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註冊費“暴漲十倍” :法國政府的一個既明智﹑又迫不得已的舉措

法蘭西3602018-12-02 08:51:11

 

法國政府究竟被哪一隻蒼蠅咬了,居然敢作出這麼膽大狂為的“高風險”決定?

 

其實,法國“暴漲”註冊費,對於許多中國家長來說,也許是一個“福音”,它可能有助於拯救某些孩子,避免落入法國綜合大學以往的“廉價”陷阱,“誤人子弟”,最後導致孩子學業無成的悲劇......

 

就在本文寫到結尾的時候,讀到一則消息,說是英國八所大學聯合宣佈:明年起不再招收中國學生......

 

所以,不管怎麼樣,該來法國留學的,還是來法國吧!......

 


 

 


作者 |柳莊人© 法蘭西360

 

 

前幾天法國總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關於法國將提高非歐盟籍留學生註冊費的決定在法國的各國留學生圈裡引起巨大的反響。

 

如何分析和看待法國政府的這一決定,自然與每個人所處的地位相關;可以肯定的是,各人有各人的理由,不好,也沒有必要一概而論。

 

可以預見的是,在法國這樣一個國家,對於這樣一個決定,反對者一定大有人在,肯定不止於已在校的或即將準備來法國的外國學生,許多與他們本身毫無關係的法國本國學生和大學界人士也將會挺身而出,反對現政府的決定,捍衛他們所信奉的法國“理念”;甚至它都有可能成為一個導火索,由此而引發一波新的法國大學生反政府運動......

 




然而,值得思考和審問的倒是:法國政府究竟被哪一隻蒼蠅咬了,居然敢作出這麼膽大狂為的“高風險”決定?

 

首先應當承認:這不是一個所有法國政府都敢做的決定,不僅左派政府“下不了手”,而且許多右派政府即便敢想,也大多不敢動真格“下手”。

 

而號稱“不左不右”(或“形左實右”)的馬克龍政府居然在不聲不響中手起刀落乾淨利落地宣佈了!

 

把原先近乎“免費”的留學生註冊費下狠心猛然提高十倍,自然多多少少有某種屬於“意識形態”上的考量,例如,象菲利普總理非常笨拙地所說的“有錢留學生”與法國本國“納稅人”之間的“公平”說,等等;不管總理的說辭能否接受,有一點還是值得指出,即這一屆被不少左派認為是為“富人謀利”的法國政府似乎依然試圖恪守一個原則,即繼續由法國中央政府–也即包括外籍合法居民在內的法國納稅人–承擔高等教育課程成本的三分之二,把由非歐盟籍國際學生本人承擔的費用控制在成本的三分之一;而且與此同時,大大增加了獎學金名額,使得近四分之一留學生可以享受獎學金或註冊費減免;

 

因而,從總體上看,應該說這一機制並沒有完全失去它的合理性:法國政府依然慷慨地承擔了非歐盟籍留學生絕大部分的培養費用。

 




而在形形色色的反對理由中,有人以非歐盟籍留學生享受法國高等教育的權利受損為由對此反對。

 

可是,這一“權利受損”說卻不一定站得住腳。

 

因為受高等教育即使對於法國人來說,也不屬於一項“基本人權”;政府雖然盡最大可能保證和鼓勵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但卻沒有任何憲法義務;法國的法定義務教育年限是316歲,也即通常直至高中畢業。

 

因此,非歐盟籍留學生來法國享受與法國人同樣的高等教育的“權利”從法理上說,應該是不存在的。

 

在目前全球化的壓力之下,法國已經不可能有,或不再有這種能力,以滿足全世界希望來法國按法國本國人的條件接受高等教育的需求;因此,在註冊費方面,對本國學生和外國學生作出“區別”對待,雖然難以一下接受,但應該是順理成章,可以理解的。

 




當然,也有人因此援引法國“自由”“平等”“博愛”的共和原則,甚至振振有詞地責問“普世價值”到哪兒去了?

 

其實,在敝人看來,沒有必要把某一個具體個案或某一項具體政策動輒與對法國人幾百年來孜孜不倦地所追求和奉行的價值原則的信任和信念作無端的關聯;因為這樣很容易導致落入某些真正反對普世價值的人的“話語圈套”之中:也即無論發生什麼事,都無限上綱上線地指責法國或西方的價值觀念,然後以“偷樑換柱”的方式,達到否認和詆譭某些原則和觀念的目的。

 

事實上,法國幾百年來所倡導的“自由平等博愛”價值原則既不是 “作秀”,也不是一個形同虛設的“幌子”,而是有具體的﹑真正的制度予以切實保證的。

 

比如,假如法國總理宣佈的這一“漲價”決定違反了憲法規定的“平等”或“公平”原則,那麼,可以相信,除了輿論與民間遊行抗議反對的強大壓力之外,肯定會有人通過行政司法途徑或者通過“合憲性優先問題(QPC – Question prioritaire de constitutionalité)”程序對其進行合法追究,如若它真的構成違法或違憲,行政法院或憲法委員會完全可以撤銷總理的這一決定。

 

這也就自然意味著:

 

第一,作為總理和政府高等教育部,在作出這項決定之前,必然會對這個決定的合法性和合憲性作出預先評估;他們決不敢冒自己的政令被獨立的行政法官撤銷的風險,這是“法治國家”行政決策的基本常識和邏輯;

 

第二,即便這是一項總理和政府高教部長“一意孤行”作出的決定,它更有可能被人立即向行政法院提訴,由行政法官對其合法性作出裁定;如若被證實違法或違背平等原則,這一決定的命運很大概率上也就是被行政法官撤銷而不得實施。

 

因此,面對註冊費“暴漲”,人們可以責問法國政府的這一決定究竟是否違反平等原則,是否違法或違憲,但不必無限上綱﹑杞人憂天地對法國人從歷史的腥風血雨中得來並奉為信條的“普世價值”本身提出懷疑和責問......

 

那麼,法國政府為什麼要“暴漲十倍”呢?

 

顯然,誰都不喜歡“漲價”,這是人之常情。

 

但如同一箇中文俗語所說,“好貨不便宜,便宜無好貨”,作為法國政府,大概已經意識到,不應該再把法國綜合大學的“吸引力”建立在幾乎“免費”和“廉價”的基礎之上;

 

而對於希望來法國留學的學生,也確實不應該再以“便宜”作為選擇來法國的理由,然後在沒有“學費”壓力的狀況下成為“遊學”生,在法國大學裡白白浪費自己的青春時光和父母的辛苦錢;

 

從這個意義上,法國政府“暴漲”註冊費,對於許多中國家長來說,也許是一個“福音”,它可能有助於拯救某些孩子,避免落入法國綜合大學以往的“廉價”陷阱,“誤人子弟”,最後導致孩子學業無成的悲劇......

 

當然,在不少習慣於“廉價”或“減價”“壓價”邏輯的人看來,法國政府以“暴漲十倍”註冊費的方式來“歡迎”非歐盟籍留學生和試圖提高法國的“吸引力”是一種“智障”或“自殺性”行為。

 

當然不能說這不是一種風險。

 

不過,也不竟然。畢竟,國際高等教育“市場”並非始於今日。

 

法國政府在作出這一“不合(常人)邏輯”的選擇之前,不可能不關注與其相類似的發達國家的高等教育“市場行情”和它們對待外國留學生的政策。

 

而“區別性註冊費(Frais d’inscription différenciés)”則是法國政府所關注和參照的一個重要概念。這也是近年來世界上許多國家都已採納的外國留學生接待策略,通常的做法是:提高外國留學生的註冊費用,但同時伴隨增加獎學金數量和擴大專門針對留學生的各種服務措施。這一策略在國際上已被證明行之有效。

 

在某種意義上,法國的“高等專業學院”(也即人們所說的“大學校/Grandes écoles)也早已作出了“榜樣”:雖然法國著名商校和工程師學院的課程都採用通常並不便宜的學費制,但這絲毫不影響這些學校在國際上日益增大的吸引力。



 




對於這次宣佈的法國綜合大學非歐盟留學生的註冊費,即便是“暴漲了十倍”,法國政府選擇的“定價”標準其實也還遠遠低於被認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國家(特別是美國和英國)的學費水平。例如:

 

在荷蘭,接納留學生人數最多的馬斯特里赫大學(Université de Maastricht)本科生的註冊費,歐洲經濟區(Espace économique européen)國家的學生為2085歐元至3445歐元,而非歐盟籍留學生需繳納的費用則為7500歐元至10000歐元;

 

在英國,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英國本國和歐盟籍學生的本科課程學費是10500歐元,而國際學生的同級學費則是22500歐元;研究生課程的學費英國和歐盟學生為4800歐元,而非歐盟籍留學生則需繳納20000歐元至38280歐元不等;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é de Glasgow)的本科課程學費英國和歐盟籍學生2000歐元,而非歐盟籍留學生則為18500歐元;

 

在瑞典,所有歐盟籍學生就讀本科和碩士研究生課程都一概免費,但非歐盟籍留學生的學費本科為8000歐元至26000歐元(因專業而異),碩士研究生為12000歐元;

 

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瓦隆聯邦(Fédération Wallonie-Bruxelles),國際學生的本科和碩士研究生課程的註冊費為4175歐元,而歐盟籍和來自被列入最不發達國家名單國籍的留學生則只要繳納835歐元;

 

在澳大利亞,國際留學生每年的平均學費水平自10000歐元至25000歐元不等;

 

在加拿大,國際留學生的本科學費(所有課程)平均為12112歐元,碩士和博士階段學費為7555歐元;

 

在美國,學費因學校不同而各異;紐約州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本科留學生的每年學費為50000歐元,碩士研究生國際學生的學費為56000歐元至88000歐元不等。

 

從這一國際對比來看,法國政府即使“暴漲十倍”,把非歐盟籍留學生的本科和研究生註冊費分別提到了每年2770歐元和3770歐元,法國的學費水平還是處於相對很低的水平,對於亞洲,尤其是中國學生來說,還依然具有“低價”優勢。

 

這大概也是法國總理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的原因之所在。

 




而對於大部分真正看重法國高等教育和社會文化特色與優勢的中國家長和留學生來說,其實應該不必暴跳如雷地指責法國,而是心平氣和地看待這一變化,更認真地做好包括法語語言學習和生活習慣在內的適應準備,使在法國大學留學的日子變得更加有的放矢﹑更加有實際的收穫......

 

這是一個改變的契機。

 

就在本文寫到結尾的時候,讀到一則消息,說是英國八所大學聯合宣佈:明年起不再招收中國學生......

 

所以,不管怎麼樣,該來法國留學的,還是來法國吧!......

 

 

資料來源/Source :  

 

http://www.enseignementsup-recherche.gouv.fr/cid136251/-bienvenue-en-france-la-strategie-d-attractivite-pour-les-etudiants-internationaux.html

 

https://www.gouvernement.fr/partage/10704-presentation-de-la-strategie-d-attractivite-pour-les-etudiants-internationaux

 

 

(圖片來自網絡)



相關閱讀:


法國政府決定從明年起大幅度提高外國留學生註冊費

法國的政府部長都有什麼樣的學歷?

2018/2019學年在法國讀公立大學的最低開支需要多少?

法國的新學年開學津貼是怎麼回事?

從“抽籤”到“排隊等候”:法國高中生上大學的“艱辛歷程”

法國國立行政學院(ENA)財務危機瀕臨破產

法國大學招生新平臺“Parcoursup”新在哪裡?

法國的“特殊院校”究竟特殊在哪兒?

法國的“薩克雷計劃”是怎麼回事?

2018年法國大學入學錄取將有哪些重要變化?


https://weiwenku.net/d/109682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