有晚霞在燃燒。


在湖邊大石坐下,看西邊燃燒的晚霞,天空的其餘部分都陰沉著,顯得那片燃燒格外地壯美。待夜深,跑去外面看天空,依稀看到有幾點星子微閃,便微笑起來,說,看來天氣預報很準呢。


通常在奧爾洪島都是南北兩條線的遊覽,不包車的話,就跟客棧預訂一日遊。頭天因為銀行關門沒有換到俄羅斯盧布,我們妄圖說服客棧大姐收美元或歐元,可是無論怎麼說,都沒辦法說清楚,以至於後來只要碰到這種情況,我就跟對方說中文,是的,還是四川話。後來還是同車同客棧的一家北京人幫忙,通過電話他們之前包車認識的導遊,我們總算得逞了,客棧大姐肯收美元了。不收也不行啊,我們就是沒有盧布。——是的,奧爾洪島上沒有銀行,沒有兌換,極少pos機,信用卡和美元幾乎不管用,俄羅斯盧布現金才是王道。


北線是奧爾洪島最經典的遊覽路線,我們在極有越野功能的小巴上享盡了上下超過50度的快速越野,司機們都很有經驗,在白樺林間穿行的時候,眼看著就要撞到樹上了,緊接著就有一個美妙的小轉彎。在幾乎沒有被開發的奧爾洪島上,司機除了負責勇猛地開車,還要負責在野外烹製這一天的午餐。我們的午餐,都是用貝加爾湖水烹煮的湖魚湯,配特別結實的俄羅斯麵包,還有一鍋熱茶,配灑著糖霜的甜點。






走近不停擊打的湖濤近處,所有的波浪都是清亮的。


藍天白雲是貝加爾湖最好的背景,晴天的湖水那麼碧藍深邃,走近擊打的湖濤近處,所有的波浪都是清亮的。8月的貝加爾湖畔,樹林草地仍是青翠,這個時候,讓人很容易就想起那首歌:“在我的懷裡,在你的眼裡,那裡春風沉醉,那裡綠草如茵……


貝加爾湖沿岸生長著密林,松樹、雲杉、白樺、白楊等環繞著湖岸野蠻生長著,這面如浩淼碧海一樣的湖水啊,因此而有了無數翠綠的詩意。奧爾洪島的名字源自布里亞特語“小森林”,島上有三分之一的面積都被森林佔據。一處處地停留,不同角度的遠望或近賞,在草地,在沙灘,在峭壁岩石,在這一天無數的睛朗的時刻裡,我們與貝加爾湖無限地親密著。而那些在草甸或森林間的好看的雲影啊,慢慢地飄著,神祕地變幻著,它們存在的唯一目的,或許就只是為了令我們迷醉。偶爾會坐下來,打開手機裡存好的歌,安靜地聽一遍。滿心滿眼都只覺得,此情此景,能想到的,真的只能是這樣一首悠揚深情的歌,《貝加爾湖畔》。


只是,當我們登上高處,在大風中找一處稍稍能避風的地方坐下,安靜地看山巒森林間的雲影。狐狸打開手機裡的一首樂曲,聽她說,她在行前收拾行李的晚上,一個人聽這首曲子,傷感到流淚了。我們在這樣的美景前,聽著這悠揚深情的雅尼的《夜鶯》,也流淚了。





我們的對面,就是那片山巒雲影。貝加爾湖在我們身後的山石下。這是王倩偷拍的,這一刻多好。


北線之所以經典,還因為這條線路會抵達奧爾洪島的最北端哈伯伊角。這座不到兩千人居住的湖島,因為薩滿教而著名,據說此處是貝加爾凶神的住所,而在成吉思汗時代,奧爾洪島是蒙古薩滿教的避難地。一直到今天,奧爾洪島仍是薩滿教祭祀之處。就在哈伯伊角,我們有一個半小時的徒步,在懸崖邊,還豎立著一根纏滿彩布的薩滿柱。導遊帶領著其他客人講了很久,我們只能好奇地看一眼,然後將視線又投向碧藍的湖水。——就在哈伯伊角下,冬天會看到晶瑩神祕的藍冰,冰面下結滿了絢麗的怒放花紋,當我看到其中一張照片的時候,我終於理解了為什麼這裡曾經被稱作“菊海”。或許,就是因為冬天的貝加爾湖面下會有菊花一樣的驚美結晶吧。




走去薩滿巖,遇到一場壯美的落日。


客棧離著名的薩滿巖非常近,這天結束北線的遊覽,迎著落日走向薩滿巖,無意間遭遇到了又一場壯美的落日。湖水金紅著微漾,夕陽瘋了一般灑落著濃金,很多人來到這裡,安靜地看,都不說話,薩滿巖在低處的湖水邊,傳說一樣凝固堅定,最後在漸漸暗下來的暮色裡,成為一道神奇又好看的剪影,透著生死相依的意味。湖風越來越大越來越冷,牽手走過的那些時刻,心裡都是溫暖。


不知道該怎麼愛這面湖水才好,心裡因此而湧出了無限的感恩。感恩遇到的晴天,感恩好旅伴,感恩這個世界的豐美與高闊,感恩我們可以想來就來了。



環湖火車,一路走一路停一路玩。


在夏天的貝加爾湖坐一次環湖小火車,是我們行前就決定必須進行的體驗。


我們都喜歡火車,覺得在緩慢的火車上才會更有旅行的感覺。而始建於20世紀、由意大利和俄羅斯工程師合作設計施工的環貝加爾湖火車,據說在工程的複雜性和價值性在俄羅鐵路建築史上舉世無雙。在這條長度不是很長的環貝加爾湖鐵路路段,共建了39條隧道和47座走廊,而我們朝8晚6的火車之旅,便是環繞著貝加爾湖,在不同的站點分別停靠幾十分鐘,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一路走一路玩。


在小鎮,在村莊,在鐵路橋下,在隧道前,在一切都以貝加爾湖為背景的這一天啊,我們完全沒有感覺到沉悶。當火車停靠在終點,我們還需要坐上渡輪,才會最終抵達另一處心心念念:利斯特維揚卡小鎮。



利斯特維揚卡小鎮,人們在貝加爾湖畔享受這一年最後的夏日陽光。


利斯特維揚卡離伊爾庫茨克其實只有一個小時車程,可是我們就是願意用這種緩慢曲折又豐富的方式去抵達。安加拉河在這裡從貝加爾湖流出,所以湖景與河景都可同時兼收,而利斯特維揚卡這個名字,則來自俄語“落葉松”。我們想要來這個小鎮,或者說,我們很多次想要去小鎮,都是因為迷戀著小鎮獨有的寧靜,這寧靜有著最迷人的氣質,每一次都會讓我們最深地沉醉。比如來到利斯特維揚卡,當我們在那間開滿野花的客棧裡安頓好,準備去鎮上晚餐,才剛剛走到湖邊,就又被落日中的湖水震住了。這一次,是因為它的溫柔。——而湖邊還有一對搬來了一套桌椅在此晚餐的當地人,再走幾步,又看到更多的穿著nikini在此晒日的人們,呵這已經是貝加爾湖最後的夏日時光了。


貝加爾湖的廣闊神奇還在於其豐饒的動植物資源,這裡有最獨一無二的生物種群。我們在環湖火車上不斷看到在湖面上晒太陽的海豹,這便是世界上唯一的淡水海豹了。我看到有一種猜測說,貝加爾湖深處可能有一條地下隧道與大西洋相連,而另一種說法則是“海豹可能是在最後一次冰期中逆河而上來到貝加爾湖的”。高緯度的貝加爾湖裡還生活著熱帶生物。——甚至還有研究說,至少在兩三千萬前形成的貝加爾湖,並不是一個湖泊,而是一個處於初始期的海洋。和非洲東部的紅海一樣,貝加爾湖的湖岸每年以兩釐米左右的速度向兩邊拉開,它擁有作為許多海洋的典型特徵——深不可測、巨大的庫容、暗流、潮汐、溫泉、強風暴、大浪、不斷變大的裂谷、地磁異常。


愛得要死好吃得要死的薰鮭魚。在小鎮的魚市場。


我們在奧爾洪島第一次吃到就立刻愛上的煙燻白鮭魚,也是貝加爾湖獨有的,貝加湖地區通常的做法都是煙燻,又分熱薰和冷薰。而對我們來說,無論冷熱都是絕美的美味。在卡斯特維揚卡小鎮的魚市場買幾條冷熱薰魚,再去能望見湖景的餐廳二樓,就著鮮榨啤酒和烤羊肉、手抓飯,就是一件滿足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樂事。


其實就是快要離開了,卻還是願意要在這個小鎮休整。我們痛睡了很久,狐狸一早去湖邊跑步11公里,然後我們再一起去找小鎮郵局,給朋友們寄明信片,慢慢地尋午餐,再去湖邊混在無數biikini中間眯著眼睛晒太陽,又上了一艘小快艇,快樂地在湖面上飛馳……然後,我們說,不如回客棧吧,那個院子的野花那麼美。



湖邊一個美麗質樸的院子開滿了野花。我們的房間在野花的上頭。


在這個美麗質樸的院子裡,我們喝咖啡,看書,漫聊,知道貝加爾湖就在我們身邊,便是心安。這是我們喜歡的旅行的方式,不急不趕,偶爾的暫停,反而能累積更多的從容詩意。越到離開的時刻,越覺得,這裡是必須會再來的地方,比如說,下一個秋天來看金黃,或是下一個冬天,來看藍冰。


是的呢,來貝加爾湖是心願,坐環湖小火車是執念,晴天是意念,而很快,我們知道,貝加爾湖就要成為我們的想念了。我們會在很多個夜晚反覆聽那首歌,想著曾經遇見過的這面湖水有多麼迷人又神祕,想著很多次啊,我們流連忘返,在貝加爾湖畔。



我們流連忘返,在貝加爾湖畔……



攝影:一鳴  王倩  茶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