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紀中憶金庸:談改編分歧,談拜訪,談軼事

南方人物週刊2018-12-02 00:51:02


金庸與張紀中


他不滿意時會非常強烈地表達他不滿意 


全文約3193字,細讀大約需要8分鐘



2018年11月12日,金庸的私人葬禮在香港殯儀館舉行,內地導演、製片人張紀中受邀出席。次日,張紀中作為特邀貴賓隨靈車參加金庸遺體火化儀式。


2014 年 5 月 23 日,張紀中曾攜同演員李亞鵬、黃曉明、胡軍,赴香江拜訪金庸。


張紀中出席金庸葬禮



談拜訪:“你真像喬峰!”


人物週刊:那次去拜訪金庸先生,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張紀中:那次就是私人聚會。我們這幾個人,李亞鵬演過令狐沖和郭靖,胡軍演過喬峰,曉明演過韋小寶和楊過,這三位演員演了査先生的五部戲。其中李亞鵬拍過最早的《笑傲江湖》和《射鵰英雄傳》,那時候他也和我一起見過金庸先生,跟金庸先生很熟。中間有一段時間他忙自己的事情,聯繫漸漸少了。所以他也想趁機去看望金庸先生。


曉明是在拍戲現場見到査先生的。當時象山影視城開機典禮,我們在的時候,金庸先生正好過去,所以大家正好見面。胡軍則是第一次見到金庸先生。査先生見到他時,特別提醒說:“你真像喬峰!”胡軍當然很高興。


人物週刊:你們幾點到的金庸先生家裡?整個過程是怎樣的?


張紀中:晚上 7 點左右,我們趕到査先生家中。査先生就在家裡等我們,擺的是家宴。因為他出去不方便,我們出去也不方便——香港的狗仔隊太厲害。


談到過去的朋友,像周迅、劉濤,査先生都很關心,頻頻問起她們的近況。


先生家中有位名廚,給我們做了很多道菜,有牛尾、竹蓀、大蝦等等,大家讚不絕口。我們吃飯、聊天,喝了不少瓶酒,在査先生的家裡,感覺很溫暖。借這樣一個契機,我談到購買査先生其他作品版權的問題。從第一部《笑傲江湖》開始,我拍的七部金庸劇都已落幕,時間允許的話,我想把剩下的都拍了。


我當時正在拍他的《俠客行》,我們接下來還準備繼續拍《書劍恩仇錄》,把它改編成一個電影。我跟査先生說我的想法,査先生查太太都蠻高興的,連聲說好。


大家聚在一起不容易。本來我還想叫劉濤、許晴來,但幾個主演都不在。乾脆這次就叫英雄見英雄,“英雄大會”。


人物週刊:三劍客加兩位大師。


張紀中:其實李亞鵬、胡軍、曉明這三個人都是由金庸先生的戲獲得了一個新的道路,我覺得完全可以這麼說,他們到今天的成就跟這些戲是分不開的。像喬峰,大家說這是史上最沒有異議的一個喬峰,我還跟胡軍開玩笑說“你後面拍了這麼多,都沒超過這個”。


我也是一樣。因為拍了金庸劇而名聲大振,我也是拍金庸劇最多的一位。你說我不是導演,但哪一個戲不是按我說的來拍?它的風格、樣式、演員、劇本……包括後期的剪接,都是我來做。所以這一次我覺得主要是“感恩之旅”。5 月 23 日恰好是我的生日,不過我沒跟査先生說。


那次走的時候,我說“您坐著不要起來”,但他堅持走到門口送我們。電梯一直上不來,我一再說“您回去吧”,好在樓層不高,結果是他開門,我們走樓梯下去的。我們下去以後,他才關門回去。大家真的都很感動。


2001年,金庸與張紀中在桃花島



談分歧:“為什麼讓令狐沖這麼早出來?”


人物週刊:這些年你們的交往情況如何?


張紀中:我差不多一年要來香港一兩次,都會去見他。回想起 19年前,他75 歲,那個時候他很頻繁地去西湖,去杭州,尤其是後來他又出任浙大人文學院的院長,帶研究生什麼的,所以那時候我們在內地見面的機會比較多。


像我們去九寨溝拍《神鵰俠侶》,他也去了,所以很多時候都見到了。金庸先生一直很支持我們拍戲,你看香港拍的他哪時候去劇組探過班?從來沒有。


金庸先生跟我關係確實很好,他說我這個人比較豪爽、比較講真話。我也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他不滿意時會非常強烈地表達他不滿意。本來我覺得改得挺好的拿去給他看,他看了以後卻很生氣。他曾說我“為什麼讓令狐沖這麼早出來?”我說電視劇的男女主演不能過了好幾集才出來。比如《笑傲江湖》的書中,令狐沖出場是在第四章,因為他一出場是林平之滅門,然後才是令狐沖出場,到了第十章才是任盈盈出場。但如果是電視劇,女主演第十集才出場就顯得太晚了。


所以我們在第一集就讓主要人物都亮相。怎麼亮相呢?把原來勞德諾陪著小師妹監視林平之滅門這件事的主角換成了令狐沖。


金庸先生認為這不合理,他說勞德諾年紀比較大,所以讓他一直在做臥底;大師兄和小師妹年紀相仿,嶽不群怎麼可能放心令狐沖帶著他的女兒出去?我說觀眾也不會從那個方面想啊,任盈盈也不能太晚出場。他說晚出場有什麼不好?諸葛亮還晚出場呢!


人物週刊:金庸先生很重視人物的出場順序。但可能書的節奏和電視劇的節奏還是不一樣?


張紀中:還是要根據藝術形式的轉換而轉換,這是我的觀點。如果我們換成演一個京劇,京劇演到中間了女主演才出來唱,這怎麼可能?再比如《天龍八部》,香港版基本上是以段譽為主,後面才是喬峰。《天龍八部》原著更是這樣的,喬峰在很晚的時候出場,一開始都是段譽跑來跑去。金庸先生原來想讓段譽這麼一個王侯公子像釋迦摩尼一樣,體恤底下的人民疾苦,然後有所醒悟。他想寫這個。因為《天龍八部》本身有佛教思想在裡面。可是寫著寫著,寫到喬峰,慢慢喬峰成了主角。


但作為我來講,我特別喜歡喬峰這個角色,所以在改編的時候強調以喬峰為第一主人公,圍繞他來做。金庸先生看了我這個改編後,倒是說“張先生你這個改得還不錯。”尤其是結尾的改編。原作的結尾是慕容復瘋了,阿碧這個小孩兒一直陪著他、哄著他,這些人從那邊回來的時候看到這個情景,是個有著很深寓意的結尾。但是在電視劇裡,如果是這樣一個結尾,就沒有高潮,戛然而止,就不好看了。


我們把結局改編成喬峰自殺後,阿紫抱著他跳崖,悲壯、惋惜等等各種複雜的情緒都會體現得到。金庸先生還曾跟我開玩笑說:“這個你改得好,那我小說也給改回來。”雖然他的小說沒有改回來,但他對我這個《天龍八部》的改編是認可的。


金庸、張紀中與馬雲在杭州



談軼事:口福居里的“迴文詩”


人物週刊:很多讀者看到你幾年前發的微博,說老先生杯酒談笑,精神矍鑠。看來老先生晚年狀態不錯。


張紀中:是的。査先生對中國的文化、歷史真的是有研究,而且博聞強記。他晚年腦子依然特別好使。他到北京來,我說咱不要老吃賓館的飯,沒意思,我帶你去吃老百姓的飯吧。結果我們去白塔寺的口福居吃飯。老闆請査先生給餐館題個字,査先生坐在那兒想了一下,很快就寫出“萬人齊迷口福居,口福居然迷萬人”一聯,現在這幅字還在那個店裡掛著。


我們在杭州的時候,也經常吃農家樂,在茶山上喝茶,田園式的生活,氣氛非常好。當時還有馬雲,在一起嘻嘻哈哈的。


人物週刊:老先生在八十多歲的時候還考了劍橋博士。


張紀中: 是啊。我說“你上什麼學,讀什麼書?你教他們都綽綽有餘”。可他非要去。曾有幾個年輕人非議金庸先生做博導卻沒有學位,金庸先生就是為爭這口氣:讓你看看“我不是混飯吃的”。


雖然這麼說,我內心非常讚賞金庸先生的決定,送了他一支金筆。並且寫下“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金庸先生很高興,帶著我送的筆上學去了。


我們那次也聊了聊象山影視城。這是我在 2004 年為拍《神鵰俠侶》時建的,經過 10 年時間,那邊已經發展得非常好,寧波市對這個地方的文化產業投資力度很大,現在象山的後勁很足,備用的土地也很多。大家都回憶起那個時候,象山一片都是橘子樹,最後是我選的這個地方,考慮到離城市也不近,背後的山很有形狀,風水不錯,定下來新橋鎮就開始建。2004年査先生也來了,為象山影視城的開城剪綵,他到了那兒也很高興,留下了不少照片。這都是10年前的事了,現在看都是很寶貴的照片。那個時候他已經八十多歲了,身體非常好。


“查太說,他一生中只被一個男人親過”


人物週刊:那次是和查先生最後一次見面嗎?


張紀中:我跟金庸先生最後一次見面,是去年他93歲生日的時候。那天我抱著他,推著他的輪椅,把他送到車上。我臨走的時候還親了他。查太說,他一生中只被一個男人親過,那就是我。那天我還跟他說,要活100歲啊,要向100歲邁進。


現在老先生去世了,再也見不到他了,這些都成了珍貴的回憶。


(趙涵對採訪亦有幫助)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微信公號

文 / 特約撰稿 陳志明

編輯 /  周建平 rwzkjpz@163.com

微信編輯 / 陳雅峰

https://weiwenku.net/d/10968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