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他們是不能穿警服的警察

民生662018-11-24 07:25:49

我們時常凝望深淵,但我們從不懼怕黑暗

雖然不能穿警服,但他們知道

自己心中的光芒從不缺少,而且十分堅定

你好,我們是便衣,我們是警察


杭州江干公安特別推出《便衣警察》微電影,所有角色全部由真正的便衣警察出演



當便衣警察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顏值和演技

他們是警隊的百變星君

他們是潛行黑暗的城市守衛

他們是不能穿警服的警察


杭州城東一家工廠門口,晚上10點,一個外賣小哥正在等單,不時看看電動車前駕著的手機,腳下還有一個外賣保溫盒。



一個穿黑色上衣、戴鴨舌帽的男子出現,路過外賣小哥身邊,他扭頭警惕盯了一眼。


外賣小哥專注地盯著手機,似乎壓根就沒看到他。


黑衣男放心走過去,悠哉悠哉坐在電動車上的外賣小哥突然一躍而起,一把從背後扭住了黑衣男的手,把黑衣男死死壓在了地上。


說不清是第幾次扮演外賣小哥了,江干公安分局便衣大隊的大隊長任敏琦拍拍衣袖,很謙虛:“其實吧,這不算我演得最好的角色。”



1當便衣最重要的是什麼?



任隊長圓臉,膚色偏黑,眼睛有些浮腫,但他對這個表述不太滿意,一定讓我把“浮腫”改成“大而有神”。


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大而有神”的任隊穿了條垮褲,帶帽衛衣,雙手插兜斜睨著我,全身散發著街頭時尚小青年的氣場,“像不像,等會我要去掃街。”


必須承認,這一身裝扮加氣質,走在街上確實看不出來他已經39歲了,給一首熱曲簡直可以進酒吧蹦迪。


看不出年齡,看不出身份,隨時隨刻能融入各種環境,哪怕是要求融入黑暗,也不能有一點違和感,這是身為一個便衣警察的基本素養。


18歲進入警隊,當了20多年的警察,很難想象,他是怎樣把警察自帶的凜然正氣一點一點遮蓋住,給自己披上了一件名叫“社會”的外衣。


他不想多說自己,飛快轉移話題:“當便衣最重要的是什麼,你知道嗎?”


看到我誠實地搖頭,他有點高興:“告訴你吧,是顏值和演技。”



2他們是警隊裡的百變星君



便衣警察的樣貌和身材都要標準,任隊長就對自己的顏值特別滿意。


“大眾臉,大眾身材,沒什麼好記的特徵,這樣才方便去跟各種人打交道。”



做便衣的,臉上不能寫著“警察”兩個字,一個便衣剛剛走近目標,還沒動手,就把目標嚇跑了,這畫面能想象嗎?


所以,便衣民警個個都是“演技派”,精湛的“演技”是靠練出來的。


為了更好地隱蔽潛伏,也是更好地保證自身的安全,便衣大隊每週五下午都會有專門訓練



訓練科目涉及抓捕、警戒、盤查、偽裝、蹲守等內容,聽起來簡單,實際上每塊內容都很有講究。


就拿蹲守來說,有時候在嫌疑人家門口一守就是兩三天,總不能傻乎乎地蹲在正門口吧。保持多少距離、選擇哪個點位,以什麼樣的身份出現,這些細節,往往會決定行動的成敗。


所以,便衣隊員常常要扮成不同職業的人——快遞員、外賣小哥、發傳單的、修電動車的,甚至是乞丐、殘疾人……



扮啥像啥,又要考驗隊員們的“偽裝”功力。偽裝不僅僅是指化妝,更重要的是在特定的場景下,能夠快速作出符合這個場合的反應。


比如,平時扎馬尾、素顏的女民警如果要去夜店蹲守,進門前就要把頭髮散開,衣領往下拉一拉,再抹個口紅;平時乾淨清爽的民警要裝“社會人”,掛個金鍊子,兜裡揣一包香菸,再貼個“紋身貼”,說話語氣和動作都要變化。


“這些都是社會經驗,簡單來說,不能讓別人一眼就看穿你。



3他們是不能穿警服的警察



江干便衣大隊成立於2016年1月15日,最早加入的15個民警,都是局長親自面試、挑選出來的,任敏琦就是其中之一。


他還記得,面試時局長問了三個問題:你知道什麼是便衣嗎?你喜歡這個職業嗎?你做好準備了嗎?


尤其最後這個問題,重若千鈞。


做好準備了嗎,告別你的警服,告別你的警徽,告別你的重案組。


任敏琦手機裡存著一張生活照,照片裡的他梳了個鍋蓋頭,穿黑色衛衣和垮褲,腳上一雙椰子鞋,看起來蠻前衛,他自嘲地笑笑:“他們說我一點都沒有警察的樣子”。


朋友有時會笑話他,說他天天在外面混,看起來和社會上的小混混沒什麼區別。


兩套警服,分別存放在單位和家中的衣櫃裡,簇簇新,已經一年多沒有動過了。


偶爾,他會去摸一摸上面的警徽。

 



4大案小案一起辦



誰說不穿警服就不是警察?


今年4月,筧橋發生了一起飛車搶奪案。報案女子說,自己剛從車上下來,站在路邊等人,一輛電動車忽然就從眼前掠過,車上的人把她的手機給搶走了。


案發時間是晚上7點40分左右,天已經黑了,加上來往車輛的燈光照射,監控畫面十分模糊,只能隱約看清嫌疑人穿了一件黑色上衣和牛仔褲。


沒有線索怎麼辦?便衣隊員鎖定路口範圍後,調取了案發時段該區域的所有監控,幾千張監控截圖,一張一張逐個比對,發現有四輛電瓶車曾從女子面前經過。


這四輛車裡,到底哪一輛是嫌疑車輛?任隊想到了一個細節——報案女子說,自己手機被搶時處於解鎖狀態,後來她試圖定位查找手機,發現手機被嫌疑人關了。


也就是說,嫌疑人在騎車離開時,曾經有過關手機的動作。就是靠著這隻有不到2秒的“小動作”,便衣隊員最終鎖定了嫌疑人身份,3小時後就將他抓獲歸案。


去年3月以來,江干公安分局謀劃推動警務資源在線共享、警務對象在線掌控、警務工作在線運作的“在線警務”,便衣大隊也不再滿足於“快偵快破”,而是逐步向警務工作的預測、預警、預防發展。


“大案不發,小案少發,天下無賊,這就是我們的最終夢想。”


截至目前,便衣大隊共抓獲嫌疑人2913人,全區落地侵財案件從8085起下降至2196起,下降率72.84%;落地侵財案件破案率從5.5%上升至72.2%;“雙搶、扒竊”等案件基本絕跡。


你好,我們是便衣,我們是一群把警服穿在心裡的警察。



供稿:杭州公安


你可能喜歡


專訪丨毛善恩:勇當堅持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排頭兵


“互聯網+”讓“楓橋經驗”插上科技的翅膀


浙江省公安廳關於聯合國世界地理信息大會期間實施臨時道路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


投稿方式

郵箱丨minsheng66tg@163.com


-END-

趕緊轉給你身邊的朋友們吧!覺得信息不錯的親們就點個ZAN


https://weiwenku.net/d/109613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