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和杜尚都曾辦過展覽的巴黎La Hune(桅樓)終於浴火重生了!

法蘭西3602018-12-02 08:51:08

巴黎6區的LaHune(桅樓)店可不是一家平常的書店。

 

1949年創辦以來,這家曾經接待過畢加索和杜尚辦畫展,並曾留下了無數法國和全世界的作家﹑藝術家和知識分子的足跡的書店畫廊,近十幾年來歷經磨難,不僅曾因遭受新傳播方式的衝擊而被迫遷址﹑關閉,而且在起死回生之後又於去年遭受火災,被燒得面目全非......

 

經過整整一年的修復,又於今天—20181115正式重新開張了!

 

La Hune(桅樓)的故事也許是法國書店或文化產業在與其它商業和技術競爭的大潮中頑強抵抗的一個隱喻或象徵......



 


作者 |儒思憂|© 法蘭西360

 

 

真是巧了:1113日剛從國內回到巴黎,就遇上一件本“村”的重大文化事件:經過整整一年的整修,我家正對面的﹑也是巴黎聖日爾曼德普萊(Saint-Germain-des-Prés)“小村”具有“地標性”象徵意義的La Hune(桅樓)畫廊(librairie-galerie)1114日晚舉行“私人晚會(Soirée privée)”慶祝“浴火重生”,重新開張!

 




晚會嘉賓擠得“水洩不通”,那場面恐怕只能用“美女如雲”來形容了:巴黎時尚界和攝影界的許多名模﹑名人應邀出席;本區區長勒高克(Jean-Pierre Lecoq,按文字意譯又可稱“公雞先生”)﹑法國前總理(也是本區“鄰居”)德維爾潘(Dominique DeVillepin)也前來捧場,當然還有無數我叫不出名字﹑但覺得“眼熟”的男男女女......

 

我作為“隔街鄰居”(從我家窗口的任何一個角度看,La Hune(桅樓)都絕對無法繞過視野),雖然不在被邀嘉賓名單上,但也被破例允許進入,有點“近水樓臺先得月”和“先睹為快”的意思......

 

La Hune(桅樓)幾乎是按去年1116日大火燒燬前原樣重建恢復,依然保持了完全相同的底層和二樓黑白對比強烈﹑簡潔明瞭的裝飾風格,一樓為攝影圖書和圖片書店,二樓仍是展覽空間,“新生”後第一個展出的是德國著名時尚攝影家艾倫馮恩維特(Ellen VonUnwerth)的個人作品......

 




艾倫馮恩維特曾經當過10年時裝模特;後來跨界走到鏡頭的另一側,成為時尚攝影師,為全球著名時尚雜誌《Vogue/時尚》﹑《Vanity Fair/浮華世界(名利場)》﹑《Interviews/訪談》﹑《The Face/臉面》等供稿,併成為著名攝影家;她是多部攝影藝術專著的作者,也曾參加許多音樂短片的製作。

 

艾倫馮恩維特是曾經紅極一時的時德國裝模特克洛蒂雅希弗爾(ClaudiaSchiffer)的攝影師,曾於1991年獲得“國際時裝攝影節”一等獎。1993年,她完成了對國際時尚攝影史產生重大影響的“The Great Plain/北美大平原”的圖像。

 




艾倫馮恩維特也拍攝過很多法國時尚歌星與影星瓦內莎巴拉迪(VanessaParadis)的照片。她的攝影風格與眾不同,易於辨認:顆粒清晰﹑構圖緊湊﹑色澤鮮豔,飽含極大能量的影子﹑黑色或白色給時尚和女性帶來一種別樣的獨特眼光。

 

201711月“La Hune(桅樓)”遭遇大火後曾經憂心忡忡,擔心它能否在劫難中“浴火重生”;在關閉整整一年之後,當一個全新而不曾走樣的La Hune(桅樓)”重新出現在眼前時,頓時感到一種莫大的安慰和希望:也許La Hune(桅樓)”的“浴火重生”預示著聖日爾曼德普萊和法國文化產業的某種頑強的抗爭和“劫後餘生”的能力......

 





值此“再生”之際,La Hune(桅樓)”在其官網中發佈公告表示:自1949年以來一直是巴黎聖日爾曼德普萊街區名副其實的文化象徵的La Hune(桅樓)”將一如既往,雄心不變,透過藝術出版﹑攝影以及公眾與藝術家的專屬聚會交流空間,履行捍衛攝影的唯一使命,繼續策劃更加豐富和生氣勃勃的展覽,為巴黎成為世界攝影之都作出貢獻......

 

祝“La Hune(桅樓)”從此一帆風順!

 

 


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也出席了晚會

 

 




背景介紹:


LaHune(桅樓)到底是怎麼回事?

 

 

巴黎6區的La Hune(桅樓)店可不是一家平常的書店。

 

La Hune(桅樓)店由法國抵抗運分子收藏家和當代文學好者Bernard GHEERBTANT(貝納爾布朗)創辦後的1949年。老店的原址在聖日曼大道170(170, boulevardSaint-Germain),正好在聖日曼德普萊最著名的“花神咖啡(Café de Flore)”和“雙偶咖啡(Les Deux Magots)”之

 




La Hune(桅樓)與眾不同的特色之一,它–畫廊(Librairie-galerie)一概念的明者。它一開便與當年瀰漫於一神奇街區的知與文化藝術氣息交融一體,很快與 “花神咖啡“雙偶咖啡和聖日曼大道面的Lipp(利普)一起,形成一個著名的“金三角”,成後巴黎法國,乃至全世界哲學家思想家作家﹑藝術﹑記政治家最喜逛溜達地點;Chanel(香奈兒)Dior(迪奧)的名模都得在La Hune(桅樓)的店面前姿寫真拍照!

 

La Hune(桅樓)也曾如伯一般,發現和提攜了一批又一批的法國藝術人才。1951年,Robert Doisneau(多瓦)是第一個在La Hune(桅樓)舉辦影家。法國人文主義攝影家Edouard Boubat(布巴)Izis()Facchetti(法歇蒂)的作品,Brassaï(布拉)的巴黎夜景以及紐約William Klein(威廉)的街景照片都曾在50年代的La Hune(桅樓)展出

 





畫家加索也曾多次在La Hune(桅樓)展出。1957年,La Hune(桅樓)為畢加索舉辦了一次題為Picasso lui-même(加索本人)的自性展(Exposition biographique)Marcel Duchamp (杜尚)René Magaritt(勒內格里特) Alexandre Calder(亞歷山大) 等上世大的畫家都曾在La Hune(桅樓)舉辦過

 

20法國文學與藝術聖地,La Hune(桅樓)也曾是多著名藝術作家會地點,比如畫家Jean Dubuffet(杜布菲)Pierre Alechinsky(皮埃阿列辛斯基)Sonia Delaunay(索妮德洛)Max Ernst(克斯恩斯特),作家André Breton(安德烈佈列)﹑薩(Jean-Paul Sartre)Jacques Prévert(雅克普萊維爾)Henri Michaux(亨利米肖)等等,都習慣在那兒約見客人。則還經常在La Hune(桅樓)購買未刊行手稿,充自己的藏

 

1975年,La Hune(桅樓)的文學店與藝術畫廊項業務經過30年的“同居”展之後,首次正式分開,畫廊業務轉移到聖日曼德普萊廣,老店一個經銷3萬多種圖書的文學社會科學和藝術類專業書店。

 

然而,隨著名牌裝店逐漸進駐聖日曼德普萊街區,也由於人們閱讀習慣圖書銷售方式的改,從上個世末起,La Hune(桅樓)店開始走向危機。至2009年,店的營業額35%

 

2012年可能是La Hune(桅樓)致命運轉變的關一年。在那一年,La Hune(桅樓)產權35年以來的首次易主:1976年以來一直屬於Flammarion(弗拉裡翁)出版集La Hune(桅樓)Flammarion(Gallimard(伽俐)出版集,而屬於Madrigall(迪嘎)

 

而且,也在20125月份,店因為臨聖日曼大道的黃金店址被集出租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專賣店,而被迫搬至幾十米開外與波拿巴特街42號相的修道院街18(18, rue del’Abbaye)兒最早是巴黎另一家著名Le Divan(蒂梵)”的原址;Le Divan(蒂梵)”1996年搬至15區後,曾一度Dior(迪奧)專賣店。

 

La Hune(桅樓)自從2012年搬來兒後,可以是陷入了“每況愈下”的境地,不減少,而且營業時間短,原來天天開到晚上12點,後來到晚上20點就關打烊了。

 

2015年年初便已Gallimard(伽俐)要把La Hune(桅樓)店出售的聲。2015213日,La Hune(桅樓)工在一次企會特上被正式告知店被轉讓的消息。

 

2015614日,La Hune(桅樓)底關。法國幾乎所有媒體都對這一聖日曼德普萊,乃至法國文化象徵的店的關作了大量的道,人一個個文化符號的落和消失,在哀之餘,都深感力不從心,無法追回漸遠“聖日曼德普萊的往昔......

 


 



LaHune(桅樓)的復興,迴歸“書店–畫廊”

 

 

經過整整四個多月的閉門整修,La Hune(桅樓)20151023日又在原地重新開

 

新開家店的名字依然是La Hune(桅樓),但其不是2015614日停的那合性文學藝術書店,而是一家專營藝術圖籍和藝術照片展畫廊(librairie-galerie)了。

 

而且店面的裝飾風格也與老店大相庭徑:底以黑色調,配以博物展室的那種光照明,那效果令人想起從前印製照相的暗房;而用作展的二樓卻截然相反,以白色調人感明亮通透,也烘托出列在上的黑白照片;店面波拿巴特街一的櫥窗佈置格也已截然不同:原先的新展示櫥窗已被充滿性感的大幅女明星片所取代......

 




於熟悉原先La Hune(桅樓)店的人來無疑是另一家新店,儘管它依然保留了La Hune(桅樓)的名字。

 

那麼,什麼在201510調家新店La Hune(桅樓)呢?

 

原來,La Hune(桅樓)營業資產的,是一家名叫YellowKorner藝術圖片公司。家成立於2006年的公司的經營理念是提高印量使更多的藝術收藏者能收藏藝術照片此,它的祕是:把原先只印10張﹑但每5000歐元的藝術照片成印量1000張﹑但每只需50歐元。

 

,當年在與Gallimard(伽俐)程中,YellowKorner公司承諾繼續使用La Hune(桅樓)並且繼續經營籍與藝術相關的文化目,以便使聖日曼德普萊街區的文化藝術傳統得到承和發揚

 

得新生的La Hune(桅樓)藝術圖店和畫廊開後的第一個展,是著名美國街拍幽默影大Elliott Erwitt(艾里奧特)作品展,展期自20151024日至2016112日。2015112日,藝術家本人曾到店與公眾面。

 

從某種意一新的藝術圖店和畫廊使La Hune(桅樓)又回到了1949年成立直至1975年的–畫廊”的最初的“雙重身份”。而且,以代化的念向更多的人推廣著名影大藝術照片作品,也是一個有意思的文化藝術項目,其街區的意自然更大於一家服裝或其它品牌店。

 




當然,至於La Hune(桅樓)老店“靈魂”或精神到底是否能回到聖日曼德普萊?開始人們還是有些疑惑。

 

不過,新La Hune(桅樓)的年輕團隊不僅雄心勃勃,誓言要繼承和弘揚聖日爾曼德普萊的傳統精神,而且也很專業,很傾心投入,經過短短兩年的經營,贏得了人們的信任,正在漸漸成為一個攝影與藝術書籍愛好者與藝術家交流的場所。

 

新店開張兩年來,除了兩次展出Elliott Erwitt(艾里奧特)作品之外,還先後舉辦過Jimmy Nelson(吉米納爾森)Marc Lagrange(馬克拉格朗日) Nobuyoshi Araki(荒木經惟) 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讓–夏爾卡斯岱爾巴雅克)Vincent Petters(萬桑彼德斯)等世界一流攝影藝術家的作品展。失火前正在展出的是法國著名佛教徒哲學家和攝影家(曾經是達賴喇嘛的法語翻譯)Matthieu Ricard(馬蒂厄裡卡爾)的“喜瑪拉雅50年”攝影作品展,而且預定應在當天晚上舉行這一展覽的招待酒會......

 




相關文章:


畢加索和杜尚都曾辦過展覽的巴黎La Hune(桅樓)書店失火燒燬......


巴黎聖日爾曼德普萊的La Hune(桅樓)到底是怎麼回事?


巴黎6區的“波拿巴特咖啡館”為什麼有名?


“沒到過蒙瑪特,就等於沒到過巴黎!”:“蒙瑪特共和國”是怎麼回事?


“馬路下面有葡萄”:第85屆巴黎蒙瑪特葡萄採收節


馬克龍為什麼去“La Rotonde/圓頂屋”咖啡館?


巴黎是一座應該“閱讀”的城市


為什麼法國人一懶就“懶”出一個休閒文明?


巴黎 “小宮”與“大宮”的主要區別是什麼?






https://weiwenku.net/d/10968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