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商Video| 當藝術遇到商業 — 馮侖、胡妍妍詮釋“藝術的商業之道”

藝術商業2018-12-06 06:50:38

11月18日,由中國嘉德與藝商傳媒聯合主辦,“馮侖風馬牛”戰略合作的“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在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成功舉辦。對談由《藝術商業》出版人、藝商傳媒總經理王薇主持,邀請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總裁胡妍妍,與萬通集團創始人、御風集團董事長馮侖一同探討“藝術的商業之道”。兩位嘉賓作為中國藝術圈與商業圈的標誌性人物,席間妙語連珠,幽默且富有啟迪。比如芒果與藝術有什麼關係?藝術與商業的道之根本又是什麼?以下為對談實錄。


藝商Video | 藝術的商業之道


藝術初體驗

王薇:各位尊敬的來賓大家上午好,我是《藝術商業》的出版人王薇。今天很榮幸能夠跟中國嘉德聯合主辦,與“馮侖風馬牛”戰略合作為大家帶來這一場大咖級別的“藝商對談”。


我們就直接進入對話的主題,先來聊聊藝術。因為藝術似乎不同於衣食住行這些生活必需品,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一個相對遙遠的東西。兩位對於藝術最初的認識是什麼?有什麼故事可以給我們分享。女士優先,我們請胡總先來。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胡妍妍:很高興能跟馮總對談。自從懂事開始,我想藝術就在我們身邊了。這個問題拋出來以後我腦子裡面突然想到一個畫面:我在小學上的第一堂美術課,當時我們畫的是芒果。可能年輕一點的聽眾不太瞭解,為什麼要畫芒果呢?馮總可能知道,因為當年非洲人民獻給毛主席一個芒果,我是在北京出生,當時根本沒有見過芒果,芒果在我心中是一個非常神奇的東西。當時非洲人民獻了芒果,我在小學裡面就開始畫芒果,就是畫一個橢圓形,然後染上一點黃色。現在想起來我畫芒果時就在想象,它是多汁的、酸甜可口的、一咬一口果肉,然後期待了20年我才吃上這個芒果。這就是藝術,跟數學不一樣。在數學中我們也畫橢圓,但可能就沒有這種聯想;藝術有,藝術使我們有遐想。最初對藝術的認識可能是它有一雙無形的翅膀可以帶領我們思考,帶領我們的情緒自由飛翔。但是想一想我覺得藝術這個東西沒用。以前我們古代的畫家都要畫畫送給別人,說馮總我送您一張畫,客氣一點說馮總我給您補壁,畫就是補牆壁的,這是文人一種客氣的說法。其實這牆壁也不用畫張畫來補,用牆紙就行了,所以說藝術是沒有用的東西。有一句話我特別同意——生存是不需要藝術的,生活需要藝術。   


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總裁胡妍妍


王薇:謝謝胡總,讓我們感到芒果裡也可以有詩和遠方。那大家一定很好奇,馮叔您對藝術最初的認識是什麼?

 

馮侖:我認識藝術這兩個字時,還不知道藝術品。我在高中的時候喜歡讀哲學,哲學書裡面一般都有一章是講意識形態的,意識形態裡面有三樣東西叫做哲學、藝術、宗教。藝術下面又有若干個篇章,是講藝術的形式,詩歌、繪畫、雕塑、舞蹈……我一開始只知道這個詞,而且對這些定義也很清楚。藝術是一種觀念的東西,表達的是很特定的一些情景下人們對外部世界的一種看法,只不過它的載體是很多樣的。我一開始只知道這個,但和藝術品接觸很少。那時候還知道藝術最初是跟勞動有關,比如說《詩經》。後來我真正開始認真地琢磨和欣賞藝術品,其實跟嘉德也有關係。我和嘉德的董事長陳東昇是好朋友,25年前他說辦了一家公司,拉我們來長城飯店看預展。這時候才覺得藝術其實像胡總說的,跟生活很近,並不只是書本上的概念和定義。從那以後也非常多地開始接觸藝術品,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非常有趣的是,我每次去逛博物館的時候,看到有很多老闆,他們的反應都很奇怪,都不一樣。多數老闆都說看不懂,於是就出現了一個大家經常討論的問題:看懂和看不懂是不是藝術的差距?其實我覺得尤其是當代藝術,每一個人的看法理解其實都是不一樣的,沒有標準答案的。藝術也很難有標準答案,那些能夠被解釋出來的往往是宣傳品,不是藝術品,真正的藝術品可以非常自我地去感受,去表達。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但是我們一到美術館只要是見到當代藝術,大家就不愛看了,說看不懂。我曾經支持過顧德新的展覽,全是“肉”的作品,很多人看了以後都很反感,說這是什麼啊。其實他用肉這個媒介——比如豬肉捆在柱子上——在表達他對世界的看法,他不用筆墨就用肉。所以當代藝術的媒介材料特別多樣化,甚至很隨意,但表達的觀念非常清晰。所以我說,看不出藝術內心的東西,看不出藝術的“心眼兒”的都是工藝品,凡是藝術品你能看到一個靈魂。比如說這個凳子是工廠做的,每個都一樣,這是工藝品。藝術品一般帶有一點瞎琢磨,比如說方力鈞的“大臉”就是表達一點不滿,一點嘲諷,王廣義的作品也是這樣。雲南有一個民間藝術家,特別有意思,他自己蓋了一個特別土的房子,一邊蓋,一邊設計,看著特別懸,像要倒了似的。每次去見他他就拍著一頭驢的腦袋讓驢去迎接你。在他那裡我看到了很震撼的一個作品叫《懂事會》。不是說我們在那裡開了一個董事會,而是他畫了一些人,腦袋很小,身體很大,呆若木雞地、傻乎乎地坐在那“開會”。後來我想他這是在嘲諷人假正經,這個作品被人收了以後就放在一個大公司的董事會那裡。


所以像這種作品都在表達觀念,非常強烈地表達一種類似於對衣冠禽獸的批判,把他們內心的扭曲、形態、姿態都表達得很好。他還有一個作品也是很奇怪的——一堆大腿放在天安門廣場,而且這大腿都是倒著放的,不是站著的,這一類的作品我就只能說需要慢慢地去理解。藝術是一種精神的表達,而且這個表達可以是很個性的,可以是看不懂的,因為每一個人內心的東西不一定所有人都懂,但卻讓人流連忘返,讓人欣賞和感知到的。我覺得這是我理解的藝術。


萬通集團創始人、御風集團董事長馮侖


進入市場的藝術

王薇:謝謝兩位。我覺得胡總和馮總讓我們感覺到藝術又可以是觀念,又可以是體驗,可以是芒果也可以是豬肉,離我們並不遙遠。其實很多藝術品是沒有進入交易和市場的,能夠進入交易和市場被社會大眾所欣賞的藝術大概是什麼呢?胡總作為藝術品市場的專家請您來聊一下。


胡妍妍:其實大部分藝術品都在市場上。比如我們去看電影得買票,我們去聽音樂會也得買票,這也是進入市場。比如說電影票房是十個億,這是指這個電影整個創作組藝術創作的價值,代表的是一個綜合的完整項目。而繪畫則不然,一張畫最後只能是給一個人,不能說把它撕成小片分給每個人,這是繪畫等這些藝術品具有的特殊性,不可分割,因此它是一個價值的集中體現。


什麼樣的藝術可以進入市場,或者是說進入市場的是不是都是藝術?我覺得這可能有點像企業上市,有的企業做得非常好,上市了,股票天天漲,給大家帶來非常豐厚的回報;有的企業也上市了,但可能股票經常會跌停,大家賠錢了,所以上不上市並不是衡量一個企業是不是最棒的唯一標準,藝術品也是。藝術品進不進入拍賣或者是流通的領域,也不代表這個藝術品本身是不是好的藝術品,有一個最好的例子就是梵高。梵高生前的時候一張畫都賣不出去,他弟弟還是一個藝術品經營者,是開畫廊的,幫他賣也都賣不出去;隔了很長時間,梵高去世了,大家突然頓悟了,這畫太棒了。所以藝術有時候是它很深,但你不一定可以體會到,等大家體會到的時候才恍然大悟,作品也就變成一個被頂禮膜拜的藝術品。所以我覺得進入市場並不是判斷是不是藝術品,或者是不是好的藝術品的唯一標準。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我們現在有非常公開的藝術品拍賣市場,在這20多年發展過程中我也發現,我們這個市場越來越貼近所謂的各種學術的判斷或者是美術史的定位,就是說高價的作品和其在美術史上的定位,在公認的美術圈、藝術圈的認可應該大方向是一致的。那麼怎麼找這些藝術家呢?當代的可能更復雜一點,如果探討已故的藝術家可能有三個比較簡單的方法能夠稍微判斷一下。


第一我覺得首先是找這個人。藝術是人創造的,找的這個人我覺得首先應該是這個時代甚至是超越這個時代,是幾個時代裡面的能夠打敗前人、PK今人、站在潮頭最厲害的。剛才馮總也說了藝術是人類思想、智慧、情感非常集中的精華的體現,那這樣我們肯定要在美術史上找大浪淘沙的、最後站在最前端的藝術家,這些人是非常稀少的,可能一個時代只剩下幾個。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第二就是找這個人最精彩的作品。因為我們知道藝術家天天在畫,特別是我們的國畫一天可能畫好幾張,但說實在的成功的不是那麼多,特別是國畫是要經過不斷地演練,不斷地錘鍊,可能才有一張最心滿意足的、最成功的、最能表達自己的作品。因此藝術家這一生也沒有幾張是可以登峰造極或者是最滿意的作品。比如說潘天壽的《無限風光在險峰》,這一張作品為什麼在50多本有關潘天壽的書裡面都有呈現,都有發表,就是因為這件作品是他最棒的作品。


潘天壽《無限風光

成交價: RMB 287,500,000

中國嘉德2018年秋拍


第三就是從一個相當的歷史長度來看,我們還要找從數量上講最稀有的東西。所謂是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不管多麼美的春色,多麼美的花經過四季,經過風風雨雨最後剩下的可能沒有什麼了。比如說古人可能每一天都很勤奮,寫了很多東西,但是最後能剩下來幾個字呢?我們經常會看到拍賣市場上說有王羲之的字,幾十個字就可以賣好幾億,當然目前全世界公認王羲之的真跡一個都沒有。大家覺得真跡沒有了,這個“下真跡一等”的也可以了,我們就認了吧。所以剛才講什麼藝術品能進入市場,簡單的理解這“三稀”,第一個是稀少的人,稀有的作品,還有數量絕對的稀少,這些才能進入藝術品市場,特別是高端藝術品市場。


王薇:所以其實藝術作為一種主觀的精神可能是相對主觀的,但是藝術品作為一個物品或者作為一個行業無疑是要受到整個經濟環境和商業模式影響的。請問馮總,因為您作為“九二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應該說經歷了中國民營經濟的野蠻生長,也是見證了各個行業的分化與融合,不知您如何從一個商人的角度來看中國文化藝術品行業的發展?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馮侖:隨著商品經濟、市場經濟的發展,被捲進來可以用價格標示的東西越來越多,其中就包括藝術品,甚至還有人體器官,大概這是全世界的規律吧,過去說“商品可以摧毀一切萬里長城”,就是這個意思。當然“藝術”既然加上了一個“品”,就是一個有形的,可以被感知、觸摸欣賞的,甚至有一些是可以把玩的。藝術品有良莠,有好壞,有高下那供求關係就不一樣,當然價格就會有變化。像剛才胡總講這“三稀”就是最少的東西,但又是最多人想得到的,當然大家就願意出高價來競爭,最後就到了拍賣市場上。


我投資了一個藝術品電商叫阿波羅,讓買回來的藝術品既能夠被欣賞又變成了儲蓄、投資和貨幣,怎麼變的呢?比如你買了畫以後掛在家裡面,通過這個網站有人願意要就可以再賣給他,所以畫就是掛在家裡面也許還有升值,如果別人要借也可以出租。但是這個作品怎麼來鑑定,怎麼來評價,怎麼來估價呢?有一套辦法,就像剛才胡總講的有專家的評價系統,有隨機抽樣的一些顧客的評價,還有網站的一些打分,最後綜合評價。這樣的話就使藝術品可以被更多的人欣賞,也可以跟日常生活有非常好的聯繫。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我們做房子呢,其實最後也要跟藝術品發生很大的關係。真正的豪宅,建築材料再貴都是有限的,我看到的豪宅貴的都不是房子,是房子裡面的藝術品。


十多年前我跟王石聽說美國有一個豪宅,兩千萬美金,那時候國內的房價才不到一萬塊錢一平,所以我們有一點懵,當時還是8到10的匯率,就差不多是兩億人民幣蓋一個房子,怎麼蓋的?不懂,就去看了。結果這個房子就是加州一般的房子,為什麼貴呢?最後房子主人請我們看了他另外一棟房子,那裡面有一件登上了好萊塢雜誌的藝術品。他們家大概一百多年前從歐洲移民到美國,所以請藝術家做了一個裝置作品,把當年他們在歐洲時家的每一個場景都復原了,還做了景觀雕塑,最重要的是在院子裡面是可以遙控四季的,心情好了就弄一個小馬車回憶那時的狀態,再一遙控就變成沙漠,再一遙控就變成綠洲。所以說去誰家看房子,先看他洗手間的畫,如果掛的是齊白石的一個小作品,這才是最牛的豪宅。


我們現在做房子特別注重公共空間的設計,包括燈光也是找藝術家來做,因為用燈光照在雕刻的建築其實在晚上的體驗是非常好的,這也是藝術品,當然又必須藉助商業,因為你要請這些藝術家來,要付給他基本的費用。所以藝術可以進入市場,但是並不改變它藝術的本質,這是我的觀點。不能因為藝術品進入市場就和商品混合在一起,它和一般商品非常不一樣,藝術品是個性化的,每一件都不一樣,就像剛才講潘天壽的畫,每一幅都不一樣,因為心境不一樣。同樣的“無限風光在險峰”,載體有照片,有雕塑,有很多人的畫,的確我看了潘天壽的是最特別的,其他多數都比較千篇一律。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進入拍賣行的是藝術品,但拍賣行之外也有藝術品;進入市場的大部分是商品,少數也是好的藝術品。比如我參加過的慈善拍賣,同一件物品在外面當商品賣是5000塊錢,在拍賣會上當成藝術品賣了200萬,所以商品和藝術品真的還是差別很大的。商業最大的好處是通過市場使藝術品可以在更多的場合被人欣賞到,被更有鑑賞能力,更喜愛它的人保存和收藏、流傳,這也使文化得以傳承,這是市場帶來的一個非常好的功能。過去我們交通不發達,好東西一個人藏著,碰到兵荒馬亂可能就沒有了,但是現在把藝術品交給博物館,讓博物館拿來再跟藏家有互動,這中間的過程有的是慈善,有的是捐贈,有的是可以做交易,這些過程就形成了我們對文化的繼承,傳承和保護,所以商業對於藝術也有很大的促進。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王薇:謝謝馮叔的精彩分享,生動有趣富有啟迪。嘉德成立也是25年了,胡總對於藝術品市場的沉浮也是很有感觸,在您看來商業的角色在這個藝術品行業裡面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胡妍妍:我還是要說我的老本行,就是藝術品拍賣。可能大家都知道在上世紀90年代以前我們中國根本就沒有藝術品拍賣,那時候藝術品確實沒有這麼廣泛地被作為一種交易的形式而存在。比如說那時候如果你家裡面有一個古董,說賣給馮總,那犯法,以前規定個人賣古董,賣藝術品不合法,只有去國家的文物商店才可以買賣。因此在我們剛開始拍賣的時候,我記得特別清楚,有一個從天津來的老太太,一進來我就覺得她氣質非凡,特別端莊,她拿了一件東西說想問問這個東西可以在這裡賣嗎?我們拍賣行的存在首先就是打破了藝術品和文物買賣的限制,因為拍賣法賦予了我們這種合法性。後來我們就跟她說可以賣啊,她說她真的不敢,因為“文革”家裡面大部分的文物、藝術品全被抄走了。到了80年代“撥亂反正”,能返還的就返還了。他們家原先有一件石濤的《高呼與可》手卷,後來就返還了。我們知道中國人都有一種繼承傳統,但是又要創新的精神,石濤畫竹子就說他要向文與可大聲喊一聲——文與可是宋代畫竹子畫得最好的人——石濤是清代人,說看看他畫的這個竹子怎麼樣啊,有一點挑戰性質,所謂藝術家願意“血戰古人”,跟你PK一下。這裡面有傳統也有新意,所以這個手卷特別棒。老太太當時跟我說這一件作品你得告訴我能不能賣,而且賣完以後這個錢我能不能得著。因為她說當初還給她們家的時候就已經跟她說了,這個東西不許拿出天津去,如果拿出去必須得報告,所以她先來問一問。我給了她肯定的答覆,她後來就把這個畫拿來了,經過拍賣,最後故宮買到了這一件作品。現在我們可以去故宮看到這件石濤的《高呼與可》的手卷。所以我覺得商業的介入使得我們民間的交流合法,那民間的交流合法對於整個文化的傳承、保護是有巨大作用的。因為我們一部分東西是在博物館裡面的,但是還有很多的一些是散落在民間的,所謂藏寶於民,這也是我們這麼悠久的歷史留下來的一個傳統吧。中國人,其實全世界一樣,都有這種對於藝術,對於文物的珍愛,商業就將藏寶於民變成一個合理合法的事情。


清  石濤 《高呼與可》(局部)

高40.2cm    長518cm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第二是藝術品市場也使得藝術品的價值得以提升,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今天齊白石的作品才賣一百塊錢,那誰會重視啊。比如在美國紐約剛拍過的一件戰後藝術作品,價格達到9000多萬美金,那已經是6個多億人民幣了,而我們同時代的藝術品拍到一個億大家就已經驚呼天價了。不管怎麼樣經過20多年的拍賣行業使得我們這些最珍惜、最頂級的藝術品能有一個價值,建立了一個價值估價的體系,這非常的重要。


“道”之根本

王薇:謝謝胡總。文化藝術實際上也是一個國家綜合實力的象徵,而商業其實在這裡面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那我們今天的主題是“道”,應該說馮叔是非常善於解說道的,您看藝術和商業背後的道是什麼,或者是有什麼共通之處嗎?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馮侖:我覺得有一個共同之道就是自由,其實這是非常重要的。最偉大的商人其實也是一個創新者,而這些創新都必須在一個自由的市場競爭環境、規範的法律制度下和良好的安全環境裡才能開展。所以藝術家也是一樣,沒有自由創作出來的是宣傳品,比如說畫一個電影海報,再比如說在宗教色彩很濃的地方,還有非洲或者說朝鮮,那些地方藝術給人的感覺都是一樣的,咱們在1976年以前牆上所有的畫也都是一樣的。那為什麼現在藝術越來越豐富,而且繁榮,有很多藝術家有很多好作品出來,核心就是有了自由,沒有自由就沒有好的創作,對於企業家來說沒有自由就沒有創新。比如說在監獄裡面可以有效率,但是很難有創造,如果有創造那隻能是在越獄的路上。所以商業和藝術的背後其實都需要自由,需要法制的環境才可以有更好的作品出來。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過去我們講有些藝術家在坐牢的時候就“憤怒出詩”,那是可能的,但是不能因為偶爾有這樣的事情就建很多監獄來培養藝術家,如果把藝術家都關到監獄了,監獄外面就不可能有藝術了,把所有的企業家關到監獄,外面大家也不可能拿手機這麼方便地去生活、交易,今天所有的創新都要來自於自由。所以我是覺得改革這40年最大的好處是讓我們有特別多的選擇機會,自由的選擇就出現了嘉德,自由的選擇也使我突然也不知道怎麼就發現還能賺錢養活自己。沒有自由時我以為我永遠要靠給別人寫字養活自己,而且要寫歌頌的字,寫批評的字人家不給錢的。所以自由之上我發現了很多可能性,未來還有很多可能性。珍惜時代給我們的機會,讓藝術家、企業家都可以自由地選擇,自由地創造,才是一個最值得歌頌、最值得改變和最值得生活的時代。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王薇:謝謝馮叔。其實能自由地買藝術品也是很幸福的事情。作為一個藝術和商業天然結合的方式,其實很多人把拍賣當成了交易方式,我知道嘉德實際上是特別注重學術和文化的傳播,尤其是胡總本人也是特別注重以商業之道來傳播學術價值,請您講一下這背後的原因。

 

胡妍妍:我聽到馮總說自由是道之根本我也特別贊同。講到嘉德理解的商業之道可能還有一個是關於誠信的感悟,因為我們拍賣其實是搭建一個平臺讓大家交易,簡單來說比如去誰家看上藝術家的一張畫,我們不是直接拿錢去買,而是寫一張合同,然後定一個底價,和對方說你先把這個東西給我們,我們拿回去先研究,做圖錄,展覽,最後幫你拍賣,然後從買家那邊收了錢再給賣家,這個過程實際上是需要一個高信譽的。拍賣是高信譽的行業,誠信對於我們來講是特別重要的,這是我們堅守商業之道的根本。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現在很多人也會問我,很多報道也會說《拍賣法》裡面有一條,就是拍賣公司不對拍品的真偽負責,這個怎麼理解呢?首先《拍賣法》是這麼定的,但是如果拍賣公司就真這麼做了,我估計沒有幾天它也就關門了。在拍賣這一條路上我們不能偷奸耍滑也不能鑽空子,《拍賣法》之所以這樣規定,我想是因為,其實全世界都是一樣的,很多藝術品是通過主觀的經驗和判斷來鑑定的。就比如說馮總是一個專家,我也是一個專家,王薇也是專家,咱們三個看這件藝術品,用我們的經驗、學識和認真的態度來仔細看,看完以後覺得它是真的,但可能沒準對面來一個人說他認為是假的,那誰來做這個判決呢,找法官定?法官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所以沒有人做裁判,因此在《拍賣法》裡面有這樣的規定。一個商業機構,一個企業要發展,我們一定要在心裡面有一個根,要有一個為商之道。我們也知道中國有一句老話說叫“無商不奸”,在中國的文化裡面商人是一個狡猾的角色,因為我們有上千年的封建制度,一直是處於在農業社會裡面,商業我覺得在我們的文化裡面是被鄙視的。可是現在是21世紀,經濟全球化,商業的運轉要遵從商業的道德,而且商業道德是維繫全球經濟能夠順利運轉的一個核心,所謂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學術也是一個意思,就像馮總說的做房子可能需要建築師、設計師以他們的專業來幫助你把房子做得越來越好,房子做得好肯定價錢高。我們也一樣,我們在內部建立了專家團隊,大概業務部門有八九個,分工非常細,就跟醫院分科室一樣的,看外科上外科,看內科上內科,瓷器上瓷器部,要有古書上古籍部,我們分得很細。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另外因為有了這些內部的專家,所以我們跟社會上藏龍臥虎的高手也經常過招,也把一些人請到我們內部來幫著做一些研究和鑑定,就好像黑客最後經常是被IT公司給收了,就是這個意思。我們在這方面一直是非常地注重,這也是我們的學術能夠引領市場的一點。再有一點我覺得你還要比別人看的往前一點點,不要人家賣白菜你也賣白菜,人家賣蘿蔔你也賣蘿蔔,可能再過幾天不是賣白菜蘿蔔了,變成是賣芒果了,你得事先預備好芒果,得告訴別人芒果怎麼好吃,要比別人多一點點的前瞻性,這是學術的積澱。在我們這個行業裡面所有的買家說白了都是人尖,都是社會的精英,腦子好使得不得了,你說一句話他可以給你想三天,你要是肚子裡面沒有水人家是不會相信你的。一個是誠信,一個是學術,這是我們的為商之道。


“藝商對談——藝術的商業之道”現場


王薇:謝謝兩位的精彩分享。自由、誠信、專業,就是我們藝術的商業之道。馮叔曾經說過掙錢是本事,花錢是藝術,如果我們給您一個小目標,比如說花一個億買藝術品您會買什麼呢?


馮侖:我最近關注了一個事,埃隆•馬斯克不是有一個月亮旅行嗎?日本的一個企業家買了這個資格,帶5個藝術家一起上去。現在到月亮去不是太遠,為什麼不是太遠呢,兩天半的時間,差不多是50年前咱們坐火車去廣州的時間,轉一圈下來要5天。繞月旅行,5天5個藝術家會看到不同的太空景象,回來創作作品。你要給我這個預算我就買他們的作品。


嘉賓合影:左起《藝術商業》的出版人王薇、萬通集團創始人、御風集團董事長馮侖、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董事總裁胡妍妍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視界|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藝術人物

藝事|人物|雜誌推薦|藝商Video|全景展覽|經典|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https://weiwenku.net/d/10971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