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發問:中式傢俱的下一站是什麼?

藝術商業2018-12-06 06:50:42

通常人們對於中式傢俱的印象止於清代,清代之後什麼樣的傢俱才能代表中國設計?


德古  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


仙遊是著名的中國古典傢俱之都、閩作傢俱的發源地,而什麼是閩作?中式傢俱的精髓是什麼?中國古典傢俱在今天有沒有進一步發展?未來在哪裡?即便在仙遊走一圈,對此也很難找到答案,直到德古 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的成立。


春在創始人、設計總監陳仁毅與德古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館長陳國凡


作為館長,創始人陳國凡用父親的名字為這座美術館命名,體現了中國文化中深沉的傳承。他同時還是“仙遊古典傢俱製作技藝”傳承人、德古家居DEGOO創辦人兼創意總監,他希望利用仙遊本土的優勢,在略顯困難的市場寒冬中往前走一步。


仙遊轉型


陳國凡剛畢業時,隨父親做小葉紫檀的原木貿易,同時學習古典傢俱的製作。後來由於中國政府對於珍惜木材的進出口限制,木材生意遇到歷史上最大瓶頸。這個瓶頸不止存在於他們的事業中,也是整個仙遊古典傢俱行業面臨的瓶頸。


古代傢俱展廳


仙遊是福建莆田市的一個縣城,作為高端硬木的集散地,最早可以追溯到鄭成功航海時期,鄭成功帶回大量珍稀木材到泉州港,被就近的仙遊人搶先拿到,並一代代發展形成了珍稀木材的貿易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泉州在傢俱方面的發展,主要來源於20世紀80、90年代臺灣人將珍稀木料帶到仙遊,帶動了此地的手工藝發展,仙遊也由此發展成了中國古典傢俱之鄉、中國木雕之鄉。紅木與仿古是仙遊一直以來的兩個關鍵詞。仙遊街頭的傢俱門店以專注血檀、專注紅酸枝、專注黃花梨等以材質劃重點為噱頭。材料,曾是挑選一個好傢俱的第一要素。但今天在這裡也可以看到,以紅木傢俱為主,曾經無限繁榮的仙遊榜頭地區,現在則是一片落寞,近1/3的店面處於關門狀態,曾經2萬元每立方的原木,目前7000元也無人問津。


展覽現場


這種蕭條在兩年前就已經顯現出來,只是沒有現在這麼嚴重。作為仙遊紅木二代,陳國凡在大學期間學的是當時熱門的計算機專業,與中國傳統文化、木材等沒有半點關係,這讓他得以在紅木傢俱以外的市場看行業。行業標準混亂、缺乏學術引領,一直以來強調“紅木”和“仿古”的仙遊,缺乏創新活力,這些都讓大部分企業處於危機隱患當中。


春在展廳


3年前,因為機緣巧合和朋友引薦,陳國凡開始與收藏家、設計師陳仁毅合作創作“德古·春在”系列。陳仁毅在古器物方面,是國際頗具影響力的藏家和顧問,20世紀90年代又在紐約開過畫廊。同樣,陳仁毅在20世紀90年代,在廣東中山也投資過古典傢俱廠,深諳傳統傢俱的精髓。後來他又創立春在品牌,以自己在傳統文化當中吸收的養分,釋放出來形成春在設計。彼時的春在,設計感還沒有到後來那麼成熟,但2000年之後,陳仁毅以及其他設計師都在有意努力讓中式傢俱向前走一步,這來源於他們對歷史與當今世界格局的認知。陳仁毅深厚的國際經驗和全球視野以及對中國文化的透徹體會,都深深吸引著陳國凡。


春在展廳


在陳仁毅的影響下,仙遊萌生出做美術館的計劃。仙遊是中國最大的高端硬木傢俱產業集散地,據仙遊縣政府官網顯示:2017年,仙遊縣工藝美術產業的產值近400億,擁有各類古典工藝傢俱企業3300多家、手工藝品企業1.6萬多家,從業人員15萬人。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發展到今天,仙遊沒有一家專業的美術館,來完整地研究、分析和展示當代中式傢俱這一領域的歷史、人文、工藝、結構、用材以及當代中式的創意發想,承擔公共教育工作。


古代傢俱展廳


從尋找土地,到美術館建設,陳國凡迅速開始執行美術館計劃。然而他發現這個事情很複雜,沒有5年的時間和巨大的資本體量,根本無法建造一個能承擔起引領仙遊傢俱地位的美術館。以陳國凡的性格,他打算先做再說,讓美術館自己成長。於是,他利用現有的藏品和現有的廠房,用了2年的時間進行摸索。2018年12月1日,德古 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終於開幕。


德古 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開幕現場


  


中式文化應該向哪個方向延伸?

 

陳仁毅與陳國凡的合作非常互補,對於當代中式傢俱的發展,陳仁毅更多擅長的是在文化設計層面,而陳國凡的強項則是在產業製造方面。


展覽現場

 

中國圈椅的扶手處有一個圓弧形,在美術館的導覽中,陳仁毅伸開雙臂,將其比喻為人的手臂或者腰肢,展示出傢俱與人的關係。還有中國傢俱中的隔和透,隔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區隔,關係過度密切就會出問題,中式空間裡,屏風就是很重要的陳設元素;透,包括了空間的延伸感與通透性。當代的設計需要對傳統的精神進行再創作。


水磨大漆


當代中式傢俱設計在傳統精神延續的基礎上,需要在造型上適應目前西化的空間。陳國凡並沒有為了創新而創新,一切創新都是為了更好地適應當代人的生活。在技術手法上,他依然堅持傳統的傢俱打造技藝,在傳統的榫卯結構上,又基於承重力與材料本身的特性,發展出新的“德古十八式”。傳統的銅件通常用螺絲釘在木質傢俱中,事實上還有一種手法,鑲嵌銅件的腳分兩片,穿透木料後,在反面往外撇。用這種方式固定更牢固,因為做工相對麻煩,很少有傢俱廠在使用。


手工編藤


類似這種細節,在傢俱成品的外觀中是看不到的,反而是內部更有看頭。於是仙遊有了第一個開放廠房——德古開放了自己的傢俱生產線,作為美術館展示的一部分。從一根原木如何被切割組合,到最後打磨成一件件傢俱的全部過程都有展示,口才最好的工人成了解說員,除了作為展示,也可以讓觀眾從內部瞭解中國傳統傢俱工藝。


雕花技藝


未來市場


美術館除了梳理中式傢俱的歷史,也對目前重要的中式傢俱設計品牌進行了一一梳理,並不僅僅展示本企業的品牌。陳國凡不想只做品牌,他希望德古成為當代設計中式傢俱的國際交流平臺,最終把當代的中式傢俱推向國際市場,畢竟世界傢俱行業在這百年間,都沒有中國設計的代表作出現。


德古開放了自己的傢俱生產線


德古美術館開幕前一週,陳仁毅剛剛從大英博物館回來。2016年他出版的國內第一本當代設計書籍《中國當代傢俱設計》一書,被大英博物館永久收藏。長期以來,大英博物館對中國歷史的展示,到民國就結束了,然而目前,大英博物館正在展示的是不鏽鋼作品、當代漆器、當代工藝與當代藝術的結合。陳仁毅看到以後很驚訝,博物館的專家稱,過去的中國歷史該研究的都研究了,可談的新內容很少,而當代的美好需要挖掘,把這些內容放在博物館裡,才會吸引更多年輕人進來。


德古開放了自己的傢俱生產線


除此以外,世界重要設計博物館英國V&A博物館的主管向陳仁毅提出要在2018年年底來亞洲各地看工藝美術作品,希望在2019年下半年的展覽中,能夠加入亞洲元素。這位主管認為亞洲的當代工藝意味著未來,也符合年輕人的口味。


德古開放了自己的傢俱生產線


香港著名古董行家、典亞藝博創始人黑國強25年前就在紐約的博覽會上與陳仁毅相識,陳仁毅將中國古典傢俱拆解後陳設出來的場景,讓黑國強記憶猶新,如何把中式傢俱的展線,由明清之後繼續發展下去,也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德古開放了自己的傢俱生產線


 “1985年,因王世襄先生的系列出版,帶動傢俱產業蓬勃發展。到2020年,當代中式傢俱應該走完了初始發展時期,真正走進當代和設計的年代,這是創意設計開始被肯定和重視的分界線。”陳仁毅預計,2020年將是當代中式真正被國內外重視的分水嶺。


參觀德古的傢俱生產線


美術館的成立,更多是將問題提出,在眾多當代品牌主理人、設計師、理論學者的共同努力下,明式傢俱的高峰或許不是不可跨越的。美術館開幕後,陳國凡著手準備閩作傢俱研究會的工作,在他看來,學習歷史從來都是看未來的最好方式之一。

 

或許,德古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的探索已經是尋找答案的開始。


文/《藝術商業》嶽巖

圖/德古 當代中式傢俱設計美術館




藝術商業》2016、2017、2018全年訂閱已推出,請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擁有,瞭解並訂閱更多雜誌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視界|特別策劃|潮流|展覽推薦|藝術人物

藝事|封面故事|雜誌推薦|市場趨勢|全景展覽|經典|藝趣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https://weiwenku.net/d/109714568