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辦公廳關於2019年部分節假日安排的通知

內蒙古日報2018-12-09 14:26:30

本文字數:5857|預計9分鐘讀完

2018年11月30日,微軟市值市值突破8500億美元,超越蘋果的8474億美元,自2010年以來,首次成為全球第一的科技公司。


完成逆襲的領導者是微軟第三任CEO是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自2014年上任以來,他帶領微軟轉型,公司市值增加了5000億美元,在《刷新》一書中,他分享了在困局中重啟微軟的心路歷程,其中特別提到了喬布斯有關“靈魂”的啟發。


作者丨薩提亞·納德拉

編輯丨陳曉平



2014年2月4日上午,就是正式出任CEO的那一天,我早早驅車去了微軟園區,準備上任第一天對員工的講話。


在感恩節放假期間,我寫了一份10頁的備忘錄,迴應董事會在遴選CEO過程中提出的幾個問題。董事會的問題讓我思考了很多。我的願景是什麼?實現這一願景的戰略是什麼?我們要取得什麼樣的成功,以及我們要從哪裡出發?


在備忘錄中,我呼籲推動“微軟的重生”,這需要擁抱更廣泛的計算和環境智能。這意味著我們人類將會與包括設備和感官在內的各種經驗進行互動。所有這些經驗都將由雲中的智能驅動,由數據產生端點的智能驅動,由與人互動端點的智能驅動。


這種重生,只有在將組織文化置於首要位置,並在公司內外建立起信心的情況下才能實現。


2014年2月,微軟第三任CEO薩提亞·納德拉(中)被介紹給員工,同時出席的還有比爾·蓋茨(左)和史蒂夫·鮑爾默(右)


艱難困局

   

我們就像是國王,現在,這個王國已經處於危險之中。


你只需看幾張報表就會明白這一點。全球個人計算機出貨量在經歷了幾十年的穩定增長之後,銷量已經達到頂峰,現在進入下滑狀態。當前,季度個人計算機出貨量為7000萬臺左右,而智能手機出貨量已經超過3.5億部。這對微軟來說是個壞消息,因為每銷售一臺個人計算機,意味著微軟將獲得一筆特許使用費。


更糟糕的是,不僅個人計算機銷量下滑,連18個月前推出的Windows 8也遭受冷遇。安卓和蘋果操作系統呈急劇上升趨勢,這反映了智能手機的爆炸式增長,微軟不僅沒有領先,甚至連參與的機會都沒有。由長期被視為藍籌股的微軟股票,多年來一直處於低迷狀態。


在我成為CEO之前的2013年9月,微軟宣佈與諾基亞交易,在錯失興起的移動技術之後,我們不顧一切地加快追趕步伐。


在我出任CEO幾個月後,收購諾基亞的交易正式完成,我們的團隊著力開發採用新設備和新操作系統且能提供新體驗的Windows Phone,但為時已晚,我們被競爭對手遠遠甩在了後面。幾個月後,我宣佈這筆交易失敗,並計劃裁減近1.8萬個工作崗位。


公司內部的問題非常嚴重。那年,我們的年度員工調查顯示,大多數員工並不認為我們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前行,並對我們的創新能力提出了質疑。


微軟病了。員工倦怠了,他們深感挫折。


他們懷著偉大夢想來到微軟,但感覺真正面對的卻是處理與高級管理層的關係,執行繁雜冗餘的程序,以及會議中無休止的爭吵。他們認為,只有外部人士才能夠讓公司重新回到正軌。任何傳言中的內部CEO人選都難以引起他們的共鳴,這當然也包括我。


Microsoft CEO Satya Nadella


首要任務是樹立希望。這是我們轉型的第一天,我知道它必須從內部開始。


上任第一天的講話中,我記憶更深刻的是,現場數百名等待我演講的微軟員工。


在他們的臉上,你看到的是希望、興奮和活力,以及憂慮和些許的失望。同我一樣,他們來微軟是為改變世界的,現在公司增長停滯,讓他們感到難過。競爭對手向他們伸出了橄欖枝。而最悲哀的是,很多人認為這家公司已經失去了靈魂。


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懂得什麼是公司的靈魂。他曾經說過:“人類創作最根本的靈魂就是設計,而這個靈魂最終通過產品或服務的外在連續表現出來。”


我同意他的觀點。只要它內心的聲音、動機是設計偉大的消費產品,那麼蘋果就會一直忠於它的靈魂。


我們公司的靈魂與之不同。微軟需要重拾靈魂精神,而這個靈魂就是讓每一人和每一組織都能獲得強大的技術,即技術的全民化。當我第一次戴上微軟全息計算機設備HoloLens時,我想到的是它如何用於大企業、學校和醫院,而不僅僅是玩《我的世界》(Minecraft)能帶來多少樂趣。


移動為先


我們的世界已經不再是以個人計算機為中心的世界。計算變得無所不在,智能也變得越來越普遍,這意味著計算機可以觀察、收集數據,然後將數據轉化為洞見。


在我們的生活、商業和更廣闊的世界中,數字化浪潮在不斷高漲。這得益於不斷擴大的聯網設備網絡、強大的雲計算能力、基於大數據的洞見和基於機器學習的智能。


我鼓勵微軟轉向“移動為先,云為先”。不是個人計算機為先,甚至也不是手機為先。我們要想象一個重視人類體驗跨設備流動的世界。在這樣一個世界裡,雲使得這種流動性成為可能,併產生新一代的智能經驗。我們在各業務領域開展的轉型,將會幫助微軟和我們的客戶在新的世界裡蓬勃發展。


我們的高級管理團隊發現了競爭格局中一個空白,而這個空白恰好是微軟可以填補的。


你看,雖然我們的競爭者定義了產品的移動性,但我們可以定義人類體驗的移動性,我們的雲技術可以讓這種移動性成為可能。移動性和雲這兩種趨勢合在一起,構成了我們轉型的基礎。


通過免費的安卓操作系統,谷歌找到了狙擊Windows的方式,而我們在這一方面卻未能採取足夠及時的應對措施。2008年,基於Linux的安卓智能手機開始大舉搶佔市場;當前,基於該系統的已激活設備規模超過10億部。


進軍移動計算領域,我們最需要的是一種全新的、與競爭對手區隔的戰略。我們所犯的錯誤在於,一開始就沒有認識到我們最強大的實力已經是我們公司靈魂的一部分:為Windows開發新硬件,讓計算更趨於個性化,以及讓我們的雲服務橫跨任何設備和任何平臺。只有在我們掌握了真正不同的技術之後,我們才能進入手機業務領域。


之後,我們嚴格遵循了這一關鍵洞見,將更多精力放在組織所需的Windows Phone開發上。比如,這些企業客戶現在就很喜歡跨屏切換(Continuum)功能,該功能可以讓手機取代個人計算機。為進一步參與移動市場,我們還開展了Office的跨設備應用。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距離微軟新的財年只有幾天的時間,我在早上6點02分給公司全員發了一封類似於宣言的郵件。


之所以挑早上這個時間點,是因為在美國任一時區的員工,都會在上班時收到這封郵件,而世界其他地區的員工,則會在週末之前收到這封郵件。我們是一家全球性公司,思考也要國際化。


“為加快創新步伐,我們必須重新發現我們的靈魂,即我們獨一無二的核心。我們必須理解並擁抱只有微軟才能帶給世界的東西,以及我們如何才能再次改變世界。我認為,我們當前所做的事情比以往更大膽,也更富有野心。微軟是‘移動為先,云為先’世界裡提供生產力和平臺的專家。我們將重塑生產力,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組織,成就不凡。”


我寫道,生產力遠不只是文檔、電子表格和幻燈片那麼簡單。越來越多的人被移動設備、應用程序、數據和社交網絡構成的海洋淹沒,我們將致力於幫助智能時代的人們。我們將開發更具前瞻性、更具個性化和更具輔助功能的軟件,我們將把客戶視為“雙重用戶”,這是因為人們既會將技術用於工作和學習,也會將技術用於個人數字生活。


在郵件中,我插入了一張靶圖,中心位置的文字是“數字工作和生活體驗”,周圍是我們的雲平臺和計算設備。很快,這個世界上接入互聯網、傳感器和物聯網(IoT)的人就會達到30億。是的,個人計算機銷量正在下滑,我們要把尼采所說的“直面現實的勇氣”改成“直面機遇的勇氣”。


我們要贏得數十億的聯網設備,而不是憂慮不斷萎縮的市場。



“決定去聽”


在上任之初的幾個月裡,我兌現了在感恩節期間寫的那份提交給董事會的備忘錄中的承諾,將很多時間拿出來傾聽各方面的聲音。我同公司所有負責人見面,並強調走出去的重要性,告訴他們要像我一樣去拜訪合作伙伴和客戶。


在聽取客戶意見和建議的同時,我也一直試圖回答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這個問題的答案對公司今後多年的發展至關重要。第二個問題,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在影片《候選人》(The Candidate)中就有這樣一個美妙的劇終場景:贏得最終選舉的羅伯特·雷德福(Robert Redford)將他的顧問拉進一個房間,然後問:“我們現在做什麼?”首先,我決定去聽。


我和數百名來自公司不同層級和不同部門的員工進行了直接交談。我們還設有焦點小組(focus group),允許人們以匿名方式分享他們的意見。傾聽是我每天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因為這會為我之後的領導奠定基礎。


對於我的第一個問題,也就是微軟為什麼存在的問題,答案是清晰而明確的。我們的存在是為了打造可以賦能他人的產品。這就是我們想注入工作的意義。


員工對CEO的期望是,能夠做出關鍵改變,但同時又能尊重微軟最初的理想,即一以貫之改變世界的理想。他們希望有一個清晰的、明確的和鼓舞人心的願景。他們希望能以一種透明的和簡單的方式,更多地聽到公司所取得的進展。


工程師希望重新走上領先位置,而不是一路跟隨。他們希望展現出酷的一面。我們擁有足以讓硅谷媒體驚豔的技術,比如最尖端的人工智能,但我們沒有向世界展示。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可以終結停滯的路線圖。


舉例來說,谷歌演示他們炫目的人工智能試驗,登上媒體頭條,而我們擁有世界一流的語音和視覺識別技術以及先進的機器學習技術,卻祕而不宣。不過,我認為我們面臨的真正挑戰是,如何讓我們的技術和工作提升我們的認同感,並做出符合微軟個性、為客戶提供獨特價值的產品。


對於我的第二個問題,也就是我們何去何從的問題,我認為微軟新的CEO在上任第一年時,需要儘快做好以下幾件事情。


•就使命感、世界觀和商業及創新願景進行明確的、定期的溝通。


•自上而下驅動文化變革,讓合適的團隊做合適的事。


•建立耳目一新、出人意料的夥伴關係,共同做大蛋糕,並做到客戶滿意。


•時刻準備趕上下一波創新和平臺變革浪潮,在“移動為先,云為先”的世界裡尋求機遇,並快速執行。


•堅守永恆的價值觀,為普通大眾重建生產力和經濟增長。


2014年夏至2015年夏,我們穩步推動變革。在上任之初的幾個月裡,我帶著強烈的好奇心廣泛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和建議,是時候採取行動了,而且要堅定自信地採取行動。


我在微軟的第一個頭銜是“技術佈道者”,這是技術領域的一個常見術語,喻指推動某一標準或產品達到臨界規模的人。現在,我在傳播有助於我們重新發現微軟靈魂的理念。在很大程度上,一家公司的使命是它的靈魂的表述,而這也是我最先著手的地方。


就在我發出那封郵件之後,員工們很快就給出了迴應。僅僅在最初的24個小時裡,我就收到了數百封來自公司不同地區和不同部門員工的郵件。他們說,郵件中提到的“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組織,成就不凡”,讓他們深受啟發,很多人都提出了有益的建議和想法。


在多年的挫折之後,他們感受到了一種新能量。我絕不錯失這一機會。



務實的“務虛”


我們非常清楚的一點是,除了高級管理團隊之外,還需要一個更廣大的管理者團隊,具體負責我們的使命的塑造和文化的建設。在我的記憶裡,微軟每年都會組織一次務虛會,約有150名公司高層管理者會受邀參加。


我們集體離開辦公室,然後去一個距離我們總部大概兩小時車程的偏遠山區,住進當地一家安靜、舒適的酒店。在那裡,我們將致力於在戰略上達成共識。


舉辦這種務虛會,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很好的想法。與會團隊分享各自的產品計劃,演示各自的最新技術突破。每個人都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與同事聚餐、交流。但有一件事情讓我深受困擾。在密林深處,這麼多有才華、有能力和高智商的人聚在一起,竟然各說各話。坦白地講,大部分討論都只是在吐槽彼此的想法。


夠了。我覺得是時候點擊刷新和開展試驗了。


那年,我們做了若干象徵變革的事情,並讓高層管理者全面參與。我不只需要他們相信我們對未來設定的方向,而且需要他們幫助我們到達目的地。


務虛會的第一個變化是邀請此前一年我們併購的公司的創始人蔘加會議。作為微軟新晉領導者,他們以使命為導向,具有創新精神,出生在“移動為先,云為先”的世界。他們有著新的外部視角,我知道我們能從他們身上學到東西。


唯一的問題是,鑑於他們在公司中的職務和層級,大多數領導者並不具備參加這種高管務虛會的“資格”。要知道,務虛會是僅限於公司最資深管理者參與的會議。邀請新人蔘加並不是一個廣受歡迎的決定。但在務虛會上,他們展現出了自己的熱情,渾然不知他們所打破的傳統。他們分享各自的經歷,他們逼著我們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務虛會的另一個變化是在會議期間安排客戶拜訪活動。同樣,這也不是一個受歡迎的決定;相反,它還遭到了很多白眼和抱怨。為什麼我們要在務虛會期間會見客戶呢?我們在正常的業務過程中已經見過他們了。你以為我們不瞭解客戶的真正需求嗎?


這種冷嘲熱諷並沒有阻止我們的步伐,在務虛會的第一天上午,我們便聚在了會議室,分成十幾個小組,然後分頭乘車,每輛車上都有一位神經緊張的客戶經理負責帶隊,成員包括公司最高層的研究人員、工程師,以及來自銷售、市場營銷、財務、人力資源和運營部門的最高層管理者,各成員之間並沒有密切的共事經歷。穿過普吉特海灣區,我們的車分別開往不同的地點去拜訪客戶,這些客戶來自中小學校、大學、大企業、非營利組織、初創公司、醫院、小企業等等。


在西雅圖結束一天漫長的客戶拜訪活動,回到山區酒店之後,人們再次被隨機分成了17個組,每組約有10人。然後,他們坐在餐桌前,分享各自關於公司文化立足之處以及如何推進文化轉型的看法和想法等。我們中的一些人猜測這種活動可能沒有意義—他們只是象徵性參與而已。我們覺得這些領導者會厭倦,會吹毛求疵。


我們完全錯了。討論一直持續到晚上,這一層的管理團隊從其他領導者的領導經驗中得到了啟識,並就如何打造我們渴望擁有的企業文化展開了頭腦風暴。


第二天早上,各小組的負責人與我聚在一起吃早餐,順便向我彙報他們的收穫,並分享了前一天晚上他們在頭腦風暴中收穫的好想法。每個人都充滿激情,蓄勢待發,而這種能量是具有感染力的。


在這次務虛會上,那些偉大的想法鼓舞了我,但更鼓舞我的是我們的領導者的深度參與和承諾。我們知道我們需要加強這一勢頭。


於是,我們將各討論小組的負責人納入公司的“文化內閣”—這是一個由令人信賴的顧問和高層管理者組成的團體,致力於幫助我們塑造和引領公司上下的文化變革。這是發軔於內部的變革。


到2015年夏,我們的領導團隊已經成熟,而公司也開始呈現良好勢頭。


我們有史以來最雄心勃勃的Windows版本—Windows 10即將發佈。Surface Pro 3(微軟的第三代平板電腦)的推出表明消費者和企業都希望用平板電腦取代筆記本電腦。我們發佈了適用於包括iPhone在內的跨所有設備的Offie應用,而我們基於雲平臺的Offie 365增加了近1000萬用戶。微軟意在與亞馬遜競爭的雲平臺Azure業務增長迅速。



我們的領導團隊對備忘錄內容進行了提煉,並決定改變公司的使命陳述。


“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組織,成就不凡”,至今仍激勵著我們前行。我們不僅要賦能美國西海岸的初創公司和技術愛好者,還要賦能全球的每個人。助力人們以及他們的組織成就不凡是我們的理想。這是我們決策的出發點,也激發著我們的熱情,它讓我們變得與眾不同。


本文選編自《刷新:重新發現商業與未來》,標題為編者所加,有刪節;薩提亞·納德拉著,陳召強、楊洋譯,中信出版社,2018年2月。



https://weiwenku.net/d/109706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