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醫生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看完鼻子酸酸的……

手術室護理2018-11-24 21:51:45

導 

別等倒下,才關心他們的健康!

10月30日,星期二,凌晨00:17,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胸外科主任醫師、肺移植中心主任發了一條朋友圈:“7臺幹到現在,馬上做最後一臺。”他還開玩笑給這條朋友圈配了一張表情包,配文:好累,心好塞。

凌晨2點,手術結束,韓威力做手術的洗手衣(手術室裡的短袖衣)完全溼透……


走出醫院,韓威力擡頭看了一眼天,他身旁的這座城市,已沉沉睡去,他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家。怕驚擾家人,他踮起腳尖走進家門,直接癱在了床上。


躺下的一刻,他掃了一眼擺在床頭的鬧鐘3點了。這個夜晚,對他來說,或許只剩4個小時。


這一天,只是韓威力每週手術日的日常。


他每年主刀的普通胸外科手術,大概有800到1000例,平均下來,一年中每天有2~3例。他是把整個身心都放在醫生這個行當上了的。“人(醫生),只有被社會需要、被患者需要,才會覺得有價值。”他說。


這,或許就是他對醫生這一職業使命的自我解讀。


早上7點出門凌晨2點回家

這是一位外科醫生的日常


10月29日,星期一,這天是韓威力的例常手術日。


早7:00,他從家裡的冰箱拿了兩塊麵包當早飯,便匆匆關上家門,徑直往單位趕。


7:30,到達醫院。身兼醫務部副主任的他,著手處理一些日常事務。


9:00,脫鞋,換衣服,戴頭套,準備進入手術室。這天,韓威力辦公室門口的小白板上,寫得密密麻麻,提示今天他有8臺手術。


9:15,在浙大一院的第九間手術室,第一臺手術開始。病人是右中葉肺癌,屬於早期肺癌,難度中等,手術做了一個小時。


10:45,下了手術檯,韓威力在休息室坐了下來,猛呷一口咖啡。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不出5分鐘,輕微的鼾聲響起,他睡著了。


12:00不到,第二臺手術要開始了。這臺腹腔鏡手術的風險較大,病人患的是縱隔腫瘤,腫瘤周圍都是血管和重要神經,手術需要在茂密的血管叢中做,對解剖的要求非常高,稍有不慎,極易引發大出血。


做完這臺手術,已是下午1點多了,韓威力讓同事給他帶了一個老北京雞肉卷,兩三口下肚。“一般手術前,餓了吃一點,感覺不餓的話,能不吃的話儘量不吃,吃太多怕中午手術時犯困,特別是重大手術。”


14:00,第三臺手術。


16:00,第四臺手術。


17:30,這是白天的最後一臺手術,也是當天難度最大的一臺手術。需要動手術的病人是左上中央型肺癌。


2小時,做完這臺手術,韓威力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回憶手術時,他說了兩個詞: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即使是韓威力這樣資深的胸外科專家,對手術依然是懷著專業和敬畏之心,沒有絲毫懈怠。


晚上8點左右,兩間手術室同時打開,第六臺和第七臺手術開始了。一個是右下肺癌根治術,一個是右上肺癌根治術。作為主刀醫生的韓威力,兩邊分頭開工。


10點多,韓威力才吃上晚飯。“對於我們醫院的外科醫生來說,這些個時間點吃飯,也是蠻正常的。”這麼多年,他早已習慣。


第二天凌晨00:17,韓威力發了文章開頭提到的那條朋友圈:“7臺手術幹到現在,馬上做最後一臺。”這條朋友圈的配圖表情包是一個平躺著的小孩。順利做完手術回家躺下,大概是當時韓威力心中唯一的念想了。


最後一臺是HIV(陽性)右肺中葉肺癌根治手術。除了韓威力,醫院的麻醉科、手術室和外科團隊,也一同工作到深夜。


凌晨2點,手術結束。


5小時後,到了星期二早上8點,韓威力又準時出現在醫院,開始新一天的忙碌。


別等醫生倒下

才關心他們的健康


早上7點,或許你剛剛睡眼惺忪,睜眼看到清晨的第一縷陽光。


凌晨3點,你大概早已躺在被窩裡,夢和遙遠的星光連成一片。


然而,對於一個胸外科醫師來說,他的一天,從早上7點開始到凌晨3點,整整20個小時,都屬於醫院,屬於病人。只有4個小時,他能放空一切,安靜地躺一躺。


手術日如此高強度的工作,睡眠時間幾乎只有常人一半,韓威力怎麼扛得住?


“哈哈,不光是我,我們醫院的醫生好多都是這樣啊,我們差不多都練成了隨時能睡著的習慣。”韓威力笑著說,他經常利用各種碎片時間,比如坐車的時候,睡個半小時,“空下來,頭靠著椅子背,我幾分鐘就能睡著,走路走著,我都能打盹”。


不過,一天又能有多少這樣的碎片時間呢?


如何讓醫生超負荷的工作節奏慢下來,從改善醫生的執業環境入手是重要一環。


近年來,國家從頂層設計上出臺了一系列改善醫生待遇的政策:改革醫院人事薪酬制度,提高醫生待遇,為醫生提供更寬闊的發展平臺;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讓醫院得以更高效率的運轉;培養更多醫學人才,大力推進分級診療、推進全科醫生,緩解大醫院接診壓力等。今年初,原國家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強調,“要關心的身心健康,執行好醫務人員休息休假的制度”。有些地方在這方面走在了前列,如黑龍江省就曾針對醫院出新規,要求醫院合理調配安排醫務人員工作量,執行法定休假制度,保障夜班醫務人員工資待遇和休息環境。


必須承認,醫療改革對世界各國來說都是一道難題。從政策到落地,都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都有很多壁壘需要突破。但在政策紅利抵達前,希望主管機構能多躬下身做事,少一些“噓聲”;作為普通個體,多樹立尊醫重衛的意識,對醫者多一些理解,多一些信任,他們是守護你生命的護航員,別讓他們再累倒,失去了他們,誰又來為你的生命護航?


在工作崗位上他們是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在生活中他們也僅僅是一個普通人。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對醫生們說一句:你們辛苦了!

來 源 / 華醫網整理自都市快報、新華網等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